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成豪门逆子他后妈

穿成豪门逆子他后妈

木林森焱 · 84万字 · 连载至295章 · 更新于04-05 01:43

封建王朝最出色的高门千金舒婉,穿到千年后,成了帝都傅家的新夫人。

------

她名义上的丈夫远赴海外开拓市场,家里留下个浑名响彻帝都的叛逆儿子。

------

初见面,叛逆儿子傅扬一头银白头发,骑着摩托飞驰而过,不屑的嘲讽,“这不是我那比我大6岁的后妈吗,细胳膊细腿的,野心倒是够大”

话没说完,就见舒婉飞身而起,将他从摩托上单手拎下来,“出言不逊。”

------

傅扬常年稳坐年纪倒一,尤其语文从没超过50。

看着他那一手狗爬字的试卷,舒婉震惊,“你是华夏人吗?”

傅扬不服,“你不也是草包学渣,还有资格说我?”

然而下一秒,看着舒婉拿着毛笔行云流水的写下《古文观止》,轮到傅扬震惊了。

不是,活字典啊?

------

傅司煜结束海外开拓提前回国,本以为会看到鸡飞狗跳。

然而推门进去,却见一贯跋扈的傅扬乖乖坐着练字,手边是一张满分试卷。

而他那传说中懦弱的妻子,一袭黑色吊带高定长裙,张扬自信,正随着音乐漫步,是所有人的目光焦点。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傅司煜眸光如刀,投向舞伴搭在舒婉腰后的手,“松手。”

注:儿子非男主亲生

上架时间:2023-06-08 11:51:28

第1章 重生

夜色浓重,高楼直插夜幕,绚丽的灯光交错变幻,映照着“NIGHT”酒吧的名字,透过大门缝隙,能看到里面众人奇装异服,迎着激烈的音乐扭动狂欢,开怀畅饮。

舒婉站在门口,心神恍惚,她是在做梦吗?

明明睡前,她还在丞相府北苑,再一睁眼,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脑海里多了一段陌生的记忆,被一群陌生的人带到了这里。

“少夫人,小少爷就在里面。”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人走过来,这是傅家的管家。

舒婉还没有弄清楚现在究竟是梦还是幻境,她掩住万千思绪,淡定的点了点头,“带路吧。”

看着舒婉淡然清丽的侧脸,管家愣了一下。

舒婉还是那副熟悉的容貌,皓齿蛾眉,辰星牙月,可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

此时的舒婉,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如天上明月,仿佛应该理所应当的接受众人的仰望。

在某一个瞬间,管家甚至想到了他们家大少爷,两人之间,竟有种莫名的相似。

半晌,管家终于反应过来,试探的喊了一声,“舒小姐?”

“不走吗?”舒婉微微蹙眉,眼中有着长期居于高位的威势,轻轻扫过来,看的人心中一颤。

她身为丞相嫡女,皇朝未来的太子妃、一国之母,地位尊贵无比,早已经习惯了作为上位者的身份。

然而她这动作落在众人眼中,就跟彗星撞地球一样离谱了。

毕竟两个月前众人才见过舒婉,那时候她唯唯诺诺,话都说不完整,跟现在截然相反。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舒婉离开的方向。

她身形袅娜,脚步沉稳,行走间,仿佛一副流动的水墨画,尽显高贵雅致的气度。

管家在傅家呆了这么久,见过无数达官权贵,然而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舒婉身上浑然天成的贵雅,是那些皇室公主身上都没有的。

众人还在怔愣间,舒婉的背影已经快要消失在门口,管家连忙冲众人使了个眼色,“跟上。”

舒婉进了酒吧,震天的音乐吵得她耳朵都在疼,场内灯光变幻,根本看不清人脸,舒婉站在拐角处扫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傅家的小少爷在哪里。

“真怪,酒吧打电话说的是小少爷在这里打架,但他看起来没什么事啊。”管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舒婉偏过头,“哪个是傅扬?”

管家指了指贵宾卡座上的一个背影,“那个银色头发的就是小少爷。”

顺着管家的手指的方向,舒婉果然看到了一个银发少年,正翘着二郎腿歪坐在沙发上,那边灯光暗,看不分明少年的样貌。

“你们去,直接把他绑了带回家。”嘈杂的音乐吵的舒婉有点头疼,对付这种顽劣少爷,她选择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是,少夫人。”

下属得了舒婉的命令,直接朝着傅扬走过去。

这时,傅扬那边的人也已经发现了舒婉,毕竟她这张显眼的脸放在这里,不发现都说不过去。

“林扬,你后妈果然来找你了,真别说,你后妈长得真漂亮。”

傅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是傅家人,因而在同学好友面前都是化名“林扬”。

“有多漂亮,让我也看看,今天还是我跟小妈第一次见面呢。”少年懒洋洋的抬起头,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

他有一张极其精致的脸,那头扎眼的银发,在这张脸下也沦为了最不起眼的衬托。

他手腕和手指上戴着金属饰物,右耳戴着十字架的钻石耳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再加上那随意慵懒的坐姿。

明明每一项都将“桀骜轻佻”发挥到了极致,可他却并不让人心生反感,究其根本,大概是因为他那双相当清澈的眼睛。

尚才14岁的少年,即使极力的想要彰显个性和叛逆,却掩不住如夏日清泉一般的眸光。

不过,此时让舒婉愣神的却不是这个。

而是,少年跟她前世的恩人,居然有五分相似。

但跟前世那个温文儒雅的恩人不一样,少年十分轻佻的冲着舒婉挑了下眉,“小妈怎么跑出来买醉了?要不一起喝一杯?”

傅扬这是明摆着在挑衅舒婉了,管家示意保镖将傅扬带走,舒婉却微微抬手,“你们去外面等着吧。”

管家不太放心,毕竟他比舒婉更了解傅扬的性格,“少夫人,不如”

“没事,你们出去。”

“好吧。”

既然舒婉都这么说了,管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带着保镖离开。

“你不走,是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吗?”傅扬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扫过舒婉,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艳。

嗤,他爹还挺会找美女。

“玩什么?”舒婉顺势在傅扬身边坐下,偏过头去看他。

傅扬微扬起下巴,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骰子,“会玩这个吗?”

“我赢了,你就跟我回去。”舒婉说着话,注意到傅扬面前的鸡尾酒,有点好奇,“好喝吗?”

听到舒婉前面那句,傅扬下意识的就要嘲讽,但舒婉后面来那么一句,让傅扬有点措手不及。

“你想的挺多。”

听到舒婉这话,众人一阵哄笑,因为傅扬就没输过。

不管别人的嘲笑,舒婉拿起骰子,“三局两胜,比大比小?”

“比小。”

“好。”

看热闹的人早已经把两个骰盒都摆好,舒婉拿过骰盒,随手摇了一下,然后直接扣在了桌上,“好了。”

“小妈这海口夸的挺大,但”傅扬嘲讽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看到舒婉打开了盒子,里面三个骰子叠成一个,最上面的骰子面正好是“1”。

傅扬眸光顿住,有些意外的看了舒婉一眼。

他身边的人还想说些什么,傅扬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他拿过盒子,如舒婉一样轻摇了一下,然后打开放在桌上,也是一个“1”。

舒婉盖上盒子,重新摇了一下,然后再打开,依然是个“1”。

傅扬随之跟上,两人打成平局。

“真是怪了,林扬,你小妈这么牛吗?”傅扬还很淡定,他的朋友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了,“看来你们要打平手了。”

“没劲。”傅扬随手一晃,三个摞在一起的骰子便出现在桌上,他冲着舒婉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

“不会平局。”舒婉肯定的接过话,依然跟刚才一样摇了一下盒子。

但要是有人注意看的话就会发现,虽然动作一样,但在最后落盒的时候,舒婉的手腕动了一下。

其他人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只有傅扬,在骰子落下的瞬间,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但他也没当回事,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最小的就是1,你说不会平局,看来你对自己不是很自信嘛。”

“我对自己挺自信的。”舒婉揭开盒子,里面原本的三个骰子,已经化成了一堆粉末。

傅扬一口酒卡在嗓子口,上不来下不去,憋的脸都通红,他咳嗽了两声,嗓子口的气依然顺不下去,整个人像是被捏住了喉咙,众人吓得连忙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叫救护车。

眼看傅扬的脸都快憋紫了,舒婉走上前,一掌拍在他胸前。

“给你胆子了,你敢打我?”傅扬瞪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舒婉。

舒婉指了指他的喉咙,“你就这么跟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啊?”

傅扬这才反应过来,正是舒婉刚才那一掌,让他缓过气了。

傅扬神色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那是我身体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舒婉也不跟他计较这个,“我赢了,回家。”

“我又没说要说话算话。”傅扬缓过气了,重新嚣张起来,他胳膊搭在沙发上,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一副我就不走,看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此时时间已经很晚,虽说换了个时代,但舒婉的生物钟还是挺准的。

困意上涌,舒婉少了些耐心,她走到傅扬面前,最后问了一遍,“真不跟我走?”

舒婉本身就是偏清冷的长相,她严肃了神情看着人的时候,莫名有种压迫的威严。

但傅扬显然是不想承认他会被舒婉压制住的,他重新换了个更嚣张的姿势,鞋尖高高的对准舒婉。

他就不信了,就舒婉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能镇压得了他?

他冲着舒婉挑了挑眉,“小妈你”

话没说完,舒婉突然伸手在他肩骨处点了一下,傅扬想说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然后,他就被舒婉,当着他众多小弟的面,像拎小鸡崽一样的,把他拎出了酒吧。

!!他的面子丢没了!他跟舒婉不共戴天!!

作者还写过
反派可怕,但儿子萌萌哒
木林森焱

祁月是灵气时代一心避世的的小含羞草,灵气时代覆灭之时,祁月穿到万年后,成为负债累累、被全网黑的女明星。 被树叶碰一下就要缩紧全身保命的顶级社恐祁月,面对全网关注,内心尖叫,啊啊啊啊啊救命!! 但建国后不能成精,祁月不敢暴露,只能偷偷蜷缩手指,在娱乐圈努力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正常人。 可十亿的债务也太难还了,一天打几份工都还不上欠债的窟窿,现代灵气还稀薄,嘤,她要枯萎了。 因为草木本体,祁月有着安抚情绪的能力,于是做了个心理疗愈的兼职。 她遇到一个情绪极为致郁躁狂的雇主,高攻击力的情绪差点让祁月当场枯萎。 然而雇主有一个唇红齿白,浑身冒着浓郁灵气的儿子。 啊,好多灵气好喜欢。 看在小孩的份上,祁月勉为其难给他那个可怕的爹治病。 好在他爹可怕的很稳定,冷如冰山,而且洁癖诡异到极致。 对祁月来说,只要不用接触,那就是好事。 她给小孩儿他爹治病,蹭小孩儿身上的灵气,灵气充足,治的病人越来越多,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 眼看就要还清债务,人生美好了,那个最可怕的病人,居然在一次治病的时候,偷偷握住了她的手。 几乎是瞬间,祁月脸就红透了。 可怕的男人唇角勾起,寒漠双眸里第一次点缀上笑意,“怎么每次见我都脸红。” 祁月崩溃,这是我的本体反应,你懂什么啊,快松开手!!

穿成豪门逆子他后妈
木林森焱 · 先婚后爱/娱乐圈

封建王朝最出色的高门千金舒婉,穿到千年后,成了帝都傅家的新夫人。 ------ 她名义上的丈夫远赴海外开拓市场,家里留下个浑名响彻帝都的叛逆儿子。 ------ 初见面,叛逆儿子傅扬一头银白头发,骑着摩托飞驰而过,不屑的嘲讽,“这不是我那比我大6岁的后妈吗,细胳膊细腿的,野心倒是够大” 话没说完,就见舒婉飞身而起,将他从摩托上单手拎下来,“出言不逊。” ------ 傅扬常年稳坐年纪倒一,尤其语文从没超过50。 看着他那一手狗爬字的试卷,舒婉震惊,“你是华夏人吗?” 傅扬不服,“你不也是草包学渣,还有资格说我?” 然而下一秒,看着舒婉拿着毛笔行云流水的写下《古文观止》,轮到傅扬震惊了。 不是,活字典啊? ------ 傅司煜结束海外开拓提前回国,本以为会看到鸡飞狗跳。 然而推门进去,却见一贯跋扈的傅扬乖乖坐着练字,手边是一张满分试卷。 而他那传说中懦弱的妻子,一袭黑色吊带高定长裙,张扬自信,正随着音乐漫步,是所有人的目光焦点。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傅司煜眸光如刀,投向舞伴搭在舒婉腰后的手,“松手。” 注:儿子非男主亲生

同类热门书
豪门后妈在娃综靠反向贴贴爆火了
火吧小幸运 · 先婚后爱/娱乐圈

黎星晚穿书了,穿成了一个十八线满身黑料且已婚的小明星。 老公不祥。传言,是个又穷又老的偏瘫。不但如此,还得给人当后妈。 黎星晚她活活的就是一个寡妇。 对此传言,黎星晚本人保持着沉默。 网上叫嚣更浓重。 “那一会儿出镜的,不会是一个照顾偏瘫老公的妇女吧?” “还有她那个丑八怪继子?” “一家子一会儿不会在镜头面前,上演个什么苦情大戏吧?” “黎星晚,她就是太不要脸了。为了钱,连偏瘫她都嫁。” 可… 镜头一转, 那清冷禁欲的人间佛子是谁?那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又是谁?! 啊啊啊!要疯了!!

直播娃综:侯门主母卷疯了!
小吞金兽 · 娱乐圈/直播

开新文啦~宝子们,《穿成恶毒前妻,主母在线整顿豪门》。【整顿娱乐圈+直播+先婚后爱+娃综+萌宝+古穿今】 许芊芊身为大夏朝身份最尊贵的侯门主母,被枕边人灌下毒酒一命呜呼,再次醒来发现竟穿成《影帝,他官宣了!》的恶毒女配。 书中,原身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长相美艳有攻击性,黑料缠身,据说连路过的老鼠见了都得踩两脚! 阴差阳错爬上京圈神秘大佬的床,隐婚生下儿子后,她对男主影帝的迷恋程度丝毫不减。 她对儿子非打即骂,用他命作要挟“隐婚老公”为她在娱乐圈换取资源,就为能跟男主同台机会。 最后结局是她遭到男主的疯狂报复,被关进精神病院后,从小养成性格阴郁的儿子亲手了结她性命! 许芊芊:“……”男人有什么好的!这辈子她要独美!赚钱!养娃! 接下娃综,改善跟儿子的母子关系,她是女主对照组?错!她是来卷爆女主的! 【弹幕:许芊芊跟她儿子穿得衣服太廉价了】 后来,海外顶级奢侈品牌设计师直接某博@许芊芊,果然只有芊芊才能穿出我想要的感觉~ 【弹幕:许芊芊嫁的金主又老又丑】 后来,京圈薄家接班人在线@许芊芊,想你~

惊!嫡长女她撕了豪门炮灰剧本
敛雪 · 娱乐圈/1V1

【古穿今+豪门+娱乐圈+综艺+玄学】 侯府嫡女江黎穿越了,穿成了霸总文里上场没多久就把自己作死的炮灰。 面对全书最圣母的女主和霸总配置的男主,江黎当即决定远离这两个智障,专心将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 扮演痴情男二的亲哥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怎么办? 江黎直接将人打包送到变形综艺,浪荡公子哥一炮而红,最后登顶影帝; 私生子弟弟成天装绿茶在家族面前博好感怎么办? 江黎带头当卷王,绿茶从此变三好学生,一路连读本硕博; 自闭症堂弟总把自己关小黑屋以泪洗面怎么办? 江黎对症下药,忧郁文青变身天坛歌王,一手情歌唱哭亿万少女; 原本摇摇欲坠的没落豪门江家就这样在江黎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兄友弟恭,最后成了京城第一世家。 - 江黎第一次遇见那个人的时候,对方刚追完失控的牛群,脸上的一对高原红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艳。 他向她伸出了手,咧着嘴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赵大牛。” 江黎看着那只满是泥巴、还散发着不明气味的手:“......”丑拒,谢谢。 再次遇见,对方摇身一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顾家嫡子,清风朗月,矜贵无双。 他又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顾聿,听说你家缺个坐镇的男主人,你看我行不行?” 江家所有人都跳了出来:“不行!我们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