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她又宠冠六宫了

她又宠冠六宫了

一筐滚滚 · 68.9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1-20 23:30

人人都道云予微命好,慧眼识珠救了当时还是容王的恒昌帝,从此一介平民医女翻身成贵人。

容王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云予微要一飞冲天了,却有谣言四起,原来当初救了恒昌帝的人另有其人,君不见,那传说中的白月光都要封后了吗?

那个云予微就要倒霉了!

幸灾乐祸的人们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上去踩一脚。

结果等来等去,等等!这人怎么宠冠六宫了?!

上架时间:2023-08-04 17:02:37

第一章 一命抵一命

“良妃娘娘到——”

小太监的声音还未传入殿中,一个天水碧的身影便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永春宫。

贤妃叶婉正惬意地斜倚在黄花梨木雕祥云纹玫瑰椅中,描画精致的眉眼中浮着一缕不耐,她的心腹宫女盼儿欢儿正一左一右地给她打着扇,将空气中漂浮的血腥味儿扇得远一些。

“兰香……”

云予微的声音带着颤传了过来。

她不似叶婉那般盛装,天水碧的春衫上只用银线绣了几朵清秀的兰花,却将她未施粉黛的面容衬得愈加如出水芙蓉般秀丽,那般天然动人韵致,是盛装艳饰都无法模仿出来的。

长在神医谷,她自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人。

可这是第一次,有人因她而死。

“我来晚了……”云予微轻轻合上少女至死不能瞑目的双眼,颤声道,“我带你回去。”

“良妃,”叶婉的声音高高地从座椅上方传来,“你逾矩了。”

她嘲讽地看着摇摇欲坠的云予微,准备再给她致命一击:“你……”

“啪!”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还没等盼儿和欢儿反应过来,叶婉已经半个身体都歪倒在了椅子里;她不可置信地捂着脸看向云予微,尖声叫起来:“云予微,你居然敢打我!”

“贱人,本宫代掌六宫,你居然敢打本宫!”叶婉颤抖着指向云予微,“把这个贱人给本宫拿下!”

“谁敢!”一直静默的白芷白苏却迅速地护在云予微面前,“陛下特许娘娘不跪不拜不必请贤妃安,难道贤妃娘娘竟还能越过陛下去?”

“娘娘说话,轮得到你这等贱婢插嘴?”盼儿面含阴霾,“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她们一起拿下!”

白芷白苏可不是宫中规矩教养大的侍女,她们一心只为着云予微,又有些身手,才不将宫规放在眼里;一时之间,永春宫一群侍女太监竟是无法奈何她们,竟闹成了一团。

“反了,反了……”叶婉气得颤颤巍巍,可云予微仿佛置身这场闹剧之外,她只是安静地坐在兰香的尸首旁,小心翼翼却又细致万分地亲手为她整理着遗容,想要予她最后的体面。

“皇上驾到——”

德福公公尖利的声音,终结了这场闹剧。

年轻的帝王俊美的面上覆着寒霜,他身上还穿着朝服,疾步朝着内殿走来。

“陛下要为臣妾做主啊!”叶婉当机立断,在宁昭进殿的前一瞬,抬手又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现下她一张脸红肿不堪,发髻凌乱,一看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可宁昭仿佛听不见她的委屈,更看不见她的狼狈,径直地冲到了云予微面前,毫不顾忌她满手血污,反而珍而重之地将她揽在怀中,声音轻柔得像惊飞了羽毛一般:“予微,没事了,没事了。”

满腹苦楚的叶婉顿在原地,一时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云予微将血和泪都擦在了宁昭身上,宁昭非但没有半分嫌弃,反而满目心疼——宁昭有一双美丽多情的桃花眼,可皇家自来喜怒不形于色,她便一直以为那双眼睛不会为着儿女私情起波澜——原来,原来只是不为她起波澜而已。

直到云予微的情绪平静下来,宁昭才终于将目光投向了叶婉。

永春宫是叶婉的地盘,却因为刚刚那一场闹剧,被打砸了个乱七八糟;叶婉作为一宫之主,更是形容狼狈,苦泪涟涟。

即使宁昭向来对叶婉不待见,见她此时惨状,不免也要安抚一二。

“臣妾,”叶婉行至宁昭面前,端重跪下,重重叩首,“请陛下为臣妾做主!”

“今日一大早,就有人来报说捉着一个小宫女在臣妾的永春宫里鬼鬼祟祟,臣妾原本只是循例问问,结果那小宫女做贼心虚,转身便要跑,仓促之间掉下一个荷包。”叶婉说到此处,双手奉上一只沾了血的精致荷包,上面绣着一丛兰花,“打开看时,便见着一只写着臣妾生辰八字的小纸人都扎着针啊!臣妾哪里见过这个,不免气急了,这才动了板子,哪里料到良妃赶来,不问缘由便是一顿打砸,臣妾……”

“臣妾受这般折辱,不如一头撞死!”叶婉说着,竟真的不管不顾地朝着桌角撞去。

“娘娘!”盼儿乐儿眼疾手快,死命拽住她,纷纷跪抱着她哭求,“求陛下为我们娘娘做主!”

云予微仍只是静静待在兰香的尸首旁边,冷眼看着叶婉这般声泪俱下,只觉得满心嘲讽,却连一个讽刺的表情都做不出来了。

“予微,你有什么想说的?”宁昭却是偏过脸来,温声问道。

叶婉当即心下一沉。

云予微终于浮出了一丝冷笑,她定定地望着叶婉,一字一顿道:“我要以命抵命。”

“予微。”宁昭无奈地唤道。

“怎么?贤妃说那荷包里的针扎小人是兰香的,便是兰香的么?”云予微反手从德福公公手中捡起那纸人,冷笑道,“兰香虽有其名,却从不用兰花熏香,这纸人上倒是兰香浓郁,我闻着却熟悉。”

云予微针芒般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落在了叶婉身上,叶婉当即尖声道:“本宫贵为贤妃,想处置她一介卑贱婢女直言便是,何必将这般手段用在她身上?!”

“兰香是我们凤泽宫的人,娘娘陷害兰香,用意在谁身上,难道我们不清楚?”白苏心直口快,脱口而出。

“给本宫掌她的嘴!”最阴暗的心思竟是这般直剌剌地被道破,叶婉恨不能亲自将白苏打死在眼前。

“你敢!”云予微却是猛然起身,挡在了白苏面前。

“怎么,良妃这是要再赏本宫一巴掌吗?”事到如今,叶婉也不再一味卖惨叫屈,反而将肿胀的脸伸到云予微面前,“若是良妃打死本宫能出气展颜,本宫也算死得其所,为陛下宽心了!”

“你……”

云予微哪有心思同她弯弯绕绕下去,一双美目简直要蹦出火星子:“叶婉,你害死兰香,本就该一命抵一命!”

作者还写过
她又宠冠六宫了
一筐滚滚 · 宫斗/权谋

人人都道云予微命好,慧眼识珠救了当时还是容王的恒昌帝,从此一介平民医女翻身成贵人。 容王登基,所有人都以为云予微要一飞冲天了,却有谣言四起,原来当初救了恒昌帝的人另有其人,君不见,那传说中的白月光都要封后了吗? 那个云予微就要倒霉了! 幸灾乐祸的人们摩拳擦掌,准备随时上去踩一脚。 结果等来等去,等等!这人怎么宠冠六宫了?!

同类热门书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裳落倾枝 · 宅斗/宫斗

【钓系遗孀VS禁欲王爷】 【男女主双洁+HE+宫斗宅斗+佛子+无金手指】 出身寻常的女主被赐婚楚王,世人皆以为是因她生的貌美,软玉撩人。 殊不知大婚当日楚王吐血归天,她也成了皇室人人嫌弃的小寡妇。 贵妃怨恨她克夫,罔顾礼法欲让她陪葬。 为了活下去,她剑走偏锋,故作可怜躲进了当今太子的佛庵。 那夜,她使尽了手段:“殿下,奴只求一隅避安之地。” 那佛子却动了情:“那你看看,本宫的怀里,可行?”

潮热细腰
月雾笙箫 · 女强/豪门

姜氏千金,高嫁陆氏掌门人。 看似一场集团联姻,不过是笼络高门权贵的工具。 在姜昭眼里,深情一文不值,婚姻随时可以牺牲,只为了给死掉的亲人报仇。 裴望第一次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想要一个人。 纵使千疮百孔,被人唾弃。 她高坐神坛,不可高攀。 他偏要折了她的气节,甘愿做她冲锋陷阵的勇士,和她玉石俱焚。

重生后,疯批美人被摄政王宠哭了
自心卿 · 宫斗/权谋

王朝没落,周子衿临死之前终于看清奸细真面目,可是却为时已晚。 重来一世,她发誓要重振家国,保护亲人,可是一睁眼,上辈子为自己而死的皇上弟弟,就跟救命恩人摄政王打起来了! 最无语的是,上辈子欺骗她害她的黑心闺蜜,这辈子还想继续蒙骗她。 周子衿的心里已经拟好了一万套报复的计划,可是重生归来,在见到恶毒闺蜜的时候,却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周子衿:???离了个大谱! 恶毒闺蜜:蠢货,果然又被我骗了! 旁观的小宫女:皇后娘娘跟董二小姐真是姐妹情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