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偏方方 · 8.9万字 · 连载至42章 · 更新于今天12:42
标签:重生权臣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孟芊芊成了望门寡。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上架时间:2023-06-10 20:21:35

第一章 战死的相公回来了

腊月初一,陆家张灯结彩,忙作一团。

原因无他,在边关战死五年的陆家嫡子归来了。

不仅毫发无损,还立下赫赫战功,被陛下封了镇北将军,官居三品。

孟芊芊站在门口,悄悄地打量花厅内一袭银色甲胄的男子。

五年前,她遵循祖父之命嫁入陆家,谁料连夫君的面都没见着,夫君便奉旨出征了。

没多久,边关传来噩耗,她夫君死在了北凉军的乱刀下,尸骨无存。

门口还站着另一名陌生女子,孟芊芊从未在府上见过她。

“你才舍得回来……才舍得回来!你可知娘的眼睛都要哭瞎了!你既无恙……为何不捎封家书……娘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你有想过吗?你是不是想急死娘啊……”

陆母用手捶着他,一阵痛哭。

陆凌霄惭愧地说道:“让娘担心了,是儿子不孝!”

他说着,立马后退一步,给陆母重重地跪了下来!

孟芊芊一眨不眨地看着男人宽大健硕的背影。

似是察觉了孟芊芊的窥视,陆凌霄猛地回过头来,眼底闪过犀利的杀气与寒芒:“什么人?”

孟芊芊一愣。

陆凌霄也愣了愣。

陆母忙抹了泪,将陆凌霄拉了起来,冲孟芊芊招手:“芊芊,快进来。”

孟芊芊迈步入内,站在陆母身侧。

陆母笑着拉过孟芊芊的手:“芊芊,你知他是谁?”

孟芊芊点点头:“夫君。”

软软糯糯的一声夫君,让陆凌霄再次一怔,一身金戈铁马的杀气都滞住了!

“没错,他是你夫君。”

陆母笑意更深,转头对儿子道,“芊芊这几年也颇不容易,你走后,她当了足足五年的小寡妇,从没想过改嫁。总算你是假死,芊芊没白白苦等。你回来了,芊芊也长大了……芊芊啊,今后凌霄就在海棠院住下,芊芊觉得可好?”

不待孟芊芊说好,陆凌霄神色一变,先一步开了口:“娘!”

孟芊芊歪头看向陆凌霄。

陆凌霄被那清澈的眼神看得有些无所适从,他移开视线,对陆母道:“娘,儿子有话和你说。”

“你说。”

陆母道。

陆凌霄顿了顿,对门外轻声说道:“婉儿。”

孟芊芊睁大眸子,就见方才与自己一同站在门口打量陆凌霄的陌生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一身素衣,头戴白玉簪,身披白斗篷,身量纤瘦,容颜清丽,端的是我见犹怜。

她行至陆凌霄身侧,停下脚步。

陆凌霄说道:“娘,她叫婉儿,婉儿,这是我娘。”

女子双手交叠,微微福身行了一礼。

陆母目瞪口呆。

陆凌霄道:“婉儿不会说话,请娘见谅。”

“啊……这……这……”陆母半晌回不过神来。

陆凌霄对陆母郑重地说道:“娘,婉儿的父兄为救儿子而死,临终前将婉儿托付给儿子,婉儿家中已无亲人,儿子不能将婉儿弃于边关,还望娘能接纳婉儿。”

“既、既是有恩于你,那便也是我陆府的贵客,婉儿姑娘。”

陆母伸出手来,去拉女子的手。

女子却抽手避开,朝陆凌霄身侧靠了靠。

陆母的脸色微微一沉。

陆凌霄忙解释道:“娘,婉儿受过伤。”

陆母已经有些不大高兴了,可儿子归来的喜悦仍在,她到底舍不得太拂了儿子的面子。

她叹息一声,对孟芊芊道:“芊芊,你先回海棠院。”

孟芊芊问道:“晚饭过来吃吗?”

陆母温声道:“你太奶没回来,今晚就在自己院子吃。”

“哦。”

孟芊芊乖巧地去了。

陆母望着她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当年为了给你太奶冲喜,芊芊小小年纪嫁过来,府上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婉儿姑娘,也请你回避一二。”

女子看向陆凌霄。

陆凌霄对她温声道:“你去暖阁等我。”

女子依依不舍地去了。

屋内没了旁人,陆母的神色瞬间严肃了起来:“芊芊为了你守了五年寡,你转头就从边关带了个女人回来,你对得起芊芊吗?我警告你,当客人可以,让我接纳她绝对不行!”

陆凌霄脸色一变:“娘!”

陆母道:“她是你恩公之女,于情于理,我陆家都欠她一份恩情,她的事你不必管了,我自会替她张罗。”

陆凌霄问道:“娘打算怎么做?”

陆母道:“我会收她做义女,给她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让她以陆家千金的身份风光出嫁!”

陆凌霄沉吟片刻,正色道:“娘,婉儿有了身孕。”

陆母怔住。

夜里。

陆凌霄来了海棠院。

孟芊芊刚沐浴完,正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吃炸果子,一双白嫩嫩的小腿儿晃悠晃悠的,好不惬意。

“咳咳。”

陆凌霄在门口清了清嗓子。

孟芊芊小身子一抖,一把将书塞到枕头下,又用绸布将炸果子的托盘盖住。

随后她麻溜儿地坐起身,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极了旁人眼中的大家闺秀。

“我进来了。”

陆凌霄说。

“嗯。”

孟芊芊应道,不忘用小眼神瞥了眼炸果子,“我没偷吃。”

她腮帮子鼓鼓的,嘴上油乎乎的,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凌霄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伤心欲绝的小妻子,谁料对方半点儿没被伤到的样子,还有心情吃。

陆凌霄突然有种说不来的滋味。

他皱了皱眉,来到床边坐下:“我过来是要和你说说婉儿的事,说完我就走。”

孟芊芊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才像话,方才的不在乎只怕是装的。

陆凌霄摇摇头,双手扶住膝盖,说道:“婉儿以后会在陆家住下,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别的我都可以补偿你,唯独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若识趣,我自当以正妻之礼待你,你永远都是陆家的大少夫人。”

“你放心,婉儿心思单纯,不会与你争风吃醋,也不屑去计较那些虚无的名分。”

“我希望,你能与婉儿好生相处。”

作者还写过
首辅娇娘
偏方方 · 1V1/强强

新文《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已开更。 * 本是侯府千金,却因出生时抱错沦为农家女。 好不容易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无人上门娶她。 说她容颜丑陋,天生痴傻,还是克父克母的小灾星? 可她半路捡来的夫君,是未来首辅。 她上山领养的小和尚,是六国神将。 就连随手救下的老太太,竟然也是当朝太后。 某男恶狠狠道:“娘子,谁敢欺负你,为夫把他办了!” 神将道:“姐姐,六国疆土,你想去哪里,我都打给你!” 太后道:“皇帝欺负娇娇了?等着!哀家这就去把他废了!” 【明明可以凭运气却偏要靠实力的霸王花女主】VS【深藏不露折翼少年男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偏方方 · 穿越/种田

只是在休息室里打了个盹儿,一睁眼,竟然穿成了古代目不识丁的乡下胖丫头。 好吃懒做不说,还在村里横行霸道。 十里八乡没人愿意娶她,好不容易买了个金龟婿,大婚之日竟让人逃了。 恶霸老爹一怒之下去道上掳了个夫君给她。 就是……爹你掳的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呀? * 婚后的苏胖丫很忙。 忙着改造恶霸爹爹与恶霸弟弟。 忙着抢救貌美如花的神将夫君。 忙着养育三个小小恶霸小豆丁。 一不小心,将自己忙成了大燕最位高权重的一品女侯!

侯门弃女之妖孽丞相赖上门
偏方方 · 穿越/架空

新文《首辅娇娘》已开,欢迎跳坑。 * 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她是有多倒霉?睡个觉也能赶上穿越大军?还连跳两级,成了两个小包子的娘亲。 看着小包子嗷嗷待哺的小眼神,乔薇讲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不就是当个娘吗?她还能当不好了? 养包子,发家致富。 不为恶,不圣母,人敬我,我敬人,人犯我,虽远必诛。 杏林春暖,侯门弃女也能走出个锦绣人生。 小剧场之寻亲: “囡囡呐,婶娘可算找到你了!你当年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呢?婶娘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跟婶娘回家吧!一个女人赚了那么多银子,在外头多不安全呐!”某花枝招展的妇人,拿着帕子,“伤心欲绝”地说。 “你不关心我孩子,倒是先关心我银子,真是好疼我呢!可是我们认识吗,大婶?”乔薇一脸冷漠。 小剧场之寻妻: 小包子领回一个容颜冷峻的男人:“娘亲,叔叔说他是我爹。” 乔薇莞尔一笑:“乖儿子,告诉你爹,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应该怎么做?” 小包子翻开金册子,一板一眼地说道:“叔叔,如果你真是我爹的话,先背好《乔氏家规》一百条哦!”

同类热门书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梵缺 · 1V1/重生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流放后嫁糙汉,病弱美人被娇宠了
麦麦一秋

宋回泠穿成了反派权臣的病弱元配,穿来时寿命只剩不到三日,她的想法很简单,活下去! 原来走路一步三喘,现在一顿炫它个三五碗,干起活赚起钱来更是不手软。 驿道上支个摊,茶水小吃卖到飞起; 烧鹅、焖肉、蛋腐……各种美食好吃到舔碗底; 建个茶园,打造特色茶叶品牌,红红火火到创造商业奇迹。 而反派夫君,也从大头兵一跃荣升都指挥使。 知晓夫君日后要造反,宋回泠泪目挥着锅铲:“夫君呐,造反没有前途,咱别干了,回家来,我养你。” 后来,宋回泠白日手软,夜里腿软,她哭着求饶:“夫君呐,要不你还是继续去造反吧?” 反派夫君低声轻笑:“为夫承诺要好好伺候娘子,自是白日尽心,夜里‘尽力’……”

表姑娘她弱不禁风
三只鳄梨 · 宅斗/宫斗

姜时愿作为家中长女,从无一人要求过她要如何的贤良淑德,为弟妹做表率,反而是人人娇宠着,倒是把她给养成了富贵咸鱼的性子。 被二妹替嫁后,全西京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倒好,关起门来过得比谁都自在。 甜笑着恭祝新人白头到老,转身躺平想着这一世定要好好做个病里病气的团宠,却不知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 机缘巧合下,裴子谡又活了回来。 好好的少年将军却落得个短命不得善终的结果,这样的结局让他很是不爽。 血光之灾,他能避过。 家中危机,他也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本想着这一世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成,谁知风餐露宿的练兵时,听闻那位住在云端里头的表妹竟被退亲了,于是放下一切,跑马北上就为了怕她受这退婚被非议的委屈! 可等他到了西京城,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退了世子的亲,可排队等着娶这位姜家表妹的人家,都到两里地外了。 ****** 家宴之上,长辈们纷纷扬言要给她找这世上最好的儿郎,裴子谡笑眼凝视,双颊坨红的便倾身上前。 “表兄倾慕阿念许久,苦等多年,不知阿念可愿我做你夫郎?” 众人皆默,没见过当着长辈如此放浪形骸之人! 倒是姜时愿歪着脑袋,瞧面前之人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莫不是他也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