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桑家静 · 144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4-02 17:01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上架时间:2023-02-06 14:17:34

第1章邺国桑氏

“青哥儿,你糊涂啊,人一死,魂归阎罗便啥都没了啊。”

郑曲尺幽幽醒来,就听到一口四川方言在耳边咆哮。

她不是正在S省开研组会,什么时候她学生中有一个川人了?

郑曲尺甫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赤膀青年蹲在她面前。

他的一身装发很奇怪,藏青上衣交领束腰、灰色裤腿绑着布条,草鞋,留着不同于现代人的长辫绕头。

她瞪大眼睛,心底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再迅速环顾一下四周。

墙是黄泥糊的,老榆木作梁,山竹作椽……17.64平米,易燃易腐,还不防虫防蚊,结构承载能力c,属于局部危房级别。

她以眼为器,精准地测量出这间茅屋的尺寸大小,材质用料……

这种淳朴古风的建筑,也就只有在历史博物馆内见过……她眼皮子跳动得厉害。

不会是穿越了吧?

青年见她默不作声,表情扭曲怪异,只当她吓傻了,有些心疼。

“哥知道爹娘的死,癞痢头的欺辱,还有我这么个瘸腿大哥、一个脑子烧坏的幺妹靠你过活,这一桩桩重担全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就像这又穷又苦的日子好像永远瞧不到头——”

郑曲尺迟缓地看向他,险些吐血。

她疑似穿越的身份,是这么惨绝人寰的吗?

“但你万不该想寻死啊!”

郑曲尺一时难以接受,就在这时,一段混乱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在一阵头痛欲裂之后,她全都想起来了。

她在准备巡视长江干流西陵峡河段时,遭遇了山体滑坡……估计最后没来得及被救出。

……看来,她真的穿越了。

从机械工业文明穿越到了一个落后的封建社会。

从一个土木工程学家,附身到大邺国一名小木匠身上。

——

“大哥,二哥他在干啥子?”桑幺妹问。

空阔的黄土坝坝里,桑大哥正在劈柴禾,他瞥了一眼水缸前搓脸装怪的青哥儿。

“他要疯就让他疯去。”

说完,捧起柴禾借着桌橼一鼓作气起身,跛着一条腿去土灶生火。

桑幺妹早习惯了大兄的嘴硬心软,倒是醒来的“二哥”,让她感到新奇。

他好像跟以前的“二哥”不一样了,但具体哪变了,她又讲不出来。

而被认为“发疯”的郑曲尺,此刻正瞅着自己这副崭新尊容。

水里倒映出一张瘦猴脸,皮肤黢黑,眉毛粗得跟两条毛毛虫,加上一头杂乱蓬松的野人头发……猛一眼的冲击,让她气滞。

就这样,还能是一个女娃儿?!

这青哥儿说的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那就是她是一个假男人。

她行事还挺小心,给自己装了一个假的把,套在腰间,这样跟别人不小心身体接触时,可以避免穿帮。

再加上生得瘦小,一马平川,一直以来这件事瞒得是密不透风。

“二哥。”

“二哥。”

桑幺妹连喊了她几声,郑曲尺才回过神来:“怎,咋了?”

还好她在川贵省干过几年工程,当地口音听多了模仿起来也不难,不过这也得是川话简单,要是沿海地区的口音,她估计得直接装阿巴阿巴了。

“渴了,要喝水。”

才到她大腿高的桑幺妹是这家老三,苹果脸,高原红,五岁了,据说在襁褓时就烧坏了脑子,平时挺正常,但一受刺激就会发疯。

她傻归傻,但很听话。

郑曲尺还没习惯一下就拖家带口了,但因着借了人家躯壳重生,这该担的责任也该负。

不知道水瓢在哪,郑曲尺手一伸就将小萝莉提拎起来,叫她头凑到缸里喝。

“二哥,你力气好大罗。”她好像很惊讶。

郑曲尺:“哈?”

小萝莉扑腾拍水,嘻嘻笑:“二哥以前,抱起幺妹就哎呦直叫唤。”

这青哥儿不晓得有一米五没,整体皮猴似的瘦小,抱个五岁孩子费力也正常。

可她为什么却这么轻松?

难不成是她前世那一身怪力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郑曲尺顿时惊喜,一直沉郁的心情到这会儿才稍微豁然一些。

——

深秋寒夜,三兄妹全挤在一张土炕上,烂布絮绞缝的一张薄凉被,盖到肩就遮不住脚。

当“呜呜”的风从墙壁裂隙钻入时,冷得人只能蜷缩成一团。

郑曲尺又冷又饿,根本就睡不着。

她终于也不再纠结别的了,现在最刻不容缓的,就是得改造一下这居住环境。

这块地区,冬天下雪能淹人半个身子,就这小破屋根本就没法御寒。

她脑子里装满建筑全书,制造砖、瓦、水泥,打造一栋豪华别墅都不成问题,唯一有问题的就是……缺钱。

青哥儿顶了个木匠户籍,但手艺奇差,根本没人找她打家具,全家就靠着老大帮村民修补些旧家具补贴家用。

她探过这家的米缸,三口之家,一天只吃一顿,竟也快断粮了。

此时她满脑子都是如何发家致富,辗转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

却不想没过多久,就听到耳边有人在喊她:“老二,快醒醒!”

郑曲尺觉浅,立即睁眼:“啷个(怎么)了?”

桑大哥沉着脸,看向外面,只见原本漆黑寂静的夜里竟变得喧嚣起来。

一片片火光朝着这边靠近,杂乱的脚步声,还伴随着粗鲁的拍门叫喊声。

“开门,里面的人听到没有,快开门——大邺有律,凡是十六岁以上男子将被户籍地自行纳入预备营,如今县里有工事需急召木匠,但凡不应门者,后果自负。”

“你带到老三在屋里先别出来,我去看看情况。”

说着,他翻下床,拄了根杖,一瘸一拐地去开门。

“大哥……”老三被惊醒,大眼惶恐。

郑曲尺赶紧抱住她:“没事的,有二哥在。”

外面嘈杂声伴随桑老大一声惊呼“你们要做什么”,郑曲尺心下一惊,也顾不上许多,披了件衣服就抱起老三,冲了出去。

作者还写过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桑家静

徐山山,天下第一神算的衣钵传人,师父在失踪前替她挑选了五位强大世家的子孙当夫婿。 然而偏在即将完婚前夕,五位未婚夫不约而同前来退婚…… —— 了解到退婚等同丧命的徐山山瞬间变脸:等等,五位壮士,我这里有个阴谋骗婚,打算先与你们谈一谈。 #乙女向权谋爽文#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桑家静 · 女强/穿越

陈白起携带国战模式策略系统穿越了。 千古风流名将谋臣云聚,一时多少豪杰谈笑间指点江山。 这是一个烽火战乱,抢地盘,抢主公,抢名气的时代。 群雄争霸,诸子百家,在这里有最妖娆的祸国妖姬,亦有最令人神往的霸主枭雄们。 来了,想活下去? 那就给我辅助出最贤明的主公,制霸战国!

朕家病夫很勾魂
桑家静 · 权谋/宫斗

◆◆◆◆ 当生性薄凉,淡雅似水的她穿越到生性残暴又好色的雪霓国的“三皇子”身上,一场凤唳天下的盛世就此开始! 雪镜风,全国上下闻名色变的“XX皇子”,纨绔残暴,目不识丁,戏弄朝臣,从小到大斑斑恶事罄竹难书。 据说其从不务正事,不入朝堂,每日不是在调戏美男,就是在调戏美男的路上,简直就一废物皇子。 从他意识以来三天两头就被朝臣皇子们批判,别说其最疼爱的父皇母后怒其不争,哀声连连,只怕天朝中连条狗都瞧不起他。 当她成为了“他”,这才知道,原来这吃喝嫖赌样样上手的纨绔色皇子竟是……女扮男装的她? 好吧……好色的对象所幸没搞错,只是性别模糊出了点差错,才落了个断袖皇子的“美誉”,所以她淡定,她无视,她尽力回复自己的正面形象,可是…… “三皇子,敢问今晚要唤哪位公子前来侍寝呢?” 闻言,她终于淡定不了了,吼道:这一院要侍寝的残夫病患是什么回事,有没有人能告诉她? ◆◆◆◆ 以下是院内的男主们: 大夫侍很美,很纯,是个只需一眼便能让人将他的心肝脾肺看明白,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忠犬型,此夫入得厨房,也揭得瓦房,本皇子很满意,只是:“我说本皇子就站在你面前你竟然彻底无视我,什么,瞎子?!不会吧,这么一双西雨朦胧的双眸竟然瞎了。”哀呼,本殿惜。 二夫侍很妖,很媚,是个只需一眼便能让男男女女热血贲张,顶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绝世尤物,此主本皇子很无奈,她情淡,心淡,色淡,浑身都淡,但此主很黄,眼色,心色,浑色都色,呃,总之此夫侍朕很黄很血腥,朕有点吃不消,但是放在院内,亦可美化环境,朕亦不多说什么,于是本皇子唯有动之以理,只是:“二夫侍,本皇子口水说干,为何你却双眼泛困,啥?!聋子,你竟然听不到,那竟这一壶的口气敢情白吐了。”气呼,本殿走。 三夫侍很仙,很正派,是个对着他背影便能想入非非,一见其脸便会反省自己为何会对他进行亵渎罪行的人,此仙朕觉得甚有趣,得知其常孤僻无语于一隅,不爱于人交谈,便自告愤勇前去探望,只是:“三夫侍,本皇子与你谈心,为何你只笑不语呢,哦,原来你是哑巴,这没什么,要知道本殿的院内就没个正常滴……”淡定,本皇子已然淡定鸟。 四夫侍待续…… 这一院子夫侍十人,男宠成堆,但个个部分零件缺失,压根儿就别指望能蹦出个完好滴,且个个对“三皇子”深恶痛觉,她无奈,真的很无奈,无奈的只好将他们一个个净身出户,让他们清清白白地走出她的世界。 君亦无心,我便休! 注:此文三皇子女扮男装,这是一篇正宗的女主文。其过程美男多多,择优上岗,劣者淘汰。

同类热门书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冰河时代 · 1V1/穿越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流放弃妃她只想搞基建
酱油玄珠 · 穿越/甜宠

李叶舞穿到了一本四子夺嫡的小说,成了连炮灰都算不上的炮灰。 穿越前她是炙手可热的基建大师,穿越后她是帮炮灰反派解毒的挂名夫人。 小说戏份只有寥寥几笔不重要,被送到封地远离京师也无所谓, 唯一不能忍的是炮灰反派的封地好离谱!!! 牛羊满山跑无人在意,富饶的土壤无人耕种,矿山成群无人开采,人人都在贫民窟里等救济。 这片封地没有发达城池的实力,发起了发达城池的福利 这里的百姓没有坐吃山空的命,却患上了好吃懒做的病 是可忍,基建狂魔不可忍 郡县管理体系混乱,得改! 郡县没有实业营收,得改 老百姓三观有问题,得改! 封地好不容易有起色,炮灰反派回来了…… 李叶舞揣手琢磨,阻挡她经营梦想城镇的……要不,杀了吧? …… 萧九兮重生了,上辈子该还老四的都还了,甚至连命都给了,这辈子他要为自己活。 于是他退出纷争踏上多年未归的封地。 只是…… 主子,您的赌场被小夫人改成便民中心,土匪贵族的钱捞不到了。 ? 主子,封地墓穴被小夫人用炸药炸开,您藏在里面的财宝被充公了。 ?? 主子,您满山的牛羊被小夫人卖到邻国,咱们得靠劳作才能换肉吃了! ??? 主子,不好了不好了,邻国王爷要来娶小夫人,您马上连老婆也无了! 萧九兮:?????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倾情一诺 · 穿越/日久生情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