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扶光长公主

扶光长公主

犹似 · 115万字 · 连载至564章 · 更新于01-25 16:29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外家戚氏以谋逆之名,被抄家灭族,宠冠后宫的母妃,鸩杀于甘露宫内。

她被新皇幽禁摘星楼。

混身是血的质子,声音低哑:“我说过,不论多少次,我都会来救你。”

后来,南朝城破那日,姜扶光一身红衣,骄阳似火,站在皇城楼上,身后是宫人们的惨叫凄嚎,是伏尸遍地,血流成河的惨烈。

身穿玄色甲胄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一步一步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原书名:《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上架时间:2023-02-20 16:42:43

第1章:质子进京

“叮、叮、叮……”

“当、当……”

“咚……”

七宝华盖八抬大辇,郎当作响地行过长街,银红霞影纱做成的帷幕,宛如烟霞垂在大辇四周,遮挡了窥探的目光。

却遮挡不住大辇中尊贵的身影。

南朝出行礼制,天子用八,诸侯用六,士大夫用四,余者用二。

整个南朝能用八抬大辇的,除了当今天子外,便只有那位南朝最尊贵的七公主。

——姜扶光!

母妃是尊仪的穆贵妃,外家戚氏,乃南朝第一武将世家,外公戚如烈官拜太尉,位列三公,执掌兵事,权倾朝野。

扶光公主出生时,正值东君跃扶桑,扶光於东沼,太史令大呼:“日以阳德,天降祥瑞,天佑我南朝。”

紧接着,南朝与北朝连年战火,以南朝大获全胜得以平息。

陛下龙心大悦,遂以“日”为名,为七公主赐名“扶光”,意扶桑之光,日华也,自此尊仪天授。

扶光公主就是那云上日,扶桑光。

长街两旁的百姓跪了一地。

案上的凤首暖炉里,薰烧着香饼,姜扶光单手支额,靠在大辇里假寐,丝丝缕缕的阳光,斑驳地从霞影纱透进,落在她白玉一般的脸上。

小山眉,如烟雾中若隐若现的远山,是水光相潋滟的一抹山光凝翠,亦是天光初霁,山色空蒙时的川岚如画,琼玉小鼻下一双唇,宛如含丹,天生就含了一段香脂旖艳。

出尘绝艳的姿容,宛如初升的骄阳,

令人见之忘俗。

大辇徐步上前,突地顿了一下。

姜扶光轻颤了一下眼睫,缓缓睁开了眼睛。

“璎珞,怎么停下了?”姜扶光缓缓坐起,雪萤蚕的薄纱披帛,猝不及防地从香肩上滑落,一边锁骨宛如蝴蝶一般,几乎要破胛而出,透出绝美之态,却又带了不可亵渎的尊贵神圣。

跟辇的璎珞恭声回道:“回公主话,前面不知何故堵了不少人。”

“哦?”姜扶光来了兴致,轻扯了一下香肩上的薄纱,雪萤蚕薄而不露,挡住了她莹滑如玉的肌骨,“去看看怎么回事?”

姜扶光探手倒了一杯温茶,有一口没一口地轻嗫。

半晌,璎珞去而复返:“禀公主,是北朝送来的质子,今日抵达上京,百姓围在前面指点观看,一时没注意公主的辇驾。”

“去岁秋日,南朝与北朝交战,北朝大败。”

姜扶光手指轻摹着茶杯上釉彩的牡丹纹,瓷白如玉的瓷胎,却偏衬她手如柔荑,莹白纤细。

“北朝天子为了平息南朝怒火,答应割让三座城池,奉上巨额赔偿,并亲口允诺送质子前往南朝。”

璎珞压低了头,不敢接话。

辇内一阵久久的宁静。

半晌!

帷幕轻曳,里面传来姜扶光柔媚婉转的声音:“去看看。”

大辇继续向前。

围在前面的人群,发现了扶光公主的辇驾,纷纷退避一旁,跪了一地。

四周鸦雀无声,一片沉寂。

空空荡荡的长街上,脚上戴了沉重镣铐,风尘仆仆的北朝质子,与高坐在大辇之上,居高临下的南朝公主——

隔空相望!

姬如玄仰着头,如火如荼的阳光,猝不及防地刺进眼里。

他脑袋一晕,眼中也是一片昏茫,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模糊的轮廓,置身在阳光下的大辇,却是那样鲜明。

他看到,大辇里伸出了一只手,莹白的手柔若无骨一般,撩开了遮挡的霞影纱,露出了骄阳一般粲然生辉的脸。

霞影纱映衬在她身上,如火如荼一般,几乎灼痛了他的双眼。

姬如玄脖子有些发酸,他倏然低下头。

突然!

“大胆,”耳边传来一声暴喝,“还不跪下。”

紧接着!

腿被重重踹了一脚,姬如玄膝盖一软,一条腿跪到地上去,被押送他的南朝官兵强行按压在地上。

初次见面。

他是脚戴镣铐,被人强行按住下跪,狼狈不堪的北朝质子。

她是高高在上,宛如骄阳一般的云上日,扶桑光。

“放开他。”姜扶光目光冷凝,看向压着北朝皇子的衙役。

两个衙役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姬如玄,‘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小、小人拜见公主殿下。”

姜扶光出声问:“南朝有礼仪之大,东正门设四方馆,接待他国及外邦使臣,谁允你僭越礼法,擅作主张?”

衙役额头伏在地上,直冒冷汗:“小人属鸿胪寺衙下,是负责解押的差役,鸿胪寺要求北朝皇子入城之后戴上脚镣,步行入城,北朝使臣也同意了,并且先行一步,去四方馆安置,并非小人擅作主张,小人只、只是听令行事,请殿下明察。”

姜扶光有些惊讶,质子邦交没有正式议定,鸿胪寺的要求不但过分,还很不合理,明显是在羞辱北朝,北朝可以严正拒绝。

可北朝随行的官员,竟然任由南朝官员羞辱北朝,不曾捍卫北朝尊严,竟也不加以阻拦,是脑子进水了吗?

有些不对劲。

“谁的令,能大过国之礼法?”姜扶光目光微沉,“鸿胪寺,本为大声传赞,有引导仪节之责,鸿胪寺主掌外宾、朝会仪节之事,向外邦传赞我朝国威仪节,政令越不过一个【仪】,无仪不立,鸿胪寺没有哪一条政令,可以允许鸿胪寺官员折辱来宾。”

两个衙役骇得面如土色,顿时说不出话来。

“僭越礼法,失职渎职,”姜扶光搁下了茶盏,声音冷凝,“拖下去,扒了他们的衙衣,解了兵器,重打三十大板,送去鸿胪寺。”

“是!”

侍卫架起了跪在地上的两个衙役,拖了下去。

长街上一片寂静。

半晌!

“你叫什么名字?”耳边响起了一道矜雅的声音。

姬如玄缓缓抬头,大辇不知何时就停在他面前,与他相距极近:“姬如玄,见过公主殿下。”

作者还写过
表哥万福
犹似 · 宅斗/权谋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新书已上线,欢迎收藏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 虞幼窈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她嫁给镇国侯世子宋明昭,成了三妹妹虞兼葭的药引。 取了三年心头血,虞幼窈油尽灯枯,被剜心而死。 醒来后,虞幼窈心肝乱颤,抱紧了幽州来的表哥大腿:“表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周令怀遂撑她腰,带着她一路荣华,凤仪天下。 虞幼窈及笄后, 镇国候世子宋明昭上门提亲, 周令怀将虞幼窈堵在墙角里,声嘶音哑:“不许嫁给别人!” 幽王谋逆,满门抄斩,世子殷怀玺,化名周令怀,携不臣之心,怀蚀骨之恨,住进了虞府,以天下为棋,掀起了乱世风云。 所有人都嘲笑他是个残废,只有小姑娘蹲在他面前,心疼他:“表哥,疼不疼?” 周令怀遂愿:“以一身血肉残躯遮风挡雨,护她衣裙无尘,护她鬓角无霜,护她一世周全,予她一世荣宁。” 1V1,男女身心干净 旧文《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愿不负等待,小伙伴们要收藏,评论,打赏支持喔! 交流群:145496713

扶光长公主
犹似 · 宫斗/权谋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外家戚氏以谋逆之名,被抄家灭族,宠冠后宫的母妃,鸩杀于甘露宫内。 她被新皇幽禁摘星楼。 混身是血的质子,声音低哑:“我说过,不论多少次,我都会来救你。” 后来,南朝城破那日,姜扶光一身红衣,骄阳似火,站在皇城楼上,身后是宫人们的惨叫凄嚎,是伏尸遍地,血流成河的惨烈。 身穿玄色甲胄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一步一步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原书名:《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同类热门书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战西野 · 1V1/架空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这个皇后不太卷
白柠柚 · 宫斗/1V1

【病娇暴君 VS 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长门好细腰
姒锦 · 女强/重生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