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

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

巴西松子 · 146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3-10-21

殷如婳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只是侯府庶女,却仗着自己生得玉骨冰肌,容色无双,明里暗里势要与嫡姐较高低!

某天她做了个梦,梦里她嫡姐才是天选之女,而她不过是嫡姐脚下的一块绊脚石,是雍容华贵的嫡姐最好对照组……

一个卑贱如蝼蚁,一个贵不可言。

醒过来的殷如婳:去它的卑贱蝼蚁,姑奶奶可不奉陪了!

赶紧收拾包袱,她可得去给剩下一口气的太子冲喜呢!

比起那些个杂鱼,这位才是真龙,这条大腿谁也别想抢!

病弱太子:待孤病死,你就改嫁吧。

殷如婳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翌日暗卫上报:夫人近月一直割腕放血为药引……

语未落殷如婳就软软一倒,太子强撑起‘病体’扶住她。

这一扶,就把她扶到天下女子最尊贵的位置上。

(1v1,双洁。扫雷:女主心机绿茶属性。)

上架时间:2023-02-01 15:00:18

第1章 小娘养的

“小姐,快洗漱穿戴,宫里来圣旨了,现在老爷夫人他们都去接旨了!”婢女冰壶急忙忙跑进来。

殷如婳抓着冰壶,“你说什么,宫里有圣旨下来?”

“对啊,小姐你快点收拾一下,也去接旨吧!”

殷如婳如遭雷击!

梦境是真的,今日竟真有圣旨降下来!

就在昨晚上,她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那个梦境将她的悲惨一生全部过一遍,她就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的。

在她的梦境中,自己最后是被一杯毒酒赐死的,死后被抛尸荒郊野外,尸体被野狗啃食,狰狞白骨在寒风之下显得无比凄凉,似乎在诉说着一个失败者的结局与下场。

殷如婳一早上都没回过神来,可眼下冰壶带来的消息叫她五雷轰顶!

“我现在还是病重之身,就不去接旨了,冰壶你去,听听圣旨上说了什么,要立刻回来报!”她面色发白地说道。

冰壶也想起来她家小姐如今可是‘病重之身’,演戏可不就得演全套?

“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就去!”

冰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殷如婳则坐下来等圣旨。

没多久冰壶就一脸震惊回来报信,“小姐,宫里降下圣旨,要从殷侯府挑选一位小姐去给太子殿下冲喜!”

殷如婳瞳孔陡然就是一缩,袖中那颤抖的双手更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惊涛与骇浪。

宫里降下这道赐婚圣旨没有半点预兆,突如其来的圣旨把殷侯府上下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太子司徒稷昨晚上病重垂危,太医连下三副虎狼猛药这才保住一口气!

现急需要一个贵女冲喜,这门亲事就‘幸运’地落到了殷侯府身上。

本应该是阖府欢喜的亲事,但满京城谁人不知道太子殿下病弱?

纵然是当今皇上捧在手心上的心尖儿子,纵然还占据了太子之位,可这位太子根本就是风中残火,随时都有咽气的可能。

嫁给这么一个人,跟嫁过去守寡有什么区别?更有甚者,陪葬都不是不可能!

殷侯府包括她在内的三位及笄小姐,没一位愿意嫁的!

冰壶就第一时间说,“小姐,你快点躺下,你现在是‘大病之体’,这门亲事是绝对不会落到你身上的!”

殷如婳那如同桃花一般娇俏的脸上带着一抹煞白,心里再无侥幸可言。

她姨娘为了帮她打听皇子下落,与她一起落入嫡母设下的圈套里,东窗事发她姨娘一力承担全部责任,把她摘得一干二净。

她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她姨娘被打发去庄园上?

所以去主院求了她爹,就在烈日之下跪了不到两盏茶功夫,她就‘倒下’了。

她爹跟她姨娘可是真爱,于是就看在她‘一片孝心’的面上,罚了她姨娘半年月钱与禁足三个月以儆效尤。

冰壶口中的‘大病之体’当然就是烈日下跪那两盏茶功夫跪出来的……

但却因为这件事,她真的躲避掉了这个冲喜的差事!

因为府上可不仅仅只有她这个及笄未出阁的小姐,排在她上边的是嫡母所出的嫡女二姐殷如月,最上边是老实巴交的庶长女殷如星。

庶长女殷如星的姨娘是嫡母的陪嫁丫鬟,后被开脸提拔上来的,可不比她姨娘是个厉害角色,赤手空拳在这后院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所以可想而知最后这门亲事落到了谁头上。

殷如星嫁过去太子府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这下太子不仅快咽气,还克妻。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病弱的太子殿下才是名副其实的真龙啊……

虽然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有点不矜持,但想到梦境里自己的悲惨下场,殷如婳是真恨不得立刻收拾包裹,去给这位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太子殿下冲喜!

这个时候,她姨娘身边的周妈妈过来了。

殷如婳知道周妈妈来干嘛的。

果然周妈妈就说,“三小姐,姨娘让老奴传话,让你今晚上泡一晚上冰水,把这重病之体坐实了!”

殷如婳轻笑,这就是她姨娘的能耐。

人被禁足关起来了,也完全阻挡不了她通天的手眼,且她知道,就在昨晚上,她爹就悄悄去看过她姨娘,还留了宿一直到天快亮了才走……

夫人等人必然知道,少不了要气得半死呢,指不定怎么骂她姨娘狐媚子狐狸精呢。

“三小姐?”周妈妈不明所以看她。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姨娘,让她好好休息,我的事情她不用多操心。”

周妈妈也知道三小姐的能耐,她行了礼就回来给禁足的茴姨娘复命。

茴姨娘就是殷如婳的生母。

能生出殷如婳这样的女儿,且在殷侯府十几年盛宠如一日,茴姨娘的相貌自然是不俗的。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一股子韵味,就跟一只熟透了的桃子,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每次看到她这幅模样当家夫人张氏都觉得尤其刺眼。

但殷侯爷却满意喜欢,故此她的盛宠无人可撼动。

就比如昨天她才被罚了,但殷侯爷还是悄悄就过来安慰她。

说是悄悄,可后院就这么大,其他几房肯定也知道,必然是要打翻了陈年老醋。

茴姨娘跟一只狐狸精似的躺在贵妃榻上,满意道:“婳儿记下就好,这一次咱们也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误入陷阱被夫人设计,但也正因为这样女儿‘病了’,顺理成章得很。

冲喜之事迫在眉睫,‘生病’的女儿肯定不能嫁!

周妈妈说道:“让三小姐泡冰水是否有些伤身?侯爷是最宠爱小姐,而且上边也还有两个大的呢,怎么也轮不到咱家三小姐的。”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小心?”茴姨娘想都不想道:“虽然要受点苦,不过也总好过去冲喜!”

能在侯府打下一片天的女人,哪里是吃不了苦头的主?

别说泡一晚上冰水,要是能躲过这门亲,就算要泡两天晚上她都得让女儿咬牙坚持。

不然稍有万一,嫁过去这辈子就完了!

“我婳儿如今风华正茂,是女子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就算万中之一的几率我也赌不起!”

周妈妈还是了解她的,笑道:“这会只怕另外两边要闹腾起来了。”

作者还写过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巴西松子 · 宅斗/1V1

新书《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已发布~ 亡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戴着金汤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亡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 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承受着,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慕容妤重生了。 回到她明媚的少年,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练武,教他读书,还亲手做药丸给他补足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他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不是用力过猛了,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一对一,双洁,甜宠无虐!)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巴西松子 · 宫斗/女强

推荐古言甜宠新书《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已发布~ 秦王妃在山上养病期间不安分!——此传闻属实。 秦王妃隔三差五就会去隔壁山头找一俊美男子!——此传闻也属实。 皇上至纯至孝,甘愿出宫静修,为祈祷大凤王朝福泰安康吃素三年,即将功德圆满,却偏偏叫一寡妇坏了修行!——此传闻铁证如山。 那寡妇后来成了贵妃。 只是奈何贵妃娘娘有心疾,三不五时就要昏厥一下,据太医院掌院断定,贵妃娘娘活不过三十。 所以一众宫妃盼啊盼啊,盼到头发都白了,还是没能盼到贵妃娘娘驾鹤西去的消息~~

医妃惊华
巴西松子 · 女强/1V1

推荐古言甜宠新书《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已发布~ 穿越而来,圣帝赐婚,她被迫嫁给克死七位未婚妻的九王,发现九王那拖油瓶儿子,就是常常偷她丹药吃的小豆丁,凤夕内心是拒绝的! 小豆丁哼哼:“女人,我给你一个讨好我的机会。” 凤夕:“小豆丁,不想缩衣节食露宿街头,我给你一个讨好我的机会。” 妩媚多情,果决狠辣,雷厉风行,手起刀落,一眉一眼一举一动都是那勾魂夺魄的无尽魅力。 试问天下间,谁人能抵挡?更何况是孤儿寡父,那个守寡多年的鳏夫。 小豆丁气弱:“有……有本事你不要用甜言蜜语骗人。” 九王:“当年,我被点了穴道,什么也不知道。” 凤夕:“……那可真是委屈你了!” (女皇轮回遇上霸道冷王傲娇儿子,身心干净,一对一!)

同类热门书
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三只鳄梨 · 宫斗/HE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经上线更新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相府嫡女林晚意,容貌倾城,才情双绝,却为了安生立命,一直在后宅小心谨慎。 原以为会择一平顺人家,得一世顺遂,却在收到进宫圣旨的那年急转而下。 家中父兄不给力,入宫位份又只是区区末流的答应,而她除了投靠长姐贵妃似乎并无其他出路。 本想要关门闭户过自己的清净日子,谁料冷心冷面的九五至尊却来得比谁都勤快! 外人皆道林氏媚宠,却不知道强势而隐忍的少年皇帝只一眼就乱了方寸……

重生之高门主母
鹊南枝 · 女强/1V1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继室她娇软动人
三只鳄梨 · 宅斗/1V1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