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骄

仙骄

梵缺 · 107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3-10-17

兢兢业业修炼两百年,谢九娘成功结丹,当晚却被双修道侣林忘尘杀死。

然而,谢九娘重生了……又意外得知了一个大秘密。

原来她前世是机缘深厚的天道宠儿,被某些顶尖势力盯上,暗中夺走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机缘,养肥了修仙界一众天骄,渣男仅是其中之一。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谢九娘,决定先当一个老六,偷偷卷走所有的机缘。

于是……

各路天骄傻眼了:“我的机缘哪去了?”

前世的渣夫委屈了:“ ……她不喜欢我。”

天灵根的堂姐震惊:“说好的天赋渣呢,怎么修炼比我还快?”

幕后大佬们也开始骂娘了,天道之子的飞升大机缘呢?不对劲!

机缘吗?

我要了,都要了!

他的,你的,全都是我谢九娘的!

一不小心,脚踏一众天骄,剑挑诸位大佬,威名赫赫,卷成了修仙界第一人!

原书名:《仙骄》

上架时间:2023-01-13 20:52:22

第1章 被渣夫杀死后

兢兢业业修炼两百年,谢九娘终于成功结丹,还没来得及宣扬开来,当晚便惨遭道侣林忘尘的毒手。

在谢九娘濒死的前一刻,还被林忘尘动用某种禁忌之术掠夺走了全部修为和生机。

林忘尘对外宣称她突破失败,死于心魔劫,又佯装悲伤过度,从而谢绝访客,实则去闭关。

以往林忘尘的风评颇佳,明明爱慕者众多,却只对道侣一心一意,没人会去调查谢九娘的死亡真相,包括谢家人。

然而,谢九娘重生了!

再度醒来时,法衣破损,一个人躺在一处小山洞里。

她半睁的双眼十分平静,没有被爱人背叛的滔天恨意,反倒有种果然如此的释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林忘尘三番两次救她的命,百年间又不断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以前她偶尔会迷惑不解,现在总算是知道了真相。

通俗点说,她就像是林忘尘养的猪,养肥了就该杀。

家猪的命运本该如此,不是吗?

是呀,不该恨……

谢九娘动了动手指,慢慢地坐起来,从储物袋里拿出水袋,喝了一大口灵泉水,干涸的喉咙总算舒服了。

打量起山洞,什么都没有。

事隔将近两百年,依稀记得今日发生了什么。

是她十一岁那年,第一次进云暮山,采到一株几近绝迹的洗灵草,只要炼成丹药即可去掉一条灵根。

所谓的灵根,是人族修炼的根本。常见的灵根有八种:金、木、水、火、土,风、冰、雷。

灵根越少,资质越好。

四灵根以上,资质下等;三灵根属于中等;双灵根是上等。而单灵根为最佳。

单灵根又称为天灵根,是各大宗门重点争抢以及培养的顶级天才。

谢九娘是火木金三灵根,资质中等。这辈子没有大机缘筑基便是顶天了。

但,有了洗灵草!

只要变成双灵根,再去了宗门未来便是一片光明。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拼命得到的机缘最终成就了堂姐谢莹。

谢莹因此成为火系天灵根,名声大噪,提前拜入大能门下,一时风头无两,谢家随之鸡犬升天。

唯一不愤的人,只有她这个被夺走机缘的人,弱小可怜又无助。

“小友,好些了吗?”

山洞外走进一个人,一袭宗门亲传弟子的仙鹤祥云法袍,让来人身姿越显挺拔,英俊的五官,温润柔和的气质,浅笑间宛如春风拂面。

林忘尘?!

哦,是年少的他……

林忘尘见到小姑娘的呆滞脸,以为她是被吓的,安慰道:“小友莫怕,狮虎已经死了。你家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谢九娘垂下眼帘,低头默不作声。

现在的情况是……?

她挖到洗灵草被一头狮虎追杀,路过的林忘尘第一次出手相救,还把昏迷的她安置在山洞……

今日也是她和他的初次相见。

谢九娘摇头拒绝了对方相送,站起身向外走。

林忘尘望着小姑娘远离的背影,若有所思。

谢九娘顾不上林忘尘会不会怀疑,此刻只想离他越远越好,就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他挥剑。

林忘尘现已筑基,不是她一个小练气能杀死的,如果她敢泄露出一丝杀意,下一刻躺尸的就是她。

林忘尘从来就不是善男信女。

人刚走出云暮山外围。

“九妹!”

“找到九小姐了!”

一个圆脸的姑娘急切地跑过来,身后还跟着数名谢家护卫。

圆脸姑娘一把抓住谢九娘,左右检查她的伤势,心有余悸道:“九妹,你快要吓死四姐了,还以为你……”

“是我不好,让四姐担心了。”

谢九娘对四姐有些情分的,就是眼光和她一样不好,同样看上了一个渣男。

谢九娘在云暮山失踪,族里立马安排人去寻找,找了大半天没找到人,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谢九娘却自己走了出来。

被大家簇拥着回到谢家。

谢九娘让四姐先带去族医那里检查。检查过后,伤势没大碍,这才回到住所。

谢四娘沉默地打开了房间的隔绝阵法,杜绝外人的神识查探才问:“九妹,给四姐说实话,你为什么会去云暮山?”

“我……”先想一想。

谢九娘仔细回想前世这个时候……

谢四娘食指一戳她的小脑门说:“想打马虎眼是吧,想都别想,还不快老实交代?我这才闭关几天啊,你就差点儿出事了。”

“好像是因为……”

谢九娘摸了摸被戳得微痛的额头,只好说:“养气丹又被克扣了,就想去云暮山外围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采些低阶灵植来卖。”

谢四娘皱眉问:“被扣了怎么不跟我说?”

谢九娘回答:“你闭关了呀。”

“是哦,可低阶灵植能值几枚灵珠?一千灵珠方能兑换一块灵石,你采一箩筐都凑不够一块。”

谢四娘越说越是气不过,当即又道,“大房这是逮着老实人就欺负,不行!我陪你去找大伯讨个说法,族里份例是他发的,不找他找谁?”

“算了,没用的。”

“你就这么傻吗?吃亏了还不吭声?”

“那也没办法呀,我爹娘不在家,我是小孩子争不过。”谢九娘不是没有争过,只是没人把她当回事而已,“大伯母说先挪用给长姐,等日后长姐出息了,还我一枚筑基丹。”

谢四娘震惊,“你信了?”

“这不重要。”谢九娘眯起了双眼。

当时大伯母是怎么说的?说什么还有一年又是各大宗门招收新弟子,先把资源紧着长姐用。

只要长姐有出息,拜个好师尊,于家族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届时别说小小的养气丹,筑基丹都能给她弄来。

这是画大饼!

大伯母自己都还卡在练气巅峰。

谢九娘年纪小又不傻,祖父见不着,去找大伯理论还是不带怕的,结果大伯不要脸,还说让她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

脑子一热就跑去了云暮山……

回想起年少意气的自己,谢九娘心情复杂。

幼稚,冲动,没心机。

玩不过八面玲珑的大伯和大伯娘,也斗不过颇得其父母真传的长姐。

换成了重生归来的谢九娘,觉得四舍五入,很好,大房欠她一枚筑基丹了。

作者还写过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梵缺 · 1V1/重生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咸鱼小炮灰被世子爷盯上了
梵缺 · 女强/穿越

杜婉穿书了,开局被男主骗走矿山,被女主偷走金手指,连身边人也被男配杀害。 当遇到大反派求救,杜婉幽幽道:“这位公子,人固有一死,你就安心地去吧。” 裴大反派:“……” 于是,她被盯上了!

双世宠妃
梵缺 · 宫斗/穿越

【原书名《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 某爷挑眉说:“本王说一,你就不能答二。” “是。”那她答三便是了,也不麻烦。 “本王要你向东,你不能向西。” “是。”她再温顺点头,不能向东和向西,那向南北也不错,问题不大。 “本王不准你去找别的男人。” “是!”她更加肯定点头。从不找男人,一般只有找上门……

同类热门书
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虞宝宝 · 女强/穿书

【传统修真+无cp】 凤挽穿到修仙文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五岁幼崽身上。 还没出场就挂了…… 按照原文走向,所有靠近女主的女修都没有好下场! 重活一次的凤挽陷入了沉思,修真界强者为尊,为了保命,必须提高修为,早日飞升,远离女主。 于是…… 女主被恋爱脑男配们围着表白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女主休息吃饭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天元宗的弟子们都觉得凤挽疯了。 明明在最清闲的门派,却要做最卷的崽崽! 凤挽:好像卷过头了,女主都被卷哭了。 读者群qq129053339,欢迎来撩哦!

我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青蚨散人 · 修真/女强

【新书《我有一个诡王朝》已发,女强灵异无CP,欢迎阅读收藏】 *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我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我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我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前期有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后期废弃,不喜勿扰,弃书不必告知! * 无CP!

香落九重
午日阳光 · 女强/1V1

【玄幻+宠文】 妘香落,重生在玄幻世界里,拥有上一世得不到的健康身体,妖孽的修炼天赋,退婚后活得恣意自在。 什么重生的气运之子,她还是重生来的呢,不惧你。 姬九重,挂着病秧子名号,干着健康人都干不成的事,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要啥有啥。 唯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本来属于自己的小媳妇被自己亲手给退了,还要费心思追回来,这事有点难。 ———— 星满空,月如钩,常青树下泣盟约。 君有意,知我心,青冥为证死不渝。 生有涯,念无边,千帆过尽一相逢。 天不老,情难绝,香落九重笑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