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战西野 · 69.1万字 · 连载至403章 · 更新于昨天 11:45
标签:1V1架空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上架时间:2023-03-27 20:23:10

第一章 初见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叶初棠刚在院子里把草药铺开晾晒,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有人吗?”

她随意掸了掸衣衫,待微涩的药香稍稍弥散开来,过去开门。

“来了。”

连舟在门前焦急等待,等瞧见门后少女的模样,瞬间愣住。

这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一袭绣海棠素色袄裙,衬得身形清瘦,乌发只用一根木簪简单挽起。

鹅蛋脸,远山眉,肤色竟更胜雪三分。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那双乌黑澄澈的眼,干净温润,纯澈至极。

她只往那一站,便亭亭如未曾经历过霜雪风雨的春日海棠,让人忍不住连声音都放轻。

连舟回神,双手抱拳表明了来意:“你好,我找医馆的大夫。”

叶初棠轻轻颔首:“我就是。”

连舟更加惊讶,随即皱起眉来,忧虑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和主子一路奔波至此,主子病情恶化,已经不能再拖,便想着先找个医馆看诊。

谁知道出来的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他转身走到马车旁,冲着里面的人低声问道:“主子,属下再找找有没有其他医馆吧?”

叶初棠黛眉微扬。

三年前刚来江陵开医馆的时候,大家也不信任她的医术。

这主仆似乎是外地人,路经此地,会是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片刻,马车里传来一道质地清冷低沉的嗓音。

“就她了。”

分明是初春的天气,这嗓音却像是裹着一层薄薄的霜雪,沁着透心的凉意。

连舟应了声,又走回来,态度比之前客气几分。

“诊金好说,还请您务必尽心为我家主子看诊。”

叶初棠正要开口,就听街那头忽然传来了杨婶子的喊声。

“叶大夫!不好啦!你家四郎又在书院和人打起来啦!”

叶初棠神色未变,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事儿,温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杨婶子上气不接下气:“听说是和曹记酒楼的二少爷那帮人打成一团了!拉都拉不住呢!你快去看看吧!”

曹记酒楼是江陵最大的酒楼,听说他们老板的表妹还是知县夫人,一家子有钱有势,横行霸道。

曹家少爷平日里身边也总是有着好几个跟班,斗鸡遛狗,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这一打……

叶初棠侧头看向连舟,“里面请吧。”

“……什么?”连舟看了看杨婶子,又看了看叶初棠。

没听错的话,她家里好像出了麻烦?她不去看看吗?

叶初棠刚转过身,又想起什么一般回头提醒,“对了,诊金一百两。”

连舟简直难以置信,“一百两?!”

哪怕是京城的医馆,也不敢这么要价!

叶初棠心里轻叹,她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她要不讹一下,上哪儿给老四筹钱赔人家医药费?

他这次可打了好几个!

“看诊与否,全凭自愿。”她的目光在马车上停留一瞬,“不过……你家主子再耽搁下去,怕是不好。”

连舟心中一凛。

听她这意思,难道已经看出主子的情况紧急——不对啊,主子可一直都在马车里呢,她上哪儿看?

估计是最近事情太多,草木皆兵了。

一个乡镇医馆的小女子而已,能懂点皮毛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叶初棠谢过了杨婶子,又请人进了医馆。

杨婶子瞧着那道纤瘦娉婷的身影,同情地摇头。

“哎呦,一个姑娘家,独自养活全家,真难啊……”

……

叶初棠进了屋,一看到病号就后悔了——后悔要的诊金太低,更后悔接了这个单。

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鼻梁高挺,眉眼深邃,神光内蕴,一袭月牙白锦袍,虽然脸色苍白,仍不掩清隽俊美。

这是她在江陵,不,这是她两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衣着低调,气质清冷,通身带着说不出的贵气。

这哪里是寻常公子?

而他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左胸,一处在右腹,皆由利箭射穿,眼看应该伤了有段时间了,但伤口溃烂,迟迟未曾愈合——摆明了带毒!

这是把他往死里搞呢!任谁看都能猜得出肯定是有着深仇大恨,才会下此死手。

一不小心,她也得被扯进去。

叶初棠:“……”

讨厌一些没有边界感的病号。

连舟看她面色微沉,心下焦急:“怎么?看不了?”

就知道不能对这种小医馆抱希望的……

叶初棠把完脉,站起身,听到这话有点想笑。

身为古医世家第三十一代继承人,不知道多少人求着上门看诊而不得。

当初她意外身亡,虽然没来得及当上门主,但人生的前二十多年一直都在为此做准备,各门各术力求精通,真真正正的卷王之王,没想到重生一世,业务能力被连续质疑。

“能看。”她写了副药方,递给连舟,“出门右转,你去抓药。另外这是独门秘方,二百两。”

连舟:“……”

他不肯走,主子身边现在只剩下他了,危机四伏,他不能掉以轻心。

“我得守着我家主子。”

叶初棠语气平和:“一个时辰内喝不上药,你家主子就再也不用你守了。”

连舟眼皮跳了跳,刚要反驳,就见自家主子似乎笑了一下。

“你去吧。”

连舟只能应了,快步而出。

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很是安静。

叶初棠从旁拿起剪子,看向躺在床上的男人,在他左胸比划了下。

“我动手了?不介意吧?”

男人眸色沉沉地看着她,微微一笑。

“请。”

……

连舟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主子合着眼,衣衫凌乱地躺在那。

“主子!”他心慌上前。

“药已经换好了。”叶初棠接过他取来的药,准备拿去煎,边往外走边道,“他重伤未愈,体内还留有余毒,身体虚弱,先让他休息吧,等会儿药煎好了再喝。”

连舟这才发现自己是误会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多、多谢!”

叶初棠刚走几步,院子里忽然冲出来一个小奶团,扑到了她身上。

她低头,瞧着那张肉乎乎白嫩嫩的小脸,忍不住一笑。

“睡醒啦?饿不饿,要不要吃芙蓉糕?”

小奶团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望着她,巴巴用力点头。

叶初棠捏了捏小奶团的脸蛋。

身后房间内,躺着的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连舟总算松了口气,“太好了!谁能料到这个小医馆的大夫,还确有几分本事,真是深藏不露!”

沈延川静静望着院子里的一幕,若有所思,下颌轻点。

“的确。想不到年纪轻轻,孩子都这么大了。”

作者还写过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战西野 · 娱乐圈/豪门

【已签约出版】【双强苏爽,甜宠无虐!】 整个云州都知道,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 出身低微,不学无术。 重生回来的宁璃看着镜子里十七岁的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年,她的容貌还没有被继弟摧毁,她的荣光还没有被继妹窃取,属于她的一切还没有被夺走。 重来一次,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想必是极有意思的。 ...... 宁璃被赶出叶家后。 娱乐圈顶流绝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属于你。 国际顶尖赛车手:谁欺负我们队长? 顶奢集团继承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不要再买套别墅放着? 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来继承家产! 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诱哄:且慢,小祖宗还是先跟我回家。 ...... 传闻陆二少姿容清绝,高岭之花。 直到某日,有人看到陆二少书里掉下一张手绘,纸上少年短发遮眼,侧影清冷孤傲。 一夜之间,全城沸腾! 第二天,陆二少就被人堵了。 刚巧路过的宁璃念及前世那一点情分,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全揍了。 她拍拍他的肩: “不谢。” 陆淮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动声色的藏起了手里刚拿到的情书,笑了: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 很久以后,宁璃看着那张素描上的自己,沉默良久。 “......误会大了......”

逆天神妃至上
战西野 · 女强/腹黑

本文女扮男装,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他”,曾是慕家最耀眼的天才,人人艳羡,不可追赶。 “他”,也是慕家最耻辱的存在,筋脉尽毁,沦为废人! 从云端跌落尘埃,被家族驱逐,受尽欺凌! 殊不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朝觉醒,天地震荡!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凝元力,炼神体,契神兽,汇星辰之力,掌天下乾坤! 慕家三少,绝世风姿,更是引得无数人疯狂追逐! 当站在最高的位置,众人仰望,方知——“他”,竟是她! 他,背景神秘,实力莫测,清绝卓然,骄傲至极,却唯独对那一人,放不下,舍不得。 千万人追随他,而他,只追随那一人! 那颗绝世明珠,唯我——捧于掌中!绽放万千光华! 片段一: 慕三少笑眯眯:“云少主,不好意思,这一次,本少又抢在你前面了,这神兽丹…” 云翊波澜不惊:“归你。” 慕三少笑意更浓:“云少主真是好气魄。那咱们一同找到的这元神液…“ 云翊凤眸微垂:“归你。“ 慕三少笑的合不拢嘴:“云少主当真豪杰!虽说这上古神诀乃是你先找到,但本少也出力…” 云翊眸色深深:“归你。“ “凡是你想要的,只要我有,便都归你。” 慕三少笑容一滞。 “不过…“不待慕三少反应过来,云翊便是抬眸,盯着慕三少,一字一句道: “你——归我!” 片段二: 慕三少知道自己生的好,招蜂引蝶是难免的。但她没想过招来云翊这么一个妖孽。 容貌妖孽,背景妖孽,天赋妖孽,连兴趣也这么妖孽! 追追逃逃折腾良久,慕三少终于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云少主,”慕三少艰难开口,“我是个男人,你也是个男人…” 云翊面无表情:“嗯。” 慕三少顿了顿:“我不搞基…” 云翊眉眼不动:“嗯。” 慕三少:“…” 慕三少咬牙:“云少主你是不是对我们慕家人有意见先前折腾我妹妹现在折腾我…” 云翊看向她,似笑非笑。 “你是女人,我便喜欢女人,你是男人,我便喜欢男人。如何?” 慕三少颤抖的看着他:“…禽…禽兽!” 云翊了然,郑重点头: “嗯,你若是禽兽,我也只喜欢你。” 总之,只有你,就是你!战西野新书玄幻言情大作《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惊喜来袭! 重生归来,她虐渣打脸重登巅峰! 碧落黄泉,他许她一场盛世豪宠!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战西野 · 女强/逆袭

前世,她是地位尊崇的天命帝姬,却在大婚前夕,遭遇背叛,自焚而亡! 重生为破落世家的废柴弃女,受尽欺凌,而害她之人却已高高在上,享尽风光! 一朝重生,凤唳九天! 驭神兽,凝原力,通医毒之术,掌人神生死! 她发誓:要让背叛欺辱过她的那些人,受尽折磨,百倍还之! …… 他是孱弱温润的离王殿下,也是手握天下的暗夜君王,唯独为了一个人倾尽生生世世。 他承诺:要让他唯一爱过的那个人,平安喜乐,永世欢愉。 …… 她以为这一路必将充满血泪,却不知等待她的,是一世预谋已久的盛世豪宠! 小剧场: 1 开始,人人都劝:“离王殿下,楚家弃女配不上您!” 后来,个个都嘲:“孱弱世子,恁配不上天命帝姬!” 最后,众人喟叹:帝君,您这是何苦来哉? 他淡笑: 她在云端,本王便去云端,她在尘埃,本王便入尘埃。 为她,前生不苦,余生皆甜。 全文苏爽甜极,欢迎跳坑!

同类热门书
嫡女高嫁
一千万 · 宅斗/重生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三公子、齐安伯二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二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原书名:《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这个皇后不太卷
白柠柚 · 宫斗/1V1

【病娇暴君 VS 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扶光长公主
犹似 · 宫斗/权谋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外家戚氏以谋逆之名,被抄家灭族,宠冠后宫的母妃,鸩杀于甘露宫内。 她被新皇幽禁摘星楼。 混身是血的质子,声音低哑:“我说过,不论多少次,我都会来救你。” 后来,南朝城破那日,姜扶光一身红衣,骄阳似火,站在皇城楼上,身后是宫人们的惨叫凄嚎,是伏尸遍地,血流成河的惨烈。 身穿玄色甲胄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一步一步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原书名:《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