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被家暴致死,我靠弹幕杀疯了

被家暴致死,我靠弹幕杀疯了

时时慢 · 34.8万字 · 连载至104章 · 更新于昨天 23:59

重生归来的姜安宁,只有一个念头:拿一把钝刀子,把他们都杀喽!

上架时间:2024-01-11 13:11:17

第001章 被家暴致死后,我重生看见了弹幕

“我不活了啊!要债的要逼死人了啊!”

“早知道生下来的是这么个不争气的玩意儿,我真应该早早的给你溺进尿桶里头,也省得老了老了的,还要给你擦屁股。”

姜安宁捏着一角银子,从林子的小路上走了出来,就听见女人哀嚎的声音,冷不防的吓了个激灵。

老天有眼,让她重生了!脑海中又记起前世那些不好的事情来。

隔壁人家姓赵,老大赵海,前不久刚跟她订了亲事儿。

正哭嚎着骂天骂地的女人,是上辈子令她日日夜夜如坠噩梦的前婆母张氏。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没钱上什么赌桌!这会儿输的底裤不剩,又知道哭了?”

“少废话,还钱!”

“我告诉你们,咱们这些人,可都是在刀尖上舔过血的,下手可没什么轻重,回头耽搁了时间,这人要是缺了点什么,可不能怪咱们!”

一声高过一声的凶狠呵斥,引得附近住着的村民,围凑成一团看热闹。

不过片刻的功夫,几个拎着棍棒的粗壮汉子,就在赵海家里头打砸了起来,将门板踹得咣咣响,摇摇欲坠。

姜安宁回想起前世噩梦的开端。

跟她订了亲事儿没多久,赵海就在赌坊里欠了赌债,被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找上门。

张氏上门哭求她拿银子出来救未婚丈夫。

那时候,赵家才给了她整二十两的聘银,不知道得了多少人的羡慕酸妒。

可据那些要债的说,赵海欠了赌坊五十两银子,就算她把聘银全都还回去给赵家应急,也远远不够的。

不出意外的话,张氏马上就会过来求她,挪用一部分嫁妆救急。

几个歪瓜裂枣打手,努力表现出凶狠的样子,将木头棍子狠狠敲在门框上。

“要么现在还钱,要么等剁了赵海的五根手指再还钱,自己选吧!”

“少跟这儿打量着蒙我,你们没钱,可赵海不是还有个貌美又会赚钱的媳妇儿吗?让她出来,替她男人还钱。”

张氏看起来像是受了大惊吓,假模假样的哭喊着拒绝:“不行啊、不行的,不能连累安宁的……”

目光却已经贼溜溜的在围观人群中打量寻找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姜安宁家就在隔壁,没道理不会出来看热闹啊?

张氏贼溜溜的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在满是灰褐色粗布短衫的人群里,找到了一片颜色鲜丽的瓦蓝裙角,顿时眼睛像饿狼似的发亮。

“安宁,不行,真的不行,我不能连累你。”

张氏边摆手说着不行、不要、不可以的话,边迈着小碎步,朝着姜安宁走了过来。

围观的村民见她近前过来,纷纷侧过身子让开了道路,生怕等下哪个不小心碰到了她,被粘包赖。

在众人这番心思的加持下,张氏很是轻松的抓住了姜安宁的手。

“安宁,那些个不做人的畜生,诓骗了你海哥去赌钱,骗着他欠下了赌债,现在人都找上门来了,我该咋办、该咋办啊!”

张氏看起来像是很没有主意似的。

细看却很容易就能发现,她眼睛贼溜溜的,满是算计。

姜安宁没有吭声,静静地看着张氏演戏,这辈子,她不会再傻傻的把自己搭进去,贴补吸血蚂蟥似的赵家了。

她要退亲!

张氏看姜安宁一直默不作声,像个木头人似的,不免有些来气。

都什么时候了,这死丫头怎么还半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都不知道主动点开口帮忙把钱给还了,难道还等着她上赶着求不成?

张氏气恼,捏着姜安宁的手,不免用了几分力气。

她给躲在人群后头的一名年轻男人悄悄递过去个眼色。

年轻男人收到眼神示意,立马哀嚎着挤进了人群:“嫂子,你一定要救救海哥啊!”

“这些人都是混无赖,耍起横来,是真的会剁了海哥的。”

姜安宁被冷不丁冲上来扑到她跟前的男人给吓了一大跳,险些惊喊出声来。

等冷静下来看了,才认出这人。

是赵海在镇上做活计时的工友王胜,以前经常会跟赵海一起来家吃饭。

前世,每次赵海带了朋友回来,姜安宁都要动用自己的嫁妆钱好一番破费,买鸡买肉的,尤其以这个人最爱指定菜色。

她目光淡淡的看向王胜,多了几分厌烦。

王胜被看的有些心虚,目光微微打闪,吞了吞口水,声音都磕绊了几下:“海、海哥本来也不信他们的,这不是想着你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他想多赚些钱,给你打个金首饰。”

“安宁啊,赵海能不能好生生活着回来,全都指望你了。”

张氏再次用力抓紧了姜安宁的手,哭的跟死了丈夫儿子似的,伤心欲绝。

姜安宁皱眉,下意识的用力想要抽回手,却反被抓的更紧了。

她浑然天成的装作软弱委屈又无辜的样子,眨眨眼,似乎是不解:“张大娘,你刚刚不是还一直念叨说不能连累我吗?”

张氏脸色一沉。

她不悦的厉声:“你可是和赵海订了亲、给了聘银的未过门媳妇,难道要见死不救?安宁,做人可不能这么狠心!”

“可、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姜安宁眼睛红了一圈:“要不我把聘银退还,咱们解了婚约。”

“不行!”张氏一听姜安宁要解除婚约,当即更用力捏紧了她的手腕,像是要将人纤细的胳膊给掰折一样。

姜安宁的眼睛顿时更红了,这次是真的疼到想哭,不是硬憋出来演戏的。

张氏给一旁的王胜使眼色,表情有些凶。

王胜吞咽了两下口水,磕巴了两下,才想起早先商量好的话术,作出一副好心好意给人出主意的模样:“嫂子,前些日子你跟我海哥订亲,海哥不是给了你二十两的聘礼吗?”

“有这二十两,你再帮着凑个三十两,不就能把钱还上了吗?等海哥安全的出来了,再让他给你把这钱补上,不就好了吗?”

姜安宁真是差一点就冷笑出声。

他们可真是好算计啊!

她这些年来卖绣品香料攒下的积蓄,不多不少正好余存了三十两!

开口就是要她全部的身家,可笑她从前未嫁时,竟然半点没发现这家人的丑恶嘴脸。

上辈子遇见这事儿,什么都没怀疑,傻乎乎的帮着给了钱。

又在张氏的卖惨下,借钱贴补了十两银子给他们做家用。为了还债,没日没夜的做了小半年的绣活,熬的眼睛快要坏掉,往后十几年,见着风和光亮就会流泪!

姜安宁心底积压的愤怒达到了极点,更加用力想要挣脱开张氏死劲掐着她的手。

【这小姑娘看着似乎武力值不行啊,细皮嫩肉的,肯定手无缚鸡之力。八成是要被这个老登给道德绑架住喽!】

【别给钱,千万别给钱!他们都是串通起来骗你的!】

【根本没有什么欠赌债,都是那个叫赵海的,花钱串通了这几个人,想要把给你的聘礼连同你的嫁妆积蓄一起哄骗走,送给他在镇上那个相好的!】

【赵海就在村口那个荒废的老石桥底下等着呢。】

看着眼前突然再次出现的半透明板子上,快速的划过一串串文字,姜安宁微微瞪大的眼睛。

看来,早上不是她眼花了。

她是真的能看见这些奇怪文字!!

早上,她刚起床,就看到一条【在树林子里向东歪脖子的那棵树下,丢了一角银子,不知道会是哪个NPC成为幸运鹅捡到喽】

作者还写过
被家暴致死,我靠弹幕杀疯了
时时慢 · 重生/种田

重生归来的姜安宁,只有一个念头:拿一把钝刀子,把他们都杀喽!

同类热门书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绝尘烟客 · 宅斗/权谋

【男主工具人,女主独美,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我靠烧香爆红娱乐圈
容焉 · 娱乐圈/女强

好运到极致也会天打雷劈? 天降厄运,锦梨穿到一本书里早死的路人身上。 为了小命着想,她不得不白天在娱乐圈里营业,晚上开直播刷五三学习,大清早还得冲去道观上香! 干着干着,她把自己营业成了史上第一甜妹。 刷着刷着,她从初中文凭逆袭清北。 上着上着,她带火了道观沿途一路的旅游经济。 谁说花瓶不能逆袭?她偏要争做卷王第一人! #玄不改非,氪不改命,锦梨依然是锦鲤 #她好甜,我好爱 #谁说女团没有真姐妹! [甜妹vs宅男,颜值党的胜利(σ≧A≦)σ姐弟恋]

窈窕春色
狂炫榴莲饼 · 女强/豪门

谢风月作为陈郡谢氏旁支女,她一手烂牌炸死了半个乾安朝。 公子衍初见时谢风月时她将人一刀毙命,再见时她又在众人身旁哭的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好不委屈。 谢风月作为世家大族利益牺牲品,她只能装成一个任人搓扁捏圆的可怜女郎在谢府里艰难求生。 当她被迫替嫁,刀子真要扎她身上时,她跑的比谁都快。 恰逢乱世当道,谢风月逃婚后,靠着东捡西凑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她摇身一变成了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民心所向不得不反,也不对,乱世下何来反这一说呢? 排雷:女主非完美人设! 重事业!无金手指!情感线很弱,男主处于追妻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