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冰河时代 · 55.6万字 · 连载至219章 · 更新于昨天 22:01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上架时间:2024-02-26 20:46:11

001 生产

西风簌簌,树上最后几片叶子也被风吹落,冷的人手直往袖笼里拱。

桂花巷口一小院内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接着响起婆子报喜的叫声:“恭喜苏大官人,生了个大胖小子!”

罩房门口,厚重的帘子被揭起一角缝儿,苏大官人踮脚一脸喜悦的朝房内看进去,口中不忘应诺接生婆的话,“多谢多谢,我家小子多重?”

似是怕寒风窜入,顺手就落了一角缝儿,喜滋滋的,“不急……不急……”转身过来,朝一个六岁的小娘子道,“阿锦,你娘又给你生了个弟弟,高兴不……”

这不是问话,是直接兴奋的陈述,将将而立之年的苏博士搓着手高兴的转着圈儿,沉浸在多子多福中。

苏若锦实在不忍打击他,可眼看罩房内的接生婆就要收拾停当出来拿喜钱,这个不讨喜的人只能她做了。

“爹,那你准备给马婆婆多少喜钱?”

苏博士:……

看着面前从高到低排立的三个孩子,苏博士一脸的喜悦变成了无可奈何,伸手摸了摸最矮的二儿子,对大儿子道,“你跟妹妹先让马婆婆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完,转身穿过走廊,下了台阶,推开院门,出了家门。

兄妹三人望着被冻的弯腰弓背的父亲消失在萧瑟的寒风中,无言的相互望了望,一股子沉重。

苏大郎苏安之露出小大人般的愁怅:“妹妹,现在咋办?”

寒冬已至,但没到月底老爹领俸的日子,家里的米缸、油罐、厨房内的柴火马上就要见底,堪堪能吃个两天了不得了,现在老娘又生第四个,这日子……苏若锦都不知道怎么过。

头疼。

苏若锦内芯不是真正的六岁小娘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了一觉醒来就成了类似于宋的大胤朝的小婴儿。

没错,她是胎穿,带着前世的记忆而生。

爹出门去借钱,娘刚生娃,这家里能撑事的也就她了。

吩咐八岁大哥苏安之去厨房看灶膛的火,顺便让他把大弟带到灶膛,冬天冷,由于没钱,身上没有足够厚的衣裳保暖,只能蹲在灶膛边取暖了。

苏若锦自己则进了生产的罩房,见接生婆已经包好洗过的小弟,咧开嘴,一脸笑道:“婆婆,我爹有事出去了,等下就回来,麻烦你老等一下。”

一边讨人喜的说着话,一边把手在床边的火笼上烤了烤,熏暖了才走到这世的娘身边,伸手替她理了理鬓边汗湿的头发,整理清爽了,又去看她身上身下的被子褥子。

接生婆马氏见这小小娘子跟大人一般检查她的活计,没生气,倒是笑了,“除了你大哥,你和小二郎都是我接生的,哪次不是给你娘弄的干干净净妥妥贴贴的。”

所以说马氏真是个好人儿。

“多谢婆婆,我只是担忧娘生的多,怕她亏了身子,所以才多看两眼。”

听到这话,马婆子忍不住暗暗叹口气,虽说苏大官人是两榜进士,又在国子监里头任博士拿朝庭俸禄,可在京城,他这八品的官儿估计只比没手艺的平民百姓、贩夫走卒强那么点,现在又添了一口,怕是连糊口都成问题了。

想着,就朝门口看过去,心道,苏大官人到现在还不叫她出山去拿喜钱,莫不是出去借钱了吧?

苏若锦无奈的笑一下,马婆子忍不住惊讶还真被她猜中了?

这……马婆子弯腰把换下来带血的被褥抱出来,“看好你弟弟。”

苏若锦见她要出去,看了眼在襁褓中的小弟弟,见他安静的睡着,便抬脚跟了出来。

“婆婆……”

马氏给苏家接生过几趟,可苏家这几年搬过两次家,不知要把这些带血的被褥放哪里?

苏若锦奔着小腿,引她放到了小杂间,“多谢婆婆。”

“我记得你家不是有个煮饭的婆子吗?”

一听这话,苏若锦心酸难受,面上不在意的样子,“这院子太小,我娘没让她跟过来。”实际上欠人家房租,婆子被上个房东抢了去干活抵租,得一年后才能回来。

马婆子五六十岁了,是个老京城通,什么事不懂,小娘子这么一说,脑子一拐弯儿,想起了曾经的闲言碎语,马上就懂了。

长长叹口气,“这真是……”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行了,我知道了。”说着,朝院子看了眼,天色越发阴沉,苏大官人还没回来的迹像,看了眼生产的罩房,又看了看面前的小娘子,弯腰把带血的被褥放进木盆,端起来就往井台边去。

苏若锦一看这是要帮她洗啊,连忙拉她,“婆婆……婆婆……放着,我……爹回来会洗的……”

马婆子一愣,让苏大官人洗产妇带血的被褥?她差点没尖叫。

苏若锦站着,比马婆子更像老太太,一脸沧桑,既然要生那就得养啊,他不洗谁洗,总不能叫八岁的苏安之、六岁的她、三岁的大弟吧!

要是那丧心病狂的大男人说不定还真能叫六岁的苏若锦洗,幸好苏言礼不是,家里的婆子被抢去抵租后,对外的活计都是爹的小厮书同干的,对内,她娘快要生产不能动后,一些私人衣物都是苏言礼洗涮的,没让三个孩子动过手。

苏若锦也没朝自己身上揽,先不说本尊身体就是个虚六岁的孩子,再者,由于生活条件等原因,她生下来瘦弱底子并不好,幸好没生过什么病,要不然以古代这种医疗条件,一场风寒就能夺了命。

马婆子心地好,不仅洗了程氏带血的被褥,又帮她洗了衣物,一直忙到天将黑才好。

眼见老爹还没借回喜钱,苏若锦急的站在院门口频频朝外看,没等到苏言礼,到是等到了他的小厮书同。

“书同叔……”苏若锦抬腿就要跨出门槛,被他笑眯眯的喊住,“夫人生了个小子吗?”

“是的。”她望向骡袋,见里面空了,双眼露出欣喜,“书同叔……”

书同笑眯了眼,“都卖出去了。”

“阿弥佗佛。”苏若锦激动的双手合拾,跟老妇人一般拜了拜。

作者还写过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冰河时代 · 1V1/穿越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穿越市井之妃要当家
冰河时代 · 宅斗/穿越

长于市井的小女子身份虽卑微,却简单而认真的活着,可能市侩,或许小家子气,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活在柴米油盐酱醋中,谁还能避开?咱们只要把小日子过好了,这些又算什么? 可总有那么些人喜欢挑刺,说什么锱铢必较?还睚眦必报呢?某某君你走你的青云升天大道,我走我的凡人羊肠小路,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小女子对自己的人生早有规划,先要搞定吃喝拉撒睡,然后让大哥有钱娶妻、小弟有钱读书,让大姐、小妹有钱嫁个好人家,最后嘛,轮到自己,找个有肉吃的,嫁个长相好的、脾气好的、能欺能压的、臭味相投的、一拍既合的夫君,再然后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惜哪,人算不如天算,游方道士,云游和尚……个个都批自己有王妃命,居然被人拿去冲喜,从此小女子的人生再也没有平静过。 什么喜冲完了,就地解决俺,他爷爷的,老娘咒你生个儿子没屁眼! 小女人想尽一切办法搞定某某君,终于让某某君由杀意改为休书,休书是不是对我不利呀,小女子再次绞尽脑汁让某某君改为和离,眼看一切就要如愿,就要水到渠成,结果某某君改变主意,什么?不如就这样凑和着过吧,帮某当当家吧! 天杀的,言而无信的伪君子、出尔反尔的无赖小人,你‘凑和’,老娘可不想,老娘要幸福美满的过一生! 一年之后,某某君问道,“生个儿子没屁眼怎么办?” 小女子:“呃……” 三年之后,某某君说道,“再生个儿子吧!” 小女子:“不生,生个儿子没屁眼怎么办?” 某某君:“呃……” 经年之后,某某君:“这辈子小日子还幸福美满吗?” 小女子:“还凑和吧!” 你要问某某君是谁? 可能一 飞扬拔扈、小霸王般的中山郡王小世子,一脚踹飞传闻中有王妃命的下里巴人——童玉锦,可怜的小姑娘,后脑勺着地,鲜血流了一地,气绝当下。 小世子看着躺在地上肮脏不堪、不知有气没气的丑小妞说道,“在我的封地上说有王妃命,那岂不是要嫁给我,就凭你,也配?我呸!” 可能二 杀猪的是个秀才不稀奇,长得清秀隽永也不足为道,稀奇的是人家家训中有一条——永不纳妾,买嘎得,这思想超越千年呀,不行,不行,小女子得先下手为强。 读书识字、手艺是屠夫,嫁过去一辈子有肉吃,还永不纳妾,太完美了有没有? 可能三 隔壁邻居大哥,品貌端直、方正,浩浩中不失儒雅之气,也是小女子喜欢的那一款,关键是人家还是公务员——捕头,吃皇粮、铁饭碗哪! 一身或皂或黑的职业装让他犹如衣架子,腰别配刀,英俊神武,顶天立地呀!要不要考虑一下? 风采翩翩的中山郡王世子、儒雅俊美的杀猪小哥、器宇轩昂的捕快大哥,每一款都瞬间秒杀万千少女,可这就是男主了吗? 非也,男主藏得很深,说他是禁欲男神为时过早,说他英雄盖世那是针对大众,说他腹黑狡诈,小女子很认同,可是……可是……怎么苏起来也要人命啊! 问题是对谁苏呢? 废话,当然是小女子——女主哪! 一个是市井小女子,一个是望门贵族子弟! 小女子生于农家,长于市井,平凡而不平庸! 贵族子弟生于显赫,长于荣华,丰神俊朗、高贵如斯,‘讲究而不将就’的人生,却因为小女子而改变,走过繁华,经过纷扰,最后身边只留下一个她——市井里走出来的小女子!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冰河时代 · 权谋/1V1

职场精英麻敏儿穿越了,穿到一个被流放的庶子女儿身上,这也罢了,竟有爹没娘,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啊,是不是有点惨? 可,身为独生子女的她,突然多了帅大哥一枚,小正太弟弟一个,还有软萌可爱的小妹,瞬间觉得未来可期! 却,正值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流放途中,逃荒逃难,颠沛流离,缺衣少食,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怕,不怕,咬牙挺到流放之地,咱捋袖卷脚管,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种田,经商,带着亲人发家致富! 哈哈,至于眼红的七大姑、八大姨如何鸡飞狗跳咱当没看到,该干嘛干嘛; 呵呵,亲爷亲奶,你们想以孝压人,那也得看看本姑娘愿不愿,哼! 嘻嘻,俊秀老爹你别跑啊,咱手里有银子了,给你娶个娇俏小娘子,什么?我胡闹,嘿嘿……那爹你喜不喜欢嘛!呃……你确定只给我们找个善良的后娘? 本文又名《麻二娘的彪悍人生》《小将与种田小娘不得不说的故事》,一对一,实力种田,权谋佐餐,看萝莉外皮、心智成熟的小白领如何下手外表坚冷成熟、内心幼稚的小将。

同类热门书
长姐掌家日常
细雨淼淼 · 女强/种田

穿成县令嫡长女,爹怂娘死弟还小,小妾庶女少不了,十一岁就要学着管家理事,奈何人多钱少总操劳,原以为开局是宅斗情节,好在老爹有鉴茶之眼,妹妹们也乖巧可爱,冉青竹表示,这也还成,只要解决了这缺钱的困难,咱家也算是和谐向前。可惜总有人想要打她家的主意,这个侯爷世子,那个公府嫡子的,你们这是欺负我爹官小啊,老爹咱不怕,女儿助你上青云,别人靠老公,咱就靠老爹!

边关小厨娘
茶暖 · 穿越/种田

现代餐饮领军人夏明月穿越到了不知名古代,逃荒路上与亲人走散,流落边关,还白得了一个便宜兵头丈夫? 不怕日子难,抄起锅铲赚银钱 浆水鱼鱼饸饹面,水盆扣肉溜鱼段…… 我靠美食闻名边关! 胃和心皆被夏明月拴得死死的便宜兵头(划掉,新晋厢指挥使)丈夫:娘子,为夫外可上阵杀敌,内可劈柴烧火挑水洗衣,你让我打狗绝不撵鸡,咱们这堂便拜了如何? 关键词:美食、轻松、日常、种田、温馨、甜宠、边关、乱世、厨娘、非遗 纯架空,食材不考虑真正引进时间,乱世物价偏高,勿考究 推荐作者完本种田文《玉食锦医》、《农家后娘巧种田》、《农门相公是锦鲤》、《长姐她富甲一方》、《味香》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好酸的杨梅 · 架空/种田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