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有一个诡王朝

我有一个诡王朝

青蚨散人 · 26万字 · 连载至98章 · 更新于今天10:11

一枚厌胜钱,开启九幽门,让她在现实与诡朝之间自由往来。

她是诡朝之王,九幽之主,会挽雕弓如满月,一箭出,鬼神哭!

她也是现实世界,一个平凡的学生,因为交不上作业,又双叒被罚站了。

*

桑雀:老师,我暑假作业写完了,但是找不到了。

老师:我太婆昨晚托梦,说一个好心鬼交给她一本暑假作业,让她老人家给带过来,上面写着你的班级和名字,但是,里面一点没写!

桑雀:老师,这世上没有鬼,你在骗我。

老师:所以你把暑假作业丢我家门口干嘛!

桑雀:…………

(暑假作业丢到另一个世界都能送回来,好心鬼是吧,等我放学,宰了你!)

*

无CP,女强,灵异,升级流,微群像,微克系,两界互穿

上架时间:2024-03-03 12:23:22

第1章 故事接龙

“桑雀,我爸又把我反锁在家里了,他刚出门,钥匙还在老地方,你能来帮我一下吗?”

“好,我现在就过去。”

盛夏夜晚,十一点刚过。

桑雀换上一身宽松的黑色运动服,头发扎成简单的高马尾,跟老妈说了一声,拿好手机出门。

昨夜刚下过雨,山脚下的小城空气湿冷,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车也很少。

在路边等车,桑雀抬头看天,新闻说今晚有血月奇观,网上传出各种怪谈预言,沸沸扬扬。

可惜,天色阴沉,什么都看不到。

终于拦下一辆出租车,桑雀拉开车门,后排右边坐下,报上地址。

车辆缓步启动,驶往目的地。

“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吃的?”

桑雀发了条信息给秦璐,之前打电话没声音。

秦璐发消息过来说她的手机被她爸摔了,话筒可能坏了,屏幕虽然也碎了,但勉强能用。

秦璐是桑雀的同班同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桑雀对她家的状况很了解。

秦璐母亲离婚不成直接走了,父亲酗酒,醉了会打她,还时常把她锁在家里,不让出门,怕她跟她母亲一样一走了之。

现在是八月初,正放暑假,前天他们高一同学聚会,秦璐都没来。

“不用了,我不饿。”

“你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下,晚上我们住酒店,明天跟我去找班主任想办法,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消息发出去,秦璐没有回复。

桑雀一直劝秦璐报警,秦璐不肯,她想撑到成年,撑到考上大学的时候。

出租车行驶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桑雀放下手机转头看向窗外,小城市的霓虹灯花里胡哨,给人一种八十年代的陈旧感。

外面寂静无人,车内的氛围僵冷。

叮咚~

有新消息进来,桑雀以为是秦璐,打开一看,不由愣住。

故事接龙?她什么时候加过这样的群?

正要删除,群中弹出一条新消息。

【上回我讲的夜半敲门故事,好像吓到了你们。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不那么恐怖的,一个关于午夜出租车的故事。】

桑雀微微蹙眉,扫了前排一眼。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高中生,晚上出门去同学家,上了一辆出租车,寻常的夜晚,普通的出租车,但是这位高中生并不知道……】

【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藏了一具尸体!】

桑雀呼吸一滞,看向前排,透过后视镜,和那位中年发福的司机师傅四目相对,司机略带慌乱地避开。

【……那是一个跟高中生一样的花季少女,死于……】

手机突然自动息屏,桑雀心脏紧缩赶忙重新解锁,但是聊天记录里的群竟然不见了,她用搜索栏也搜索不到。

桑雀心脏紧缩,莫名感觉车内温度降低,让她汗毛倒竖。

她下意识地摸向裤兜,晚上独自出门,她都会带把水果刀防身。

桑雀的视线忍不住向后移动,余光透过后排玻璃看向车尾,一边捏着手机准备短信报警,一边扫视车内各处。

车内明显才清洁过,很干净,劣质香薰的味道很浓,一开始不觉得,现在却感觉头晕。

桑雀立刻屏住呼吸,打开短视频的声音,故作轻松,实际上已经编辑好报警短信,随时准备发送。

“师傅,车里有点闷,能开下窗吗?”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中扫了桑雀一眼,停顿几秒后,将后排窗户打开一条缝。

一条无法让她直接跳出去的缝,最多把胳膊伸出去,为什么不全部给她打开?

雨后湿冷的泥土味涌进来,桑雀沉住气不动声色,继续拿着手机,假装刷短视频,实则全神戒备。

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变得格外漫长,桑雀心里想了无数种意外状况和应对方法。

终于,出租车停在城中村外。

咿呀凄婉的戏腔传来,伴随着阵阵忽高忽低的哭声,叫人毛骨悚然。

昏暗的村口搭着戏台,纸钱飞舞,到处都是花圈和纸幡,一群人披麻戴孝,正在办丧事。

饶是如此,桑雀浑身一松不觉恐怖,只庆幸到了人多的地方。

“师傅多少钱?”

“八块。”

桑雀迅速扫码下车,快步跑向戏台,融入那群披麻戴孝的人,假装他们都是自己的亲戚。

等桑雀回头看时,出租车还停在那,好像有双眼睛正从车里窥视出来,思考,犹豫……

就这样足足过了十秒,出租车才重新发动,离开城中村村口。

桑雀长舒一口气,赶紧给秦璐发信息。

“我到你们村子了。”

桑雀快步绕过戏台,走向村子里面,咿咿呀呀的戏腔在远离,村子里大多数人都在村口看戏,水泥路两边的房子大门紧闭,漆黑幽静。

路灯灯柱上遍布各种办证和男科的小广告,总有几个灯在闪。

她来过好几次,一直没人修。

桑雀找到秦璐家,双开的大红铁门生锈掉漆,阴冷的风吹着外墙的爬山虎,一只猫突然从墙头跑过去,吓了桑雀一跳。

熟练地找到花盆下的钥匙,桑雀打开门上的锁,推开一条门缝闪进去。

大门进去是个院子,地上常年覆盖着一层黑红的污迹,踩上去黏脚,墙角堆放着许多垃圾,苍蝇飞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夏天垃圾放久了的腐臭味。

院内漆黑一片,只有里面那一排平房右边的小屋,从窗户里透出些许亮光。

“秦璐——”

桑雀叫了一声,看到窗户处闪过一道人影。

桑雀快步走到屋子门口,老旧的门栓上果然插着一截弯起来的钢筋,她拔掉钢筋一下拉开房门。

腐臭味扑面而来,桑雀头皮一麻,双眼骇然大睁。

床上是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

肿胀腐烂,尸水和血液渗透到潮湿掉皮的墙上,留下诡异的树状纹路。

惊飞的苍蝇群中,那些树状纹路像血管一样,蠕动,收缩。

尸体手上握着屏幕碎裂的手机,靠窗的书桌上,台灯光芒突然开始滋滋闪烁。

桑雀惊出一身冷汗,紧接着生理性反胃,捂住嘴险些吐出来。

叮咚~

手机响起,那个‘故事接龙’的群又出现了!

【……高中生很警觉克制,没有做多余的事情触发必死规则,顺利下了出租车,但是当她来到同学家的时候,却发现同学早已经死在床上,死状诡异。】

【那么,刚刚跟高中生发短信的,又是谁?】

手机上的文字让桑雀毛骨悚然,一股寒意直冲头顶,她按住挂在胸口的护身符扭头离开,颤抖着手报警。

报警电话还没打出去,一条来自秦璐的的短消息进入手机。

“你要去哪?你不是说要陪我的吗?”

黑暗中伸出一双腐烂肿胀的手臂,攀附在桑雀身体各处,苍蝇飞舞,巨大的树状血网从脚下蔓延过来。

彻骨阴寒瞬间笼罩全身,冰冷伴随着腐臭味,在桑雀耳边轻声呢喃。

“留下来……别走!”

砰!

手机坠地,屏幕蛛网般炸开。

乌云开散,一轮血色圆月,高悬于空……

*

上本书的读者看看下面的作家的话,我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捂脸哭),这本跟卷哭不会有交集,是全新的故事,新老读者都可以无障碍阅读。

作者还写过
我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青蚨散人 · 修真/女强

【新书《我有一个诡王朝》已发,女强灵异无CP,欢迎阅读收藏】 *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我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我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我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前期有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后期废弃,不喜勿扰,弃书不必告知! * 无CP!

我有一个诡王朝
青蚨散人 · 女强/穿越

一枚厌胜钱,开启九幽门,让她在现实与诡朝之间自由往来。 她是诡朝之王,九幽之主,会挽雕弓如满月,一箭出,鬼神哭! 她也是现实世界,一个平凡的学生,因为交不上作业,又双叒被罚站了。 * 桑雀:老师,我暑假作业写完了,但是找不到了。 老师:我太婆昨晚托梦,说一个好心鬼交给她一本暑假作业,让她老人家给带过来,上面写着你的班级和名字,但是,里面一点没写! 桑雀:老师,这世上没有鬼,你在骗我。 老师:所以你把暑假作业丢我家门口干嘛! 桑雀:………… (暑假作业丢到另一个世界都能送回来,好心鬼是吧,等我放学,宰了你!) * 无CP,女强,灵异,升级流,微群像,微克系,两界互穿

同类热门书
九泉之上,人劫地灵
敖青明 · 女强/无限流

白天青在一天放学回家后,发现她家里突然出现了两个妈妈。 每个妈妈都拉着她说,我才是妈妈。 白天青:这是什么灵异事件! 然后她又发现,整个九泉县,处处都是灵异事件。 她的妈妈是失去女儿痛不欲生的副本Boss,邻居张阿姨是被家暴死的副本Boss,楼下卖馄饨的老婆婆是卖阴阳馄饨的副本Boss,就连自己,也是因为高考压力太大跳楼自杀的小Boss。 世界如果并非真实,那她就让它成为真实! 九泉之上,天穹之下,自由万岁!

我在异世封神
莞尔wr · 女强/穿越

穿越大汉朝。 灵堂重生,赵福生一醒来发现自己身缠厉鬼,命不久矣。 开局必死的情况下,她绝境逢生,重启封神榜。 将厉鬼封神,重建幽冥。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柯遥42 · 女强/架空

如果成为「工具」已是不可违抗的残酷命运, 那么,比这更残酷的,也许是在过程中仍然保持作为「人」的秉性。 真实世界注定会有残缺,但总有人不愿被同化成残缺的那个部分, 她们要用理智,用情感,用一切有目的的劳动,对抗这命运。 …… 世界历 4632 年,一个在异国被囚禁多年的中年人重新回到了故土,故事从这里正式拉开帷幕。 —— 本文有感情线,详情可看评论区提问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