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成珍珍 · 86.4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3-27 06:05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上架时间:2023-08-10 15:22:09

01前世今生

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这里乃是当朝太子府的后院。

一双缀着东珠的绣花鞋踩着大小相同的鹅暖石地面缓慢而来,还未瞧见其人,就听见身后恭敬的逢迎声。

“太子妃,太子差人给您送了一对仙鹤,如今前头门房那里正着人送来呢,太子对您可真是喜欢!”侍女山桃梳着丫髻,一身粉红百褶长裙,脸上挂着讨喜的笑意。

听了这话,走在前头的林雨晴脸上是止不住的得意,她可是当朝太子妃,太子怜惜她爱护她,等以后圣上归天,太子登基,自己就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她再也不是那个,需要卑躬屈膝刻意逢迎那个人了。

想到那个人,林雨晴的神色顿了顿,脸上的笑意夸大,低声询问“人,死了没?”

一听这话,山桃也连忙朝四下看了看,低着头回道“人还活着,只是瞧着进气多出气少,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听了这话,林雨晴整理了自己披帛,抬脚朝着后院偏僻的地下室走去。

这地下室,是平日府中关押那些不听话的丫鬟的地方,可此时整个地下室安静的很,山桃从袖口中掏出钥匙打开地下室的门。

林雨晴拿出帕子捂着口鼻,神色嫌弃的看着阴暗潮湿还带着恶臭的地下室,给了山桃一个眼神,微微弯腰进入昏暗的地下室。

只见在地下室一个牢房里,装着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

定睛一看,实在是有些吓人。

只见在靠墙角的位置,有着一个半人高的木桶,木桶里装着一个容貌尽毁的东西,那好像是一个人,却又不能称之为人。

只因为那个人看不清容貌,一张脸被锐器划伤几十刀,刀刀疤痕遍布全脸,狰狞的伤疤盖住这个人的相貌,瞧着如同地狱中的恶鬼一般。

似乎是听见脚步声,那个人微微抬了抬头,可已经打结枯黄的发丝之下,一双眼睛却只是两个黑漆漆的空洞,瞧着格外恐怖。

“好妹妹,瞧你这模样,哪里还有皇城第一美人的样?若是将你这副模样放出去,怕是要吓哭孩童!”林雨晴拿着帕子,笑声如同银铃一般。

木桶里装着的人看不见,只是侧耳听着林雨晴的声音。

“瞧我,妹妹连舌头都没了,哪里还能回答我的话!”林雨晴自说自话,脸上笑意不断。

木桶里的林见月发不出声,可她却用力撞击着木桶,发出“咚咚咚”声音。

她的确说不了话,那是因为面前这位好堂姐,亲自让人用烧红的烙铁烫伤自己舌头和喉咙。

瞧着林间月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林雨晴心情甚好。

“妹妹还不知晓吧,太子待我很好,每日都会给我带新鲜玩意,昨日我只是提了句仙鹤,今日太子就着人抓了对仙鹤回来!”林雨晴说着,叹了口气“想当初,妹妹霸着太子多年,可是让太子烦扰不堪,甚至让太子与我有情人不能相守,好在,如今妹妹你终于没了用处!”

林见月听着,只觉着荒缪至极,若不是她此时无手无脚无眼,她恨不得吃林雨晴的肉喝林雨晴的血。

她林见月乃是候府嫡女,父亲乃是矫勇善战的武安侯,自己和太子乃是指腹为婚,可如今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说到底,是她自己识认不清!

“妹妹可知姐姐我为何要把你做成人彘?那是因为啊,人彘的彘就是猪的意思,瞧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就是一头猪吗?”林雨晴欣赏着林见月此时的模样。

林见月不能言,不能骂林雨晴下作!当初太子一派、候府将自己手中的财富权势拿了去,自己已然毫无用处,被林雨晴扔在这个地下室。

她让人在自己的手腕和脚踝不远处截断,她的四肢末端形成比较整齐的切口,造成她小臂饶齿二骨和小腿的胫腓二骨在顶端的模样和猪蹄相似。

哪怕如此,林雨晴也未曾放手,隔三差五拿着珠钗划破她的脸颊,让她一张脸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

她烫伤了她的舌和喉咙,让她没了声音不能求饶,但她哪怕疼的打滚,疼的死去活来,她也未曾想要求饶。

如今,林见月求的只是一死,但林雨晴却给她用最好的伤药,让她就这样如同怪物一般的活着。

“瞧我,和妹妹叙旧都忘了正事,我今天是来告诉妹妹一个好消息的!”林雨晴说着,唇角上扬,似乎是想起了极为开心的事情。

“你的那个奴才好生不听话,竟然敢来太子府闹事,这不,太子直接让人将他乱棍打死,那尸体此时怕是已经被扔进乱葬岗了!”

此话一出,只见木桶的林见月疯狂的撞击着木桶,木桶“轰”的一声倒在地上,林见月如同一块烂肉伴随着腐臭味从木桶里摔出,惹得林雨晴嫌弃的朝后退了退。

被不知折磨多少回的林见月都未曾出声,只是因为她此时只要发出声,就如同猪叫一般。

可此时,倒在地上的林见月发出“嚯嚯”的粗噶声。

林见月想要喊出一个名字——忠叔。

忠叔看着自己长大,曾经是母亲身旁的一个账房先生,父母过世后,一直打理着母亲交给自己的产业。

在林见月心里,忠叔如同自己的家人一般,想当初,忠叔就劝自己要小心提防皇家,可当时的自己一心扑在太子身上,没理解忠叔的苦心,甚至如今还连累了忠叔丢了性命。

她好恨啊!

瞧着林见月这副恶心模样,林雨晴却是继续开口“不止是那个老奴,还有你的长剑军,被太子以你的名义请入郊区,已经尽数斩杀!妹妹可能不知晓,那长剑军着实厉害,太子原本是想要收为己用的,可惜啊,他们冥顽不宁只认你这一个主子,自然就只能下地狱了!”

“嚯嚯...”林见月想要呼喊想要诅咒,却什么都发不出。

而此时,那双早就空洞的眼眸,竟然流出两行血泪来。

是她林见月,对不起他们!

长剑军是父亲当年一手调教训练的暗卫,人数虽然不多,但武功高且忠诚,父亲离去后这支暗卫变成保护林见月。

可惜,太子言明自己不喜女子舞刀弄剑,不喜女子和男子过多交涉,故而她一直忽视长剑军,不肯接手长剑军,只想着做一个本分的太子妃,却不想害他们丢了性命。

是她林见月,愚蠢!

她林见月活该,可为什么上天却让那些不相干的人,也要受这样的不公对待!

作者还写过
离婚后,她成了陆总白月光
成珍珍

整个江城的人都说楚莞笙嫁入卫家是飞上枝头当凤凰,只有楚莞笙自己知道,这不过是一场交易。 当卫泽阳再一次深夜未归,楚莞笙寻到酒吧包厢门口,瞧见的是丈夫左拥右抱,朋友打趣“你就不怕莞笙知道?” 卫泽阳听后却是不屑的道“她不敢!一巴掌扇她脸上,她还得赔笑!” 众人哄笑一团... 后来,卫泽阳站在陆家庄园门口苦苦哀求,可出来的却是陆家掌权人陆惟铭,他的无名指上明晃晃的带着婚戒。

真千金被赶出门,豪门大佬掐腰宠
成珍珍 · 1V1/强强

不受宠真千金vs恋爱脑大佬 卿玥二十三岁那年,得知自己竟是豪门林家真千金,可回到林家,才发现她卿玥也比不上那位养女林语的一分一毫。 亲生母亲因为怀疑林语过敏是自己所为,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警告她“你明知小语芒果过敏还拿给她,你想害死她?” 亲生父亲因为怀疑卿玥欺负林语,骂道“你信不信我立刻将你赶出门?” 就连卿玥的亲弟弟,也因为她和林语发生争吵,将卿玥丢在高速路上,警告道“你连小语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的姐姐只有小语一人!” 甚至在林语不愿嫁人的时候,让卿玥替嫁,嫁给林语自小定下的未婚夫,传言相貌丑陋有暴力倾向的修家大佬。 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卿玥嫁了!但是她没想到,豪门大佬竟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当众人都在等着看卿玥的笑话,等着她被修家大佬折磨崩溃时,却发现卿玥不仅仅揣了个娃,还被修家大佬宠上天!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零花钱,豪车随便开,高定随便买,就连婆婆小姑子都宠她!更别提她那位身家上亿的豪门大佬老公。 说好的相貌丑陋呢?说好的暴力倾向呢?他们只看到宠妻狂魔修先生!

重生溺宠冥王妃
成珍珍 · 宅斗/宫斗

宠文无虐,男强女强,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 曾经,因为一双紫色眼眸被人嫌弃,他是闻名天下的王爷,冷酷嗜杀,睥睨天下。 曾经,因为母亲的逝去被父亲怨恨,她是人尽皆知的郡主,容貌尽毁,清苦弱小。 其实,他有一双世间最美的眼眸,最强大的背景,最厉害的实力。 其实,她有一副绝世无双的面容,最坚固的背景,最精湛的医术。 她,蓝幽念,二十一世纪蓝家的掌权人,却被最信任之人背叛、杀害。一朝悬崖底重生,她变成了她,将军府蓝幽念。 今生的蓝幽念,冷清冷心,貌若天仙的面容下隐藏的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当残酷无情的他遇到冷若冰霜的她,谁为谁宠爱至深?谁又为谁绽放笑颜?

同类热门书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筑梦者 · 宅斗/女强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肆月桃 · 1V1/重生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樱桃烧酒 · 宅斗/1V1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