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婚夫出家后,我竟有了三岁崽崽

未婚夫出家后,我竟有了三岁崽崽

五月柚 · 73万字 · 已完结 · 更新于03-24 23:04

大婚将近,未婚夫陆昀情愿剃度出家,也不愿娶祁语宁为妻。

祁郡主一时间沦为盛京笑柄。

婚事本就是陆家求的,若是陆昀悔婚大可退婚,他竟出家让自己被人笑话。

祁语宁今生头一次受此大辱,正想着如何报复未婚夫全家时……

却发现她和前未婚夫那个名满盛京的兄长陆泽,竟有了一个三岁女儿!

小剧场:

香林寺中。

前未婚夫陆昀看着眼前冰冷米糠饭,两根小白菜,没有一滴油,心下万分后悔。

为何不娶祁语宁?偏偏要在此处受苦!

陆昀擦了擦锃光瓦亮的光头,走到祁语宁厢房前:“宁宁,我后悔了,我愿意娶你为妻,日后我的心中只有你,不出家了,咱们明天就拜堂成亲……”

厢房门缓缓打开,陆昀见着出来的陆泽一愣,“宁宁呢?哥,我愿意娶宁宁了,这寺庙我是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宁可娶祁语宁为妻。”

陆泽冷声:“寺庙待不下去?那就去漠北城军营去!”

陆昀:“???”

陆昀见着屋内出来脸色酡红的祁语宁:“宁宁郡主,我愿意娶你为妻……”

小萌娃从屋内探出脑袋来:“爹爹,他是想要娶我娘亲吗?”

陆昀:“!!!”

谁能告诉他,他才出家三个月,为何他大哥和祁郡主有三岁的女儿了?!

求收藏~

上架时间:2023-10-29 13:13:54

第一章 未婚夫出家

秋风起,盛京城丹桂飘香。

祁王府内外满布红绸,紫檀窗棂上边贴着大红喜字。

再过三日,便是祁王府郡主与平柔公主幼子陆小郡王大婚之日。

春江院内。

祁语宁试着尚宫局新送来的嫁衣,大红的嫁衣衬得肌肤雪白,容貌更显绝世惊华。

丫鬟惊蛰前来禀报道:“郡主,宝珠郡主给您送添来了。”

未等通传,就见穿着一袭石榴裙的陆宝珠风风火火入了院内。

陆宝珠止不住笑意:“这就换上嫁衣了?看来你还挺满意这桩亲事的,那你可要多谢谢本郡主,本郡主可是缠了外祖父许久,才帮你求来这桩亲事的。”

陆宝珠乃是祁语宁未婚夫陆昀的亲姐姐,祁语宁与陆宝珠两人自幼就不对付,她给自己求来的婚事,祁语宁便觉得不安好心。

不等祁语宁疑惑陆宝珠安得是什么坏心,陆宝珠就自个儿幸灾乐祸地猖獗大笑起来。

“祁语宁,你嫁到我们陆家之后,就要伺候未嫁的大姑子!到时候本大姑子坐着用膳,你得站着伺候我,本大姑子要做什么,你这做弟媳的都得伺候着……本郡主想想日后这美好幸福日子,就盼着弟媳你早日入我陆家大门。”

祁语宁挑眉,新嫁媳妇,婚后的确要伺候大姑子。

陆宝珠此计谋好生歹毒。

陆宝珠计谋快要得逞,笑得极其猖狂,也亏得她美貌,笑得如此猖狂也不改容貌美艳。

祁语宁见陆宝珠大笑,清冷道:“小心乐极生悲!”

陆宝珠道:“怎会?陛下定下的赐婚圣旨,离婚期只剩三日,你还敢抗旨不婚?你呀,就准备出嫁后好好伺候我这个大姑子吧!”

“郡主,大事不好了!”

立春跌跌撞撞得入内。

祁语宁见着身边最为稳重的丫鬟如此惊慌,蹙眉问道:“怎么了?”

立春上气不接下气地轻喘着:“郡主,陆小,陆小郡王他剃度出家去了,扬言宁可出家,也绝不娶你!”

“什么?”陆宝珠站起身来,陆昀他是想要找死吗?

祁语宁忍着怒意,双手紧拽着手帕道:“备马车。”

……

龙华山上,秋日风光,美不胜收,山谷小溪潺潺,古刹传来敲钟之声,令人心旷神怡。

只是今日来香林寺之中的众世家子弟,无空欣赏着大好秋日风光,都围在香林寺门外看热闹。

“陆小郡王,你当真要出家吗?这头发剃了可无转圜余地了。”

跪在佛祖跟前的陆昀,摸了摸自个儿的一头青丝,闭眼道:“剃了吧,做和尚总也要比娶祁郡主好得多。”

祁语宁祖父祁阳平定康安之乱,护住岌岌可危江山,助当今陛下登基,始元帝感念祁阳之功劳,封祁阳为异姓王祁王,世袭罔替。

祁语宁幼时,祖父爹娘皆在北漠牺牲,只留下祁语宁与兄长二人,始元帝便封祁语宁为祁郡主。

也因此,当今陛下皇后格外善待祁语宁,祁郡主在盛京城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娶祁语宁,那就是娶一个祖宗回家!

一年前,八皇子言语间得罪了祁郡主,被祁语宁生生打断了一双腿,陛下非但没有责罚祁语宁,还将八皇子贬到沧州凄苦之地。

陆昀得知婚事后就担惊受怕,八舅舅乃是皇子都被打断腿,他只是陛下的外孙而已,若真娶了祁语宁,他也绝不会有自在日子好过。

陆昀只能任由长发被剃,散在地上,烫上戒疤,成出家和尚。

“这祁郡主嚣张惯了,如今可是闹了一个大笑话了,未婚夫宁可出家也不愿娶她,哈哈哈!”

“谁让祁郡主平日里如此目中无人,如今大婚在即,夫君出家,谁能想到有朝一日祁郡主竟会成为一个弃妇!”

“高高在上的祁郡主竟然沦为弃妇,日后不知她还有没有脸出来宴会之上?”

围观的世家子弟们,往日里不敢说祁郡主半句不是,而今便找着机会落井下石嘲笑着。

他们只觉身后冷飕飕的,一转眼,便见到了容貌惊世的女子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缓缓而来,吓得众人连噤声不语。

祁语宁无论何时,都是高高在上的仪态,一身通红的嫁衣更显她的贵气。

祁语宁入了佛堂大殿内,见着光头的陆昀,祁语宁只觉滑天下之大稽,她的未婚夫婿,竟然真的在成亲前几日剃度出家。

陆昀见着跟前的祁语宁,深呼吸一口气:“祁语宁,我已出家了,我是绝不会娶你的!”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祁语宁她穿着这身嫁衣,不会要把已剃度的陆郡王带回去成亲吧?这都已经出家了。”

“陆小郡王都已剃度出家了,祁语宁还不死心有什么用?”

祁语宁扣紧着手,涂着蔻丹的指甲嵌进肉中,她活了十八年,还是头一次遭受如此奇耻大辱。

祁语宁上前,扬手就在未婚夫婿陆昀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

陆昀捂着巴掌,不可置信地看着祁语宁:“你打我?你敢打我,我可是陛下亲封的郡王。”

“你已出家就不再是陆郡王。”祁语宁冷声道:“你若是不想娶我,大可在赐婚之时,就去求陛下收回旨意,而不是婚期将近才出家!”

祁语宁不等陆昀辩解,又一巴掌甩在陆昀另一边脸上。

祁语宁声音依旧冰冷:“这婚事是你们陆家求来的,出尔反尔,若是退婚互留颜面也就罢了,竟出家羞辱于我,今日你们陆家给我的耻辱,我定会铭心谨记!”

祁语宁转而看向了一旁的方丈,“方丈大师,既然陆昀已出家,那就请他做好出家人,本郡主但凡发现他菜里有一滴油,一点荤腥……”

方丈连是恭敬道:“郡主放心,香林寺之中从不见荤腥,更无油腻之物,有的只是米糠与寺庙菜地里种的小白菜。”

“如此最好!”

祁语宁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昀,甩袖离去,在佛门外遇到了匆匆赶来的陆宝珠。

陆宝珠见着祁语宁的一脸愠色,连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陆昀他这么糊涂,我真的没想让你被退婚成为笑话的,你不要这么生气。”

陆宝珠见着祁语宁脸上满是怒火:“大不了我把我大哥赔给你,我大哥可要比陆昀好多了,你可有听说过嫁郎当嫁陆世子?

我哥哥论容貌乃是盛京男儿顶尖的,论官职年纪轻轻就是大理寺少卿,论家世,公主之子,陛下皇后的亲外孙,也不比你低。我哥与你多相配,你们成亲,日后我小侄子小侄女容貌必定也不凡……”

祁语宁愠怒道:“闭嘴。”

……

龙华山不远处。

两匹骏马同行,骑在马上的两个年轻男子皆是容貌出众,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纵马过后,两位俊朗男子在一处茶寮前停下歇息,将马栓在树下。

祁宇安给跟前的男子倒了一杯茶道:“陆世子,没想到你我两家竟然还能有结亲的时候,宁宁自幼高傲惯了,嫁给你弟弟到你们公主府,还望你们多多担待了!”

陆泽接过清茶道:“王爷放心,郡主乃是忠烈之后,等她进了我陆家,我爹娘定会好好照顾她,不让郡主受半分委屈。”

两人暂歇片刻,听到旁边传来对祁郡主的议论之声。

高高在上的郡主未婚夫竟宁愿出家都不愿娶她,祁郡主成弃妇日后必定嫁不出去,此类云云。

祁宇安越听越蹙眉,看向一旁陆泽的眼神也是越发不善。

陆泽从东拼西凑的议论声之中,也得知他那混世魔王弟弟竟然敢出家拒婚?

盛京城素来有云,宁可在太子头上拔毛,不可动祁郡主分毫!

他那个蠢弟弟,为了不娶祁郡主,竟然出家……

陆泽连道:“祁王兄,我会让陆昀还俗娶祁郡主的。”

祁宇安冷声道:“陆昀不愿娶,我祁家不上赶着,只是从今往后,咱们祁陆两家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陆泽心中恼极了傻弟弟,拱手道:“祁王,此事我们陆家定会给祁王府一个交代,我这就前去香林寺。”

香林寺就在龙华山上,片刻间,陆泽扬鞭驾马到了香林寺门外。

见着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站在一处,其中一个是她的妹妹陆宝珠,还有一个年轻姑娘穿着大红嫁衣,容貌绝世,高贵清冷,是盛京城鼎鼎大名的祁郡主。

陆泽下马走近,就听到陆宝珠之声。

“祁语宁,你当真不考虑下我大哥吗?我大哥前途光明……”

未等陆宝珠说完,祁语宁就没好气道:“陆宝珠,我祁语宁是嫁不出去了吗?弟弟出家我就得嫁给哥哥?弟弟如此,哥哥又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陆泽翻身下马,走到了祁语宁跟前拱手行礼道:“祁郡主。”

同类热门书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五月柚 · 日久生情/科举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冬月暖 · 1V1/穿越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香辣酱 · 女强/萌宝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