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篱梦

白篱梦

希行 · 24.7万字 · 连载至96章 · 更新于今天07:00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上架时间:2024-01-20 00:00:57

楔子

东阳侯夫人是在宴席上接到消息的。

当时仆妇在她耳边低语几句,原本含笑的东阳侯夫人脸色有些震惊。

“当真?”她脱口问。

坐席上原本就眼尖的夫人们便有人再忍不住追问:“怎么了?”

听到询问,再看到四周灼灼的视线,东阳侯夫人脸上震惊散去,嘴角浮现笑意。

“是景云的消息。”她说。

听到这个名字,灼灼的视线更甚,旁边席位上年轻女子们也都看过来。

东阳侯夫人的嫡子周景云,三岁请封了世子,六岁被先帝称赞聪慧貌美,十三岁被先帝点了翰林,被誉为大周最小的翰林官,是京城排号第一的佳婿人选。

可惜在他十四岁时就被定安伯家捷足先登,定安伯厚着脸皮撒泼打滚请皇帝出面为家中的三女做媒,东阳侯松口应了。

为此京城中多少人家背后骂定安伯,为佳婿被抢黯然神伤。

但没想到两人在十八岁成亲后,定安伯的三女命薄,刚成亲半年,不知怎么染了肠游,救治不及过世了。

鳏夫周景云依旧成为了良婿人选,但周景云对亡妻情深,先是守孝三年,接着又请了外放,这一走就是六年。

虽然已经快二十七岁了,周景云依旧没有续弦。

也依旧是京城人佳婿人选。

听到东阳侯夫人的话,有更多人忍不住了。

“是世子要回来了吗?”旁边的礼部侍郎夫人问,借着位置便利,抓住东阳侯夫人的手腕,“玉娘,咱们两家的交情,你可不要忘记我说过的事。”

其他人都笑了,礼部侍郎夫人最爱给人做媒,但周景云她可是要第一个说给自己家的。

大家七嘴八舌嗔怪“你急什么!你家才一个女儿,年纪还小呢。”

“夫人,景云还好吧?”太常少卿夫人则关切问,还探身过来,将手搭在东阳侯夫人的另一只手腕上,“如今再无妖后乱政,国朝安稳,新帝也多次提及当年的小翰林,还是快些回来吧。”

东阳侯夫人再忍不住噗嗤笑了,故作羞恼的将手收回来,在两人的手上各自轻轻一拍。

“你们不要跟我混闹。”她说,但也给了大家解释,“说是今年要回来,但也未定。”

那就是要回来了,诸人得了答案都欢喜,一时间席面上更热闹,不过再问周景云的事,东阳侯夫人就不多说了。

东阳侯夫人一直坐到宴散,在诸人中不早不晚的时候告辞,一切都如常,只是在二门上马车的时候,或许是放脚蹬的婆子没扶好,东阳侯夫人一脚绊倒,差点撞在马车上,还好身边的仆妇及时拉住,另一个仆妇还将自己挡在车前,避免了东阳侯夫人磕碰。

东阳侯夫人谢绝了大家的问候,打趣自己老了腿脚不灵活,笑着坐上车走了。

但无数双眼盯着,这一幕瞬间传开了。

东阳侯夫人失态一定是因为席间接到的消息。

周景云的消息。

周景云怎么了?

周景云不会出事了吧!

无数消息在京城流传猜测,不待四处打听,又有一个消息传来,让京城里很多夫人小姐震惊失态。

周景云续弦了。

作者还写过
洛九针
希行 · 女强/1V1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诛砂
希行 · 宫斗/女强

说起愿望,可能没人信。 但谢柔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说一声不。 从她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 如果那时候说一声不 姐姐就不会被水冲走 她不会被家人厌弃 不会舍下自己的孩子 不会被父亲嫁给镇北王为继室 也不会被继孙羞辱 也不会有今日被一条白绫缢死死不瞑目

君九龄
希行 · 权谋/女强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上门认亲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后,女孩子决定在宁氏家门前以死明志; 当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睁开眼;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翻天覆地。

同类热门书
灯花笑
千山茶客 · 强强/复仇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度韶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女强/重生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盛世春
青铜穗 · 女强/1V1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