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瑾夏醉卿颜 · 77.2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12-19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上架时间:2022-04-17 16:30:31

第1章 你可曾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我?

滴答,滴答......

阴暗无光的地下密室,水滴不断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密道拐角处,一道红色倩影步子轻缓,身形纤细窈窕,发髻上的金色步摇轻摆,仅凭背影便知是个十足的美人。

女子肌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那一双含情似水的眸子,仿佛摄人的漩涡,只一眼,便足以让人沦陷。

美人在骨。

女子名为卿虞,正是前些日子安定侯府才找回来的已经失踪了五年的大小姐。

卿虞并不是安定侯的女儿,而是侄女。

早些年,卿虞的父亲才是安定侯,只不过,却在一次陪着她的母亲出城进香时,不幸成了山匪的刀下亡魂。

卿虞是父亲独女,所以父亲死后,卿虞的二叔自然而然的继承了安定侯的爵位。

说起来,卿虞的母亲,当年也是名震盛京的美人,只可惜,红颜薄命。

“那几个人,怎么样了?这些日子可还算安分?”

红唇轻扬,声音慵懒醉人,让人听起来心都有些痒痒的。

“回主子,不过幽禁了短短十几日,那几人便已经受不住了,尤其是卿子恒,日日吵着要见您。”

卿子恒,当今安定侯,半月前却同自己当年的兄长一般,死在山匪刀下,一家四口无一幸免。

山匪猖獗,整个盛京顿时人心惶惶,当今皇帝不得不派兵围剿。

可如今,卿子恒却是离奇出现在此处。

听此,卿虞眉目含笑,声音里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我这二叔,可真是娇贵的很呢。”

“走吧,既然他想见我,那我这个做侄女的,焉有不见之礼。”

*

密不通风的地下暗室,被改造成了两间牢房。

这里本是安定侯府储藏钱财之地,直到卿子恒继承爵位,不仅转移了金银财宝,更把这里改造成了牢房,囚禁的,便是自己的亲哥哥一家!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曾经的安定侯,卿虞的亲生父亲卿子衍,根本不是死于山匪之手!

而是被自己的亲弟弟卿子恒折磨至死!

“让你们的主子出来见我!”

“我乃堂堂安定侯,你们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囚禁我!”

卿虞离着牢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便听到了卿子恒布满怒意的吼声。

声音中气十足,看起来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

勾唇一笑,眉眼中流露出醉人风情。

卿子恒这么想见她,就是不知道真见到了,他会是什么反应。

牢房里,卿子恒脸色难看,双眸微红,恨不得撕碎看守的下人。

想他堂堂安定侯,受圣上重用,受百姓敬仰,如今竟受如此折辱!

卿虞一出现,便对上卿子恒那恨不得吃人的凶狠目光。

“听汐言说二叔吵着要见我,怎么见到我竟是这般神态?”

见到卿虞,卿子恒脸上的怒意直接僵住,眸子里满是错愕。

竟然是卿虞!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在她回府之时就让大夫诊过脉。

卿虞身子极弱,日常起居尚不能自己完成,能不能活过十八岁更是另说。

而且他已经查过,当年卿虞虽然逃了出去,却也不过是在一处普通农家苟延残喘了几年。

养父母相继逝世,卿虞举目无亲,凭借一块刻有“卿”字的玉佩,才被京兆府尹认出送到安定侯府。

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卿虞竟然骗过了他!

更让他无法相信的是,三年后的卿虞竟然有如此手笔,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把他囚禁在此!

可再不相信,事情还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他,卿子恒,曾经取卿子衍而代之的安定侯,如今却成了卿虞的阶下囚!

想他筹谋半生,最后竟然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竟然是你!”

卿子恒咬牙切齿开口,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个超乎预料的事实。

卿虞笑笑,缓步走到卿子恒面前,精致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天真,清澈如溪的眸子里写满无辜。

“可不就是我呢,真正的安定侯府大小姐,卿虞。

在卿虞心里,卿子恒的安定侯之位,不过是偷来抢来的,做不得数。

另一间牢房里,关着的是卿子恒的妻儿,名义上的安定侯夫人林氏,还有卿子恒的一双儿女。

比卿虞只小了三个月的堂妹卿瑶,还有年仅八岁的堂弟卿昀。

此刻母女二人皆是定定的看向卿虞,任凭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幕后之人,竟然是卿虞!

那个曾经被她们百般折辱险些丧命的卿虞!

唯有卿昀,一脸天真的看着卿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关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些日子爹娘才让他喊堂姐的卿虞如今却这般模样出现在这里。

他虽然年纪小,却也看的出来那些对他的爹娘和姐姐都很凶的下人们,看向卿虞的眼神里只有敬畏。

是堂姐把他们关起来的吗?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氏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卿虞的那张脸,和曾经的那个女人,简直太像了。

尤其是那一双清澈无辜的眸子,简直和她如出一辙,一样的令人厌恶至极!

卿瑶则是下意识的往林氏的身后缩了几分。

她不会忘记,当初她是如何残忍的毁掉卿虞的容貌,那时候,卿虞只有十二岁……

虽然她不知道卿虞的容貌是如何恢复的,但她知道,卿虞一定不会放过她。

半响,卿子恒才微微冷静了下来,沉声开口,“所以,你之前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忍不住想从卿虞这里求一个确定的结果。

卿虞眸子微动,却是没有回答。

也只有她和汐言知道,她果断狠绝手腕逼人是真的,而大夫所言的她身子娇弱活不过十八岁,也是真的……

她的命,本来就是她自己与天相争争下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走到今天的这一步的。

五年来,她受尽折磨,虽生不如死,却也拼命的想活着。

原因无他,她要报仇!

父母受尽折辱惨死,她受尽苦楚一次次游移在死亡边缘,她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对着卿子恒绽放一抹笑,仿佛黄泉之路上的彼岸花开,妖娆却致命。

卿子恒神情微晃,仿佛看到了曾经的那个女子……

“卿子恒,你可曾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我?”

作者还写过
末世重生:我在修真界闭关搞内卷
瑾夏醉卿颜 · 重生/系统流

末世挣扎十年,姜挽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丧尸分食的命运。 重生到修真界后,为了不重蹈前世覆辙,姜挽开始了刻苦闭关修炼的日子。 三天一小闭,五天一大闭,只要闭不死,就往死里闭! 整个天衍宗都被她闭麻了。 某日,有弟子想去幽冥潭修炼,却被告知姜挽正在闭关,旁人不得打扰。 三个月后,有弟子想去落日泽修炼,结果又被告知姜挽在闭关。 玉溪谷,望月峰,栖云山……就连熔岩火山都不放过! 姜挽不是在闭关,就是在闭关的路上! 最后忍无可忍的弟子,决定去人迹罕至的流烟沙漠,竟被告知姜挽又双叒在闭关! 众弟子:怎么哪哪都有她! —————— 女主修炼成长文,有男主,但戏份不多透明人,介意者慎入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瑾夏醉卿颜 · 强强/架空

新书启航,《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欢迎围观~ 双重生,男强女强,欢迎入坑!感谢支持! 她,是清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天宸王朝赫赫有名的医仙,身份尊贵,人人尊崇,一手银针,出神入化,可她偏偏不爱江山爱美人。未来执掌六宫的皇后,她不屑,异国太子的倾国求娶,她不要,她之所求,不过是和那个护她纵她的小侍卫闲云野鹤,浪迹天涯。可偏偏天不遂人愿,世道不公,她半生救人无数,却终究落得个家破人亡,惨淡收场。凌月国城楼之上的惊鸿一舞,谱一曲惊世离殇歌,从此红颜枯骨,再无踪迹。 一朝重生,她再不愿循规蹈矩,受人掣肘,重活一世,我就是要嚣张跋扈,肆意妄为。前世你害我家破人亡,今世我就夺了你的江山,前世你让我痛失所爱,今世我就让你不得善终! —————————— 片段: “主子,慕容小姐在苏家小姐的脸上画了个王八!” 男子低低一笑,满是纵容,“可真是调皮。” “主子,慕容小姐把陆家小姐打了!” 男子唇角微勾,一脸宠溺,“可别让她伤着自己。” “主子,慕容小姐和无双公子去游湖了,这种小事是不是以后就不用汇报了?” 男子刚准备好的笑容彻底凝住:靠,有人挖老子墙角!再等媳妇就成别人的了!

重生后,疯批美人她总想谋朝篡位
瑾夏醉卿颜 · 重生/爽文

前世,容蓁被楚天煜骗得爱了他十年,骗得甘愿助他上位,骗得容家家破人亡。 今生,容蓁誓要谋反、誓要弑君、誓要颠覆楚氏江山! 前世,慕景澜眼睁睁看着挚爱离世却无能为力,容蓁那张了无生气的脸,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至死不能解脱。 重生后,慕景澜明里暗里对楚天煜百般防备,生怕容蓁一个不小心就会重蹈覆辙。 重活一世,容蓁始终觉得亏欠了慕景澜几分,于是便暗中照拂了几次。 可不想,照拂着照拂着,竟然将自己也照拂进去了—— 重生后的慕景澜一直活在魔障里,只要看见容蓁同楚天煜有半分亲近,他就恨不得将她牢牢锁在身侧。 可是他不敢。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十九岁之前的容蓁不会信他。 看着容蓁一步步踏上前世的路,慕景澜几度重陷梦魇。 直到及笄宴上,容蓁明目张胆的护他,他才知道,原来她竟然也是重生的...... 那颗日复一日被梦魇折磨着的心终于得到了宣泄。 顾不得众人目光,慕景澜紧紧抓住容蓁的手,眸子微红,声音哽咽:“你曾经说过要同我执手到老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 默了许久的容蓁终于回过神来,眸子微动,轻笑开口,“算。” * 前世,楚天煜阴谋算尽终于如愿得到了皇位,可却在登基那日被容蓁算计,饮恨而终。 再度睁眼,却是重生回到了五年前,楚天煜自以为天命之身,誓要江山美人兼得! 拉拢朝臣,培植势力,对容蓁更是好到了心坎里,可容蓁却始终都是那副不愠不火的态度。 直到那日无意间看到容蓁眸子深处一闪而过的浓浓恨意,他才明白原来容蓁竟然和他一样都是重生的! 后来,他又发现,不止容蓁,就连上辈子抢了他江山的死对头慕景澜,竟然也是重生的! 楚天煜:“......” 去他的天命之身!

同类热门书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拾筝 · 宫斗/HE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新茶 · 权谋/女强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三一零白月光 · 权谋/宫斗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