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凭破案扬名大理寺

我凭破案扬名大理寺

作者血色百合 · 53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3-06-17

又名《名“凶犯”翻案记》

七年前,卫显英被指虐杀一家六口后处死。其膝下一双儿女改名换姓,藏在天子脚下苟活。

七年后,当年判案的主审官被残杀在京兆府大堂上。

与此同时,卫家女儿来寻仇之谣言四起,更有证人证物,矛头直指卫家女儿卫希!

涂希希从不曾想过卫希在江湖上都失踪了整整七年,还有那么多人对她的凶名“念念不忘”。

那她就让这些人看看,卫希有多凶!

涂希希:要真是卫希来复仇杀人,她的目标可能是和当年卫显英案有关的所.有.人.哦。

众人:瑟瑟发抖.jpg

傅长熙:少来,凶手根本不是女的。

盛京官场都知道长亭侯府的小侯爷在大理寺领了个大理寺少卿的“闲差”——闲着没事折腾手底下当差的。

有案子就提着手下当驴使唤。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个手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提意见。

涂希希:您想查案,我替您在大理寺查。去做您该做的事吧。

傅长熙:凭啥?

涂希希:查案您没我优秀?

后来,长亭小侯爷真的转行当将军去了。

“这世间恶鬼当道,只有你在我身后,我才能勇往直前。”

- [ ]

上架时间:2022-11-20 16:35:10

第一章 京兆府凶案

第一章假扮弟弟

涂希希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京兆府尹大门口。

这是初夏春末的早晨,盛京的空气中夹杂着都城特有的繁华,她旁边的人合着她背后的喧嚣,嗡嗡地和她说话。只是周围人声鼎沸,她实在听不清这人在说些什么。

人群中不少人对着她面前的衙门指指点点,隐约听到卫家索魂之类的只字片语。

这是她在这里停驻的原因。

卫家,熟悉又陌生的字眼。涂希希都快不记得自己原本姓卫了。

依稀听着有人说:“听说京兆府的江大人死在里面了。那个死状哟,过来送饭的人都给吓晕过去了。”

“不是哭晕的?”

“你没瞧见,人家那脸儿啊,雪白。扶出来的人魂都没了。肯定吓晕的。”

“不就是死个人吗?京兆府的人成天见奇形怪状的死人,怎么就吓成那样了?”

“听说啊,是卫家冤魂来讨债了。你可还记得漳州的卫家?当年卫家卫显英在长亭候手底下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长亭军散了后,卫显英退了没几年,便说杀害了流氓地痞一家七口人,罪证确凿后便被判了死罪。”

“啊,这个我知道。说起来那一家地痞流氓好似也听说死得吓人得很。”

“可不是,当年那案子便是江行负责判的。就因为这个案子,江行后来便升了这京兆府尹。”

“这么说,卫家有对双胞胎很是厉害,尤其是女儿卫希,十几岁破了漳州一桩凶恶的虐杀案一举成名,后来就成了漳州一带断案高手。那些年漳州的几桩凶案都有她一份呢。不过,卫显英死后,就不曾听闻过消息,你们说这案子会不会是卫家人……来寻仇的?”

“确有可能,能破那种凶案之人,想必犯案起来也相当可怖。”

不少人围在外头,因为这个话题,一个劲地探头。

涂希希听得浑身冰冷,心底嘟囔,卫希复仇?那是不能的,因为卫家双胞胎之一卫希现在才知道京兆府尹是江行,且死了。

旁边人终于忍无可忍挨近她,大声嚷着抬手搂过来:“殊途,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今天你一定要好好发挥你的本事,兄弟能不能歇全看你了。”

涂希希眼明手快地闪开。

对方扑了个空,一张滚圆的脸皱成了一朵菊花,看着她说:“殊途,你变矫情了,搂你一下怎么了,表达见到你我很高兴不好么。”

涂希希侧头看了一眼这个喊了别人名字的人,微微一愣。

涂希希出来是为了找弟弟——她的弟弟失踪了。

殊途就是她弟弟。

此时在她旁边嚷嚷的男人和殊途均在大理寺供职。大理寺日常异常忙碌,她弟弟一向早出晚归,家里人都习惯了。以至于回过神来,她才发现,殊途无缘无故悄无声息地失踪了三天。

一两天无所谓,三天属实不寻常。她很担心,想去大理寺探听一下殊途的消息。

她和殊途是双胞胎姐弟,相貌很是接近,于是她便扮成了殊途的模样出来。

不想半路碰到上殊途的大理寺同僚,给他拽到了京兆府衙门之前,还听到这么些不好听的流言蜚语。

心情不是很好的涂希希深吸了口气,刻意粗声说:“不好,我今天特别矫情。”

平白无故被人安上杀人的罪名,谁能不矫情一下。

圆脸小哥登时倒退数步,离她远远的。

涂希希啐了口恶气,目露凶光。今天她就要证明这案子绝不可能是他们家的人做的。

这个圆脸的小哥名叫应明远,是大理寺办案仵作,今天他们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这桩今早在盛京西侧的京兆府中,发生的凶杀案。死者乃现任京兆府尹江行。

京兆府尹是管辖京畿地十三个县的府衙,包括盛京城在内。和别地的府衙不一样,作为京都城的管辖机构,京兆府是可以拥有少部分兵权的官衙,京兆府尹是三品大员。

江行原是行伍出身,有军功在身,稍掌一小部分兵权也算合适,加上七年前破了漳州一桩灭门凶案,大义灭亲处刑了自己昔日好兄弟卫显英,顺利升任了京兆府尹。他入职京兆府尹七年,在位期间,为官清廉,京畿地权贵混杂,也就他不畏强权,遇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不徇私。

对卫希来说,江行是自家仇人,但从涂希希的角度来看,是个难得的好官。

然而这样的好官,落得惨死的下场也属实让人意难平。涂希希心道,好歹也要等到她将真相摆在他面前,让他懊悔终生的一天啊。

涂希希有些烦躁,抬脚迈进了京兆府小腿高的大门门槛。

应明远一脸狐疑地跟了进去,他一边打量着走在他前面的人,一边问:“你今天怎么不问我案情了。”

涂希希挑起了秀气的眉,脸上却不是和煦的笑,而是一股冷漠的劲儿。

“你验过尸了?”

应明远摇头,说:“那倒没有,不过我觉着古怪。听说江大人死状凄惨,可当夜在京兆府外守夜的守卫愣是半点动静都不曾听到。”

“早晨的时候,寺里的尸体实在多,我这头忙不过来。少卿大人当时就说他亲自过来看看现场,若是相差不多,便将尸首带回大理寺勘验。”

涂希希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案子出乎了他们那位少卿大人的意料。

应明远叹道:“谁成想,我刚剖开一具尸体,就被少卿大人给喊过来了。也不知道现场惨成什么样,还须劳师动众派我登门。”

他挺着肚子越过她。涂希希眼看着他一转身,看向府衙大堂的那一刻,整个人惊成了一座石雕。

“嚯!壮观。”

涂希希也跟着转过身,看向内堂那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难怪连堂堂少卿大人都觉得相差太多。

这光景可实在是太过夸张了,绝不是卫家人内敛的审美。

京兆府衙和寻常县衙的布置相差不多,只是格局要大上许多,里头有时候也会摆放些临时派上用场的刑具,用以威吓嫌犯。

除了大堂上方供府尹审案的案桌座位之外,大堂右侧下方也有一套小一些的备给书记所用桌椅,左侧则摆放着几张太师椅,想必是专门给一些特殊权势之人坐堂所用。

此时宽敞大堂里,这些摆设上全部都布满了斑斑血迹。且除了这些摆设之外,地面之上的血迹尤其夸张,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血糊。

仿佛死了不止一人。

作者还写过
我凭破案扬名大理寺
作者血色百合 · 强强/女扮男装

又名《名“凶犯”翻案记》 七年前,卫显英被指虐杀一家六口后处死。其膝下一双儿女改名换姓,藏在天子脚下苟活。 七年后,当年判案的主审官被残杀在京兆府大堂上。 与此同时,卫家女儿来寻仇之谣言四起,更有证人证物,矛头直指卫家女儿卫希! 涂希希从不曾想过卫希在江湖上都失踪了整整七年,还有那么多人对她的凶名“念念不忘”。 那她就让这些人看看,卫希有多凶! 涂希希:要真是卫希来复仇杀人,她的目标可能是和当年卫显英案有关的所.有.人.哦。 众人:瑟瑟发抖.jpg 傅长熙:少来,凶手根本不是女的。 盛京官场都知道长亭侯府的小侯爷在大理寺领了个大理寺少卿的“闲差”——闲着没事折腾手底下当差的。 有案子就提着手下当驴使唤。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个手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提意见。 涂希希:您想查案,我替您在大理寺查。去做您该做的事吧。 傅长熙:凭啥? 涂希希:查案您没我优秀? 后来,长亭小侯爷真的转行当将军去了。 “这世间恶鬼当道,只有你在我身后,我才能勇往直前。” - [ ]

同类热门书
皇城司第一凶剑
饭团桃子控 · 权谋/宫斗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尚食女官
Ong阿轰 · 权谋/宫斗

宫里来了一个新人汪以芙,什么都不会,却从零开始做到尚食女官。 宫人以为她只想做菜,却扳倒各位大佬,阴谋渐渐显露,翻起一场陈年旧案。 先从饭桌上翻起,素水面翻到荔枝肉,佛跳墙翻到窝窝头,凤凰鸡翻到开水白菜,想吃的应有尽有。 吃五肉,斩六鸭,只为见见皇帝。 面对皇帝说什么秘密? “我娘曾跟我说,她不知道该如何教导我,她遵循了一个女人所有该做的事情,在家里的时候孝顺父母,做了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嫁人以后以夫为尊,侍奉公婆,不敢有违,她一辈子不争不抢,忍让谦逊,最后却落得如此田地,您告诉我,这公平吗?” 搞事业为主,偶尔感情线,喜欢收藏哟~

思美人
二阿农 · 权谋/架空

新书《香珠儿》已发!!作为资深政敌的子女,见面理应分外眼红,好好的厮杀一场、拼个你死我活才是。 但秦想想就特别一些,她倒霉得连穆霆都懒得落井下石。 从初见,就一切都脱了轨。 【全架空,慢热文,非大爽文,女主不是很强,男主很暴躁,都是不完美的人设,介意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