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匪匪有意 · 60.5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09-18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上架时间:2022-04-07 13:10:44

第001章:这辈子都不会合作

“最近秦导的公益片正在选角,你去试试。”

“不去。”

经纪人周菁像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不去!”

沙发上,敷着面膜的叶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咸鱼躺。

周菁不死心的道:“那可是秦忱。”

钱比资方还多,颜值堪比顶流,手握大把镶钻资源的金牌名导。

娱乐圈有谁不是绞尽脑汁想去拍他的戏,就算这种零片酬出演的公益片,也多的是艺人争得头破血流。

听说现在女主角的位置还空着,多好的机会,她居然说不去!

莹白灯光下,叶奚眼神平静,无动于衷:“秦忱又怎样,我不是狗,为什么要舔他。”

“……”

空气静止。

被经纪人死亡凝视了一会儿,叶奚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跟秦忱有过节,这辈子都不可能合作。”

??

周菁表情一顿,正想追问原因,助理推门进来:“姐,《戎装》的杀青宴定在今晚七点。”

叶奚懒懒点头:“嗯,把地址发我,等会儿我自己开车去,正好见个朋友。”

在金三角封闭拍摄了大半年,再不出去透透气,她的社交圈都快要长草了。

不过,这倒提醒了周菁,女神昨天才刚下飞机,是该先好好歇歇。

可秦导那边……

周菁狐疑地看向沙发上人。

到底有什么过节,以前怎么没听她提起过。

……

六点出发,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

行到中途雨势渐大,整片天空变得阴沉又昏暗,叶奚缓缓拉开车距,一手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去捡掉落在驾驶座下的手机。

狭小的空间内,铃声急促。

家里保姆一般不会无故给她打电话,极可能是母亲的病又复发了。

叶奚急着捡手机,稍晃神的空档,前方路口亮起红灯。

她反应慢了几拍,来不及刹车,‘砰’地一声,撞上前面的黑色路虎。

即便系着安全带,巨大冲击力之下,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撞到了方向盘。

紧接着,肩膀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叶奚脸色苍白,惊魂未定地死死踩住刹车,整个人定格在座椅上,一动不动。

很快,有人过来敲她的玻璃。

她迟钝地回过神,弯腰找到手机,拿出口罩戴好,吃力地推开车门。

叶奚出门没有带伞的习惯,才一下车,密集的雨点砸下来,头发和身上的风衣很快就湿了大片。

雨幕中,对方看着她的眼睛,脸上划过一丝诧异。

迟疑了两秒,试探地问:“你是叶奚?”

“……”

叶奚心里一突,她还不至于火到大街上随便拉出一个都是她粉丝吧。

见她不说话,那人大概心里有底,转身回到路虎的副驾驶,跟里面的人说了句什么。

等待期间,叶奚连忙划开手机把电话回拨过去,保姆接听后说没事,只是母亲问她这月末要不要回家吃饭。

月末是继父的生日。

叶奚默了默,答复那边:“要回去我会提前说,现在还有事,先挂了。”

电话掐断,她用手将湿润的碎发挽到耳后,抬眸间,看到雨幕中一道高大的身影撑着伞朝她走来。

男人身型挺拔,黑色大伞挡住他的半张脸,只露出一部分线条硬朗的下颌。

那只握在伞柄上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完美的宛如雕刻品。

霓虹闪烁,大雨迷雾的街道,他缓步走来时,整个人笼在一片黑色中,气质疏冷干净。

却又像这京州奢靡浮华的烟火。

慵懒而矜贵。

叶奚站在原地,任雨水模糊了视线。

随着那人一步步走近,久违熟悉的气息,宛若游丝般钻入身上的每一处毛孔。

她没有想到,时隔三年毫无交集的两人,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

他浑身体面,而她,成了一场落水的戏。

“上车。”

秦忱将伞罩到她头顶,嗓音亦如从前那般温沉低润。

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却透着难以掩饰的冷漠与疏离。

两人对视一阵。

她淡淡移开眼,用僵硬的手去拉车门,被男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嘶!

她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受伤了?”秦忱蹙着眉松开手,目光稳稳落在她肩上。

叶奚不答话,用湿润的眸子看了他一眼,带着不满和排斥。

“上我的车。”

男人语气缓和了几分:“剩下的事交给我助理,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责任方是我,该怎么赔偿,按流程走就行了。”

叶奚白瓷般的小脸上挂着淡漠的笑意:“秦导声名在外,我不想跟你上热搜。”

秦忱冷眼看她。

雨越下越大,交警很快赶过来疏通街道,后面时不时有车鸣笛,彰显着车主的不耐烦。

这样的天气光线昏暗,又有伞做遮挡,秦大导演一张俊脸显露在外,连个口罩都没戴。

三年来,这人做事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

僵持一阵,助理冒雨跑过来:“叶奚小姐,快上车吧,等会儿狗仔就来了。”

娱记那眼睛毒得不行,哪怕裹的再严实,只要一眼就能认出是谁。

不过他稍感意外,通常这种情况下,倘若有女星追尾这辆路虎,对方巴不得借此机会沾上点什么关系。

可目前来看,这位叶女神非但不领情,反而还有些避之不及。

伞下她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身上风衣也湿了大半,秦忱看在眼里,心底顿生出一股烦郁。

他长腿缓慢逼近两步,略带压迫性的目光钉在她脸上。

再度开口,已是威胁的口吻:“大庭广众,是不是想让我抱你过去。”

男人刻意压低了声线,面容也染上了丝隐隐的不耐。

叶奚眉头一皱,正想开口,却听边上助理冷不丁提醒了句。

“骨头受伤还是尽快处理的好,不然很容易落下残疾。”

“……”

叶奚神经一震。

不知是不是错觉,肩膀似乎比刚才更疼了。

她抿唇沉默一阵,越过两人朝前面的路虎走去。

经过时轻瞥了一眼,幸亏车好,撞到了尾部保险杠上,只有轻微的凹痕。

给助理交代完几句,秦忱紧随其后上了车。

启动车子时将暖气打开,抬了抬下巴示意身边人:“里面有毛巾,自己擦擦头发。”

叶奚闻言将视线落到副驾驶前方,潜意识地伸手去拉开中间那层。

他习惯将私人物品放在中间的储物格里,她没有刻意去记,只是当初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太深刻。

叶奚摸索着寻到一张深色毛巾。

紧跟着一个不明物品,也随之掉落下来。

光线昏暗,但丝毫不影响她看清包装——Durex超、薄、体、验!

作者还写过
偷吻月光
匪匪有意 · 治愈/甜宠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小青梅她有点难追
匪匪有意 · 日久生情/青梅竹马

众所周知,有三条生存法则: ——成绩好。 ——家境好。 ——有裴衍罩着。 幸运的是,姜书杳满足了前两条,不幸的是,她还同时满足了最后一条。 年级大佬裴衍,乖戾嚣张,一身反骨,干的都是混账事,但偏偏把他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一件事情上,就是追姜书杳。 对此,兄弟们劝告:“衍哥算了吧,小仙女是好学生,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太难追了。” 裴衍嗤笑:“从小到大都被老子惯着,这样还追不到,就……。” 两年后,同学会上。 “衍哥,追到杳妹妹了吗?” “闭嘴。” …… *占有欲爆棚少年VS人间清醒小仙女。 *高中不谈恋爱,大学以后才在一起。 *好好学习,坚持梦想,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他明明心动
匪匪有意 · 双向暗恋/甜宠

端端第一次玩滑板时被摔得膝盖青紫,裴战一边给她擦药一边哄诱:“端端乖,叫我一声阿战哥哥,我教你。” 后来端端被父亲停了零花钱,裴战带她去吃遍了整条街,浓浓夜色中,他低头看着女孩满眼的宠溺,“端端,做阿战哥哥的女朋友,每天有用不完的零花钱。” 【计算机系大神VS超软萌小学妹,互撩日常,甜到鼾。】

同类热门书
蓄意热吻
傅五瑶 · HE/虐渣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苏斜里 · 契约婚姻/HE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不止沦陷
难赴星河 · 1V1/HE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