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冰河时代 · 59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2023-12-27
标签:1V1穿越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上架时间:2023-05-30 10:44:16

001 初入京

四月,温暖湿润,和风吹拂,柳枝婀娜花儿吐艳处处芳菲浸染。

叶芝穿干净的灰棉布交领长衫罩同色璞头拎着礼包赶路。

阳光普洒,街道两边不是茶楼、酒馆就是当铺、作坊,空地上还有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繁华喧嚣。

“让开……让开……”

“让开……让开……”

叶芝被人流冲击差点摔倒,稳住身形连忙避到一边,看发生什么事。

几十步开外,人群拥挤,喧声嚷嚷,惊恐慌乱,看到衙差到了都自觉让出一条道。

“死人在哪?”滕冲手扶腰别大刀,目寻主事,一脸正危。

听到死人,叶芝不自觉挤向人群。

食肆小老板早就吓瘫在门口,看到滕捕头一赤溜爬起来躲到他身后,朝自家泔水桶发抖指过去:“就……就在……那……”

四月天,气温回升,酸气冲鼻的大泔水桶里蜷着一具男尸,脸浮在又脏又嗖的泔水里,血淋淋的后脑勺对着光天化日。

围观的人明明害怕的要死却抵挡不住好奇心,甚至插嘴:“肯定是谋财害命。”

“对,老板为了贪食客的银子把人给杀了……”

……

谋财害命后还敢把尸体明晃晃的当泔水倒掉,就算小老板得了失心疯也不至于吧!叶芝耳听众人七嘴八舌,悄悄围到了泔水桶边。

“怎么回事?”滕捕头转头,一脸人是你杀的样子。

小老板吓得直接尿了裤子,双手直摆,“滕捕头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一大清早出人命,滕冲很没耐心:“给我把他绑了。”

“小……小的冤枉……小的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小老板吓得直磕头,脑门都磕出血了。

小伙计连忙杵到滕冲跟前:“回……回滕捕头,我和老板跟往常一样开门洗锅抹灶、整理桌凳,等到差不多了,运泔水的也到了,就把泔水抬出来倒给他们,那……那曾想,盖子一打开就冒出个死人来……”

真晦气!

滕冲一边捂鼻,一边让手下把死者翻过面来,没等他看仔细,有人惊叫,“好……好像是后巷的张木匠啊……”

马上有人附合,“真是张木匠……”

滕冲也认出死者了,就是他管的街区居民,对他也有所了解,是个手艺不错的老实人。

有手艺又老实,怎么会被人杀了呢?

谁杀的呢,为何出现在小食肆的泔水桶里?

众目睽睽之下,滕冲顾及颜面,强忍着想呕吐的心,但刚才翻尸身的两个小捕快就没那定力了,蹲到一边,唏哩哗啦一通吐,引得人群中有人跟着吐。

场面一时失控。

为了颜面,又为稳住人心,滕冲再次捂着鼻子凑到泔水桶前,尸身虽泡在酸臭泔水里,毕竟只有半桶,没把人完全淹没,上半身在泔水上,看起来还很新鲜,头上像是致命伤,血渍鲜明。

他回头问:“叫了仵作没有?”

刚才呕吐的两个小捕快顶着满口膻味道:“没那么快。”

也是。

滕冲无奈,“赶紧上报。”他一边让人收拾尸身证物,一边让人绑了食肆老板与伙计,准备一起带入大理寺。

突然,有人挨到他身边。

滕冲刚要发火,看清对方是个清秀的文弱书生,不知觉态度放温和:“什么事?”

叶芝看了眼泔水桶里的尸体悄悄朝滕冲使了个眼色。

刹那间滕冲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文弱书生娘娘唧唧的不是有‘断袖之风’吧,咋这一眼这么风情万千呢!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粗声厉语:“有屁就放!”老子跟你不熟。

呃……有那么一瞬,叶芝还真不想管闲事,好像摆脱不了良心……好吧,可能是习惯使然。

她,开口了:“这里是案发现场,杀人的凶器……打斗的痕迹……”一一提醒过去。

娘唧唧的不仅不怕,还懂刑事?

滕冲大脑一热,张嘴就问,“能在这里找到凶器?”他准备把食肆老板与伙计带回去审,从他们口中撬到凶器下落。

不找怎么知道找不到?叶芝就差咆哮,你怎么当上捕头的。

叶芝还真冤枉滕捕头了。

在封建社会,捕头主要职能是每当有突发事件,如盗窃案或者强盗闯来抢劫,捕头会奉命带衙差出马,镇压犯人。

至于查案么?还真没那么在行,那是大理寺的事,他只是捕头,管不了那么宽。

太阳慢慢升起,热气袭人。

滕冲又不耐烦了,刚要挥手让娘唧该干嘛干嘛去。

叶芝如何看不出他态度,无奈叹气,“大人等仵作的功夫为何不进去找找,说不定就找着了呢?”说着抬脚就进食肆。

咋还进去了呢?滕冲下意识随叶芝进了小食肆,从正堂到后厨,又从后厨到柴杂间,凌乱的柴禾、驳落的墙面,到处都被喷的血迹。

食肆老板与小伙计大叫,“这里我们还没来得进来……”

滕冲大骂一句:“是不是让老子给你们时间毁尸灭迹?”

“不是……不是……”两人被吓得语无伦次。

这捕头还挺有意思。

叶芝暗自笑了笑,在柴禾间转了三圈后出来,走到放泔水桶的后院墙角,又寻了一圈,从宰杀的鸡鸭毛堆里摸出一把砍柴刀。

“就它了。”她对着滕冲道。

“……”滕冲惊呆了,犯人还没审呢,这就找到凶器了?

叶芝沿着脏乱的后院墙走了两圈,最后停住脚步,看墙外一棵歪脖子榆树,一动不动。

滕冲刚才惊讶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又听到文弱书生像是在读天书。

“杀手男性,年龄二十到三十之间,身量中等,不瘦不胖,跟左边铺子认识,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亲戚,”

“啊……”跟进来的人群惊呼,齐齐望向其中一中年男,“李掌柜……”

李掌柜气的直跳脚,“你胡说八道什么,不要信口雌黄……”

叶芝目光从榆树上收回,指他身边一男子,道,“滕捕头,就他。”

人们还没反映过来,李掌柜身边一起看热闹的青年男子忽的起跑、跳跃,就要翻过后墙头逃跑。

叶芝这下不要怀疑滕捕头是如何爬上捕头这个位置的了,就在凶手急速逃蹿之时,他亦动如脱兔,扬手刀鞘击中凶手膝盖骨。

“嘭”短促一声闷哼,凶手跌落,滕捕头一个反手就把他钳制,后面的捕快跟着把他押制住,凶手再也动弹不得。

叶芝轻轻呼口气。

目光与凶手短接,像毒蛇吐芯。

凶手高昂的脑袋被滕捕头一刀鞘敲扁低垂,“娘佬子,哪里来的,老子怎么不认识你?”

凶手根本不回话。

叶芝看向李掌柜。

他吓得屁滚尿滚,爬到滕捕头跟前,“他是来当东西的,昨天晚上跟小的喝了点小酒,小的醉了,小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都给老子一起绑了。”

滕捕头发号施令抓捕犯人、押带相关人员,叶芝悄悄出了人群,整理衣冠,展颜一笑。

寒门公子亦书生意气。

“老天爷,看几眼就抓住凶手是不是大神显灵了?”

“估计是大神上身上了……”

……

身后,人们议论纷纷喋喋不休,叶芝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好奇人群的视线里。

神了,还真是神了!她一五讲四美社会好青年居然一脚穿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或许并不是历史,是平行空间,但不管怎么样,她成为了穿长衫的古人。

这个古人从绛州贫穷落后的小镇而来,带着家乡特产到繁华的京城,怀揣被叶父救过之人的信物来寻求生存门路。

今天是个喜庆的好日子,公主府上下,一大清早就开始忙碌了,公主驸马正在为从殿前副都指挥使(正四品)调到大理寺任职少卿(从三品)的儿子摆酒庆祝。

“子谦呢,怎么没见人?”

一大早就没见儿子过来请安,宁安公主觉得奇怪,问下人。

边上的驸马爷笑道:“估计出去跑马了。”

年纪轻轻就升为从三品大理寺少卿,怎能不策马奔腾徜徉人生。

“这孩子!”宁安公主语虽有不满,却散发出为人母的骄傲与荣光。

夫妻二人一团喜气,围着今天摆宴之事家长里短。

门口婆子有事回禀,大丫头把人领到驸马爷面前。

“何事?”驸马问。

婆子小心翼翼的朝公主看了眼。

宁安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破事,喜庆的脸色当下就冷了。

驸马爷一见不善就斥道:“没事退下。”

“是是……”婆子一边退一边又瞧了眼驸马爷。

驸马爷硬着头皮问道,“吞吞吐吐的到底何事?”

“回……回驸马爷,门外来了个自称您救命恩人的儿子求见?”

原来不是裴家旁支那些破事驸马爷立马对公主妻笑笑,“你相公的救命恩人……”

宁安公主冷笑一声,“那来那么多救命恩人?”要不是今天喜庆,早就甩袖走人了。

附马爷立即问婆子:“叫什么?”

“回附马爷,他说姓叶,父亲叫叶大河,他叫叶芝。”

附马爷想了一会才道,“哦,原来是去年秋天回乡祭祖遇到劫匪时的救命恩人。”

这事男人说过,公主脸色好多了,“给点银子把人打发走。”

婆子朝公主夫妻二人看了看没走。

附马爷皱眉,“没听到公主说的话吗?”

婆子又颤颤歪歪的回道:“姓叶的说要亲手还回附马爷给他父亲的信物。”

那所求就不止银子了。

公主与附马相看一眼。

作者还写过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冰河时代 · 穿越/家长里短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冰河时代 · 权谋/1V1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是不是有点惨? 可,身为独生子女的她,突然多了帅大哥一枚,小正太弟弟一个,还有软萌可爱的小妹,瞬间觉得未来可期! 却,正值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流放途中,逃荒逃难,颠沛流离,缺衣少食,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怕,不怕,咬牙挺到流放之地,咱捋袖卷脚管,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种田,经商,带着亲人发家致富! 哈哈,至于眼红的七大姑、八大姨如何鸡飞狗跳咱当没看到,该干嘛干嘛; 呵呵,亲爷亲奶,你们想以孝压人,那也得看看本姑娘愿不愿,哼! 嘻嘻,俊秀老爹你别跑啊,咱手里有银子了,给你娶个娇俏小娘子,什么?我胡闹,嘿嘿……那爹你喜不喜欢嘛!呃……你确定只给我们找个善良的后娘? 本文又名《麻二娘的彪悍人生》《小将与种田小娘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对一,实力种田,权谋佐餐,看萝莉外皮、心智成熟的小白领如何下手外表坚冷成熟、内心幼稚的小将。

穿越田园之妃不好惹
冰河时代 · 宅斗/穿越

简介:平凡的吴婉娇一不小心溺在旅游的海边,穿越了! 平民的吴婉娇只在书本里、电视中知道权门贵渭这个四个字,不想穿越后这么不远不近的体味了一把,你问什么叫“不远不近”,这么说吧,爷爷的爷爷叫皇帝,你说近不近,可现在孙子的孙子只能是出了五服的旁门旁支;至于“权门”连边角的边角都靠不上,离权力中心早十万八千里了,你说远不远。 再看,身旁有一个无赖爹,软弱娘,这叫什么事?但好歹无赖爹管吃饱、穿暖还没家爆;软弱娘虽无主见但好歹爱子、爱女。 作为皇家宗室的后裔,吴婉娇觉得,只要知足常乐,小日子也蛮不错的。 可天不遂人愿啊,快要及笄的吴婉娇,被宗室、家族“牺牲”了。 平镛的吴婉娇天长叹,老天啊,我不就是长得清秀一点吗,可皇家出品能有孬种吗,不就是肤白一点吗,可这不是遗传老娘的吗,要不当年英俊潇洒的老爹能取这么一个软弱的庶女吗? 无奈的吴婉娇,本着在那不是混日子的思想,嫁吧,不就是极北之地吗,别人能过,我也能过。 咦!北地之王,给我10顷地,自生自灭,这好啊,吴婉娇捂嘴偷乐。 什么?不毛之地,气得胸起脑疼的吴婉娇,大吼一声,不就是盐碱地吗,小意思。 引水冲田,养畜堆肥,植树防风沙,虽说难了点,可不是有句老话嘛“人定胜天” 好歹不愁吃喝了,窝在这10顷地上,不要太适意哟,可那谁谁谁,谁让你动我粮仓的大米、白面,拿起菜刀,果断下手。 天,这是什么情况?美男计,哼,这计对我没用,不如坐下来谈谈,有银子一切好说,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想得美,直接给你闭门羹! 看平凡女孩在古代自力更生的故事。

同类热门书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桑家静 · 女强/穿越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国子监小厨娘
二谦 · 1V1/金手指

穿成虐文女主,萧念织看着虐女主九十九章,虐男主半章,还有半章HE的剧情,连夜卷起包袱跑了! 一条路走不通,咱就换一条嘛! 围裙一系,勺子一甩,直接变身国子监小厨娘。 酸辣粉,油泼面,麻汁面藕,鸡公煲…… 珍珠奶茶,茉莉奶绿,牛乳芋圆…… 蛋挞,慕斯,牛角,雪媚娘…… 国子监众学子:呜呜,不想读书,只想干饭! 某干饭王爷:是拿着号码牌排队,就能娶到小厨娘吗? 萧念织:……未必。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好酸的杨梅 · 架空/种田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