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醉满堂

花醉满堂

西子情 · 197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1-18 09:15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上架时间:2022-09-13 11:27:50

第一章 苏容

苏容被一阵压抑的哭声吵醒。

她睁开眼睛,抬手揉眉心,“咝”地一声,一阵钻心疼痛,她才想起,她的额头磕破了,照这个疼法,显然还没人来给她医治。

她放下手,艰难地坐起身,透过破门破窗对外喊,“月弯,进来。”

月弯一惊,连忙息了声,抹干净脸上的泪,推开门进了屋,眼眶发红,眼底冒着水意,可怜巴巴的,“小姐,您醒啦?”

“你哭什么?我不就磕了一下吗?你家小姐我福大命大,就算没人来医治,也死不了。”

月弯一下子绷不住了,眼泪又流下来,“不是。”

“不是什么?”

月弯用袖子抹眼泪,哽咽又难受地说:“外面都传遍了,说京城出了一件大事儿,护国公府的小公子和瑞安王府的小王爷抢女人,当街大打出手,呜呜呜,周小公子怎么能跟人家抢女人?”

苏容愕然,“他抢就抢呗?你哭什么?碍你什么事儿了?”

月弯一哽,愤怒,双拳紧攥,“小姐,周小公子是您的未婚夫啊。”

苏容:“……”

哦,她忘了,她是有个未婚夫,护国公府小公子,周顾,是她娘生前不知怎么给她订下的,到死都没跟她说一句原因。

她一个江宁郡太守府的小庶女,有个正儿八经的护国公府长房嫡出小公子做未婚夫,这门楣八竿子打不着。她娘跟她说时,她愣了一盏茶,也就是这一盏茶的工夫,她回过神想了解详情时,她娘没给她问的机会,咽气了。

她咳嗽一声,好奇地问:“那他抢过了吗?”

月弯垮下脸,“抢过了。”

苏容松了一口气,“那就行,若连个女人都抢不到手,他也太废物了。”

月弯睁大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苏容,“小姐!您没磕坏脑子吧?那可是您的未婚夫,您还没过门,他就如此荒唐,闹的人尽皆知,待您过门……”

“你觉得这门婚事儿成得了吗?”苏容打断她。

月弯瞬间哑声。

苏容对她招手,“扶我起来,我这伤得赶紧请大夫,若是毁了容,才真嫁不出去了。”

月弯惊醒,连忙上前扶苏容,红着眼睛说:“大夫人说您这个月光大夫就请了三回了,这么下去,府中的银子都被您一个人请大夫使完了,说您长这么一张脸,又嫁不去周家,免得也是与人为妾的命,不如不治,毁了得了,兴许还能做个正牌娘子。”

苏容走到一面破镜子前,看着额头上的伤,一大片,惨不忍睹,她断然说:“不行,我唯有这张脸拿得出手了,怎么能不治?就算不嫁周顾,也能嫁个秀才吧?”

月弯委屈,“秀才卖妻求荣者比比皆是。”

苏容无语,伸手点月弯额头,“画本子看多了吧?你对秀才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恶意?

月弯含着泪,“您昏迷了半日,奴婢求了大夫人一个多时辰,大夫人始终不点头。”

“父亲呢?他最在乎我这张脸了。”

“老爷外出公干了,要三日后才回来。”

苏容跺脚,“走,我去找大夫人。”

她忍着头晕,出了小破屋子小破院子,走了大约两炷香的功夫,才来到大夫人的住处。

此时,大夫人的屋内,一片欢声笑语。

苏容听的牙疼,站在门外喊了一声,“母亲。”

屋内霎时一静。

苏容满意,挑开帘子,迈步走进屋,入眼处,大夫人坐在正中主位,左右围坐了五六个妙龄少女,与她年岁都相差不大,一个个花枝招展,与她一身脏污没收拾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到苏容,几个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一个比一个麻木。

苏容屈膝见礼,不等大夫人叫起,便自动起身,不理别人,径直走到大夫人面前,让她看清额头上的伤,“母亲,周家还没说退婚。即便周家前来退婚,若看到我顶着这么一张脸,到时候说不得看在婚约的份上,为我做一回主。护国公府啊,听说他家凶得很,一把金剪子还能打皇上呢,您确定不给我医治吗?”

大夫人似乎也没想到她额头上的伤这么严重,惊了一跳,还没缓过神,便听了苏容这一番话,顿时勃然大怒,“你拿护国公府威胁我?”

“女儿不敢,女儿就是觉得,无论将来是做正牌娘子,还是做小妾,这张脸都不能毁了。”

大夫人怒火不息,伸手指着她,“你这个月,请了三回大夫了,你这么爱打架,你倒是别落伤啊?上一回伤了腿,光给大夫的诊金就给了百两。大上回,扭伤了胳膊,用好药养了半个月,也花出去百两。如今脸又伤了,你这脸若是想不落疤,岂不是得用凝脂玉缎膏?那药什么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瓶就要千金。”

苏容惭愧,“您给我准备的嫁妆……”

大夫人更来气,“我给你准备的嫁妆,你都折腾出去一半了,如今还有脸提?”

苏容小声说:“我可以孤身上轿。”

大夫人险些被气死,“孤身上轿史无前例,你是想让咱们太守府和我都被人笑话死吗?你给我滚!”

苏容站着不动,“母亲,我的脸必须治。”

大夫人气怒地瞪着她,“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

苏容转过身,看着门口要冲进来的丫鬟婆子,她一个眼神看过去,丫鬟婆子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没人敢上前。

七小姐打架不要命,不管是谁,只要惹了她,抬手就揍。从三五岁时小胳膊小腿,到如今快及笄了,相当于从小打到大。且还越打越厉害,连都尉府的公子今儿早上都挨了她的打。她是伤了额头不假,但都尉府的公子都快被打成猪头毁容了。这府里没人敢惹她,他们做下人的,更不敢。

大夫人的命令也不及七小姐一个眼神,他们唯唯诺诺不敢上前拖她。

大夫人虽然见惯了这场面,但依旧气的心口疼,哆嗦地指着苏容,“你就气我吧!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开心?”

“哪儿能呢?”苏容回过身,摇头,认真地说:“母亲,您一定要长命百岁,若不是您出了名的厉害,都尉夫人都怕您,不敢找上门来,我也不敢打都尉府的公子。”

大夫人险些气厥过去。

“母亲,请大夫,就用我的嫁妆,给我看完脸,也给您号号脉,我觉得您最近涵养有些差,气性也大,都没以前有养气的功夫了。”苏容坐下身,此时这里成了她的主场,对门口吩咐,“还不快去请大夫,回春堂那个最好的大夫,让他带一瓶凝脂玉缎膏来。”

门口的丫鬟婆子齐齐看向大夫人。

大夫人捂着心口,黑着脸,好半晌,才愤怒地吐出一个字,“滚!”

丫鬟婆子们动了,齐齐退了下去,有人立马飞奔出了府,跑去回春堂。

苏容满意,露出笑容,伸手去拉大夫人的手,“母亲消消气,陈州那混账玩意儿调戏我,我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他还觉得我们太守府的人好欺负呢。”

大夫人甩开她的手,“这些年,你打了多少架?我帮你四处擦屁股,花钱消灾,让人瞒着,才有你如今的名声。但你惹谁不好?偏偏去惹陈州,陈都尉府虽然是陈姓旁支,但可是京城大族出来的旁支,打了他,还怎么能瞒住不传到京城去?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女儿家的名声最要紧,你就是不听,护国公府那是什么门楣?你觉得若是他们听到了风声,会要一个整日里惹是生非爱打架的女人吗?”

“母亲,外面不是都传遍了,说周小公子和瑞安王府小王爷为了抢女人大打出手?他们自家都出了个爱惹是生非的人,凭什么嫌弃我?”苏容很光荣,不当回事儿,“再说,我觉得这门婚事儿早晚得毁,您就别再做攀高枝的梦了,咱们攀不起。”

大夫人:“……”

这般有自知之明的话,着实让她心梗。

她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这张脸,真是白长了这张脸!”

她气不顺地教育苏容,“当今最盛宠的珍贵妃,人家凭的就是一张脸,你既爱惜你的脸,怎么就不能用它攀高枝了?你若攀的上,咱们家还用得着在江宁这小破地方窝着吗?”

苏容搓搓耳朵,叹气,“珍贵妃无儿无女,盛宠之下,也很可怜吧?”

大夫人伸手捂住她的嘴,“要死了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给我闭嘴。再说这话打死你。”

她转头凌厉地看向屋中几人,“把她刚刚说的话都给我忘了,听到没有?若有谁传出去,我先打死。”

小姐妹们齐齐麻木地点头答应,“女儿谨记,已经忘了。”

不是她们做不出别的表情,实在是这些年,她们这个小妹说这种话太多了,每回大夫人都警告她们让她们忘了。

大夫人松开手,珍贵妃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宠冠后宫,呼风唤雨,敢说珍贵妃可怜,真是不知所谓。她心口疼的难受,嫌弃地推开苏容,“滚一边去。”

作者还写过
花颜策
西子情 · 宅斗/权谋

太子云迟选妃,选中了林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消息一出,碎了京城无数女儿的芳心。 传言:太子三岁能诗,七岁能赋,十岁辩当世大儒,十二岁百步穿杨,十五岁司天下学子考绩,十六岁监国摄政,文登峰,武造极,容姿倾世,丰仪无双。 花颜觉得,天上掉了好大一张馅饼,砸到了她的头上。 自此后,她要和全天下抢这个男人? --------------- 云迟:立在青云之端,学的是制衡术,习的是帝王谋,心中装的是江山天下,九重宫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执掌社稷朝堂,将自己修剪得无欲则刚。 花颜:自诩是尘埃之下,有七情六欲,不喜天子堂,偏爱市井巷,踩着十丈软红,遍尝人间百态。觉得最好,莫过于青山绿水,你许我一生,我伴你一世。 ———————————————————————————————— 如果《妾本惊华》让您欢喜,《纨绔世子妃》让您热爱,《京门风月》让您留恋,《粉妆夺谋》让您不舍,那么,这本《花颜策》,我想,可以这样定义,它是一本每日写着,都会惊艳我自己的书。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愿您与我一起,惊艳这本时光,温柔这段岁月。 姑娘们,【收藏】+【留言】,我的文章,您的陪伴,明月静好,春风安然。

催妆
西子情 · 1V1/HE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金凤华庭
西子情 · 宅斗/日久生情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 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 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 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 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 那是真正的爷。 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 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 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 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 后来—— 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 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同类热门书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 重生/架空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如初似锦
莫西凡 · 宅斗/重生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又逢君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宅斗/权谋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