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 · 24.1万字 · 连载至112章 · 更新于昨天 23:00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上架时间:2024-01-21 15:25:39

第1章

清晨的阳光还被院墙挡着,屋内半明半暗,黑夜白昼交缠。

“要休了我?”楚瑾瑾以为听错,她保持恭敬跪拜的姿势,不敢置信看抬头,“母亲,您说什么?”

新婚第一天被休,全京城没有过,如果是真的,她的名声算是毁了,这辈子都要被人指指点点。

一定是昨晚未睡好出现了幻听。

昨天刚过门,她还穿着新娘子的嫁衣,怎么可能?

楚瑾瑾娘家算京城数得上的商户,她的嫁妆,从楚家一直蔓延到徐府,多的以至于库房放不下,堆满半个院子。

然而再怎么有钱也弥补不了两家地位的悬殊。

她是商户女,婆家是祖上曾经出过宰相的徐府。

楚瑾瑾没想过攀高枝,她想的很清楚,女人结婚,嫁的不是门第,是男人。

徐文达心里有她,对她一见钟情,所以她才嫁的,不然哪怕王爷大将军,只要喜欢的不是她这个人,她也不会嫁。

坐在太师椅的徐候夫人艰难笑了笑:“不是休,是和离。”

楚瑾瑾深深看着她,确认没有听错,一点点直起身子,冷静道:“敢问母亲,儿媳可是犯了什么错?”

昨晚洞房花烛,徐文达喝的太多,进了门便呕吐不止,最后竟然吐了几口鲜血。

应该是伤了胃。

楚瑾瑾担心的一夜没睡,按理说算这种特殊情况,可以晚点来请安,但她还是坚持按照规矩。

喜欢一个人,就要为他着想,尊重他的家人。

徐候夫人心虚地端起茶杯假装喝茶。

楚瑾瑾还能保持冷静,陪嫁来的贴身丫鬟夏风急的跺脚:“您倒是说话呀,凭什么呀,你们太欺负人了。”

楚瑾瑾有贴身丫鬟,徐候夫人也有,且更厉害。

老嬷嬷上前一步,冷笑道:“大少爷平常多好的身子,一年到头别说吃药了,着凉都没有过,你这刚进门就把他克的吐血,这要时间长了,不定发生什么事。”

楚瑾瑾皱眉:“就这?”

定亲前两人的八字两家都找大师合过,真要有问题早看出来了。

显然不是因为这点。

“那还能有什么?”老嬷嬷一脸不耐烦,“夫人心善,决定对外说你提的和离,而且你和少爷未有夫妻之实,我劝你个商户女不要不知好歹,闹起来吃亏的是你。”

楚瑾瑾从末世穿越过来两年多,已经很少发脾气了,但并不代表没有脾气。

这是啥都安排好了,直接通知她。

楚瑾瑾一个眼色制止住想要争辩的夏风,挑眉道:“敢问徐夫人,和离书还未签,我应该还是徐家的少奶奶吧。”

徐候老妇人一愣:“当然。”

“既然如此,儿媳要整顿家风了。”楚瑾瑾冷冷看向得意洋洋的老嬷嬷,“你一个奴才,竟然胆敢说主子是商户女,吃了熊黑心棉豹子胆,夏风,掌嘴。”

老嬷嬷吓的打个哆嗦,磕磕巴巴求救:“夫人。”

徐候老夫人转过头,目光闪躲。

放在平常当然没人敢,但现在情况不同,怎么说这事徐家做的不对,就当,就当让她撒撒气吧。

夏风身为贴身丫鬟,掌嘴的经验非常丰富,一手捏住老嬷嬷下巴,另只手抡圆了啪啪两声脆响。

老嬷嬷的嘴角立刻有了血丝。

足足十下,楚瑾瑾才淡淡喊了停。

教训老奴才是其一,其二,她在试探徐候老妇人。

打狗还得看主人,当面打陪她几十年的老嬷嬷都能同意,说明肯定发生了大事。

会是什么?

楚瑾瑾明白这里问不出什么来,敷衍行礼告辞。

昨晚徐文达吐血把家人吓坏了,她是新妇,大夫来来往往多有不便,于是抬到了书房。

书房门口站着好几个家丁,见楚瑾瑾过来慌张行礼,为难道:“少夫人,少爷刚喝了药睡下,大夫说严禁任何人打扰。”

楚瑾瑾笑了。

难为这一家人安排的这么周到。

今天过后,这事将会成为满京城的头号新闻。

她的名声毁了,徐家也难独善其身。

什么为她着想她提的和离,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这是让世人看看许家有多良善。

而事情过后,徐文达肯定还要再娶,他的仕途也才刚刚开始,如果和自己发生争执,万一被自己挠破脸啥的,传出去会影响名声。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夏风气不过,豁出去了,跳脚大喊:“徐文达,你个缩头乌龟,啊呸,你以前求我给小姐送信怎么说的,我真是瞎了眼。”

楚瑾瑾没为难下人。

没用的,她总不能把人杀了吧。

夏风本性暴露,撸袖子要动手,恨恨道:“小姐你别管,今天我不要这条命了,也得让徐文达给你个说法。”

楚瑾瑾轻轻摇头,想了片刻,转身回自己院。

红烛还燃着。

大红色龙凤呈祥喜被叠的整整齐齐,嫁妆上的大红绸缎还在等着她这个女主人亲自解开。

像一场红过了有些阴森的梦。

楚瑾瑾愣愣看了片刻,拎起凳子。

上好的红木,价值三十两银子,顶的上徐文达一个月的俸禄。

夏风还以为她想不开要上吊,吓得脸色苍白:“小姐,不要啊……”

“你家小姐我是那样的人?”楚瑾瑾笑笑,“拿斧头和火折子来。”

夏风:“……”

她知道小姐要干嘛了。

整个徐府,除了人以外,能做主的只有嫁妆。

夏风这次不用再吩咐,咬牙切齿一斧子把凳子劈成两半,吓得旁边跟着监视的家丁一哆嗦。

这姑娘力气太大了吧。

只有木头不好点燃。

楚瑾瑾亲自拿来大红嫁衣。

有寸金之称的云锦,选了最好的绣娘,用的是金线,价值白银千两。

楚瑾瑾就像烧纸钱似的,在家底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点燃。

火焰很快熊熊燃烧。

再贵的东西,如果不放在心里,也是一片灰烬。

楚瑾瑾贴心告诉家丁:“放心,我只烧我的东西。”

纵火违法,她不是傻子。

烧自己的嫁妆合理合法,谁也管不着。

商户女嫁官宦人家,有不少的,带着丰厚的嫁妆,有手腕厉害的甚至能取而代之当上主母。

徐文达追求她的时候,父亲担忧过。

徐家虽然祖上出过宰相,但没落多年,家主只是个四品闲职,徐文达在翰林院抄书,父子俩俸禄再加上祖上留下来的商铺等,一年下来最多八九千两银子。

这对于偌大的侯府来说,显然捉襟见肘。

楚瑾瑾却想得开,以她的身份,有几个男人不为了钱?

有钱的男人三妻四妾,还有不知道多少个没有名分的同房丫头。

身份改变不了,既然如此,只能在其中找个相对好的。

她向徐文达提了一个要求——不许纳妾。

如果以前有,通通处理好,不要脏她的眼。

徐家这辈只有徐文达一个独苗,自然承担着传宗接代的重任,但他没有丝毫犹豫便同意。

所以他心里肯定是喜欢的

红木就是红木,做家具好看,没想到烧火也这么好,油脂细密在火焰里噼里啪啦响,香味扑鼻。

楚瑾瑾感觉有点可惜,如此天底下独一份的败家,真想让夏风去厨房拿点肉串什么的。

仆人来来去去,看一眼匆匆离开,中间管家也来了,还未靠近相劝就被夏风拦住。

小姐自己的嫁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反正已经撕破脸皮,无所谓了。

就在楚瑾瑾抱起个描金的妆奁准备往火堆里扔时,门口终于出现那个身影。

徐文达脸色苍白,因为昨夜的宿醉吐血,也因为眼前的火堆,他深深看了眼楚瑾瑾,不由分说招呼家丁灭火。

楚瑾瑾没拦,叹口气:“哎,你终于来了。”

徐文达咬牙切齿:“瑾瑾,你疯了吗?”

楚瑾瑾摊手,无奈道:“反正我也带不走,对吧。”

徐文达脸色明显变了下。

楚瑾瑾依旧是在试探。

尽管她有过那么点奢望,希望徐文达赶来为了情,而不是整个侯府十年都赚不到的嫁妆。

红木被水扑灭,树木香没了,变成呛人的烧焦味道

两人心照不宣进屋。

楚瑾瑾让夏风出去,等屋里只剩两人,她认真道:“徐文达,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保证不哭不闹,但你要回答我三个问题。”

徐文达干脆利落点头:“你问。”

楚瑾瑾盯着他的眼睛:“第一个,是不是我娘家出了什么事?”

徐文达长长呼口气:“这算不上问题,你很快会知道,你的父亲,可能已经不在了。”

楚瑾瑾清晰听到脑子嗡了声:“你说什么?”

昨天父亲未能亲自送她出嫁,因为刚到的一批丝绸里竟然有虫卵,如果不及时处理,至少损失数万两。

还是楚瑾瑾坚持让他去的。

让他快去快回,别错过她回门。

怎么就出事了?

作者还写过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 · 女强/爽文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同类热门书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苏三花 · 宅斗/穿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墨七简 · 先婚后爱/重生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换亲后,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
之桉 · 先婚后爱/甜宠

四品祭酒谢大人家的嫡长女谢舒宁,得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族里的姐妹都妒红了眼。 信陵侯夫人亲自下重聘为其独子聘为嫡妻。 天降的馅饼砸晕了谢家。 寄居在谢家的表妹荣佩兰陪表姐备嫁,眼瞧着表姐一日赛一日地尾巴翘上了天。 还没嫁过去,侯府世子夫人的款儿便已经摆了出来。 日日用鲜奶沐浴,用雪燕养颜。 可大婚当日,谢舒宁却将迷晕的荣佩兰换上了花轿。 —— 谢舒宁:上一世侯府落败,穷书生却青云直上,官拜宰辅。既然我得了天道机缘能重活一世,也该轮到我做做那荣华富贵的相府夫人 荣佩兰:表姐脑子进水了?放着侯府世子不要,非要个穷书生? 可当侯府越发红火,穷书生却官途坎坷时 谢舒宁上门又要换回来 正抱着咯咯笑的小娃儿纪世子:??哪里来的疯婆!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