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港岛雾散

港岛雾散

木芊雪 · 54.8万字 · 连载至263章 · 更新于昨天 23:58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上架时间:2023-12-05 14:01:11

第1章:除了不爱她,什么都好

港岛。

深夜,细雨还在不知疲倦的下,空气中氤氲着潮湿,混杂着消毒水的气味充斥在鼻翼间。

医院走廊上偶尔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地面掠过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

鲜红的“抢救中”三个字亮着灯,给人一种无形的紧张和压迫感。

桑余指尖颤抖地绞着,双眸通红,良久,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一直是忙音,无人接听。

她又重新打了一遍,提示音在岑寂的夜晚格外冗长,终于在快要自动挂断时接通了。

然而却不是她熟悉的声音,而是一道陌生的女音:“靳白还在忙,你晚点再打过来吧。”

桑余握紧手机,嗓音稍哑:“你是谁?”

对面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就把电话挂了。

桑余目光呆怔,指尖攥得泛白。

这时抢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她顾不上其他,急忙起身,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焦虑让她站起来时有一瞬眩晕,稳住身形冲到医生面前,迫切地问:“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已经抢救过来了,建议在医院多观察几天。”

桑余终于松了口气,声音微哽:“谢谢您,真的谢谢。”

“应该的。”医生颔首离开。

桑凤萍转到单人病房,还在昏睡,桑余也不敢离开,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

已经是凌晨两点,她一直没合过眼,疲惫感和无力感席卷全身。

桑凤萍早年就有心脏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今天晚上突发心梗把桑余吓坏了,幸好及时送来医院,否则不堪设想。

刚才在抢救室门口她都在发抖,下意识想找席靳白寻求一点安慰,可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一个女人,他的手机不是谁都能碰到的,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她对席靳白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亦不知他身边有哪些朋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了他一年。

手机忽然响起,桑余怕吵到桑凤萍休息,赶紧去阳台接电话。

入了寒秋气温较低,又在下着雨,风像刀口般刮来,桑余冷得打了个哆嗦,低头看眼手机,瞥见来电显示时心脏颤了下,滑开接听键。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港岛那边应该是半夜吧,怎么还不睡?”

“我妈心脏病犯了我送她来医院,刚刚有点害怕所以没想那么多就给你打电话了。”桑余顿了顿,低声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席靳白没回答这个问题,“人没事了吧?”

桑余裹紧身上单薄的呢子大衣,“嗯,谢谢你给我妈妈找了这方面的专家,不然……”

她可能早就不在了。

“没事就好,别想太多。”席靳白淡淡道。

话题即将终止,但桑余还不想挂电话,于是又多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想我了?”

尾音轻轻上扬,像极了以往那些缠绵交颈的夜晚,他在耳边低喃的语气。

桑余没吭声,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想吗,可当初说好了不谈感情。

沉默的间隙,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砂轮摩擦的声响,很轻,但她还是听见了。

席靳白嘬了口烟,缓缓吐出,“过两天吧,这边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完。”

“好。”桑余想起不久前接电话的女人,欲言又止,“刚才……”

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来,想想她好像没有资格过问他的私事。

席靳白:“什么?”

“没什么,那我挂了,不打扰你。”桑余将情绪掩藏得很好,挂电话前又快速补了一句:“对了,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回到病房,她先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在陪护床上躺下休息。

没睡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桑凤萍也醒来。

“妈,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桑余今天专门请了假在医院照顾她。

桑凤萍看着她,皱了皱眉,心疼道:“你一晚上没睡?脸色怎么这么憔悴?”

眼睛里还有红血丝。

“我睡了的。”怕她多想,桑余转移话题:“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下楼买。”

桑凤萍怎么会不了解她,心里被自责占据,“我又让你担心了。”

“没有,你好好养病别想那么多,医生说要吃点清淡的,喝粥可以吗?”

“嗯。”

私立医院的食堂口味很不错,也比外面的店铺更干净卫生,桑余轻车熟路地下楼买了两碗粥和几个小菜回来。

吃完早餐桑凤萍就催她去上班,“我这不用你照顾,你去忙你的吧。”

桑余边收拾桌子边说:“我今天请假了。”

“总是请假领导会不会对你有意见?这里这么多医生护士,真的不用你看着。”桑凤萍深知她现在这份工作有多来之不易,不免担心。

桑余解释:“不会的,公司除了有固定的月假以外女生还比男生多两天生理期的假。”

桑凤萍这才放心,“大公司就是好,人性化,还给我们联系了这么好的医院。”

桑余抿唇笑了笑,眸底的苦涩一闪即逝。

席靳白当然好了,除了不爱她,什么都好。

刚想到他,电话就来了。

“妈,我去接个电话。”

“好。”

桑余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她刻意避开的举动让桑凤萍产生了怀疑,如果是工作上的电话也没必要特地出去接。

阳台的门是透明的,虽然听不见桑余在说什么,但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想来心情不错。

这些年来明显发现桑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只怪摊上了她这么个妈,不仅没能帮到她,还处处拖累她。

电话打了两分钟就挂了。

桑余回到病房里,开口说:“妈,我想起来还有张设计稿没完成,不过我请了个护工来照顾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桑凤萍就强烈拒绝了,“不用不用,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别浪费这个钱。”

“是我朋友介绍的护工,费用不贵,而且我现在的工资完全够用的,没有护工看着我走得不放心。”

桑余态度坚持,桑凤萍知道自己不同意她就不会走,只好点头答应,不忘叮嘱:“你晚上也不用过来了,来回折腾太累,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公司和医院完全就是两个方向,如果碰上高峰期来回一趟都要好几个小时。

桑余想了想,“那我等会儿回家给你收拾点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带过来。”

“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觉得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在哪调养都是一样的,回家我还更自在舒服呢。”

“不行,医生说要住院多观察一段时间,咱们得听医生的。”

这事没得商量。

桑凤萍最后也只能妥协。

等待护工来的这段时间,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女儿,“余余,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

PS:【阅读指南】

1.文里的时间地点皆架空,私设很多,会写得比较夸张,请勿过分考究,若有bug可以指出,会虚心接受改正。

2.勿ky,追妻火葬场这类型小说很多,但剧情和人设都是有区别的,不要看到某个片段就说像某某某本书或者想到某某某个角色,这不仅是对这本书不尊重,也会给你喜欢的书招黑,咱们互相尊重,不需要在别的地方提我的书,也不要在我的评论区提别的书,感谢理解。

3.男女主都非完美型人格,有缺点会成长。

4.经常润色修文,请以正版阅读为准。

5.和谐看文理智探讨,不喜欢也没关系,但不要恶语伤人、恶意评分,善语结善缘~

最后,欢迎各位仙女们一起入坑追更,一起来玩!!!

作者还写过
顶流CP又又又撒糖了
木芊雪 · 娱乐圈/豪门

【偏执冷漠又双标的国民影帝×美得惊心动魄且才华横溢的歌坛天后!顶流和顶流之间的互宠日常!】 众所周知唐桀是圈内不近人情的高岭之花,谁要是敢蹭他的热度他会毫不留情的直接在微博澄清打对方的脸!然而当遇上钢琴小天后时,某人瞬间化身双标狗! #唐桀姜苓疑似同居,恋情曝光# 热搜一出成千上万的粉丝一边骂姜苓勾搭自家老公,一边嗑瓜子坐等唐桀出来打肿姜苓的脸! 等了一上午,终于等到了影帝发微博—— “澄清一下,同居是假,恋情是真,希望早日让谣言成真,另外,也是我先勾搭的她。” …… 后来在一次采访时,主持人问姜苓:“很多粉丝都担心苓苓谈恋爱之后会向恋爱脑发展,对此你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吗?”姜苓盈盈一笑,眸底似有星河洒落,挽唇道:“我觉得她们担心错人了,恋爱脑的人是他,不是我。” “……”全民震惊! #唐影帝恋爱脑#荣登热搜榜第一! 唐桀偏执冷漠,可是遇上姜苓,就完全变了样!粉丝都没眼看:那个满眼温柔宠溺的男人到底是谁?! 一句话简介就是甜甜甜宠宠宠!苏爽甜宠就完了! 【排雷:娱乐圈部分有大量饭圈粉丝评论或弹幕,介意的勿入。】

奔赴半夏
木芊雪 · 娱乐圈/HE

【双洁/马甲/治愈】【温柔清醒×傲娇腹黑】 全网黑的三线女明星黎半夏与娱乐圈顶流慕微凉合作一部电影,为了宣传两人努力营业,炒CP。 宣传结束黎半夏果断和他划清界限,却不想被顶流死缠烂打,那个傲娇不可一世的男人向她表白了! 黎半夏不留余地的拒绝:“抱歉,我现在没想过谈恋爱。” 慕微凉:“那你之前和我那么亲密算什么?” 黎半夏:“不是配合电影宣传吗?” 慕微凉:“……”我当真了结果你都是演的! 【追妻火葬场、恋爱小甜饼】

万千宠爱耀星辰
木芊雪 · 豪门/1V1

【甜宠独宠绝宠!一个字简介就是宠!】 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他是万众瞩目的厉家太子爷,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竹马,却不想有一天竹马变成了老公! [小剧场]:某日小公主傲娇十足的开口:“我要在你的世界横冲直撞!”厉耀辰宠溺的摸摸她的小脑袋,眼神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宝贝儿,欢迎你来我的世界张牙舞爪。”宠你是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 小时候,她在他的世界里横冲直撞,长大后,更是肆无忌惮~ 【最美的告白:青春和余生,我们都要一起度过——厉耀辰】 【最美的爱情模样大概就是:一个肆无忌惮的闹,一个丧心病狂的宠!】

同类热门书
昼夜掌控
陆方之 · 豪门/一见钟情

【小狐狸x老狐狸】 【双京圈,伪高干,年上七岁】 【娇软钓系大小姐x清冷矜贵上位者】 投行大佬秦既景,京市秦家这一代的独生子,据说祖辈身份不简单。因此他一直是京圈二代望而生畏的存在,没人敢轻易招惹他。奈何姜倪野心太大,不惜以身入局与他谈了一场见不得光也不太走心的恋爱。她另有所图,用各种情话为秦既景编织了一个个陷阱,转头毫无留恋的提了分手。 当晚,准备跑路的姜倪被他堵在卧室对峙。 “我骗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同意和我分手?” “你所指的欺骗是什么?”男人语气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那些用我的人脉为自己铺路的小动作?那你胃口还可以再大一点儿。” “但如果,你指的是在喜欢我这件事上存在欺骗行为……”男人语气停顿,力道却不减,“倪倪,仔细听听自己的声音。” 他说:“我并不这样认为。你的身体也是。”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1V1/HE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蔷薇庄园
三月棠墨 · 日久生情/总裁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