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我爱肌肉猛男 · 101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4-21 23:43

【团宠+攻略反派+门派经营流】

初桑一觉醒来穿成狗血修真文中的炮灰女配,万人迷小师妹的对照组。

为了苟活,她连夜跑路最差宗门,却发现这新宗门……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大师兄天才剑修,却为情所困,沦为人人可欺的废人。

三师兄残腿美人,心理扭曲,传言他的傀儡全都用活人所炼制。

四师兄是被遗弃的半魔之子,对女主爱而不得,大结局被正道魁首男主一招斩于剑下。

原来……她竟一不小心跑入反派窝?满门上下不是疯批就是舔狗!

初桑默默看向脑海中的【我是好人·属性加点面板】,这不,专业对口?

“大师兄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她语重心长,“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有点道理?

【大师兄黑化值-1,宿主可随机分配属性值+1!】

【加点成功,资质:1】

“三师兄别怕,我知道哪里有治你腿伤的药,快,咱们抢先一步拿到手,卷死他丫的!”

【加点成功,悟性:10】

“四师兄你怂什么?人魔双修天下无双!你那老子快升天了,快去捡漏搞事业啊!”

【加点成功,气运:100】

从今往后,师兄们改邪归正,兢兢业业当起好人,却见柔弱善良的小师妹反手刀了男女主。

师兄们:……?

我们不是好人吗?

还有,师妹每天摆烂,怎么还这么强?

上架时间:2023-03-15 15:10:54

第一章 关注炮灰命运,拒当大冤种!

“跪下,还不知错!”

“你小师妹何其无辜,被你残忍推下山崖,如今她身受重伤、生死不明……师门平日里对你的教诲,你全当耳旁风了是吗?”

“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为何要唆使汐雪去禁地,还不如实招来!”

大殿上,长老们一声声严厉的呵斥震耳欲聋。

初桑刚睁开眼,还没从眼前的场景回过神来,一声嘶哑至极的辩驳含着满口的血腥味,似意识残留的肌肉记忆般,先她一步脱口而出,“我没错!”

“孽徒,还敢狡辩!”

一袭白衣清冷出尘的男人终是动了怒气,挥袖将她掀翻了数十米。

轰!初桑身子狠狠撞到石柱,“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染了胸前大半的雪白衣襟,乌发散乱,狼狈至极。

“咳咳……”

也正是这份疼痛,令她如梦初醒,她居然又穿回来了!

初桑本是天衍宗的二师姐,却阴差阳错穿越到现代看了一本玛丽苏狗血小说,发现原来自己只是这本书中的炮灰女配。

《娇软小师妹:全修真界的大佬都为我神魂颠倒》,这土狗又吸睛的书名足以阐述文章整体格调,女主秦汐雪是天衍宗千娇百宠的小师妹,百年难遇的极品火灵根,随手一捡就是千年仙草,神兽灵宝上赶着门契约,更是马甲多多,剑丹双修。

一个经典套路的修仙马甲打脸无脑爽文,秦汐雪更是狗血万人迷的集大成者。

她一边和清冷师尊上演禁忌虐恋,一边和妖族少主来一场你追我赶的跨种族恋爱,冷酷禁欲的魔尊也对她各种掐腰眼红按墙亲……甚至就连天衍宗首席大弟子也折服在女主的魅力之下,为了她,手刃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好巧不巧,初桑就是这位未婚妻,兼具一个彰显女主美丽善良美好品质的大怨种工具人。

昨夜她发现小师妹偷偷摸摸跑出去,身为天衍宗的二师姐,初桑怕秦汐雪遇到危险,肯定是要跟过去看一看。

却发现小师妹居然偷偷跑去了天衍宗的禁地!

相传万年前,修真界和魔族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此地乃是那场大战中万千修士的埋骨地,其中不乏大能留下的传承法宝,但禁地中更是封印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邪祟妖魔。

就连掌门长老平日里都不敢随意接近禁地,更是严禁门派弟子前去禁地。

但昨夜,小师妹却仿佛鬼上身般非去不可,她拗不过,只好陪着一起去。

却没想到秦汐雪一到禁地就跳下山崖,长老们听见禁地阵法被触动的钟鸣赶来,刚好看见这一幕,众人不分青红皂白,笃定初桑把秦汐雪推了下去。

秦汐雪被救上后奄奄一息,不管喂了多少灵丹妙药,都没有苏醒的迹象,凶多吉少。

初桑叹气,堂堂女主怎么可能会死?这可是女主的大机缘哎。

在禁地得到了残留着白胡子老爷爷魂魄的玉牌,为女主日后开启凤傲天剧本打下良好开端。

而初桑就是一个背黑锅的大冤种,本是天衍宗万众瞩目的二师姐,火系天灵根,十二岁就修炼到炼气后期大圆满,距离突破筑基只差一步之遥。

然三年前,她却在一次宗门任务中受伤昏迷,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灵根受损难以修炼,沦为废柴。

天之骄子跌落尘埃,备受冷眼,她因此变的自卑怯懦,唯独师尊长玉和新进门的小师妹却对她始终如一。

初桑当年不知真相,心怀感激,更是对小师妹格外的偏袒疼爱,宝贝机缘拱手让人,还勇争“背锅侠”荣誉称号。

这次的事件和从前无二,又是秦汐雪闯祸,初桑来扛黑锅。

私闯禁地乃是重罪,会被赶出师门,如果不处罚弟子又会降低长老们的威信。所以事实究竟如何早已经不重要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必须被推到风尖浪口的替罪羊罢了,替团宠小师妹女主揽下这个罪名。

“明明都是火灵根天才,小师妹才刚入门三年就已经突破筑基,日后必定是修真界首屈一指的天骄!”

“反观二师姐入门十年还是练气后期,三年来更是没有一点长进,这辈子也就废了……”

殿外的弟子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人言语间带着奚落嫉妒,落井下石冷哼道,“即便她当年天赋再高又如何,如今她灵根受损,无法修炼就是一个废柴,还白白占着亲传弟子的位置,凭什么?”

“秦小师妹平日里听话又乖巧,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禁地是严令弟子进入?她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私闯禁地?还是和初桑一起?”

“定然是初桑暗中挑唆的!”

“要我说,肯定是二师姐自己突破不了筑基,便记恨上了同为火系天灵根的小师妹,所以她才趁此机会,将单纯的小师妹诱骗去禁地,还把人从山崖下推下去!”

也有弟子同情道,“不过二师姐也是可怜,明明她也是百年一遇的极品火灵根,当年门派万众瞩目的天才,三年前她才十二就已经突破到炼气后期大圆满,比小师妹修炼的速度还要更快,倘若不是三年前那场意外…哎……”

知情人只道一句世事无常。

有人咦了声,接茬,“说来倒也巧,小师妹入门之后竟也测试出极品火灵根,那叫一个风头无限,而且还先初桑一步突破了筑基。”

“这,换做谁也会心里不平衡吧……”

立刻有弟子反驳,冷哼道,“嫉妒也不应是她残害同门的理由,如此心肠歹毒之辈,就应该逐出师门!以儆效尤!”

众人谴责厌恶的目光纷纷落在跪坐在大殿中、一身是血的少女身上。

掌门脸色也是愈加难看,沉声斥责,“暂且不提你们两人一同前去禁地,为何只有汐雪受伤了?你却安然无恙?”

“你身为师姐,理应有看好师妹的职责,为何当时没有拦下她?”

没有尽到师姐的职责,无论如何都是她的错,百口莫辩。

初桑眼前飘过一角绣着精致云纹的月白衣角,她抬头,伸手擦去唇边的血,“师尊……”

眼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人乃天衍宗最年轻的长老,长玉仙尊,不足半百便已化神,是她和秦汐雪共同的师尊,同时也是和秦汐雪开启师徒禁忌恋的后宫之一。

自己偷偷放在心尖上的小徒弟如今生死不明,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可以看出长玉忍得很辛苦,他袖中的手掌捏紧,泛起骨白,那张清冷出尘的俊脸难掩愠怒,“冥顽不固,反骨难驯,若你道出实情,我可以从轻发落。”

如碎玉击打珠盘的清冷嗓音,好听,却冰凉无情。

跪在大殿上,初桑的膝盖被磨的生疼,还有喉咙,喉咙也干哑发涩混合着锈铁一般的血腥味,脑海中两道记忆交缠产生的刺痛感也让人难以忍受,嗓子眼难以发出连贯的声音。

众位长老掌门都以为她是供认不讳,沉声道,“弟子初桑,不顾门派禁令私闯禁地,残害同门,按照门派规定当以处以三十敇魂鞭,同时逐出师……”

“且慢。”

长玉却皱了下眉,冷声打断。

他居高临下,垂眸看着一言不发的少女,抿唇淡声道,“若你肯承认错误,我可以看在往日的师徒情谊上从轻发落,十五敇魂鞭,闭门思过三个月,你可愿意。”

并非询问句,而是高高在上的施舍,等待着少女谢恩。

初桑心底冷笑,装的这么冠冕堂皇,不就是不想白白放走她这个“免费血库”嘛。

不知是何原因,她的血对于治疗秦汐雪的身体一直有十分显著的疗效。

在原著中,就是因为此次事件,她承受了十五魂鞭后奄奄一息又在极寒陡峭的思过崖关了三月禁闭,陷入昏迷,长玉则趁机暗中取走了她的心头血,给女主服下。

第二天,女主的伤势就恢复如初,没过多久又觉醒了一丝传说中的鸿蒙之气,从此之后可谓是道途通天,令人艳羡。

而她灵根受损,身受重伤,又被挖了心头血,彻底沦为了又残又伤的废人,刚黑化为恶毒女配,就被她青梅竹马的大师兄也是未婚夫一剑穿心,惨死在了乱葬岗,被野狼分食。

原来她从小到大敬仰的师尊之所以将她捡回门派,师门十年来如一日对她辛勤教导,合着是把她当猪来养,养肥了就宰!

妈的,她要下山!

远离女主和她的极品舔狗们,拥抱美好生活!

初桑打定主意,忍住喉咙的血气,看向眼前神色淡漠的白衣男人,嗓音艰涩,“师尊。”

众人的目光皆落在她身上。

长玉眸色微动。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师尊了。”她扶墙摇摇晃晃站起,随后当着众人的面,脱下了身上这件血迹斑斑、象征着亲传弟子身份的道袍。

扔在地上。

“这么多年师尊的心思总放在小师妹和大师兄身上了,也没给过我什么好东西,我平日里做的宗门任务应该也够偿还师尊和宗门这么多年的教养之恩……哦对了,我的任务积分之前记在了小师妹的玉牌那里,如果各位不信,大可以去查,玉牌中都有记录。”

她将跟了自己十年的身份玉牌扔在了地上,掷地有声,“初桑甘愿被逐出师门,绝无怨言!”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冲微怔的长玉伸出右手,屈起四指,中指180度向下,

“煞笔玩意,拜拜了您嘞!”

丢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溜出大殿,直奔山下。看不出一丝悲伤,怎么好像还很高兴?

殿内一时寂然无声,众人万万没想到,初桑居然真的主动放弃了亲传弟子的身份?

真是、愚蠢!

还有她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众人没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骂的屈辱感??

另一旁的黑衣少年眸色一紧,本能迈步想追上去,却被长玉冷声制止,“清沉。”

墨清沉双脚似有千斤之重,他紧了紧拳,收回目光垂下头颅,嗫喏着唇,“可,师尊,师妹她……”

众人又闻声看向少年,心中皆是惋惜。

墨清沉,修真界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剑修天才,而且还是纯度极高的变异冰灵根,不过十八岁就已经突破到筑基后期,距离突破金丹也不过就是这几月的功夫了。

此等天赋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长玉长老。

可惜就是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瞩目天骄,从小绑定了一桩婚事,令家有爱女的各大宗门掌门长老和各大家族族长纷纷扼腕叹息。

这位未婚妻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被逐出师门的初桑。

两人原本同为天骄,这一桩亲事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的喜事,可如今初桑早就成了不能修炼的废柴,自然是配不上墨清沉了。

两人不同的天分,注定了两人日后的云泥之差,也注定他们未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墨清沉却迟迟没有解除婚约的打算,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几年墨清沉和初桑的关系早已不如当年,甚至担得上一句形同陌路,相反宗门新来的这位天才小师妹秦汐雪和墨清沉倒是越走越近。

两个郎才女貌、势均力敌的天之骄子走在一起,谁见不说一声般配?

墨清沉心中万分不是滋味儿,他怅然失神捡起地上的令牌,握紧。

他和初桑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共同拜入宗门……明明在他印象中娴静温柔的师妹,自从小师妹进门后,好像总是喜欢闯祸,性情也变得古怪孤僻,方才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不给师尊情面,昨晚居然还私闯禁地,莫非、真的是她推下了秦汐雪?

他真是越发看不透她了。

“她近些年来行事愈加放肆,今日敢擅长禁地,明日就敢擅闯魔窟,若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只怕她会在路上栽更大的跟头!”

被当众打脸,心高气傲的长玉面子也有些挂不住,冷呵,“是该治一治她的坏脾气了,为师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你应当能理解为师的良苦用心吧。”

“……是,弟子明白。”

长玉冷了眸子,思忖初桑身无分文,又无亲族接济,在外难以生计,

“不必管她,她还会回来的。”

“玄灵玉芝拿到手了吗?”长玉想起要事,难得有些急迫。

墨清沉心不在焉点头,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掩袖将令牌收入须弥戒指,又拿出一个木盒,盒中装的就是从魔涧涯拿到的万年份玄灵玉芝。

魔涧涯乃是魔族人的领地,可想少年费尽了千辛万苦,他的手臂上都多了几道缠绕着黑气的血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不错。”

长玉很是满意,接过木盒,给了他一瓶疗伤丹药,“随我去看望你小师妹吧。”

墨清沉却深深看了眼殿外,半响,才收回目光,迈步随长玉去了翠玉阁。

作者还写过
揣崽跑路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白月光
我爱肌肉猛男 · 1V1/穿书

作者菌新文《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连载中,欢迎小可爱们支持~ 叶烟穿进了某男频退婚流爽文里。 没错,她就是那个把龙傲天踩在地上、羞辱退婚、刺激废柴男主发愤图强的恶毒女N工具人! 半路上接收完自己炮灰命运后,叶烟心想男主女主什么都去滚吧!谁都阻止不了她的修仙大业! 至此她一心修仙证道,半路顺手养了个一步三咳的病弱大美人,又一不小心成了绝世剑修、炼丹大师、第一练器师、修仙界首富大亨……马甲遍地走,众人到头来发现居然都是她?? 刚要坐享修仙界女霸总殊荣的叶烟却发现自己肚子慢慢大了起来,而被她娇养的贫穷小美人正虎视眈眈看着她,开心扬起尾巴尖儿。 叶烟,“嗯?尾巴?” 好啊这厮,明明是个心狠手辣的反派大boss,却把自己伪装成清纯无辜小美人?!还骗了她这么多年! [修仙+事业+男女互宠+养崽,私设如山,我流修仙]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我爱肌肉猛男 · 穿书/致富

【团宠+攻略反派+门派经营流】 初桑一觉醒来穿成狗血修真文中的炮灰女配,万人迷小师妹的对照组。 为了苟活,她连夜跑路最差宗门,却发现这新宗门……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大师兄天才剑修,却为情所困,沦为人人可欺的废人。 三师兄残腿美人,心理扭曲,传言他的傀儡全都用活人所炼制。 四师兄是被遗弃的半魔之子,对女主爱而不得,大结局被正道魁首男主一招斩于剑下。 原来……她竟一不小心跑入反派窝?满门上下不是疯批就是舔狗! 初桑默默看向脑海中的【我是好人·属性加点面板】,这不,专业对口? “大师兄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她语重心长,“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有点道理? 【大师兄黑化值-1,宿主可随机分配属性值+1!】 【加点成功,资质:1】 “三师兄别怕,我知道哪里有治你腿伤的药,快,咱们抢先一步拿到手,卷死他丫的!” 【加点成功,悟性:10】 “四师兄你怂什么?人魔双修天下无双!你那老子快升天了,快去捡漏搞事业啊!” 【加点成功,气运:100】 从今往后,师兄们改邪归正,兢兢业业当起好人,却见柔弱善良的小师妹反手刀了男女主。 师兄们:……? 我们不是好人吗? 还有,师妹每天摆烂,怎么还这么强?

同类热门书
拒绝内卷,修仙女配只想躺平!
抓星星的羊 · 系统流/穿书

穿越到危机四伏的修仙世界,时念只想躺平苟着,活到寿终正寝就行。 然而…… 身边的同门,为什么都有点不对劲。 高冷的大师姐是恶毒女配,最后被自家伴侣抽魂剥骨,只为了救回一个凡人女子。 温柔的二师兄是大怨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抱着一个穷小子说,他们才是真爱,最后那穷小子还打上门来,废了二师兄一身修为。 冷酷的三师兄是武痴,眼里只有剑法,却被女主痴缠,说只爱他一个人,男主为此吃醋,三师兄被算计,万箭穿心而死。 善良的小师妹救了一只虎妖,虎妖口口声声倾慕与她,转眼间,为了女主,却将她扔入深渊,让她堕落成魔,最后惨死在正道剑下。 时念惊觉,她竟同时穿到了四本书里。 而她的同门,全部都是书中的大反派…… 当一众主角,正义凛然地找上门来。 一直躺平的时念惊觉。 咦? 她什么时候无敌了?

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温北鱼 · 修真/1V1

互联网大厂卷王江言鹿穿成坏事做尽的白月光替身女配。 一朝摔破脑袋,她忘掉前尘一切。 兢兢业业走起了恶毒女配的老路。 最后自爆元丹,同大魔头同归于尽。 恢复记忆并再一次穿回剧情点的江言鹿:“……” 这恶毒女配老娘不干了! 看着松懈懒散的修真界,江言鹿二话不说开始内卷—— 男女主在月下赏景,江言鹿在打坐修炼。 宗门弟子刚刚起床,江言鹿已经练了两个时辰的剑。 就连吃饭的时间,江言鹿都在背剑法心诀。 所有人都在为宗规考核愁到头秃时,江言鹿已经全书背诵了五遍。 太玄剑宗所有弟子:“!!!” 整个宗门被迫加入内卷大队。 * 修真界觉得太玄剑宗的人都疯了。 整天跟着一个小姑娘内卷。 直到修真界大比。 太玄剑宗以绝对的实力打败一众宗门。 成为修真界四大宗门之首。 整个修真界:“!!!” 救命,他们现在卷还来得及吗! * 魔头祈樾不可一世了一辈子。 万万没想到,他被人自爆元丹炸死了。 再睁眼,他成了太玄剑宗的一个小修士。 祈樾发誓要找到炸死他的女人,将她挫骨扬灰。 然后,他看到了蹲在他面前的江言鹿……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盖世修猫 · 女强/扮猪吃虎

凌渺睁眼便发现自己穿书成了恋爱脑修仙文里的废物炮灰女配,下品杂灵根,还身中奇毒,除了力气大一无是处。 为了躺平摆烂,她当场选择逃离女主所在的宗门,逃得越远越好。没成想却逃进了另一个女主的舔狗窝,满门上下都等着为女主抛头颅洒热血。 本来只想找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当她的小废物,奈何师尊和师兄们都太好了,她还是决定浅浅拯救一下。 温柔大师兄对女主一见倾心,甘愿成为她的移动丹药库。 大师兄:她一落泪,我就忍不住为她倾倒。 凌渺淡定把人绑了,找人对他哭了一整天,从此一看到女主落泪就应激。 病娇二师兄为救女主强行突破却被打断,走火入魔。 二师兄:吴道子算到我今日有桃花劫,我会遇见一个女人,并为她所伤。 凌渺优雅为二师兄套上麻袋就是一顿暴打:吴道子好厉害,居然连我今天会偷袭你都算到了! 呆萌四师兄为女主挡了妖王的致命一击,惨死于女主怀中。 凌渺直接把人踹进妖兽窝,贴心炸了入口前还送他一句话:恋爱脑,死罪。 众人:她一个下品杂灵根的小废物凭什么这么狂? 凌渺嘿嘿一笑:我的力气大呀!铁拳之下,众生平等! 美人师尊和众师兄:丧系小师妹疯疯癫癫的怎么办? 算了,捡都捡回来了,宠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