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致命热恋

致命热恋

漫西 · 55.5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07-25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上架时间:2022-01-26 13:37:45

第1章:初见

容慎第一次见到安桐,是在香江市的CBD街区。

晚秋的天,刮着凛冽的寒风,没几分钟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路口,奔驰MPV商务车停在左转道,轿厢内姿态慵懒温润儒雅的男人,听到雨声随意瞥向街头,就见到了令人难忘的一幕。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人行色匆匆,归家的脚步又急又快。

华灯初上,细雨蒙蒙之中,一道单薄纤瘦的身影站在人车分界标志线附近,不知在想什么。

突兀又引人侧目。

有人在喊她,也有人窃窃私语,但对方似乎听不见般不为所动。

直到交通协管员上前将她扯到辅路,那姑娘才眨了眨空洞的双眼,低头说了句什么。

戏剧性的一幕,短暂地吸引了容慎的视线,但并未引起他的过度关注。

想来,也许只是个偶遇不顺的小姑娘,孤身站在街头发泄情绪的手段而已。

二十七岁的容慎,历经时间的沉淀,除了稳重而内敛的风骨,他早就失去了悲天悯人的心肠。

……

夜里八点半,安桐浑身湿漉漉地回到了云海路的老民房。

这栋房子有些破旧,外壁的墙皮因为年久失修脱落了好几片,就连二十平米见方的小院子也遍布着杂草。

安桐打开老式双木门的挂锁,穿过院中小径就进了屋。

刚脱下冰凉的外衣,手机传来了震动声。

是一条来自心理健康中心的短信,提醒她明天准时就诊。

安桐放下手机,无意识地开始发呆。

傍晚的下班途中,她知道自己的症状又发作了。

那种意识离体的混沌感觉根本不受控制,眼睛无法聚焦,无法行动自如,全身麻木而沉重,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安桐有些脱力地靠着沙发,视线望着对面的祭台和墙上的黑白照片,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错觉。

……

第二天,早八点。

香江市私人心理健康中心就诊,这里是私人开设的医院,就诊记录不会与公立医院联网,隐私性极佳。

安桐按照前台接待员的提示,绕过走廊来到了左侧的接待室。

她轻轻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便推门而入。

不同于上次就诊时的暖色调接待室,这间房里的色调偏冷,入目皆是灰白。

安桐略略扫过四周,视线停在了窗边的位置。

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站在秋日阳光中,白衬衫和黑西裤经典搭配,既稳重又不失格调,同样也是心理治疗师常见的打扮。

男人拿着手机,似乎正在通话,落满阳光的白衬衫柔和了他侧面的轮廓和棱角,气场看起来沉稳而内敛。

安桐没有出声打搅,拿着就诊单站在宽大的桌边耐心等候。

这时,男人收起电话逆光转身,看到安桐,眼底有刹那的惊讶闪过,“有事?”

男人的音色偏低,含着沙哑的磁性,修长的体魄逐步而来,平白给这‘接待室’增添了一抹压迫感。

安桐抬手递出就诊单,刻意忽视男人身上看似内敛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气魄,“你好,我来取心理测评报告。”

话音方落,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下属程风探头进来,面色紧张地说道:“九爷,抱歉,前台说她走错……”

容慎轻瞥了眼程风,手腕微抬,“无碍,你先出去。”

程风一脸懵逼地望着男人,静了几秒,随后动作机械地转身关上了门。

发生了什么?九爷在干什么?

门外的前台接待员还在程风耳边哭丧着脸嘀咕,“程哥,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明明让她去左边的接待室,没让她去九爷的休息室啊。”

程风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暗忖,他也想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

容慎不曾料到,他会这么快就再次见到安桐。

昨日街头傍晚的那一幕还未从记忆中散去,他很轻易就认出了她。

此时,安桐头戴渔夫帽坐在容慎的对面,干净清冷的气质很难和街头那个失魂落魄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眼神虽清澈,却空洞没有朝气,精致漂亮的脸颊也因为少了神韵而显得木讷呆板。

容慎饶有兴致地打开了桌上的电脑,登录健康中心的系统,很快就调取出安桐的就诊记录和心理测评报告。

姓名:安桐。

年龄:二十一。

轻微厌世情绪,回避型人格,偶尔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缺乏同情心和共情能力。

心理测评结果:亟需心理疏导和干预治疗。

测评师:韩戚。

看到最后,容慎将电脑屏幕转向安桐,“愿意接受疏导治疗?”

安桐扫了眼电脑上的文字报告,又望向面前的男人,似乎斟酌着如何开口。

容慎慢条斯理地靠向椅背,与生俱来的优雅姿态,一举一动都写尽了成熟男人特有的从容淡泊。

迟迟没有等到安桐的回答,他浓眉微扬,嗓音低了几度,“愿意还是不愿意?”

安桐不答反问,“疏导治疗怎么收费?”

“三千一次。”

“治疗周期?”

“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

安桐低下头,隐隐盘算着什么。

容慎没有催促她,随手拿起桌角的紫檀手把件放在掌中惬意地把玩。

看得出来,眼前的小姑娘似乎囊中羞涩。

倒是令人好奇,明明方当韶龄,她是因何患上了厌世情绪以及情感剥离症的?

……

半小时后,安桐提前离开了健康中心。

她表示要回去考虑考虑,并记下了容慎的电话号码。

安桐走后不久,给她做了心理测评的治疗师韩戚闻讯就来到了休息室。

“九爷?您是要亲自接诊……安桐?”

容慎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端着稳重闲适的姿态,雅人深致。

韩戚摸不清他的意图,不由得向前一步,神色有些严肃,“九爷,健康中心创立以来,您从没接触过病患,这类心里疾病的患者时常伴有不确定因素,您贸然接诊,若是……”

男人目光泛起不悦,薄唇边却一反常态地酿出浅淡的笑弧,“贸、然?”

——

作者的话:看简介,[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男主不是心理治疗师。

作者还写过
港岛夜浓
漫西 · 豪门/甜宠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暖婚甜入骨
漫西 · HE/婚恋

【已签出版】 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 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 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 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 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 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 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 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致命偏宠
漫西 · 1V1/豪门

【已签出版】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 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 * 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 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 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 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 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 * 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 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 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 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同类热门书
玫瑰在他心尖
乌姜呢 · 打脸/豪门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不止沦陷
难赴星河 · 1V1/HE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月亮在怀里
囧囧有妖 · 女强/1V1

退出国家队后,祁月投身农学专业。 某次聚会上,有人起哄,谁射击游戏输了就要被祁月亲一下。 看着试验田里扛着锄头不修边幅一脸泥巴正在种土豆的祁月,大家伙的脸都绿了。 所有人争先恐后瞄准靶心生怕被罚。 最后的结果是,A大男神顾淮抬起手,脱靶射了一个0环。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击剑馆被恶意挑衅步步碾压。 祁月看不下去被迫出手。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路边无家可归。 祁月为了帮他,花光了三个月的生活费。 多年之后。 祁月看着从家里翻出来的写着顾淮名字的世界射击记录证书、击剑冠军奖杯以及十几套房产证,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