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惊鸿楼

惊鸿楼

姚颖怡 · 84.5万字 · 连载至356章 · 更新于昨天 23:46

何家大小姐是假的,真的何家大小姐掉到黄河里了!

城里百姓搬着小板凳拿着瓜子,蜂拥而至,真假千金的大戏要开锣了!

假千金千娇百宠,真千金是个废物?

确实废,她这一生也只不过干了三件小事,随便养大的孩子当了皇帝,掐掐手指废了一座城,世间遍地惊鸿楼。

上架时间:2023-11-08 10:14:44

楔子

汾水河边的乱葬岗,两名黑衣骑士翻身下马,他们拔出随身的刀剑,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将一具尸体扔进坑里。

两人将埋葬尸体的地方踩平,其中一人解下腰间的酒囊,将里面的酒水洒在脚下的土地上:“王爷的喜酒,喝一杯吧!”

酒香四溢,是晋阳最有名的汾阳春。

洒尽最后一滴酒,那人一挥手,二人翻身上马,向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云里,万籁俱寂,忽然,那已经被踏平的地面传来一阵沙沙声,一只手从泥土里露了出来。

接着,是手臂、头和肩膀,她用胳膊艰难地支撑着身子,吃力地将双腿从土坑里拔了出来。

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她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努力回想,却只能记起她被放在马背上一路狂奔,而在此之前的事,她全都想不起来了。

她检查了身上的伤势,伤得很重,但不足以致命。

她是被活埋的!

她虽然被埋在土里,却还是能听到那人说的话,喜酒,让她喝一杯。

这口吻不似是对敌人,更像是袍泽。

那些人,那些要杀死她的人,全都是她的袍泽。

而他们口中的王爷,就是他们的主人,亦是她的主人。

一阵河风吹过,空气里夹杂着酒香,她深吸一口,是汾阳春!

京城里买不到汾阳春,很多地方都买不到,所以前世她特意来到晋阳,一醉方休。

这里是晋阳,他们口中的王爷无论是谁,都是能在晋阳一手遮天的人物。

放眼望去,前面便是奔腾不息的汾水河,她迅速判断利弊,走陆路是行不通的,现在看来,只能借水远遁,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她转身将那个埋过她的坑重又用土填好,这才纵身一跃,跳进了夜色中的汾水河。

几只在岸边石头上栖息的夜鸟被惊得飞起,拍着翅膀飞进夜色,将这河岸边的秘密一起带走......

汾水河静静流淌,一路向西,最后汇入汹涌浑浊的黄河之中。

墨云压顶,狂风骤起,河面上翻起层层水浪,眼看一场大雨便要来临。

“黑妹,快看,那是什么?”白狗指着远处起起伏伏的黑点,大声喊道。

“是漂子,快点把船撑过去,如果是何家小姐,咱们就发了!”

黑妹兴奋得声音都在发抖,活人一千五,死人八百两!这可是他们这一行有史以来的最高价了。

人是在汾水河靠近黄河的水域落水的,汾水河没有捞到,那就去黄河上捞,虽然凶险,可若是运气好,哪怕捞上来的是死人,也有八百两啊!

再说,他们做的就是捞尸的营生,有钱当然要赚!可是两天下来,别说活人了,就连一个漂子也没有捞上来,眼看就要下雨了,其他人全都掉转船头往岸上去了,黑妹和白狗原本也要走,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看到了漂子。

船越来越近,这下子看得更清楚了,的确是个漂子。

黑妹紧了紧身上的水靠,纵身跃入惊涛之中,朝着漂子的方向奋力游去。

一个浪头打过来,黑妹便没有了踪影!

白狗急得大喊大叫,正在这时,黑妹露出头来,却是已经抓住了漂子!

白狗大喜过望,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船划了过去,快靠近时,他将绳子朝着黑妹扔了过去,黑妹熟练地用绳子绑住那具漂子,是女的!

忽然,黑妹的手顿了顿,漂子还活着!

如果这位真的是何家千金,那就不是八百两,而是一千五百两!

黑妹哈哈大笑,再一用力,连绳带人一起拽住,飞快地向前游去......

作者还写过
花千变
姚颖怡 · 宅斗/重生

【新书《惊鸿楼》已发布】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娘子且留步
姚颖怡 · 穿越/种田

新书《惊鸿楼》开坑啦!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大红妆
姚颖怡 · 女强/重生

开新书了,〈花千变〉欢迎入坑! 沈彤活了两辈子,她觉得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她有心有力有记性,还有大把的好年华。 某人,你听到了吗? 这盛世大妆,非我莫属!

同类热门书
盛世春
青铜穗 · 女强/1V1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白篱梦
希行 · 权谋/正剧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度韶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女强/重生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