当前位置:首页 > 春云暖

春云暖

只今 · 133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12-01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上架时间:2021-11-09 09:14:38

001 看在菩萨面上

01

四月过半,春色只剩三分。

富贵人家马车窗子上的软缎帘子已然撤下去,糊上了烟霞软罗。

那精细金贵的料子远看似一片彩霞,近了却只如一蓬云烟。

清早,诚毅侯陆府的马车便出了府。

行过几条街,停在了普渡庵门前,诚毅侯夫人郑氏被一众婆子丫鬟搀扶着下了车。

庙门口的一个小尼姑远远见了侯府的马车便转头往里跑去,到了后院告诉给自己的师父净凡师太。

净凡点了点头,从蒲团上起身,来到跨院的西厢房前。

恰好一个丫鬟端了铜盆出来倒水,见了她忙笑着问安道:“净凡师父早。”

净凡进了屋,徐春君连忙起身让座,又要亲手奉茶。

净凡止道:“徐姑娘不必多礼,贫尼来就是告诉你,你要见的人已经来了。”

“多谢师太了,”徐春君行了一礼:“劳烦您给做个引荐。”

“徐姑娘,这位陆夫人的脾气不大随和,且最厌恶上香的时候有人打扰。”净凡提醒道。

“多谢师太提点,我在大殿外头等着就是。”徐春君的声音柔和低婉,让净凡相信她不是个轻举妄动的人。

“姑娘,我们几个陪着你去吧!”徐春君身后的婆子赶上来说。

“不必了程妈妈,你们且都在这里吧,人多了反倒不好,”徐春君回身安慰道:“放心,我尽力争取就是。”

大殿里陆家夫人上过香,又低低地祝祷了一番。

身后的几个丫鬟走上前去小心搀扶,其中一个蹲下身,用帕子轻轻拂去夫人鞋面上沾的灰尘。

此时净凡已然到了大殿外,见夫人起身,她便迈步走了进去,询问道:“已经备下了一桌素斋,夫人可要在这里用早饭吗?”

“不必了,你们庵主不在家,改日吧!”陆夫人每次来这里都是庵主净虚师太相陪,这几日净虚去了东都,要到月底才回来。

“夫人且请留步,”净凡见陆夫人就要离了这里,连忙说道:“有位姑娘在这里等候您多时了,夫人可能赏脸见一见她吗?”

陆夫人此时已经迈步出了大殿,听净凡如此说不由得站住了脚,有些不悦地问道:“谁家姑娘要在这里见我?”

净凡便指着站在远处的徐春君道:“就是那位徐姑娘了,她是徐有光的孙女……”

“你们这些方外之人竟也过问起俗事了,”没等净凡的话说完,陆夫人旁边的心腹叶妈妈便出声道:“可知你们庵主不在,你们便要生出是非来。那徐有光早十年前就被革职流放,你弄了个罪臣的孙女来见我们夫人,是何居心?!”

徐春君站得远,听不见她们说了些什么,但看情形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于是上前,在距离陆夫人还有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深深道了个万福。

此时侯府的丫鬟婆子早已挡在了前面,仿佛害怕徐春君会做出伤害夫人的举动一般。

“夫人,春君自知冒昧,但恳求您给我个机会将来意说明。”徐春君只是个十六岁的姑娘,生平第一次抛头露面,因此两颊不禁微微涨红,但双眼却流露着恳切执着的神情。

“我乏得很,不想过问别人的事,”陆夫人并不想给她机会,颇不耐烦地说:“你还是说给愿意听的人去吧!”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徐家姑娘必定是有求于自己,可她自己的事还烦不完,哪有闲情逸致去管不相干的人?

“请问夫人为何拜佛?”徐春君见她还是要走,不禁又上前一步问道。

“放肆!”叶妈妈呵斥道:“你真是缺少教养!竟敢如此跟夫人说话!夫人的事也是你一个小丫头能置喙的么?!”

“我绝非有意冒犯,”徐春君拦在前头解释道:“只是想说夫人拜佛也该有所祈求,或祈平安,或望康健,此是人之常情。我今日来求夫人便是将您视作菩萨,只要您发发慈悲,便能救我家出苦海。夫人一片慈心,必将换来善果。”

说着徐春君就跪了下来。

这时外头有仆人进来,说马车拔了榫头,得修理修理,请夫人暂缓出去。

徐春君抓住了机会,忙说:“夫人,这便是菩萨发了慈悲,容我向您陈情。”

“想不到你这小丫头好伶俐口齿,”陆夫人笑了一声,只是那笑里满是讥讽:“罢了,看在菩萨的面子上,我就给你个机会,看看你这么大费周章究竟所为何事。”

徐春君闻言大喜,刚要道谢,侯陆夫人又板起面孔说道:“可若你说的事并非善因,那就别怪我给你一颗恶果尝尝,让你知道戏耍我的利害。”

徐春君被带到偏殿里问话,是真的问话,因为夫人说须得她问一句徐春君答一句,不许抢话。

“我且问你,你我两家素无往来,你何以来求我?”陆夫人面色沉沉,她一贯严厉,此时更甚平时。

“实不相瞒,春君本不愿搅扰夫人,只因侯爷不在京中,所以才转而来求您。”徐春君吐字清晰,并不唯唯诺诺。

“你为的是什么事?”陆夫人微微沉吟了一下又问。

“夫人知道我们徐家早在十年前就搬离京城回了思源老家,”徐春君娓娓陈说:“上个月我家二哥哥被官府抓了,说他运绸缎的船上夹带了私盐,人被拘了起来,船只货物也被扣押了。我家素来守法,更知道贩私盐是死罪,所以绝不敢明知故犯。但是知州大人到任后下令严查私盐,我们担心二哥哥未及查明就被治罪,因此在未定罪之前,想求人跟知州大人说一说,千万要将案情审查清楚,不要杀错了人。”

“这么大的事,怎么只让你个小姑娘来办?”陆夫人并不相信:“你家大人呢?”

“夫人知道我们家叔伯辈都流放在外,这十年都是三姑姑掌家。如今事出突然,三姑姑要留在家中主事。大哥哥正月里出家去了,不再过问家中的事。二嫂嫂早产,二姐姐就要出阁,病的病忙的忙,只有我是个闲人。”徐春君说起家事不禁黯然。

“可见徐家是真的没落了,连个像样的办事人也没有。”陆夫人倒是慨叹起来。

但接着又说:“你也知道这案情重大,况且你那哥哥是否真的无辜,单凭你一张嘴可说了不算,”陆夫人脸上有颇重的金钟纹,显得她不近人情:“知州是一方长官,岂能随意干扰?”

“夫人所虑不无道理,但一则在神佛面前,我绝不敢说半句谎话。二来我们自是知道‘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的道理,我家本是罪臣,若不是依仗着自身清白,哪有底气进京求人?若我哥哥真的有罪,岂不是递把柄到别人手上?虽然不该议论长辈,但我祖父当年因变法也的确得罪了许多人。”

作者还写过
折月
只今 · 宫斗/权谋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玉金记
只今 · 权谋/女强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 “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 “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 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 “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画堂归
只今 · 逆袭/正剧

新书《玉金记》已开,欢迎试读…… 本文清流正剧风。 讲的是一介小孤女只身复仇的故事……

同类热门书
催昭嫁
酷美人 · 宅斗/重生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锦衣色
江心一羽 · 权谋/女强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茗门世家
坐酌泠泠水 · 女强/穿越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