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卿浅 · 55万字 · 连载至197章 · 更新于今天08:55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上架时间:2023-03-09 19:59:30

001 时间循环

天地幽蓝,星疏云散。

夜挽澜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因为被一个外来的灵魂占据了!

耳边是无数嘈杂的声音,她被扭断了右手指骨扔进了湖里,再醒来是半小时后。

“夜小姐,您醒了。”站在床头的是周贺尘的秘书,他公式化地笑,“您的手折了,但先生不允许您在认错前进行治疗,您需要明白他的苦心。”

夜挽澜神情漠然,她缓缓地握了下左手。

这么久了,外来的灵魂终于离开了,她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您的表情又错了,请您时刻记着嘴角两边发力,露出微笑。”秘书又说,“您笑起来的时候会更像韵忆小姐,也能更得先生的欢心。”

“还有一件事情,您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先生不喜欢死缠烂打、厚颜无耻的人,您——”

“咔!”

夜挽澜接好了自己的手指骨。

秘书的话戛然而止。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女孩,只见她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肩上,起身下楼。

愣了有一秒,秘书很快跟上,他叹息一声:“夜小姐,您虽然像韵忆小姐,但始终不是她,在先生这里没有特权,再闹下去这对您没有好处,您吃得苦还不够吗?”

周贺尘可以为了给盛韵忆过生日从北半球跑到南半球,放弃商谈会议,但夜挽澜没这个资格。

今天的夜挽澜有些反常,但秘书并未多想,他朝着别墅门口走进来的人恭恭敬敬地问好:“秦先生,您来了。”

秦先是周贺尘的发小。

他抬了抬下巴:“她是怎么回事?”

秘书目光怜悯:“夜小姐正闹脾气离家出走呢。”

这种手段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两年前,夜挽澜跟在周贺尘身边后,一直忍伏低做小,偶尔自尊心上来了主动离开,可只要周贺尘一句话,她还是会心甘情愿地回来,毫无尊严。

秦先咬着烟,漫不经心地笑:“闹脾气?”

整个江城都知道夜挽澜只是盛韵忆的替身。

原本她还能以一个替代品的身份继续陪在周贺尘身边,可一个月前,正主盛韵忆从国外学成归来,夜挽澜这个替身立刻失去了价值,只是她并不死心,依然纠缠不休。

但夜挽澜千不该万不该对盛韵忆动手,害她右手差点骨折。

盛韵忆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学霸兼画家,男男女女都以她为榜样,是所有人的白月光。

秦先也不例外,自然不可能放过夜挽澜这个罪魁祸首。

今天零点,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以周贺尘的名义将夜挽澜约出来,断了她的手指,把她推下水,替盛韵忆报仇。

水珠还顺着女孩的发梢往下滴,晚风忽来,吹乱发丝,朦胧的水雾散开后是绝丽的眉眼,瑰姿艳逸。

漂亮的眉梢眼底却透着几分冰凉的凛冽,像是寒风中摇曳的荆棘玫瑰,冷香混合着杀伐血气,让人心尖一颤。

她目光淡扫,仿佛尘封已久的美就此苏醒,撼动凡世。

叶落无声,片刻寂静。

秦先一顿,一时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么一张脸。

他怎么会认为一个替身比正主还美?

荒唐。

秦先心头烦躁,见到女孩停下脚步,转身向他走来。

他挑了下眉,笑意不明:“怎么,想通了来道歉,我可不会——”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十分清晰。

夜挽澜口吻平淡:“怎么断了?”

不等秦先反应,他的右手也被扣住,又是一声裂响。

“这只也断了。”

十指连心的疼痛让秦先腿一软,他跪在地上,身子不断地发抖,竟是疼得连惨叫都无法发出。

他脸色煞白,不敢置信。

夜挽澜又踩在他的脚踝处,两声脆响后,她微笑:“怎么都断了。”

更加剧烈的疼痛如浪潮般汹涌澎湃而来,秦先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女孩大步离开,背影如刀。

秘书也惊呆了,好半晌,他才手指颤抖地联系周贺尘:“先生,出事了……”

**

别墅外,夜挽澜唇边的笑敛去。

她有一个秘密,她的身体在她十四岁那年被穿了。

这四年,夜挽澜看着穿越女将她平静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

穿越女想当模特,于是放弃学业进圈走秀。

穿越女喜欢周贺尘,签下替身协议。

穿越女瞧不起她叔叔一家,让她众叛亲离,无法归家。

最后,穿越女不想玩了轻飘飘地离开去找新的生活,她才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未等她收拾残局,她又被时间困在了同一天,无限次轮回。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来到第二天。

她做事不用考虑任何后果,但同样也无法和其他人建立联系。

因为等到了零点之后,除了她的记忆外,一切都会重置,她会重新回到5月18日的零点,重复一模一样的开端。

她已经重复这一天整整九百九十九年了。

从最初的暴躁到平静再到漠然,夜挽澜终于习惯,开始利用她的无限次重生充实自身。

她走遍了江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记得每一个时间点发生的大小事情,更精通无数技能,百种语言。

九十年前她开始学习文物修复和昆曲陶冶情操,以此压制杀性,只是生活依然乏味,没有尽头。

夜挽澜将头盔戴好,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执行一天的计划。

练字、习武、画画、唱戏……

最后一曲结束,天已暗沉。

“轰隆隆——”

乌云汇集,雷鸣声仿佛要劈开天幕,闪电与霓虹灯的光交织成海,雨雾吞噬夜色。

有点冷。

夜挽澜拢了拢外衣,订了家酒店过夜。

刷卡开门后,她脚步一顿。

窗户大开,狂风涌进,房间里已有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男人。

他靠在床上,侧对着她,身形完美,线条精韧流畅,只是背影就彰显着力与美感。

几缕鬓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两侧,修长有力的小臂上青筋显露,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折磨。

夜挽澜退出去又看了看门牌号:“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男人唇紧抿,声音沙哑地吐字:“出、去!”

夜挽澜走进来,关上门。

一个迷路的陌生人对她枯燥的人生来说十分有趣,她很珍惜这样的时光。

毕竟她已经废了秦先三十多万次,他的每一根骨头都被她碎过,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夜挽澜不紧不慢地上前,弯身捏住男人的下巴,抬起他的头。

是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堪称颠倒众生也不为过。

月光将他的眉眼染成银白色,他紧蹙着眉,眼神迷离,带着某种破碎感和危险美。

夜挽澜眉梢微抬。

江城的很多人她都见过,可她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嘭!”

男人忽然动了。

他的眼神仍然不清明,但攻击迅猛,招招毙命。

夜挽澜眉目不动,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击,游刃有余地接下每一招。

“砰!”

“叮铃铃——”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夜挽澜空出一只手按下接听键。

通话开启,周贺尘冷冽的声音传来:“夜挽澜,欲擒故纵对我来说没有用,十分钟后滚到医院来。”

夜挽澜没应,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误闯她房间的男人身上。

他像是耗尽了力气,停了下来,用湿漉漉的眼眸看着她。

男人的瞳孔涣散,神智不清。

夜挽澜的手已经扣住了他的咽喉,将他禁锢在床上,动弹不得。

男人眼睫微动,容色苍白,犹如冷瓷,他忽然找到了一个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攻击角度。

他微仰起头,吻上了她的唇。

准确地说是咬。

双唇冰冷,触碰的瞬间却似有野火燎原而起,错落的呼吸滚烫。

夜挽澜的下唇被他咬出了血。

这血似乎让他安静了下来,他喘息了一声,闭上眼靠在墙上。

良夜很静,男人破碎的呼吸声十分清晰,像是羽毛钻进心底来回跳跃。

手机那头静默片刻。

三秒后,周贺尘冷冷地问:“夜挽澜,你在做什么?”

作者还写过
绝世驭灵师
卿浅 · 御兽流/女强

【男女双强双洁,爽文宠文,大胆跳坑】 这是一个废材弃妃逆袭成天才的故事,也是一个腹黑世子追妻之路艰辛的故事。 “听说了么,卿云歌疯啦!” “听说了,惹阎王也不要惹她。” 21世纪暗月联盟第一杀手绝歌一朝身死,竟穿越成第一废物,不仅身负剧毒,容貌丑陋? 笑话,她卿云歌可不是过去的卿家嫡女,皇族算个叉,统统让你灭亡! 凝玉骨,复容颜;驭玄兽,召军团;破灵阵,练神丹。 神凰涅槃,神凤归来,混沌灵器,剑出震世,从此一跃而成九族之主。 直到那天,一朝惊变,一瞬失散,一夜蜕变。 九族战争,四国动荡,玄兽暴乱,风云暗涌。 她翻云覆雨,遮手天下,狂澜尽收,力定乾坤。 冷颜倾世,嚣张狂妄:“这九族,我要了。” 某人薄唇含笑,轻挑下巴:“那么你,我要了” 【精彩小剧场】 某天,在兽族领域,烈焰山脉一带,被追了半个大陆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对身后的男子怒目而视。 于是,顶着熊熊大火和无数火系玄兽虎视眈眈的目光,她阴测测地开口:“你能不能不跟着我? 熟视无睹她的视线,男子手中折扇“啪”的一声合上,温笑看人:“那可不行,你答应要做我媳妇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她咬牙切齿,真是腹黑狡诈阴险无比的小人。 “卿卿你忘了么?昔日在宴会之上,我赠你玉佩,你以香囊回之。”他慢悠悠地说,“你我都交换了定情信物,早该定亲了。” “放屁,那是你阴我!”她怒道。 “嗯,我阴你。”他从善如流,继而挑眉一笑,“那是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 “你怎么不再无耻一点?”她只觉得要被气死了。 “我无不无耻……夫人让我亲一下,就知道了。”他笑得风流倜傥,“亲么?” “我亲你大爷!”她暴跳而起,只想一拳挥到这张绝世无双的脸上。 他居然稍稍地沉思了半晌,然后义正言辞地拒绝:“不行,你是我媳妇,你只能亲我。” 卿云歌仰天长叹,掩面而泣,她真的宁愿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个腹黑无比的人。 【特别说明】 1.本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2.女主不圣母,不小白,非善人。 3.定时更新,不弃坑,大胆跳。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卿浅 · 娱乐圈/女强

【夜挽澜新书《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已开~】 司扶倾一睁眼,不仅被夺了气运,人人还让她滚出娱乐圈。 重活一次,她只想咸鱼躺,谁知现在圈内人只知拉踩营销,没点真本事,不好好磨炼演技,这样下去还能行?怎么也得收拾收拾。 司扶倾捏了捏手腕,动了。 后来,网上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倒贴郁曜,造谣她私生活不检点,而—— 国际天后:今天我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倾倾 top1男顶流:离我妹妹远点@郁曜 就连国际运动会官方:恭喜司扶倾拿下第13枚个人金牌,等一个退圈 当天,全网瘫痪。 · 史书记载,胤皇年少成名,八方征战,平天下,安宇内,是大夏朝最年轻的帝王,他完美强大,心怀天下,却因病死于27岁,一生短暂,无妻无妾,无子无孙,是无数人的白月光男神。 无人知晓,他再睁开眼,来到了1500年后。 这一次,他看见了他遥想过的盛世大夏。 · 不久后胤皇身份曝光,司扶倾得知偶像竟然就在身边,她敬佩万分,只想—— 司扶倾:努力奋斗,报效大夏! 胤皇:以身相许 司扶倾:??? 我一心奋发上进你却想要我? · 全能颜巅女神×杀伐清贵帝王 从全网黑到封神顶流,顺便和男神1v1

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卿浅 · 女强/重生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 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灵根被挖,丹田被破,师妹陷害,众人耻笑,更惨了是怎么回事? 瞧不起她?说她废物?还想抽她血占她身份? 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是怎么再次杀回东域,狂虐前世仇敌! 打脸七大宗门,踏上主宰之路! 可这路上杀上门来了一个美人,美人面上高冷,将她逼到怀中,神情危险:“负责。” . 这是一个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屠杀又不小心拐了一个男人,夫妻双双虐狗的故事。 【君慕浅】 我既将他拉入了这十丈红尘之中,便守他永世无忧,天拦,我闯,神阻,我杀! 天涯海角,九垓八埏,黄泉碧落,永不相负! 【容轻】 慕慕唯吾之所爱,倾我性命,护她周全,死亦不惜。 .   王者归来,至尊重生,君主既出,无人争锋! 玄幻言情大戏,欢迎入坑。 ◆坑品五星,后劲足长。 ◆推荐系列完结文《绝世驭灵师》 .  【系列新文《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已开】   【双强双洁1v1,爽文,虐渣,高甜】 【撩心女主vs冰美男主】 【洪荒流,潇湘书院首发】

同类热门书
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 · 重生/修仙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被全家炮灰读心,真千金作成团宠
慕听风 · 打脸/豪门

【读心术+发疯+沙雕】 姜南书穿成某狗血文里恶毒真千金,并绑定了全员厌恶系统,所有人对她厌恶值达到100,她就可以携一百亿奖金回到她原来的世界。 作死只是她众多技能中的其中一项。 开局厌恶值89,姜南书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半年,她要过上捡钱生活。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全员都能听见她的心声! 面对疯批霸总大哥:“我觉得这个项目不错,能大赚” 内心【亏不死你老登!等你出去做项目了,你对家就来偷你公司机密咯】 面对冷漠医学二哥:“你们同事聚餐,菜都好好吃哦” 内心【二哥夹菜我转桌,传染病就追不上我】 面对病娇科研三哥:“三哥好厉害,会做这么厉害的实验,坚持哦” 内心【实验要爆炸咯,姐优雅退场】 面对歌星四哥:“这些歌都好适合你呢,全都唱吧,大红大紫指日可待” 内心【嘻嘻,你就等着被爆偷税漏税的瓜吧】 面对恋爱脑五哥:“她能在百忙之中抽空陪你一小时,这说明她爱你啊!” 内心【绿成青青草原了,你的女神早中晚各一场,想不到吧?】 男主看她眼神逐渐幽深:“我们在一起吧” 姜南书掩面而泣:“不要让姐姐误会,我不配!” 内心【钱难挣,屎难吃,女配的命也是命!】 只是… 为什么她最后作成了全员团宠?

长门好细腰
姒锦 · 女强/重生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