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好

长安好

非10 · 218万字 · 连载至563章 · 更新于昨天 20:17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上架时间:2022-11-06 14:23:11

001 魂归故土

初春二月,冻土初解,嫩芽将发,春寒犹甚。

“哗——”

一盆冷水浇泼下来。

彻骨冷意犹如一只无形大手,猛然拉回了那一缕即将要坠入永寂之境的朦胧神思。

“像是真没气了……”

“真是晦气!往常下药也都是这般分量,怎到了她这儿就要了命了!六十两银子的定金都收了,今晚往哪儿再找一个送去!”

“啪!”

脸颊传来刺痛,被丢在墙角处,浑身湿透双眼紧闭的少女微皱了下眉。

“好啊这小贱人果然是装死!”

散乱的发髻被人一把扯住,少女本能地睁开眼睛,便被一张布满晒斑的中年男人的狰狞脸庞填满视线。

“没死就给老子起来!”

头发被薅扯的疼痛与眼前显然不利的局面让少女来不及去想其它,身体本能更快过思绪,让她下意识地借着起身时的力道猛地抬手抓过男人的小臂,用力反折去之际,右腿重重踢向男人身下。

动作敏捷。

力气却远远不够。

只胜在男人毫无防备,全然不曾料到她会反击,且动作如此之快——

趁着这摆脱了男人钳制的短短间隙,察觉到了身体不对劲的少女视线快速扫过四下,后退一步,左脚脚尖轻踢,一旁麻袋堆上的匕首飞起,被她稳稳接在了手中,横握于身前。

“……狗娘养的玩意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男人惊怒不已。

这小姑娘分明胆小怯懦,一路只知哭求他饶了她放她回家,若他拿出匕首来,她便更是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就是这么一个小废物,此时竟敢反过来拿匕首对着他了!

男人身后的妇人也被吓了一跳,十分恼火于少女的“不乖顺”,嘴里骂了一句,走到男人身边这才看清那少女的真正长相。

人是男人带回来的,从麻袋里拎出来就是昏死之态,虽看得出的确生了张好皮子,但到底无神采。

而此时可见那衣衫尽湿的少女青丝半散,连日的颠簸折腾惊吓之下,面上无半点血色却反倒美得愈发不似凡人。

尤其那双眉眼,澄澈冷然,瞳孔漆黑幽深,如冬日湖面之下不知藏有何等诡秘之物,竟让人不敢直视细观。

此一刻,妇人浑然只一个感受——这张脸……一百两银子都要少了!

旋即又觉万分庆幸,还好没死!不然这一百两真就打水漂了!

见少女握着匕首的手都在抖,不以为惧的妇人讥讽地笑了笑:“凡是到了这儿的,不识趣的可都没什么好下场,小娘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的好!”

妇人声音尖锐带着威胁,落在少女耳中分外聒噪。

下一刻,少女脚边一只木凳飞出,直直地打向朝她走来的妇人膝盖。

妇人痛叫一声,膝下一软,跌趴在地。

“这小贱人!”男人恼极,顾不得许多,抡起手边木棍。

然而那少女却已更快一步袭向他,如一只小狼般飞扑而至,拼尽一股猛力将他扑翻在地,单腿死死跪压住他的脖颈。

男人力气再大,被压制住了要害,一时也无法起身,下意识地刚要伸手将少女扒开,那只手掌便被少女手中的匕首蓦地扎穿,钉在了地上。

那妇人反应了过来,爬坐起刚要上前,只见少女极快地拔出带血匕首,那匕首飞掷如箭,像是生了眼睛一般,恰就扎在了她眼窝处。

“啊!”

妇人尖叫痛嚎着捂着流血的眼眶倒在地上。

被压制脖颈过久的男人窒息之下,双眼翻白昏死了过去。

已近耗光了力气的少女这才松开男人,身形一偏,坐在一旁的地上,随手捡起男人身侧掉落的布包,同时抬眼看向门外。

不算大的堂屋门外,此时站着一名目瞪口呆的男孩。

“这你阿爹?”少女开口,声音虚弱清糯,声调却平直无波动。

十一二岁的男孩看了一眼她身边昏死过去的男人,忙不迭摇头,眼中的惊惑与恐惧快溢了出来。

“你这废物,还不快把她绑了!赶紧去给我们请郎中来!快请郎中!”一旁眼睛流血的妇人尖声道。

男孩神色摇摆慌乱。

少女看着他:“要和我打吗?”

少女的话让男孩有了决定,神色不再摇摆,只头摇得更快了。

“还有人吗?”少女越过他,看向不大但摆满了棺木的院子。

虽是白日,但院门从里面紧闩着。

男孩又摇了头。

“我把你绑了,或者你把他们绑了。”少女简单明了,给出他两个选择。

见她站了身来,男孩没敢耽搁,连忙上前拿了麻绳,先绑了那昏死过去的男人。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妇人怒骂着,一手忍痛颤颤巍巍捂着眼睛,一手抓起旁边的木棍。

男孩的神态出于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让她闭嘴。”女孩将手中的布包丢了过去。

男孩很显然也很清楚那里面是何物,壮着胆子上前立刻抛洒向了妇人。

妇人眼前一片血色,慌张之下根本没有防备,吸了几口迷药之后便无力倒地。

男孩把妇人也绑起来后,又很贴心地奋力将两个人拖到了墙角不碍事的地方。

做完了这一切后,他悄悄抬眼,视线在茶几前寻到了少女的背影。

她是在……

吃烧鸡?

男孩有些愕然地看着很快被她解决掉的半只烧鸡剩下的骨头。

少女随手拿起一旁的棉巾擦了擦手。

她并不曾感到饥饿。

但此时太虚弱了,身体里的本能让她选择进食,以便恢复体力。

她转过身,目光在房中打量了一圈之后,抬脚走出了堂屋。

院中有着几具刚做好的棺木,她挑了个顺眼的,踩着一旁的长凳进了棺中,躺了下去。

嗯,与她身量十分合宜。

少女还算满意地闭上眼睛。

只是不成想,人死一遭,死后竟还有这重重麻烦。

到头来,棺材还得自己进,连个像样的鬼差都没有,一切全靠自觉,也亏得她一贯有着较强的自我管理能力——但地府这般做事章程,多少有些敷衍鬼了。

目睹了她进棺躺下这一离奇过程的男孩子:“……”

巨大的疲惫感很快将棺木里的少女淹没,让她沉沉昏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入目漫天晚霞,已是昏暮。

棺中的少女慢慢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陷入了沉思。

睡了一场后,体力恢复之下,身上各处的觉知变得清晰,脑子也逐渐清醒起来。

这并不是死后的幻觉。

可她分明已经死了,不能再透的那种。

她下意识地抬手,探向自己脖间,那里并无伤口在。

“怎会如此……”

声音不是自己的。

她在暮光下伸出双手打量着。

这双手虽有伤痕却过于纤细柔弱,也不是她的。

少女缓缓站起身来,迎着暮色站在棺内,望向周遭真实的一切。

墙角一株老树,开了几朵零星桃花。

是春日。

而她死在了腊月一场大雪里。

她死时望着的是故土的方向。

而现在——

她好像,真的回来了。

少女收回视线,再次看向陌生的双手。

所以……她这是借尸还魂了?

不待少女再多想其它,身后传来的脚步轻响让她戒备地回过了头去。

先前只将眼前一切当作不切实际的死后假象,仅凭本能应对而不曾深究,但现在不同了——

还是那个男孩。

他此时胆怯地站在石阶下,正拿一种近乎看待不属于这世间之物的异样眼神看着她——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你认得我吗?”少女问。

男孩想也不想就摇头。

没有得到答案,少女便离棺,踩着长凳跳了下来。

见她转身朝院门处走去,男孩面色挣扎反复了片刻,快步追了上去,伸手拦在了她身前,眼神满含制止地摇头。

“不……不能走!”他急声说。

“原来你不是哑巴。”

“不,不是……”男孩神色复杂而焦急:“你不能走!”

少女无甚表情:“我不喜欢打小孩。”

“……不是的!”男孩指向紧闭着的木门,压低了声音,大大眼睛里俱是不安:“外面……全部都是!”

“全部都是——”少女看着他:“什么?”

作者还写过
如意事
非10 · 重生/强强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吉时已到
非10 · 1V1/HE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喜上眉头
非10 · 宫斗/重生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大靖朝一夫一妻典范,被誉为佳话的帝后,死后齐齐重生了。 这是一个重生的皇帝陛下想替小皇后择良配、拉红线,可拉着拉着却又拉回到了自己身上的故事……

同类热门书
宫阙有时晴
六喑 · 权谋/1V1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洛九针
希行 · 女强/1V1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辞金枝
冬天的柳叶 · 架空/轻松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