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从开口要钱开始

重生从开口要钱开始

除夕猎户座 · 57.6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08-01

新人新书很难被看到,我的另一本签约小说《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正在更新中,求收藏推荐。

那个名字虽然直白,但是内容还可以了。

谢谢。

而且,这本书完结后,不断有人评论打赏,还有投票,真的很感动。

谢谢你喜欢这本书。

我心目中自己的《我的解放日志》

主角是平凡的90年代女孩儿

在各种信息大爆炸的的时代,

人们看惯了烟花,还能不能静下心领略烟火气?

上架时间:2022-04-15 17:15:42

第一章 重回初一

周末休息,林微习惯性的宅在家。

早上7点多,跟母亲把瘫痪的父亲抬到躺椅上看电视,母亲把元宝纸拿出来,开始坐在父亲旁边,一边叠元宝,一边看电视。电视中,熟悉的《父母爱情》的情节又在上演,林微没守着看的人,都会背里面的台词了。

出了父母的房间,林微把自己的被子叠起来。既然已经醒了,还是收拾一下,不然一会儿妹妹带着儿子过来,又要把她的床弄的一团糟。

想到妹妹五岁儿子的破坏力,林微加紧收拾,再把门口那一箱玩具搬到东屋藏起来,省的他又弄一地狼籍,让林微收拾。

搬起满满一箱被玩的七零八碎的玩具,林微往东屋走。结果踩到厚厚的帘子被惯性晃倒,看着眼前高高的水泥台阶,林微赶紧闭上眼睛,可别给她破了相了,她带着妹妹的儿子去缝过针,看着就疼的不行,林微最怕疼了。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一阵失重的感觉袭来,林微用手扶住晕眩的脑袋,睁开眼。

眼前竟然是一个昏暗的房间,昏黄的灯光没有驱散傍晚降临的夜幕。林微看向灯源,是一个小小的钨丝灯泡,因为用的久,表面有了黑黄的颜色,让灯光更加昏暗。

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灯泡下的炕边,用筷子把炕上面板上的一个个长形面团,往炕边火上的油锅里放。

“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周亮他爹开三马车送他去学校,我跟他家说好了,让他路过咱家的时候,把你捎走。估计他们快来了,我把这油条炸好了,你吃点儿,往学校带的馒头我起了放到案板这边了,这会儿应该晾凉了,你过来,用这个塑料袋子给装起来,带到学校吃。”

听着妇人的话,林微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这人是年轻时候的母亲。

她不是那种显老的人,皮肤一直很好,上一世她五十多岁时,皮肤还是很光亮,就是因为上了年纪,皮肤有些松。肤色从年轻时候起,就一直是晒出来的浅古铜色。脸型是林微羡慕的小圆脸,不像她是个下颚有棱角的方脸。眼睛虽然是小小的肉眼泡,但是比上一辈子年老时要大一点,上辈子,她到五十多岁,眼皮就耷拉的看起来眼睛成了一条缝。

是的,上辈子。

眼前真实的场景和触感,让林微知道,自己重生了,重生到她初一这一年。

上辈子也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话,林微记得很清楚。

林微从小成绩好,小学毕业后,考到了县里最好的初中十中,还是那一届的第三名。跟她一起考到十中的小学同学,只有周亮和白雪。其他同学有掏钱进次一点的四中的,但是大部分都进了乡里的“八中”,就是“不中”的意思。进了乡里的初中,大部分都是混几年,就出去打工去了,所以都叫那个中学是“八中”。

林微进十中上学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出门,还要住校,一个月或者两个星期回家一次,每次一天半的时间。

今天是林微上了一个月的时间,放假回家的周日,马上就要回校了。

上辈子林微因为身边没有熟悉的同学,不习惯住校的宿舍生活,十分不想回校。加上初次出门,看到别的学生精彩富足的宿舍生活,对自己家的贫穷十分自卑,所以心情十分沉重。也因为不想拿化肥袋子这种“土到掉渣”的袋子,装馒头往学校带,怕被人带有色眼镜议论,从小不知道拒绝的她,因为还要搭同学的车,第一次十分爱面子的拒绝带馒头去学校。可惜她这小小的反抗在父母眼中直接被忽略。母亲看她不动,高声吆喝她赶紧。她就立马吓得拿起洗的干干净净的化肥袋子开始装馒头。尽管她心里的抗拒和即将被同学看到的难堪,让她几乎快哭出来。

林微是九零年生人,这个年代的小孩,不敢反抗父母的权威,也从小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当她第一次面对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是在县里最好的初中,同学普遍家境不错,而且家里一般都十分重视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各种文具课外铺导书让林微大开眼界的同时,也十分的自卑。

林微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孩,甚至她家的条件,在村里都算不上好。因为这时候的人,普遍都在种地,所以她从小到大不缺吃的,但要是用钱,她家里从来没有。小学几十块的学费她总是最后一个交。她家里甚至都不重视孩子的学习,她每次举着双百的卷子给父母看,父母也只是敷衍的看一眼,就又抬头跟邻居说闲话。

林微这次考上县里的初中,学校十分重视的把她的成绩送到家里,邻里纷纷祝贺,父母才露出一点高兴。这高兴不是因为林微成绩好,而是因为她让他们在村里前露脸了。

但是家里条件就是这样,没有太多钱让她住校时花费,所以,每次林微开学,母亲都会给她准备一大袋子馒头带上,也不管这么多馒头吃起来会不会发霉,变硬。

林微原来在村里没有感觉,这次出去上学,她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跟别的同学的家境差距。

别的同学都是父母带着来报名,因为宿舍条件简陋,都是提早给孩子准备好木头箱子,放在孩子床位下面,放衣服,零食等东西。床铺上是带着花边的枕头套和厚厚的铺地被子。

而林微,带的枕头是从小用到大的里面放着旧衣服的扁扁的一个,跟别的高高的松软的枕头形成鲜明的对比。还有一个竹凉席,因为报名时天气还暖和,母亲只给她带了一条家里用了很久的毛巾被。

至于箱子,母亲是看到别的同学有大木头箱子,才想起来给林微准备。她不知道去哪里找到一个方便面纸箱,递给林微,让她放床底下放东西用。林微带的馒头,就放在这个纸箱子里。

面对新同学新奇的询问,林微只能表示“我从小就睡扁枕头,枕头高了睡不着”、“我从小睡炕,凉席下不用铺东西,软了睡不着,越硬越好,就木板床铺凉席刚刚好”。

这些林微还能嘴硬,但是看到同学带的牙刷、牙膏和脸盆,林微没办法强撑。总不能跟同学说实话,说她从小就没见过牙刷牙膏这些东西,更别说用了。只要用钱买的东西,家里一盖没有。

好在同学周亮的母亲出门给儿子买洗漱用品,母亲也随大流的给林微买了牙膏牙刷和洗头膏洗脸盆,要不然她只能干看着同学用了。

上辈子小小年纪的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需要用这些东西,更别说找父母要了。在她的人生经验中,只要需要用钱的东西,父母从来只有呵斥,没有成全。所以林微从来不跟,或者说不敢跟父母要钱。

上辈子心性单纯的林微,就在这“花花世界”的对比下,第一次知道了自卑,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家条件真的不好。

但是她还是不敢跟父母要钱,也不敢跟父母要求什么。

因为母亲会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别的女孩子,十几岁就可以上班挣钱了,而你还要读书花钱。上学有什么用,邻居家她闺女就是因为出去上学,不回家,也不跟父母亲近,白养了这闺女等等。父亲万事不关心,只要不管他要钱,他就不吭声,整天在外面跑,眼里没有这个家,也没有这些孩子,仿佛他们是吹气长大的。

面对这样的父母,上辈子林微从来不敢伸手要钱,别人都开始挣钱,自己还要花钱,她深深的自卑的同时,底气严重不足。

就在林微陷入回忆中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声音。

母亲出门一看,隔着低矮的院墙,很容易就看到了周亮家的三马车已经停在院墙外面。

“等会儿,马上就好了。”

母亲招呼。

“不心急,还有时间。”

周亮的父亲回到。

他们也没有进院子里来,就在院墙外,三马车的发动机轰隆隆,没有熄火,无声的催促着。

母亲走回屋子,催促林微。

“快点快点,别让人家等了,赶紧拿好你的书包,我把馒头给你装好,放车上!”

母亲催促的声音,让林微下意识的焦急起来。她条件反射般掂起书包,走到母亲跟前,把化肥袋子的口撑起来,让母亲好装馒头。

把整整一箕馒头都装起来,有小半袋。母亲把馒头推给林微,林微反射性抱住。

“这是25块钱,你赶紧拿好,赶紧走,别让人家多等了!记得放好别丢了啊!”

听着母亲的催促,和门外三马车发动机的声音,林微仿佛被他们感染,心里也焦急起来。

人家好心来接,让人家等不好意思。如果错过他们家的车,林微只能让母亲骑着自行车,冒夜送她了。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不可能让她骑到学校去。

林微就这样茫然的被母亲推出门,机械的把手里的馒头袋子递上车斗上的周亮手中,正准备在母亲的助力下翻上车斗,林微停了下来。

“娘,25块钱不够,能多给我几块钱吗?”

同类热门书
被迫重生真的很烦
三士先生 · 重生/爽文

社会精英实力女强人林宝悦,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重生,一觉醒来竟成为了即将走上考场的毕业生! 现在重生的标准都这么低了吗?没遗憾也给你整回去重来一回? 林宝悦很纠结,大长腿校草和痴情老同学,到底该选择哪一个? 唉.......被迫重生就是这么烦!

家有喜柿
作者晓月 · 家长里短/婚恋

潘家表面上是出了三个学霸女儿的教育世家,其实家庭问题显著。大女儿的儿子商言虽然姥姥姥爷和妈妈都是优秀教师,他却是叛逆的学渣。丧偶式教育,孩子成绩差,家里顶梁柱的大女儿,不仅事业遇到瓶颈,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二女儿夫妻都是大学老师,年幼的女儿却有了自闭倾向,被正常幼儿园拒收,这让高知的婆家无法接受,小两口的婚姻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小女儿潘喜柿从小与知青父母和姐姐们分隔两地,形同陌路。体会到孩子们身上很多同自己年少时惺惺相惜的感受,潘喜柿似乎比孩子们的父母更能理解他们。

重生包租婆
天凉不是秋 · 穿越/重生

福运来穿了。 此时工作靠分配,粮食有限额,物资超缺乏。 高中毕业后,在好友与家人的帮助下,让她捡了个漏,侥幸留在城里当了个缝纫工,晚了17年的系统也终于来了。  从此干活就有经验,完成就能获得物资,提交任务就能金钱。 原本打算咸鱼躺的福运来决定,这一次,她要实现上辈没有机会实现的包租婆梦想,并且从此一年一次全国游,全国收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