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门派打工

全门派打工

袖唐 · 31.5万字 · 连载至151章 · 更新于昨天 23:59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上架时间:2024-01-16 18:09:23

楔子

“当年活葬九个,但依吾之力,只能勉力唤醒一灵。”

苍老嘶哑与温润清亮混杂成一道低语声,在死寂的黑暗之中犹如炸雷。

悬在虚空里的血色符文随着声音微晃,似水波散开又聚拢。

“那……”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咚咚——

沉闷震颤鼓动耳膜,犹如站在心脏里听它在胸腔之中跳动。

回话之人像是受了惊,久久未语。

良久,中年男人略显不甘地回道:“那……必然要最强悍的一个。”

话语轻得几乎只有气声,却裹挟着令人心惊的狠戾和贪欲。

“这处符文最密,便是它罢。”

漆黑之中亮起幽微光线,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波纹中探出,按在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之上。

“……巽宫布令,运神归东。擒龙掣电,威盖九重……山雷文通,拔岳摧锋。壬癸雷厌,斩怪擒龙。土雷陈石,伐恶御凶……闻吾令召,速出巽宫……”

咒文在空旷中回荡,光团似萤火飘散,而后融入符咒之中,一股不祥的死亡气息裹挟着与之截然相反的勃勃生机不断涌动,在虚空之中融合成纠缠的阴阳鱼状,血色与绿色渐渐褪去,变成柔和白光。

光之所及处,显露出几乎石化的粗壮似巨蟒的枯树根,而此刻枯木被光芒浸润,不断生出新叶又迅速枯萎,反复轮回。

那只手被符文吸取生命,瞬息之间布满皱纹。纠缠在一起的虬根突然活了,巨蟒缠绞般与光线僵持许久,直到按在符文上的手掌变成森森白骨才轰然散开,露出它裹缠千百年之物。

“成功了!”中年男人声音里透出喜意。

虬根缠绕之下是一个人,绣满金绿相间符文的白色长袍挂在枯瘦伶仃的躯体上,尽管看上去已经无限接近骷髅,但是面容仍依稀可见秀丽。

竟是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

这出乎黑袍人的意料。

他终于得以走入禁地,藏在袖中枯枝一般的左手颤栗不止,“神木御灵,赴吾坛下……”

声音几乎被淹没在轰隆隆的巨响之中。

一束束光线从头顶落下,粉尘在光束中狂舞,中年男人的声音若隐若现似在很远处焦急地催促,“灵师,此处要坍塌了!”

坍塌土木不断坠落,黑袍人像是被某种力量拉扯定在原地,与那悬在半空的少女之间只隔了一臂,隐在黑袍下的眼眸中细细的血管爆开,眼球转瞬染成血红。

轰——

“灵师!”

在惊叫声中,漆黑巨木如利剑轰然插在身侧土地中。

少女霍然睁开双眼,一双黑白分明却毫无神采的双眸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看落在他身畔的光线。

刹那间,黑袍上爆开一蓬蓬血花,喷洒在一旁巨木上,枯木如逢春缓缓探出一片新芽。

作者还写过
大唐女法医
袖唐 · 女强/穿越

叱咤风云的女法医,穿成大唐贞观年间的名门弃女。 *** 出版名《大唐女法医》,上下两部共四册 同名影视剧《大唐女法医》

江山美人谋
袖唐 · 权谋/重生

谋士,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折腰。 ****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收藏,请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分为上下两部,共四册。另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不要买错了。

伪宋杀手日志
袖唐 · 女强/热血

一朝成为名门闺秀,是另求发展还是沉沦富贵乡?梅氏家族,百年名望,荣华无边,她以为是时来运转,却惊闻梅氏子女个个都是短命鬼!族学规矩森严,学习差就没好日子过,学习好日子更不好过? 不怕,咱找个大树好乘凉。 ****** (出版名《大宋女刺客》,上下两部共四册)

同类热门书
修仙请带闺蜜
江心一羽 · 女强/架空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我在都市卖妖肉
三士先生 · 女强/打脸

我叫梦柒,我一出生就死了,但我又活了,从此我身边多了个视金钱如粪土、却又花钱如流水的异世界过来的吃货师父。 而我妈因为在生我时被人算计,受了刺激,从此脱离了柔弱娇嫩的菟丝花人设,一步步强悍到可与我并肩作战,抓妖卖肉! 故事,要从我爸将大着肚子的我妈独自留在家中的那晚开始说起......

都飞升了谁不搞钱啊
54渠江 · 修真/1V1

江素胎穿到修真界的第十五年,成为了当世医道第一人,于万众瞩目下飞升了。 上界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本以为都是各界翘楚,人中龙凤,未曾想一抓一大把素质教育的漏网之鱼,最为关键是货币的不同,她又成了穷鬼! 去黑市卖药被坑,被迫捡了个仙二代小崽子养! 住的洞府要花钱,养崽子要花钱,炼丹的药材贵到天际,想要发展自己的道还要搞创新创业?! 作为医修她决定……将炼丹和炼器同时发展,搞出医疗器械!卖高价!发大财! 诸天神佛:“此女可入我座下,法号青竹医仙。” 江素:“财神爷爷,孙女给您磕一个!” 江素曾经在下界交友甚广,可惜一经飞升,落地点随机,三年五载都见不到一个朋友。 她一直在等待自己的某位故友。 小剧场 江素被人拉着去合欢楼玩耍,一堆美男中,见到一位高八尺的红衣修士在门口擦刀。 江素:“就你了,红衣服的,过来喂我吃饭!” 红衣修士怔了怔,听话的拿起勺子。 江素:“可惜,你不是他。” 一日,她又点了红衣修士,岂料男人直接将她从软椅上拎起,抗在自己的肩头带走了。 “素素,莫要再去风月之地,你年纪还小。” 阴鸷暴躁小医修x沉稳寡言大刀修,日更。 搞事业第一!感情线第二!男主会晚一点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