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门好细腰

长门好细腰

姒锦 · 150万字 · 连载至500章 · 更新于今天03:51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上架时间:2023-09-09 13:23:21

第 1章 献女乞降

北雍军的铁蹄踏入安渡郡那天,冯蕴天不亮就起身忙碌。

府里上下都在收拾细软,只有她有条不紊地将晒好的菌干、菜干、肉干、米粮等物归类包好,码得整整齐齐。

“十二娘!”

阿楼飞一般冲入后院,喘气声带着深深的恐惧。

“北雍军攻城了!府君让你即刻过去……”

冯蕴将萝卜干收入油纸包里,头也没回,“慌什么?什么军来了,都得吃饭。”

今年的冯蕴只有十七岁,是安渡郡太守冯敬廷和原配卢三娘所生,许州冯氏幺房的嫡长女,还在娘肚子里就和兰陵萧家的三郎订下了婚约。

本该去年就完婚的……

可那萧三郎是百年世家嫡子,齐朝宗室,得封竟陵王,门楣高,眼也高,大婚前自请去为太祖守陵,婚事就这样拖了下来。

“让我儿委身敌将,阿父有愧啊。”

“兵临城下,阿父……别无良策。”

“全城百姓的安危,系于我儿一身。”

“十二娘,阿父只有指望你了。”

大军压城,防守薄弱的安渡城岌岌可危,冯敬廷的语气一句重过一句,急促得气息不均。堂堂太守公,全然乱了阵脚。

冯蕴却安静得可怕。

自从生母亡故,继母进门,她便性情大变。

不再像年幼时那般聪慧伶俐,整个人变得木讷了,迟钝了,说好听点是温顺,说难听点是蠢笨,是冯敬廷眼里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嫡长女。

匆匆沐浴更衣,冯蕴没有和冯敬廷话别。

她让阿楼将囤在小屋的物资塞入驴车,装得满满当当了,这才安静地抱起矮几上打瞌睡的一只短尾尖腮的小怪猫,温柔轻抚一下。

“鳌崽,我们要走了。”

“阿蕴……”冯敬廷喊住她,抬高袖子拭了拭眼,脸上露出凄惶的神色,声音哽咽不安,“我儿别怨阿父狠心……”

冯蕴回头盯住他,“阿父有心吗?”

“……”冯敬廷噎住。

冯蕴笑,“把原配生的女儿推入火坑,好让现妻生的女儿名正言顺嫁她姐夫,从此冯萧联姻,江山美人唾手可得……我要是阿父,好歹要买两挂炮仗听个响的。”

轰!周遭一下安静。

冯敬廷有种天塌了的错觉,顿时呼吸无措,“傻孩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冯蕴慢慢将头上的帷帽取下来,少了视线的遮挡,那双眼睛黑漆漆的,更美,更冷,更亮,一丝嘲笑就那么毫无阻拦地直射过来。

“萧三郎我不要了,送给你和陈氏的女儿,就当全了生养之恩。从此你我父女,恩断义绝,两不相欠。”

冯敬廷面色大变,看着冯蕴决然出门的背影……

那一瞬间,他脑子很是恍惚。

十二娘不该是这样的。她不会不孝,不会顶撞,不会发脾气,更不会说什么恩断义绝。

“一身妖精气,半副媚人骨。红颜薄命。”

这是算命先生在十二娘出生时批的字。

她自小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人可比,正好应了八字,这是她的命。

“不怪我,是她的命啊。”冯敬廷想。

安渡城的街道上,黑云压顶。

敌军即将入城,关门闭户的坊市小巷里传来的哭声、喊声,街道上嘚嘚而过的马蹄声,将人们内心的恐惧放大到了极致。

北雍军大将军裴獗,是个冷面冷心的怪物。

传闻他身长八尺,雄壮如山,为人凶残冷酷,茹毛饮血如同家常便饭,贴门上能驱邪避鬼,说名字可让小儿止啼。

阎王就在一墙之隔,破城只在须臾。

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喊声如同呜咽。

“快听——北雍军的战鼓鸣了!”

“城将破!”

“城将破啊!”

“太守冯公——降了!”

轰的一声,城门洞开。

阿楼高举降书,驾着驴车从中驶出。

黑色的车轮徐徐往前,驴车左右排列着整齐的美姬二十人。她们妆容精致,穿着艳丽的裳裙,却红着眼睛,如同赴死。

狂风夹裹着落叶,将一片春色飘入北雍军将士的视野……

仿佛一瞬间,又仿佛过了许久,驴车终于停下,停在一群如狼似虎的兵卒中间。

冯蕴的手指缓慢地抚过鳌崽的背毛。

隔着一层薄帷轻纱,感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赤裸而冰冷的目光。

“安渡郡太守冯敬廷奉城献美,率将士三千、全城百姓三万五千二百四十八人向贵军乞降!”

没有人回应。

黑压压的北雍军,鸦雀无声。

阿楼双膝跪地,将降书捧过头顶。

“安渡郡太守冯敬廷奉城献美,率将士三千全城百姓三万五千二百四十八人……向大晋国裴大将军叩首乞降!”

冯蕴听出了阿楼的哭腔。

若裴獗不肯受,北雍军就会踏破安渡城。

这座城里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很快将变成一堆堆无名无姓的尸骨。

阿楼一声高过一声,喊得嗓子破哑。

一直到第五次,终于有人回应。

“收下降礼。”

冷漠的声音,没有一丝人情味。

裴獗在人们心里也未必是人。但他开了尊口,还是有人忍不住哭出了声。全城百姓的命,保住了。

从前不是没有人献美乞降,而是裴獗不肯受。

烧杀、劫掠、屠戮,那才是裴獗。八十里外的万宁城尸横遍野,守将全家老小的尸体就挂在城楼上,那才是杀人如麻的裴大将军。

将士们好奇地望向小驴车里的战利品,想象着冯十二娘会是怎样的人间绝色,竟让大将军破了例?

世家大族的女郎,娇娇美艳,以前他们连衣角都碰不到,如今却成了阶下囚。这让浴血奋战的北雍军儿郎,燥得毛孔偾张,血液沸腾。

“列阵入城!”

“喏!”

一时间鼓声擂动,万马齐鸣。

冯蕴撩开车帘一角,只看见疾掠而过的冰冷盔甲和四尺辟雍剑骇人的锋芒……

那人的身影快速消失在排山倒海的兵阵中间……

看不到他的脸。

驴车慢悠悠带着冯蕴,和入城的大军背道而驰,在呼啸声里驶向北雍军大营。

“十二娘可好?”阿楼担心地问。

被人抛弃几乎贯穿了人生,冯蕴已经不觉得哪里不好,捏着鳌崽厚实的爪子垫,她笑了一声,“我很好。”

阿楼瘆得慌,“十二娘在笑什么?”

冯蕴将下巴搁在鳌崽的头上,抿了抿嘴角。

在她短命的上辈子,曾经做过裴大将军三年的宠姬。

上辈子冯蕴的命很是不好。

许过南齐竟陵王,跟过北晋大将军,也嫁过新朝皇帝。遇到过高岭之花,喜欢过斯文败类,更碰到过衣冠禽兽,正正应验了算命的那句“红颜薄命”……

惨死齐宫那一刻,她祈求老天让负她的渣男下辈子全遇渣女。

于是冯蕴在北雍军攻城前三天,又回来了……

人生重来,覆水可收,她也想买两挂炮仗听个响呢。

作者还写过
汴京小医娘
姒锦 · 穿越/悬疑推理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锦衣玉令
姒锦 · 女强/强强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孤王寡女
姒锦 · 女强/穿越

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 墨九说:“一派胡言!” 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只做几件事。 一教渣男(变处男) 二踩悍女(成闺蜜) 三拆机关(点风水) 四学建筑(修皇陵) 五逗小叔(抢老公) 六破奇谋(虐情敌) 七玩江山(文里看……) * 人叫她墨九,叫他“判官六” 她道:我俩一起,正好六九。 * 【注①】:本文作者很逗逼,从来只写一对一。 【注②】:宠溺无限接地气,架得很空莫考据。 【注③】:简介只供参考,以内容为主,敬请收藏】

同类热门书
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 · 重生/修仙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美人羸弱不可欺
意千重 · 穿越/打脸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极致心瘾
时京京

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她无路可避。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荡神,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 雪夜,大G车门边,她踮起脚尖,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 男人唇悠着烟,朝她倾斜了些,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一点一点抬起,“你要什么。” 黎影:“只要你能给的。” 旁人警醒过:“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阁,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 懂留她在身边,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 他逢场作戏,她从不图名份,扭头离京办画展。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 ** 那夜情人节,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有人撞见,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 黎影印象最深的,是男人半跪在床,浴袍松垮,咬住笔帽,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徐敬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