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无子婚

无子婚

墨子溪1 · 29.9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2-12-31

富家是个幸福的大家庭,公婆宽厚和善关爱子媳,两个儿子事业有成,两个儿媳孝顺懂事,小夫妻间恩爱和睦。美满的一切却在面对“生子”问题时被彻底打破,家庭内部冲突不断,乱作一团……

上架时间:2022-09-13 16:27:01

第一章、 蒋丽华的心事

富志国走进自家园区大门时,正是太阳西沉,夜色初升。

两侧高处的路灯还没开,草丛中的地灯已陆续亮了起来,园区里比白日更加热闹。男女老少的邻居从楼里走出来,有晚饭后来遛弯儿的、有在健身器材那儿做运动的、有找了宽敞处打羽毛球的,还有在小广场跳广场舞的……

老富习惯性地在小广场处驻足,意料之中没看到蒋丽华的身影,第一排中间位置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比蒋丽华年轻,动作却远没有自己老伴儿熟练优美。

音乐声停止,舞蹈队进入中场休息。

打头的女队长看到老富,热络地过来打招呼:“姐夫,我蒋姐还没回来呢?”

富志国脸上带着一惯温和的笑意:“这不是说要送送小周吗,她们几个老姐妹一处聚聚。”

“本来我也该去,可张姐刚离队,周姐这又要走,今天富姐又不能来,我再不过来就没人领舞了。”女队长叹了口气,“这老姐老妹的,处了这么长时间,说搬走就搬走,热热火火的就给拆开了,一下子还真让人不适应。”

老富点点头:“老蒋也这么说。”

女队长又说:“姐夫,等我蒋姐回来了你可跟她说,明天可得准时来啊,下周咱们舞蹈队还要去商场表演,她不在我一个人张罗不过来。”

老富点头应下,和女队长道别往家走。

边走边就回想起去年老伴儿刚退休那会儿,忙了一辈子忽然轻闲下来满身的不适应,那么有精神头儿的一个人窝在家里跟打了蔫似的。老富见小区下头有跳广场舞的就劝老伴去运动运动,刚开始蒋丽华还嫌那个太庸俗不乐意去,后来试着去了几回,就渐渐迷上了。

再往后,就成了这个小舞蹈队的骨干,从站在第一排给后头的人做示范,到成为队里的副队长。

这个队的队长原来是个舞蹈老师,会跳舞但不太擅长别的,每天拿个小音响往小广场一放,后头有几个人跟着跳她也不太在意,就只管自己跳自己的。

舞蹈队红火起来是在蒋丽华加入之后,她和另外三两个“活跃份子”一起帮舞蹈队做宣传,组织舞蹈队出去义务表演、搞集体旅游,统一买花裙子红帽子啥的,总之把这个小舞蹈队搞得越来越像样,越来越成规模。

老蒋就是个能张罗的性子,而且但凡她想要张罗的事儿,大多都能张罗起来。

用钥匙打开房门,蒋丽华竟然在家,也没开电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翻弄手机。

老富换了鞋走过去:“这么早就散了?”

“散了。”蒋丽华回了一句,意兴阑珊的。

富志国倒了两杯水,给老伴儿递过去一杯:“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们这依依惜别的,且得在聊一阵子呢。”

“聊啥?刚坐下老卫就说她得早走,晚上孙子有篮球课她得去接孩子,老孙说家里孙女让儿媳妇带着她不放心,也得早点回去。”

老富挺不理解:“那老孙也真是,人家亲妈带孩子她还有啥不放心的?”

蒋丽华轻笑一声:“显摆呗,一天天的孙女不离口。从打出生开始,怎么换尿布怎么包孩子怎么给洗澡怎么加辅食,全都是她一手包办,样样做的多好多妥当多周全,像谁没带过孩子似的。”

老富喝了口水,附和着点头:“可不是,咱家俩呢,老大老二还不都是你一个人带大的。”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金贵,讲究也多。”蒋丽华道。

“再金贵讲究再大那还能难得倒我老伴儿?当了一辈子护士长,养出两个那么出色的儿子,带个孩子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儿。”老富习惯性地顺着妻子的话头说。

蒋丽华目光一亮,坐直了身体:“你真这么觉着?”

富志国立刻点头。

蒋丽华往老伴身边凑了凑,面色郑重起来:“老富,你知道小周这回搬家去外地是为啥不?”

“知道啊,她女儿要生了,她不是要去那边伺候月子么。”富志国说。

“不只是伺候月子。”蒋丽华更正,“伺候完月子还要帮着带外孙,她和她们家老刘就不准备回来了,跟着女儿女婿住一块儿,房子都卖了。”

富志国闻言倒是愣了一下:“这就举家搬迁了?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不呆了?”

“生活一辈子又咋了?俩人都退休了,就这一个闺女,别说就是在外地安家,就算是跑国外去那不也得跟着?”

富志国想到老同学徐书文,蒋丽华也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就像徐大哥他们,儿子儿媳在加拿大落户不也都跟着过去了?”

“背井离乡的,老徐说想下盘棋都找不着人,邻居住的也远,互相也没联系,成天闲得发闷,空唠唠的。”富志国说。

“可人家有孙子孙女。”蒋丽华拿起手机往老伴儿眼前送,“你看看,这是徐嫂子给我发的,看这一对儿大孙子小孙女儿,粉嘟嘟的多招人疼。要搁我,别说是加拿大,就算是非洲我都乐意去。”

老富就乐了,心说还非洲,别的不说就你那干净劲儿,非洲你连一天都呆不了。

嘴上却依旧附和着说那是那是。

“哎,老富,我和你说个事儿,正经的。”蒋丽华的神色再度严肃起来。

富志国也微微坐直身体,做认真聆听状。

“老富,你觉不觉得,我们家也该添人进口了,咱们也该当爷爷奶奶了?”

蒋丽华用的是疑问句,但以富志国对妻子的了解,她心里这是早就已经有了定论。

想想也是,蒋丽华一向事事不甘人后。做护士,她是同事里最尽职尽责工作表现最好的,不只要年年拿先进,而且憋着口气一定要做到护士长;做妻子,无论工作多忙,家里也要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自己的衣服饮食样样照顾得周周到到;做母亲,两个儿子,不说老大是亲戚朋友里有口皆碑的“有出息”,就是小儿子任谁也要夸一声懂事孝顺。总之,蒋丽华这一辈子,算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能做的都做到了最好。

她那些退休的老姐妹平时都聊些什么,富志国心里也大致有数。

无非是儿子女儿,孙子孙女。

而且总有些攀比炫耀的意思在。比儿女,蒋丽华是不输任何人的,可要比起孙子孙女,蒋丽华就落了下峰。

因为她没有。

所以对于老伴儿提出的问题,老富也并不觉得意外,甚至还有些理解。

可理解归理解,这孙子孙女的事儿,总不是他们这当爷爷奶奶的说的算的,关键还得看孩子的父母。

正斟酌着怎么和蒋丽华把这层意思表达出来,蒋丽华那边就有点儿急了:“老富,你就不想抱个大孙子?不想早点当爷爷?”

“含饴弄孙,天伦之乐,那谁不想?可这事儿咱们还得征求富兴富强他们两夫妻的意见,得看看他们想不想要,想啥时候要。”老富说。

蒋丽华一听这话更急了:“那他们不想要就不要了?他们想再过个三年五载十年八年的再要你也由着他们?”

老富一看老伴儿发急,态度便软和下来,温声劝道:“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把他们兄弟俩生下来养大了,给了能给的最好的教育。现在他们又各自成了家,也都有自己的事业,这孩子的事儿就顺其自然吧,等他们想要的时候自然就要了。”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你就知道顺其自然。咱家老大三十多岁的人了,老二结婚也有两年多了,一个见天说忙事业,一个就知道和媳妇过二人世界,都是缺心少肺的,根本就没长传宗接代生儿育女那根筋。我看这事儿靠他们自觉自愿那是绝计不行,咱们得给他们施施压,帮他们把生孩子的事提到意识日程里来,让他们正视现实,知道这个事儿的重要性。”

富志国觉得老伴儿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自己那俩儿子什么脾性他不是不清楚,要是靠他们自己自发自觉地想着要个孩子,怕真还有得等。

“我们得就这个事儿好好地,正式地和他们谈谈。”蒋丽华的神情也很正式。

老富还是有点儿迟疑,但没敢直接反对:“那你先别和欣欣敏娜她们说,先和富强富兴说说,试试他们的口风。”

蒋丽华白了老伴一眼:“你以为我傻啊,当然得先和儿子说,哪有当公婆的直接和儿媳妇要孩子的。”

老富心里松了口气,为了妻子的明事理,因而也忽略了蒋丽华说的是“公婆”。

“那你说的婉转点啊,注意态度和措词,要循序渐进,给孩子一些缓冲和适应的时间。”富志国又叮嘱了一句。

蒋丽华看着老伴儿:“不是我,是我们,你也一样,也要注意方式方法。”

富志国呆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蒋丽华说:“儿子是咱们俩的,以后的孙子孙女儿也是管咱们叫爷爷奶奶,你这个当父亲当爷爷的,也得负起该负的责任。”

富志国听明白了,这是让自己也参与进去。

想着只是和儿子谈,倒也不是不行,于是硬着头皮说:“那行,我配合你,你主谈,我辅助总行了吧?”

蒋丽华摇摇头:“不是这么个配合法儿,两个儿子,咱俩一人一个,你和老大谈,我和老二说。”

老富这次是彻底明白了,合着蒋丽华是把情性温和打小听话的小儿子留给了她自己,把主意正个性强精明能干的大儿子分给了自己?

反对!

……自然是无效的。

在蒋丽华一通“对大儿子要晓之以理,对小儿子要动之以情,所以你和老大谈我和老二谈最合适;大儿子向来和当爹的聊得来,小儿子一向和当妈的亲,所以……”总之一通“因为,所以”之后,不到十分钟,富志国便败下阵来,完全同意妻子的安排。

蒋丽华递过手机:“给富兴打电话,让他家来。”

对妻子这种有了想法必须立刻付诸行动的习惯老富倒是早已习惯了,可此刻还是有点儿为难:“这都几点了,要不明儿个再……”

蒋丽华把手机塞到他手里:“几点,这才八点多,你那个大儿子哪天能在十二点前睡觉?”

富志国同志无奈地接过手机。

作者还写过
无子婚
墨子溪1 · 家长里短/婚恋

富家是个幸福的大家庭,公婆宽厚和善关爱子媳,两个儿子事业有成,两个儿媳孝顺懂事,小夫妻间恩爱和睦。美满的一切却在面对“生子”问题时被彻底打破,家庭内部冲突不断,乱作一团……

同类热门书
我们终会遇见
古萧 · 1V1/双向救赎

做好了人生规划的童晓静突遭恋人背叛,伤心之余待她最亲的二叔又突遇事故,二叔的紫陶工坊面临停业,旁人对二叔一直坚守传统工艺充满了偏见,二叔的执着与坚守让她明白,在紫陶108道工序里,每一道都汇集了手艺人的心血与希望,面对压力,她毅然担起了紫陶工坊的重担,从泥土到陶器,来一场泥土的华丽蜕变。 学有所成的那天,童晓静明白,她能一直坚守到今天,或许是老天让她一天三次遇见孟均卓,救赎了那个迷茫的她。孟均卓表示,他何尝不是因为遇见她,而救赎了他呢。 这是两个不同领域的年轻人因非物质文化传承而走到一起,相知相许的故事。

最熟悉的最陌生的
明眸若水 · 1V1/HE

在布晓晓眼里,结婚了就是一辈子。 她没想过和乔无渊之间,这一辈子只维持了五年。 一段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友谊,当有一天变成了所谓的爱情。 是不是就可以永恒了? 直到后来,布晓晓才发现。 也许在你身边那个你最熟悉的人,从来都是让你最陌生的……

全糖无冰
舞清影 · 别后重逢/甜宠

滕熠这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你的良人,而是你的劫数。 许多人都这么规劝唐晓冰。 可唐晓冰四年前怎么一头栽进去的,现在一样如此,还栽得更深了…… 男性荷尔蒙指数爆表的民间救援队队长遇上勇敢追梦的创业女孩。 他们之间到底是命中注定的劫数,还是万事皆喜,全糖无冰…… 久别重逢 创业奋斗 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