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 105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06-25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上架时间:2021-09-06 13:16:47

第一章 纳你做良妾可好?

【系统绑定中】

【痛感轻微,福利发放请查收】

一股巨大的吸力将阮蓁推入梦境。

梦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逼近。

“我想要你很久了。”

“我名下有一处宅子,表妹去那伺候我怎么样?

范坤贪婪的脸定格。他想将自己藏起来,当外室。

阮蓁猛然惊醒。烫伤的手腕这会儿还火辣辣的疼,她额间冒着细细的汗,急促的平复呼吸。

*****

明徽十一年,腊月寒冬。

昨儿下了一宿的雪,漫天卷地,晨起将歇。

侯府内院,红绸高高挂起,处处皆是喜意。

阮蓁总算换下守孝的素衣,头上别了根雕工细致的梅花簪,却依旧面若芙蓉,气度高雅。

丝竹奏乐余音绕梁,阮蓁出了新嫁娘的丝箱阁。

“哪有如此作践人的?姑娘一针一线绣的荷包,里头放了自制的安神香。却是她们嘴里一文不值的便宜货。”

“早知道送什么那边都不满意,还不如不费心思。”

身后伺候的檀云忿忿。

阮蓁压下心底的复杂。半垂着眼帘,踩着积雪深一步浅一步往回走。绕过曲折的长廊。

“我不过一个表姑娘,难不成还能堵上她们的嘴?”

明明怀里抱着暖炉,她却冷的指尖发颤。

侯爷原配生的大姑娘出阁,的确是件大喜事。

可谁还记得一年前姑母的难产亡故?

偌大的侯府,数一数二的体面人家,却说胎死腹中乃大凶,草草办了丧事。

姑母即便是没有娘家撑腰的继室,可她是为诞下侯府的子嗣才遭此不幸,一尸两命,却到死也没个体面。

檀云垂下眼帘:“姑娘这一年极少出院子,为了什么侯府哪个不是心知肚明?偏生范老夫人昨日派人来了一趟,说大姑娘出嫁,让您莫缺席。”

“害的您遭那群人的白眼。”

阮蓁看向红肿未消的手腕。

姑母丧期未满一年,侯府却一次次大办婚嫁。到底留下诟病。

范老夫人是让她出来撑场面,莫让旁人以为侯府亏待了她。

她冷的拢紧披风:“你以为,我不去就无法落人口舌了?”

主仆二人沿着小道回去,途经八角凉亭。

“蓁妹妹。”

范坤等候多时,听见动静后,他倏然起身,疾步朝阮蓁走来。语气熟稔:“你这是打算回去?”

“我未过孝期,不好久留。”

范坤倒是听后很不高兴:“你信这些做什么?不过都是无稽之谈。”

范坤看着阮蓁,没想到她出落的愈发动人。

继母还在时,他就惦记上了。

可他是侯府嫡子,身份尊贵,怎可娶双亲皆故,随着继母一同入府,完全给不了他助力的阮蓁。

可……

不说阮蓁这张脸,但看腰是腰,臀是臀的身姿,也足够让他在新婚夜压着许氏,想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至此后,日日念着,愈发心痒。

他看着阮蓁,端是温文尔雅:“你如今十七了。嫣儿这个年纪早就许配了人家。”

他突然提着这个,阮蓁不由心生警惕。

“我得为姑母守孝三年。”

看着她红唇上下嗡动,范坤一阵眼热。许是喝了酒,眼底也没了以往的清明,更没了以往的顾忌。

他上前一步,逼近阮蓁。说的极为亲昵。

“阿嫣成亲你出院子,几月前我娶许氏,却不见你,表妹,你是不是心底介怀?”

“我娶许氏,不过为了侯府兴衰,心里眼里可只有你。”

“蓁蓁,待你孝期一过,我便纳你做良妾如何?”

作者还写过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 重生/架空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你甜到犯规了
温轻 · 校园/甜宠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温轻 · 穿书/甜宠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欢迎转场康康 穿成作死的恶毒女配,楚汐看见手段狠厉的男主,腿就发软。不想赴女配后尘,被男主折磨至死,楚汐哭的梨花带雨。 裴书珩见她泪珠滚落,低低一笑。 他漫不经心玩着锋利的匕首,在楚汐娇嫩的脸上滑过。眼里的疯狂再也藏不住。 “只要你乖,我把命都给你。”

同类热门书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 权谋/1V1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 重生/架空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一千万 · 宅斗/宫斗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 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 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 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 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 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魂拷问:“朕可还让昭昭满意?” 【穿书,双洁,甜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