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悠闲小神 · 127万字 · 连载至605章 · 更新于今天08:03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

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

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

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

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

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

四个继子:!!!

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

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

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连摆手: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秦瑶挠头:在农业税极高的古代,到底怎么才能不种地?

这时,被送去死的懒相公(扭曲爬行)(努力站起来)(尖叫嘶吼):娘子!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上架时间:2023-07-17 11:27:53

001 穿成继母

天蒙蒙亮。

秦瑶扛着锄头,一深一浅的迈过泥泞小路,往村西头走去。

“阿娘......”

身后传来女孩怯生生的呼喊。

秦瑶停下脚步转过身,泥泞的道路上,两个光着脚的四岁娃娃,怀抱着水罐踉踉跄跄朝她走来,见她停下,加快了速度,小脚丫噼里啪啦踩在泥水里,溅了一身泥点子。

这是刘家最小的龙凤胎,刘三郎和刘四娘。

初秋时节,兄妹两穿着不合身的单薄麻衣,经纬稀疏,手指头一戳一个洞,一阵风吹来,瘦小的身子狠狠打了个颤。

“你们俩怎么跟来了?”秦瑶问。

四娘乖乖答:“我和三哥来给阿娘送水。”

不喝水人干不动活,肚子难受。

三郎瞪了妹妹一眼,“那不是咱阿娘,二哥说不许喊她阿娘!”

四娘委屈的撅了噘嘴,很小声的喃喃着,“可、可是,我想要阿娘......”

秦瑶有些无奈,你们两个小不点当着我的面这么说真的好吗?

不过三郎说得也没错,她现在只是他们继母,确实不是亲生阿娘,且刚来刘家两天,孩子们对他有敌意也很正常。

她把肩上锄头横放在肩上,用身体控制平衡不让锄头掉下来,伸手让两人把陶罐给自己,“水给我,你们俩回家去吧,路远得很。”

四娘乖巧的点点头,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那细骨伶仃的脖子上架着一个大脑袋,看得秦瑶心惊。

三郎瞟了秦瑶一眼,才把水罐递给她。

“快回去吧。”秦瑶催促道。

三郎牵起妹妹的手就要走,四娘挣脱了哥哥,跑到秦瑶跟前。

“阿娘,你不跑行吗?”小女娃仰头看着她,纯真的眼里满是对母爱的渴望。

大哥和二哥说,后娘看见他们家里这么穷,肯定会跑的。

但她不想阿娘走。

生母生了她和哥哥就死了,从小她们就没有娘,所以特别羡慕其他有娘的孩子。

在四娘心里,爹爹把新阿娘带回来,那她就有阿娘了!

她会听阿娘的话,帮阿娘干活,只要阿娘肯做她阿娘,四娘会很乖的。

这样炙热单纯的眼神,秦瑶怎么遭得住,放下手里的东西,蹲下身来,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四娘乖,回家等我。”

听见她还要回来,四娘眼睛都亮了起来,小手试探着抓起秦瑶一根手指头,冲她腼腆一笑,“四娘听话,回家等阿娘。”

“好,去吧。”

“嗯嗯!”

四娘被哥哥牵着走了,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秦瑶,见到秦瑶也在看她,就冲她笑,那笑容甜甜的,乖得秦瑶心里都化成了水。

秦瑶目送两个孩子回了村,重新扛起锄头,抱起水罐,继续往前走。

连绵的青山上薄雾笼罩,空气里飘来湿漉漉的青草香,这是在天灾与丧尸横行的世界所感受不到的。

秦瑶贪婪的深吸了几口这样纯粹清新的空气,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新生。

哪怕她成了四个孩子的后妈,哪怕现在这个家家徒四壁。

可还能比那令人绝望的末世更惨吗?

只是脑海中属于原主的记忆一浮现出来,想到原身那个混账相公,秦瑶眼神瞬间变得锐利。

原身瑶娘是逃难过来的,家人死绝,孤身一人逃到了开阳县。

为入户籍,接受官方安排,十八岁水灵灵的姑娘,找了刘家村里有四个孩子的二十三岁鳏夫刘季做其继妻。

本以为就此可以安稳下来,却没想到刘季这人除了皮相长得好之外,一无是处!

地地不种,活活不干,哪家有热闹他第一个往前凑,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没个正行。

他若生在富贵人家,自可以做个纨绔子弟。

可偏生在平民百姓家,这样的性子,他自己倒是潇洒,可害苦了身边人。

继子们生母莫氏还在时,尚且能镇他一镇,家里穷是穷了点,但好歹还有五十亩田地,一年四季辛苦耕种,全家不至于饿死。

可自从莫氏生下龙凤胎大出血去世后,没了管束的人,刘季这败家子,嫌种地苦,也不肯做工,一缺吃喝就卖地,很快就把手里的好地全卖了!

幸好他家里三个兄弟发现,在家人的逼迫下才留了两亩。

只是那地,一亩更比一亩远,全在那山沟沟里,距离最近都要走足足五里地!

家里穷得叮当响,四个娃饥一顿饱一顿,能长大都是奇迹。

三日前,官府做媒,刘季把原主领到家,将四个瘦巴巴的孩子往她跟前一丢,甩手出门花天酒地去了!

瑶娘当时就懵了,她知道刘季家里穷,还有四个娃娃日子不好过,天真以为只要夫妻两劲往一处使,日子也能好过起来。

根本没想到,米缸一掀开,一粒糠都没有!

她逃难过来身体本来就已经到极限,家里没吃没喝,眼看深秋将近,寒冬欲来,她又扛起锄头下地种冬麦为来年吃饭做准备。

没想到,倒在炕上,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而刘季那混账,到现在也没回家,要不是秦瑶穿越过来,恐怕都没有人知道那个想要努力生活的女孩已经死了。

“唉~”秦瑶叹了一口气,在心中道,瑶娘,我们一起好好活!

但想起刘家现在的情况,秦瑶还是头疼。

冬天快到了,刘季家那破破烂烂的茅草房肯定是抵挡不了寒冬的。

这里的冬天会下大雪,茅草屋得加固,不然雪一变大,就会塌陷。

房子塌了不要紧,压死人那就悲剧了。

还有衣服,她和刘家四个孩子身上穿的都是别人送的旧衣,既不合身,还十分破旧,平常穿脏了都不敢洗,就怕手一搓,烂了!

保暖衣服可以买棉布和棉花自己做,秦瑶都不说自己会不会做了,反正能学,对吧?

只说她和四个小孩的过冬衣裳,光买原材料都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

钱啊钱,她现在是半文也没有。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现在饿了。

胃里像是火在烧,仿佛要把她的胃灼出一个大窟窿,难受得秦瑶想杀了刘季这混球吃肉!

好不容易重新活过,又饿死了,她会死不瞑目的!

作者还写过
重回九零搞事业
悠闲小神 · 女强/穿越

一觉从二十一世纪睡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只要站在风口浪尖,连猪都能起飞的时代。 李曼君大喜,搞钱搞钱! 不过,就在她挽起衣袖准备与这时代大干一场时,亲妈却一把将吴阿姨拽到她面前。 吴阿姨:“曼君,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成家了,有什么想法你都跟阿姨说,阿姨包你满意!” 李曼君摆手:“退退退!谈对象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亲妈闻言抄起鞋底板就追了上来,李曼君慌了,随口胡诌自己要找个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对象。 吴阿姨大喜:有有有,包你满意! 李曼君错愕,这世上真有如此天定良缘? 那她就去瞧瞧!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悠闲小神 · 女强/种田

正在更新《穿越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欢迎阅读。 ……………… 徐月穿越了! 穿越的第一天,她爹垂死病中惊坐起:吾乃堂堂金丹真人! 穿越的第二天,任劳任怨的娘亲,冲她爹甩手就是一巴掌:你要是我舰船上的兵我早特么一枪毙了你! 第三天,憨厚内向的大哥忽然暴起,力大无穷,喉咙里发出吼吼的非人吼叫,见人就咬! 第四天,不小心脑袋磕在桌角上昏死过去的姐姐醒来之后就喜欢捡棍子蹲灶房里“咻咻”的比划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某种古老的咒语…… 就在徐月觉得自己已经够惨时,隔壁快嗝屁的大爷告诉她:“自董兴入京以来,天下群雄并起,占据州、郡者多不胜数,又逢天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徐月看看屋内面目全非的家人,又看看外头尸横遍野的惨像……她不活了行不行! PS:无CP

快穿之吾儿莫方
悠闲小神 · 快穿/穿越

新文《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正在更新中,欢迎入坑。 在那些一个个被穿越被重生的故事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孩子…… 本书女主表示:吾儿莫方,娘来也!请拿出笔记本记好重点! 1、女主不是你的!女配也不是你的!只有老娘才是你的! 2、男主不是你的!男配不是你的!只有老娘才是你的! 3、不能争不能抢,洗白白睡饱饱,只有老娘对你才最好! 本文有撩无男主 欢迎加入悠闲小神普通书友群,群聊号码:736660918

同类热门书
穿成婆婆,她带着全家翻身
竹篱清茶 · 穿越/种田

(种田+爽文+系统+养娃+无CP) 江宁穿越了,跳过男人喜当娘,还是五个孩子的混账寡妇娘,什么?她大儿子都成亲?她已经是婆婆了! 家徒四壁怎么办?没关系,咱先修房子。 没有银子怎么办?没关系,咱们先赚钱。 名声不好怎么办?没关系,咱们可以洗。 没有男人怎么办?这个不重要!

穿成极品老妇后,我成全家顶梁柱
暮烟画楼 · 女强/种田

一朝穿越,母胎单身的张小英直接跳过成亲生子,喜提祖母成为极品老妇。 开局家徒四壁,附送三儿一女,一个比一个气人。 能怎么办?撸起袖子改造他丫的。 不听话?拳头就是硬道理,棍棒底下出乖子。 日子越过越好,一家子发现,越来越多达官贵人来找老太太,要接老太太去养老! 不行,儿子养老娘天经地义,皇帝来了也要排队! 皇帝:老师是朕的,谁跟朕抢给老师养老,朕诛他九族! 张小英:怕了怕了,这团宠谁爱当谁当,我就是想安安静静退个休而已。 【女强,无CP】 推荐完结文:种田文《首辅家的田园悍妻》《农门小恶女》,校园文《国民女神超拽的》《重生千金是学霸》《小可爱有点拽》

被骂穷寡妇,我靠异能在古代逆袭
秋风残叶 · 穿越/系统流

新书《我在九零当相师》已开,一道晴天霹雳砸到头上,她竟然穿成了乡野老妇,一睁眼就被逼债,看着眼巴巴等着她做主的几个大儿子,白云溪恨不得再死一遍。从青瓦房变成了摇摇欲坠的窝棚,看着四面漏风的家,白云溪咬着牙拎起擀面杖,把几个儿子分配的清清楚楚,干活的干活,做工的做工,谁要是敢偷懒,直接逐出家门。而她作为老太君……呸,她作为家里最高指挥官,要是连个日子都过不好,还不如用擀面杖闷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