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子不想理你

仙子不想理你

云芨 · 103万字 · 连载至502章 · 更新于06-09 06:39

白梦今当了上千年的女魔头,到死都让整个修仙界如鲠在喉。

当她意外回到少年时,忽然不想做魔头了。

如此道貌岸然的修仙界,有她这样茶里茶气的仙子,也挺合理的吧?

——————

有男主且言情,不升级走剧情

不合适请点叉,有很多满足您要求的作品可以看

上架时间:2023-04-01 14:54:58

楔子

紫微遗迹已经开启好几天了,徘徊在入口的修士不减反增。

有新来的修士兴冲冲赶到,被热心的同道及时拉住。

“道友留步,现在去不得啊!各大仙门正合力剿杀玉魔白梦今,小心被无辜波及,遭了池鱼之殃。”

刚刚抵达的年轻修士大惊失色:“玉魔也在此处?这女魔头又想干什么坏事?”

“自然是抢夺仙宫之宝了。听说紫微遗迹里有一样上古至宝,名唤轮回镜,有移山倒海、逆天改命之能。要是落入心怀不轨的人手里,怕是要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这话说得年轻修士心都提起来了:“如此至宝,要是被那女魔头夺走,修仙界岂不是要再起风雨?”

“谁说不是啊!所以各大仙门派人把守住入口,力求将白梦今击杀于遗迹之内。”

那些不敢进秘境,又不舍得离去的修士们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这女魔头坏事做尽,恶贯满盈,早就该杀了。”

“可不是?听说她幼失双亲,多亏家族照拂才能平安长大,谁知道后来功法大成,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将家族夷为平地,一家老小连家里的狗都没放过。”

“还记得七星门周月怀吗?早年那女魔头还在丹霞宫的时候,与她引为知己,结果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竟被灭了满门。”

“要说惨还是丹霞宫宁仙君最惨,好端端的被这女魔头缠上,不愿屈从于她而被暗算得经脉逆行,险些走火入魔,到现在还未清除病根,日日忍受煎熬。”

桩桩件件恶行,概括起来就四个字,罄竹难书。

其中一名年长的修士听到这里,长叹一声:“说起来,早年她还是玉仙子的时候,我曾见过她。丹霞宫掌门爱徒,天分出众姿容绝世,名号里这个‘玉’字真是恰如其分,谁知道后来……”

玉仙子成了玉魔,曾经前赴后继的狂蜂浪蝶们,再不敢提昔年的仰望爱慕,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杀之后快。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大概要从白梦今拜师丹霞宫说起。

“……白梦今成功闯过通天路,被岑掌门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当时真是风头无两。丹霞宫的通天路,平均十年才闯出来一个,无一不是资质心性俱佳的可造之才。后来这些弟子,也都成为丹霞宫的中流砥柱。”

“果不其然,白梦今入门筑基,二十年金丹,几乎追平了宁仙君的记录,人人都以为她会是丹霞宫又一位天之骄子。”

“那她后来怎么会入魔?”年轻的修士好奇问道。丹霞宫乃是上三宗之一,她还是岑掌门的关门弟子,前途何等光明,根本没有理由入魔。

那年长修士感慨:“只能说是孽缘,偏偏叫她遇上了宁仙君。”

“所以说,那桩传闻是真的?”有知情的修士表情微妙,“这女魔头与宁仙君曾经……”

话刚起了个头,就被人打断了。一名宁仙君的崇拜者喝道:“宁仙君与她可没有关系,全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不错!她自己不要脸肖想宁仙君,与宁仙君何干?少来攀关系!”

丹霞宫现任掌门宁衍之,天生剑骨,当今第一剑修。从少年时,他就是修仙界人人向往的天才。对他敬重的、仰慕的、钟情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几,岂容旁人有半点不敬。

“哎,别激动,咱没这个意思,就是说说旧事。”

“是啊是啊,宁仙君持身端正谁人不知,断没有诋毁的意思。”

打过圆场,无聊的修士们继续闲话。

“白梦今入了岑掌门门下,便与宁仙君成了师兄妹。宁仙君何等风采,日夜相处之下,她便动了凡心,苦苦追求。可宁仙君一心修成大道,对她不假辞色。一来二去,白梦今心生魔障,竟然对宁仙君下了情蛊。”

“幸而宁仙君警觉,揭穿了她的丑事,请岑掌门逐她出师门。白梦今大受刺激,假作忏悔,趁机打了宁仙君一掌。这一掌击中宁仙君的剑心,就此种下了病根。”

说事的修士长声叹息:“经此一事,宁仙君剑心破碎,险些走火入魔;白梦今趁乱逃出丹霞宫,就此成为叛门之徒。岑掌门差点痛失两位爱徒,伤心之下,没多久就坐化了。”

这些陈年往事,对比现状,不免叫人唏嘘。

“情之一字,当真害人不浅。倘若白梦今没有心生妄念,今日丹霞宫会是何等盛景?宁仙君不受剑心之伤,修为更上一层楼,如此,丹霞宫必为上三宗之首。”

“倘若两情相悦,也不失为一桩美谈。一个旷世之才,一个天人之姿,神仙眷侣啊!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呸呸呸!别瞎说,就这女魔头的心性,她也配?!”

“如此说来,白梦今岂不是更可恶了?丹霞宫的基业,差点毁在她手里。”

“女人就是成不了事,满脑子情情爱爱,就为了这个入魔,也不嫌丢份!”

这话立时引来几位女修的围攻:“姓白的自己人品低劣,关女人什么事?”

“白梦今再怎么劣迹斑斑,也是魔道魁首,你又成了什么大事?”

“说得好像你们男人不会精虫上脑一样,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我看也没少干啊!”

吵吵嚷嚷中,忽然一阵地动山摇。

“不好,禁制要破了!”

修士们停下斗嘴,抱头鼠窜。

那些守在遗迹入口的仙门弟子纷纷奔过去,在长老的调度下出手,加固禁制。

但这并没有用,遗迹上方的光罩一阵摇动,轰然碎裂。

一道紫色遁光冲天而起,很快被几人拦截。

遁光散去,露出一名紫衣女子的身影。

只见她身段婀娜,面容如玉,负手立于半空,衣袂翩然飘飞,仿佛天人临世。这风采气度,怎么看都不像个魔头,倒应了她早年的名号,玉仙子。

“白梦今,”青衣竹冠的俊秀青年拦住她的去路,“叛门之徒,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回丹霞宫谢罪!”

刚刚经过一番苦战的女魔头并不狼狈,袖口沾的些许血迹,反倒显得洒脱随意。

她的目光在青年脸上顿了顿,嘴角一挑:“霍师兄,原来今天带队的是你。宁师兄呢?杀我他不亲自动手吗?”

“担不起玉魔阁下一句师兄!”丹霞宫掌院霍冲霄沉声道,“杀你何需宁师兄出手,何况他也不想见你。”

白梦今呵了一声,似笑非笑:“我料想他也不会见我。”

不等旁人琢磨言下之意,她袖口一拂,身上灵光大爆,一面金光灿灿的古镜飞了出来。

“说来说去,你们不就是想抢这个吗?东西就在这里,有本事来拿。”

随着这句漫不经心的话,雪花般的碎玉漫天飞扬,天地间仿佛骤然刮起了暴风雪。

“琼玉功,这是琼玉功!”

有见识的散修大叫起来:“快躲!”

但见“雪花”飞舞之处,沾到的草木、山石褪去颜色,化为灰白色的玉石。

琼玉功,化物为玉,断绝生机。

一位仙门长老大怒,喝道:“妖女住手!胆敢滥杀无辜!”

说着仗剑而起,伴随着长啸的剑光挟带着强大的威压,向白梦今扑去。

有人打头阵,仙门弟子俱都冲了上去。白梦今实力强横,为人又狡诈,这次机缘巧合将她重伤,错过了未必有下次。

漫天都是剑光术法,夹杂着无处不在的碎玉。实力够不上的散修们,别说参与这个层次的大战,连看都看不清楚,更无法分辨谁占上风谁落下风,一个个忙着找地方躲避。

最终,一切结束于百无聊赖的低语:“不玩了,你们这些人,真是无趣得紧……”

话落,那面古镜陡然放出光华,瞬时所有人都定住了。

霍冲霄的剑光刚刚飞出,下方弟子们布的阵亮到一半,各自找地方躲避的修士们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一切在这瞬间都被冻结。

天上风云倒转,已经破碎的禁制回到它原来的样子,被击毁的山石又重新出现。仿佛有一只笔,轻轻地划过去,时光留下的痕迹被一点点抹掉,最后连人也消失了。

只有紫微遗迹,仍然安静地矗立着。

作者还写过
天芳
云芨 · 宅斗/架空

传闻不学无术的池大小姐,在撞柱醒来后,忽然变得通情达理了。 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而且诗书礼仪,处处出众。

乘鸾
云芨 · 权谋/穿越

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究没能改变命运,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十年前。

一仙难求
云芨 · 女强/仙尊

作为女修士,长生路上要克服的困难太多。 资质、功法、丹药、法宝,一样都不能少。 感情、软弱、仁慈、贪心,一样都不能多。 没有前者,修行太慢,多了后者,凉得太快。 更甚者,容貌要不过不及,智慧要不多不少 ====== 新书《天命为凰》http://www.qdmm.com/MMWeb/1003310469.aspx 请多多支持~

同类热门书
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温北鱼 · 修真/1V1

互联网大厂卷王江言鹿穿成坏事做尽的白月光替身女配。 一朝摔破脑袋,她忘掉前尘一切。 兢兢业业走起了恶毒女配的老路。 最后自爆元丹,同大魔头同归于尽。 恢复记忆并再一次穿回剧情点的江言鹿:“……” 这恶毒女配老娘不干了! 看着松懈懒散的修真界,江言鹿二话不说开始内卷—— 男女主在月下赏景,江言鹿在打坐修炼。 宗门弟子刚刚起床,江言鹿已经练了两个时辰的剑。 就连吃饭的时间,江言鹿都在背剑法心诀。 所有人都在为宗规考核愁到头秃时,江言鹿已经全书背诵了五遍。 太玄剑宗所有弟子:“!!!” 整个宗门被迫加入内卷大队。 * 修真界觉得太玄剑宗的人都疯了。 整天跟着一个小姑娘内卷。 直到修真界大比。 太玄剑宗以绝对的实力打败一众宗门。 成为修真界四大宗门之首。 整个修真界:“!!!” 救命,他们现在卷还来得及吗! * 魔头祈樾不可一世了一辈子。 万万没想到,他被人自爆元丹炸死了。 再睁眼,他成了太玄剑宗的一个小修士。 祈樾发誓要找到炸死他的女人,将她挫骨扬灰。 然后,他看到了蹲在他面前的江言鹿……

咸鱼师尊带我躺成大佬
莫伊韵 · 穿越/金手指

【男强女强,1v1,修仙架空】 刚上岸就穿越成修真界十岁小孩,游桑觉得自己就是个妥妥的大怨种。 意外获得金手指,但金手指极其不稳定,被坑到拜了个咸鱼师尊。 别人学礼仪教条,师父带她上山捉鱼摘果子。 别人刻苦修炼,师父教她怎么偷懒。 别人一手剑耍的飞起,师父只教她三招,一招刺,一招挑,一招平挥然后跑。 每当游桑有内卷的冲动,师父这条咸鱼尾巴就将她拍在沙滩上晒太阳。 洛修言看着挣扎着想刻苦的游桑,懒洋洋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听我的。” 多年后。 洛修言看着将他一点点拉出深渊的少女,他浅笑,“一日为师,终身为夫,我听你的。” 最后的最后,他们一起飞升了。

小师妹社恐但拔剑
温度哟 · 修真/穿书

陆韵作为一个社恐,穿越成了女频修仙文中的踏脚石女配,为了不被嘎掉,陆韵避开女主十年潜心修剑。 一朝相逢前功尽弃,被找茬,被退婚。 眼看要走老路,陆韵决定迎难而上,她虽社恐但可拔剑而战。 路遇不平事,拔剑! 遭栽赃陷害,拔剑! 被敌人环伺,拔剑! 难言之事,以剑来说。 我有一剑,可荡山海,可平日月。 摸着手中七把剑,陆韵觉得自己社恐快被治好了。 …… 穿书+无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