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零:离婚后我重生了

八零:离婚后我重生了

箫九六 · 103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3-09-19

新书《八零:糙汉反派的漂亮媳妇重生了》已发布

意识到自己重生回到过去的时候,苏婉正准备去周家吃见面饭。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她跟周子明年底就要结婚了。

二十年的婚姻,二十年的骗局,大杂院里的姑娘嫁进人人羡慕的中心家属院,她尝遍了婚姻里的辛酸、苦辣、被人欺骗的无助与愤怒。

重新来过,苏婉对周子明说:“我俩的家世相差太大了,不太合适。”

周子明说:“没关系,我们家不看重这个。”

苏婉笑,然后就将这个男人甩了,转头嫁给了住她家楼下的叶蓁。

院里的人都说,这不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

苏婉:“你们不懂。”

上辈子,吃了二十年的苦,是叶蓁帮她走出了泥潭。

难得重生一回,她怎么可能再走上一世的老路呢?

而且人家叶蓁不是混,是有眼光,有想法,会来事,能逗人开心,还特别会疼人。

上架时间:2023-02-08 13:50:42

第001章 又要重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大暑。

苏婉终于跟周子明将离婚手续办了,为了感谢叶蓁的帮助,她拎着一盒自制的米花糖打算去一趟叶宅,却踏上了那辆带她回到过去的公交车。

看着外面的街景像流星一样在自己眼前划过,刚开始,苏婉还以为自己在看什么老片儿。

那些还未改建的矮房,川流不息的自行车大军,像极了那些年代的影子。

但是很快,她就发觉不对劲了。

一年中最为酷热的这几天,老旧的公交车里,不管是穿着灰色工装的工人,背着绿色仿军包的小年轻,还是那汗味混杂着胳肢窝的狐臭气息,无一不昭示着这个年代的真实。

七九年的公交车,还没有空调,大暑天坐上一会,保准腌你入味。

苏婉茫然地看着手里冒着丝丝冷气的老冰棍儿,她的米花糖不见了,换上了这个年代特有的味儿,这是上车前周子明给她买的,那时她还觉得没必要,起点站上车,他们有座位。

过去与未来,那些欢笑、辛酸、痛苦与愤怒像老旧的黑白照片,在苏婉脑中回闪。

蹉跎了半辈子,笑话一般的人生,难不成又要重来一次?

苏婉侧头看着旁边的周子明,二十出头的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温文儒雅。

此时,他正对自己说着什么,那张脸温润干净,是姑娘家情窦初开时幻想的对象。

他就这么坐着,就有不少小姑娘往这边看过来了。

只是她们根本不知道,这人金玉般的皮囊下,有着怎样的败絮。

苏婉见识过他上一世那变态般的控制欲跟欺骗自己时的狡诈与阴狠。

二十年的婚姻,二十年的骗局。

不是她不能生,而是周子明不是个男人。

“小婉,你看着我干什么?冰棍都化了,怎么不吃?”

男人满眼的柔光,苏婉将视线转到手上,那根冰棍儿正在往下吧哒滴水。

她轻轻咬了一口,凉意直冲脑门。

苏婉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周子明觉得她这句话问得很是奇怪,笑着说:“你咋啦?太紧张啦?没事儿,反正我妈都已经见过你了,今天只是正式上门吃个饭,跟我爸和两个姐姐打声招呼。”

“噢。”

苏婉明白了,现在她跟周子明已经处了半年对象,感情浓郁稳定,已经到了见家长的地步,开始商量结婚的事儿了。

她的态度太过于平静冷淡了,全然没了先前的紧张跟羞涩。

周子明又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怎么了?

苏婉一声哼笑,她很想说我特么倒了八辈子霉呢,上一世跟你光离婚官司都打了一年多,差点儿同归于尽,好不容易将婚离了,怎晓得一辆公交车又特么的将我带回了一九七九,还要跟你这个死变态谈婚论嫁的时候。

我能高兴!

现在看见你这个人就想吐了。

所以……

苏婉说:“我就是在想,我家这个条件和你们家还是差太多了,你们家人可能不太愿意咱俩的事。”

何止是不愿意,上一世嫁过去周家就做老妈子,后面生不出孩子,又从老妈子变成了他们家呼来唤去的卖身丫环。

按前婆婆唐江盈的说法,你总得为我们家做点什么吧。

那时的苏婉很想说,去你娘的。

可总归是她无法给周家留后,那些怨跟苦,捏着鼻子都受下来了。

而周子明这个罪魁祸首,除了私底下安慰几句,屁事不顶。

想起前世的种种,苏婉真想拉着这人站在马路牙子中间,给过往的车辆压成肉酱儿。

可这样搭上自己多么不值啊。

旁边,周子明说:“没有这样的事。小婉,我妈知道我俩的关系就很支持,我大姐跟二姐也是非常开明的人,不会因为这些问题来阻止我们发展关系。”

“是吗?”

苏婉冷笑,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在骗她,后面骗不下去了就撒泼打滚,跟个泼妇似的纠缠。

那些年,她提了七八次离婚,这人就玩了七八次自杀的戏码。

什么站天台、跳河、上吊,好些个死法他都尝了一遍,只是都没死成。

他就像块牛皮糖,沾上之后甩都甩不掉。

苏婉觉得对付这样的无赖得用点巧劲,不然上一世那些戏码指不定又会在这一世上演。

车子摇摇晃晃近一个小时,总算是到了市中心的桃园社区大院。

社会区是这两年刚刚新建的,设施全,绿化好,地方宽敞,里面的配套也很完善。

大家都非常羡慕地叫这样的社区为中心大院。

周子明带苏婉进了大铁门,路过桃园副食店,苏婉看着他手里的两瓶酒说:“我来拎着,你去副食店买点水果。”

两人先前已经商量好了,这边的店子大,东西全,品质也好。

周子明说好,很快就去旁边了。

只是当他回来的时候,苏婉手里的两瓶酒已经没有了,变成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儿。

苏婉叹了口气说:“我手滑了一下,可惜了两瓶酒。”

酒是父亲苏青山费了力气托人买的,这么打烂了,的确有些可惜。

周子明愣了愣,之后很大方地说:“没事,我再去买点儿东西,这礼差不了。再说我妈也不会在意这些的,只要你人来了就好了。”

看看,多么的温柔体贴。

苏婉并没有要拿钱的意思,只是笑道:“那你去吧。”

周子明很快又提了两包点心回来,便民副食店,里面的确没有什么好东西。

今天周日放假,唐江盈正在家里看电视。

见儿子将人带来了,她脸上勉强挂上了一抹笑,只是看清两人手里拎着的那点东西,笑容滞了滞很快就落下去了。

周子明见了,笑着说:“妈,本来小婉要买两瓶好酒过来,我没让,早晚都是要成为一家人的,没必要讲究这些虚礼。”

唐江盈沉默了一瞬,慢悠悠地瞥了苏婉一眼,说:“只有没礼貌的人才不会讲究这些虚礼。”

看是在说自己儿子,可明白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到底说的是谁。

母亲显然是不太满意,周子明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东西都带了,只是在门口摔了个稀烂。

他只是笑着合稀泥。

“妈,咱们家也不差那两瓶酒啊。”

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苏婉说话了,她脸上挂笑,连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的模样,清纯又美好。

“是啊。阿姨,子明说得对。叔叔好歹也是食品厂的厂长,啥好东西弄不上,我出门的时候就跟我哥说了,一会在这边拎点水果罐头午餐肉啥的回去,家里都盼着这些东西尝尝鲜长长眼呢。”

作者还写过
八零:糙汉反派的漂亮媳妇重生了
箫九六 · 穿越/家长里短

杜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也是让人摇头叹息脑子总会比别人慢上一拍的傻子。 上一世她先是被人算计,后又被卖,落得一个被逼跳下悬崖的下场。 死后才知道,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小说里。 小说中,穿越而来的女主靠着已知剧情的能力发家致富,嫁给未来大佬,人生幸福完美。 而她,是反派他儿子那没名没分,早死的路人甲亲妈。 见到儿子作天作地,迷恋女主,处处与男主作对,最后害人害己作死自己…… 杜娟心梗都差点犯了,她揪住孩子他爸的耳朵,又气又急,“你是怎么教儿子的?起开,让我来!”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箫九六 · 重生/逆袭

新书《八零:糙汉反派的漂亮媳妇重生了》已发布。 顾谨谣死了。 这辈子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以为是自己活该,直到临死时才发现,她的锦绣前程,她的幸福人生,本属于她的女主光环都被人夺了去。 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文里,还被穿书者置换了人生。 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一切,已经变成恶毒女配的自己。 顾谨谣摆脱了剧情的支配:“神持么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见鬼去吧。” …… 抢了原女主的光环之后,顾柳莺靠着自己的金手指渐渐活成了女主角的样子。 只不过…… 当她要赚大钱的时候,顾谨谣总会赶在她前头。 当她要跟书中男主结婚的时候,顾谨谣已经被大佬宠成了别人羡慕妒忌的对象。 顾柳莺想不通,按照设置好的剧情,顾谨谣不是应该跟人私奔,客死他乡吗? 为什么她还在? 活得还好过自己! 为什么?

锦绣农门
箫九六 · 种田/家长里短

家破之后阿绣成了农家养媳。 昔日娇养的小姐手握菜刀,拈起针线,内伺候公婆,外送夫入学堂,端的一副贤妻之态。 多年之后,宋添几经沉浮,入阁拜相,当年种种成为佳话。 有人好奇,听闻孩时的宋相性情古怪,模样丑陋不堪,何以伉俪情深? 难不成是被其才华所动,知道将来会做那一品夫人! 从人了然。阿绣看了看手里的借条,暗道,“不,我是来讨债的。” * 宋添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有人问他,“何以独占鳌头?” 答,“我家娘子有光环。”

同类热门书
重回八零,宠婚甜蜜蜜
乔一水 · 重生/打脸

多年后,夏至桥在电视上见到了宋引舟,彼时他在主持一个举世瞩目的发布会。 神情寡淡,清冷矜贵,让人望而生畏。 岁月没有留下痕迹,反而让他灼灼其华。 其实,夏至桥也见过十六岁的宋引舟,那是在墨县的一个农场,英俊的少年如一轮骄阳,意气风发。 而他看向她的那一刻,眼里星河璀璨。 *** 身为快穿世界的顶级大佬,夏至桥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世界 这一世,她不会再给人伤害她和家人的机会 出轨的未婚夫,想要赶尽杀绝的第三者,暗地里落井下石的小人…… 满级技能的夏至桥轻轻松松斗极品,撕渣渣,以牙还牙,重拳出击。 但命运兜兜转转,本来只想发家致富当大佬的夏至桥,竟然再次与那个记忆里的少年重逢。 夏至桥:等等,这次拿的剧本好像不太对! *** 引舟至桥,骄阳入怀!

重生八零年代小媳妇
畅然 · 重生/打脸

前世她委曲求全,一心只为别人着想,最后落了个人人埋怨,孤苦无依的下场。 重活一世,她决定换个活法。 于是怼公婆,闹分家,训小姑,教丈夫,揍小叔,能干的事情她都干了,不能干的事情她也干了。 原以为这一世她会比前世更惨,可谁曾想反而公婆宠,丈夫疼,小叔敬,儿女孝,成了人生赢家。

退婚后,她下乡被糙汉掐腰猛宠
崖上的太阳花 · 1V1/重生

一朝重生,最苦逼的真千金夏至就把假千金和自己未婚夫来了个捉奸在床! 重生第一剑,先斩负心人。 看她金蝉脱壳,去往边疆天高任鸟飞。 夏至:从第一次在火车上遇到周正安递给自己馒头开始,这个人就阴魂不散,每一次吃饭的时候都出现在自己周围,殷勤的又是给自己夹菜,又是给自己夹肉。 什么好东西都要让自己先尝一口。 夏至一边吃的美滋滋,一边警告自己,此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最后见过世面的夏至变成了周正安的媳妇。 周正安:从小没有味觉的周正安在火车上遇到一个看着自己手里馒头流口水的姑娘,好心的姑娘把自己送的馒头直掰走了一半,从此周正安打开了味觉的新世界。 每次吃饭的时候,夏至尝过的饭菜,他就能吃出来这饭菜的味道。 他围着夏至团团转,什么夏至要嫁人? 老子的媳妇儿谁敢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