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惊!娱乐圈花瓶重生去做学神了

惊!娱乐圈花瓶重生去做学神了

苏幕遮玥 · 99.6万字 · 连载至263章 · 更新于2023-12-09

张家的外甥女那可是文曲星转世,从小到大就没考过第二名,就算考试当天烧到三十九度九,依旧能稳稳当当的下笔如神,简直神了。

邻居们提起这丫头,那叫一个羡慕嫉妒啧啧称奇。

这可是清华北大的苗子,老张家祖坟冒青烟了。

“听说了没,张家那丫头中考又是全市第一,市一高和实验高中为了争她在张家门口差点打起来……。”

“这算什么呀,蓝雅贵族高中的校长带着一百万登门了……。”

学神的世界、我们不懂!

——

学神的世界,很寂寞!

——

当一个人拥有了顶尖的美貌,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权势身份,那将是一切苦难的源头。

前世的沈又安,不肯向潜规则低头,一生颠沛流离,最终病死在大雪冬夜的街头。

曾经红极一时的娱乐圈花瓶以这样低调悲惨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惊动一草一木。

沈又安再睁眼,她因公殉职的消防员父亲刚刚与世长辞。

“叮”您的学神系统请签收。

她剪掉长发,戴上眼镜,封印了颜值,开始走上学神之路。

在未拥有能护住绝世容貌的实力之前,她宁明珠蒙尘,也不愿怀璧其罪。

上架时间:2023-03-13 12:28:47

001 学神系统

高考前一天,我被家里人下了安眠药,锁进地下室。

我跪着哀求舅妈,哭到声嘶力竭,求她放我出去高考。

我从小就父母双亡,但我成绩优异,考上名校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所以这是我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我不能错过!

可舅妈却一个耳光扇过来。

“哭丧呢?不就一个考试?有什么好去的?”

“你表弟中考发挥失常,差一点就能读高中!现在家里钱不够,隔壁老刘的彩礼我已经替你收了,明早上就嫁过去。”

“老刘那可是个会疼人的,要不是老婆死的早还轮得上你?”

隔壁老刘?

他的年纪都可以当我爸!还抽烟酗酒打女人,前一任老婆就是因为受不了家暴才喝农药自杀的!

还有我表弟,他从小就是学渣,根本就考不上高中。

现在为了他们宝贝儿子的高中名额,居然要把我卖了!

*

“这孩子不能留,咱们家养不起,你从哪儿带的给我还哪儿去。”

“你让我往哪儿送,她在这世上就只有我这一个亲人了,周琴,孩子这么可怜,你也是当妈的,你忍心看她流落街头吗?”

“她爸家里不是有人吗?一个孩子总养得起吧,咱们家这条件,养一个小宝就够难的了,再加一个吃白饭的,学费生活费算下来,我们娘俩喝西北风去吧。”

“我给沈力家里打了几次电话,都说没有这个人,我看他就是个孤儿,压根不是富二代,当初就为了跟我姐在一起,才骗我妈说是为了参军跟家里闹翻了偷跑出来的,再说了沈力是烈士,烈士子女需要你养吗?国家给抚养,上学所有费用全免,每月还有一笔抚恤金,你只要给孩子口饭吃,给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安安很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什么,每月都有抚恤金?”女人尖利的声音刺的耳膜疼。

五岁的沈又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听着卧室传来的争吵,琉璃一样清澈漆黑的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嘲弄,与她童稚的年龄完全不符。

睫毛微垂,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淡青色的阴影,完美的掩盖了眼底的情绪,看起来安静又乖巧。

一听到抚恤金,周琴立刻改口,“留是能留下,毕竟是你亲外甥女,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但她也不能吃白饭,家务总要帮着做吧,我一个人带孩子够累了,再带一个还要不要我活了。”

张建没好气的说道:“安安才五岁,你不要太过分了。”

“五岁也不小了,该懂事了,又不是我让她没爸妈的,我给她口饭吃,她就该对我感恩,我又不是做慈善的。”周琴剔着新做的美甲,吊梢眼里写满了刻薄。

张建气的摔门而去,看到乖巧的坐在客厅的沈又安,叹了口气,走过去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安安,委屈你了。”

沈又安抬头,那是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却仿佛一汪深潭,幽幽望不到底。

张建愣了愣,心底有些发寒。

以前的安安是个十分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沈力去世后,安安大病一场,病好后,人变沉默了许多,张建再也没见她笑过。

可能父亲的去世,对孩子打击太大了吧,张建心底越发怜惜。

“舅舅,开学我就上一年级了,爸爸说让我上蓝雅小学。”沈又安还带着奶气的声音很平静。

蓝雅集团是本市最强大的贵族教育集团,分为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配备最强的师资力量,入读的学生非富即贵,当然学费也昂贵的吓人。

张建本想说他们这种普通人哪儿读得起贵族学校,可忽然想到他那个短命的姐夫,看平时的言行举止颇有些贵气,见识也不凡,家世可能不简单,想到送女儿读贵族学校也能理解。

可那是贵族小学啊,他就是一银行的小职员,哪儿来的人脉把孩子送进去。

“舅舅,赵叔叔说,以后我有困难就找他,他是爸爸的好朋友,一定会帮我的。”沈又安似是无意的提醒。

张建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你爸可是赵主任的得力干将,赵主任爱屋及乌,一定会帮你的。”

“既然是你爸的遗愿,安安你放心,舅舅一定帮你办成。”

沈又安看着张建火急火燎般离去的背影,抿了抿唇。

“臭丫头,就你这穷酸样子还想读蓝雅小学?以前好赖还有个爹,现在连爹都没了,想得倒美,你以为蓝雅小学什么阿猫阿狗都收啊,信不信你连大门都进不去。”周琴刻薄的声音飘了过来,斜着眼睛不善的盯着沈又安。

现在的家长非常重视教育,她表姐削尖了脑袋动用所有人脉想把儿子送进蓝雅小学,可这蓝雅小学有个入学考试,低于九十分的不管多优秀都得刷下来。

不是她小看沈又安,这孩子笨头笨脑的,还是个丫头片子,想进蓝雅,做梦吧。

沈又安眨了眨眼睛,一派天真无邪:“我进不了,小宝就进得了吗?舅妈在幸灾乐祸什么呢?”

她之所以要进蓝雅小学,是因为蓝雅小学是本市唯一的寄宿制小学,她要离这个蠢笨粗俗的女人远一点,再也不要重蹈前世的覆辙。

前世她上的普通学校,在学校因为孤儿身份备受孤立,回家还要做家务,带孩子,不管她学习多努力,多勤奋,成绩多优秀,周琴都能挑出错来,那时支撑她活下去唯一的念头就是考上大学,摆脱这里的一切。

可是在她高考前夕,周琴给她的水里下了安眠药,让她错过了高考,这是她前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后来周琴为了十万彩礼把她卖给了一个鳏夫,周琴用这十万块钱买了她宝贝儿子的高中名额。

她拼死逃了出来,逃到了别的城市,为了生存发过传单,做过服务员,尝尽了世间冷暖酸甜苦辣,后来被一个星探发现,签约出道。

而这,仅仅只是噩梦的开端。

沙发上坐着的小女孩有着仿佛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容,栗色的微卷长发,乖巧漂亮的不可思议。

可当那双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你的时候,仿佛一汪深潭,冒着幽幽的寒气,令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发颤。

那种感觉……仿佛被鬼盯上了似的。

周琴冷不丁打了个哆嗦,骂骂咧咧了一句:“死丫头你给我等着,小宝肯定比你强。”说着甩上了卧室门。

沈又安低下头,看着摊开的掌心。

白嫩的手掌还带着婴儿肥,纹路清晰通达,就像她此刻的大脑,清醒冷静。

手掌缓缓合拢,紧握成拳,沈又安眼底是前所未有的坚毅。

她不会再让任何人破坏她的人生。

——

张建这个人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可在银行做的服务行业,迎来送往什么人没见过,最是会看人眼色,一番感情牌打下来,赵主任拍胸脯打包票一定给沈又安安排好蓝雅小学。

但是蓝雅小学这个学校什么人的情面都不给,最后看在赵主任小姨子的堂哥的表叔是校董小舅子的面子上,愿意给沈又安一个入学考试的名额,只要通过考试就能入读,反之也不能破坏行业规则。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而小学的入学考试,不管多刁钻的题目,对一个二十八岁的灵魂来说,小题大做了。

参加入学考试这天,沈又安起了个大早,洗漱一番,将栗色的微卷长发用红色发带扎起高高的马尾,露出婴儿肥的精致脸蛋,白皙可爱的像个雪团子,一双大大的漆黑的眼珠里游离着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淡漠。

周琴抱着三岁的张天赐从卧室里出来,一边喂奶,一边斜着眼看沈又安,眉梢高高扬起,一如既往的刻薄讨厌,“要我说啊,还不如把机会让给我们小宝呢,一个小丫头片子,早晚要嫁人,读这么好的学校干嘛,浪费资源。”

正在穿衣镜前整理领带的张建看了她一眼,冷冷道:“小宝该上什么学校我自有主张,安安你就别管了,管好你自己吧。”

周琴撇了撇嘴,昨晚她给表姐打电话,表姐听了这件事,笑道:“皮皮在辅导机构上了一年,各科老师都夸他聪明,结果考试前一晚不小心着了凉,考试当天状态不佳,这才没考上,要我说啊,你那个外甥女没任何基础,肯定考不上,还是别折腾了,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们小宝。”

周琴一听也是,她刚给张建提了一嘴,张建差点没跟她蹦起来,到现在还没给她好脸色。

哼,她就等着看这丫头的笑话。

沈又安背上书包,瞥了眼周琴怀里的小孩,三岁的张天赐比同龄的孩子都要胖的多,粗糙的五官挤在肥硕的脸上,沉浸在奶粉的快乐中,让人想起猪圈里待宰的猪。

眼底的厌恶一闪而逝,沈又安背起书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

入学考试只有一张综合性试卷,计时六十分钟。

考试地点在教导主任吴西山的办公室。

沈又安坐在靠窗的书桌前,这张桌子是吴西山特地让人搬进来的,吴西山和赵钱坐在屏风后的茶室内,时不时传来水质流动的声音,以及压低的说话声,淡淡的茶香飘满整个房间。

这张试卷对沈又安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即使有几道刁钻的脑筋急转弯,对于人生阅历丰富的沈又安,也只是脑子多拐一道弯而已。

算算时间还早,沈又安偏头望向窗外。

蓝雅小学作为贵族学校,所有设施都是最好的,操场占地极大,橙绿相间的塑胶跑道像是雨后天边的彩虹,有一个班正在上体育课,一二一喊操的响亮口号清晰的飘荡在天地间。

操场左边一个现代艺术风格的硕大建筑便是室内球馆,映着湛蓝的天空,极具美感。

沈又安双手托腮,深吸口气。

久违了,学校。

“叮。”脑海中响起一道细微的声音,像是一滴水投入湖波,泛起轻柔的涟漪。

“恭喜宿主成功开启学神系统,接下来我们将一起成长,一起走上学神之路。”

作者还写过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苏幕遮玥 · 1V1/打脸

明镜下山了,成了江城豪门祝家的真千金。 祝家所有人都看不上这个深山里来的小尼姑,对假千金关怀备至,警告真千金妄想取代假千金的地位。 明镜不争不抢,每天吃斋念佛,无欲无求 祝弟惹了大官司,祝夫人大费周章请第一夫人说情,换来无情嘲讽——我看在明镜师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 祝夫人:? 祝爸爸公司陷入危机,急需抱首富大腿,首富鄙视道——错把珍珠当鱼目,我看你投资的眼光有点毒 祝爸爸:? 假千金在宴会上想要搞臭真千金,然而从此人人皆知,祝家的真千金貌若天仙,慈悲心肠。 假千金:? 豪门太子曲飞台兼职顶流,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众星捧月。 参加生活综艺,来了个弱不禁风的女嘉宾,左手劈柴,右手拉面,蒸炸烹煮手到擒来,他个生活白痴看的目瞪口呆。 国际少围大赛决赛直播,有围棋天才之称的表弟焦灼吃力,而对面眼熟的美貌少女气定神闲,一招绝杀。 学霸死党哭着对他说,你女神转来之后,我就再没考过第二名了。 曲飞台: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直到有一天,他竟在世界佛学交流会上看到她跟一群老和尚谈经论道,弘扬佛法,曲飞台慌了…… 你六根清净,看破红尘,我却非要拽你来这红尘走一遭,大不了,你登极乐,我下地狱。

千金不换之恶女重生
苏幕遮玥 · 女强/重生

她本该是幸福的公主,却被自私的姐姐一朝推入地狱,本该是她亲人的父母兄弟冷眼以待,于是十年幽禁、十年折磨,青梅竹马为救她惨死身前,葬身狼腹,而她也在价值散尽的那刻魂归西里。 知道的人说她可怜、不知道的人说她可耻,她却觉得自己活该。 再睁眼,她回到了十岁那年,身处孤儿院的她为改变上一世的命运,为保护视如生命的竹马少年变身残酷冷血的复仇少女,为强大,她医术、黑道两手抓,于是,跆拳道界的不朽神话、非洲原始森林里的佣兵之王、亚洲的黑暗女神、都是她的代名词,外界人的眼中,她强大、神秘、冷血,拥有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绝美容貌,堪比天才的绝顶头脑,她是一个神话,她是一个不朽的传奇。 而她也在逐渐强大的过程中揭开了前世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已经成长到令人仰望的地步了,所以即使被抛弃一次、两次又如何,她总会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哭着跪在她面前乞求她原谅还要看她心情好不好。 总之,这是一部热血的复仇史,看我们的复仇女神——洛荞心如何在阴谋遍起的豪门家族一路披荆斩棘,手刃仇人,问鼎天下、剑指锋芒。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苏幕遮玥 · 娱乐圈/1V1

永安郡主选郡马时跟害死她的闺蜜一起穿越了,附带忠心丫鬟一枚 仰她鼻息而活的两人一朝变身,一个有钱,一个有势,独她处境凄惨 娱乐圈狭路相逢 闺蜜:如今你只是个一穷二白的贱民,我弄死你比弄死只蚂蚁还简单 永安郡主摆弄着新做的指甲,黛眉微挑气势凌厉:大胆,见到本郡主还不下跪 闺蜜下意识双膝一软,转瞬恼羞成怒: 9012年了,早就不是大夏朝了,拜托你认清现实,现在掌握你命运的人是我,该跪的是你 豪门丫鬟上来一巴掌:顶撞郡主,出言不逊,按夏律掌掴二十 刚刚趾高气扬的丫鬟转头谄媚的围在少女身边捏肩捶腿:这贱人前世害了郡主,现竟还想与郡主争,打杀了都不解气 郡主笑着摸了摸丫鬟的脑袋:乖,现在是法制社会,打打杀杀影响多不好 那就先封杀 闺蜜:…… 当红小花旦萧郡主近来春风得意,先有某富二代送豪车送别墅送资源,后有某小生微博深夜表白,连低调高冷的影帝大人亦表示了青睐欣赏 后狗仔扒出壕无人性的富二代竟是豪门名媛!还是郡主粉丝会会长 某深夜表白的小生竟是当红顶流偶像 高岭之花的影帝大人直接@了萧郡主:选郡马,我有资格吗 粉丝沸腾,娱乐圈炸锅 萧郡主微微一笑,云淡风轻:选郡马嘛,不急,一个个排好队 粉丝:郡主恃美行凶,男女老少通吃,郡主威武霸气

同类热门书
全网黑后我上岸清华搞教育
云笙芷 · 娱乐圈/爽文

【娱乐圈+大女主+各种教育类综艺+学霸+爽文】 清大博士陆芝二十多年兢兢业业投身教育行业,刚办完毕业典礼居然因为一个巴掌美美穿书,对方还是个全网黑的糊咖? 原主出身书香世家,黑料缠身气死爹妈不说,还有白莲花闺蜜在一旁虎视眈眈,一心想踩着原主上位。 这也就算了,穿过来第二天就得考研? 陆·沉迷事业·芝表示:还有这种好事? 进什么娱乐圈,这不得麻溜考研赶紧退圈! 只是她参加完最后一个综艺后,这风向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以前的黑粉:十八线糊咖滚出娱乐圈!莫挨我顾老师! 现在的忠粉:呜呜呜球球了芝芝别走,这综艺没你我不想看 清大金牌教授也公开表示:芝芝在外面支教辛苦了,欢迎开学季回到清大@陆芝 全网惊掉下巴:??? 就连原主曾经疯狂迷恋的娱乐圈顶流顾凌州,也在她快要离开那晚,圈起她的腰,嗓音极致诱惑:“别走……” 而这一幕恰好被摄像头拍到,下一秒,灵芝cp冲上热搜 cp粉直呼:呜呜呜嗑拉了 刚想退圈的陆芝:! 救命sos,她怎么又上热搜了?!

勿扰,真千金她保送清北直博了
苏沐叶 · 1V1/打脸

【一心向科研的钢铁直女+一见钟情的轻微恋爱脑男主】 明知道是别有预谋的认亲,傻子才会真的送上门去。 别的真假千金剧情应该怎么演来着?算了,懒得理,直接无视他们就好。 宁栀向来得过且过,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发光发热,除非有人不长眼的一遍又一遍在她的雷点上蹦迪。 他丫的,谁能想到真的有人这么不怕死?? 心中只有利益的所谓父母亲人,那就送他们去该去的地方,监狱什么的多适合啊。 不停找存在感的假千金,也让她露出本来的面目,名声扫地,再无出头之日。 你看,她宁栀确实不是什么好人,惹她干什么? 当宁栀打定主意在科研这条路上狂奔到底的时候,有个人却一直在身后默默地陪伴着她。 宁栀后来问傅潜,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傅潜想了想,给了她一个拥抱。 大概是因为,那天他看到了她逆着光走向自己吧。

为国争光后,我成顶流!
绯花 · 1V1/重生

(1V1)北凉国太师赵清澜,手握重权,把持朝政,是奸臣里的一把手。 一朝猝死。 醒来后,世界都变了。 在赵清澜的认知里,女人赚钱养家,男人相妻教女。 怎么到了这里,都反过来了。 好在,这是个现代社会,如今已经男女平等了。 科技,网络,文明。 这真是个咸鱼的好地方。 当然,要是能忽略掉女人生孩子这个事实就好了。 赵爸:“妹妹柔弱,你是哥哥要保护好妹妹” 老爸说这话的时候,八岁的妹妹正单手扛着五十斤大米,一脸轻松。 赵清远:确定这叫柔弱? 赵妈:“你妹生的好看,走夜路很危险,要是遇到坏人,被欺负了怎么办。” 老妈说这话的时候,电视上一串劫匪再地上哭嚎,其中一个正被他妹妹踩在地上摩擦。 大写的标题。 好心市民协助官方爸爸,抓捕罪犯,解救人质。 赵清远:…… 重来一次。 赵清澜:先定个小目标,考上清华。 不过,在那之前。 参加国际武术大赛拿个金牌为国争光。 参加国际举重大赛,拿个金牌为国争光。 参加世界书画大赛拿个一等奖,为国争光…… 就算换了个地方。 也绝对不吃软饭。 所以,结婚是不可能结婚的。 很久以后,看了一眼抱着的儿子,又看了一眼美貌如花的老公…… QQ群:476963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