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

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

箫九六 · 11.5万字 · 连载至55章 · 更新于今天12:02

当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的那年,孟书兰就向韩宁提出离婚了。

韩宁跪在她的病床前泪流满面,他不离,死都不离。

孟书兰有些疑惑,难不成是自己误会了,他没在外面乱来,对自己跟这个家还有担当跟责任?

直到那天,韩宁跟小三儿在病床隔壁厮混,孟书兰才惊觉,原来感情是可以骗的,命运也是会玩弄人的。

韩宁,他在跟自己结婚之时,在外面就有人了。

重生回到一九八零,孟书兰麻利地与渣男跟贱女划清了关系,努力考大学,认真做生意,扭转家人的命运,立志在有生之年不留遗憾。

至于感情跟婚姻,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少年,也就无所谓了。

不曾想顾寒松拦在了她的面前。

男人身高体健,满眼都是悔恨,“书兰我为你报仇了,一直喜欢着你。你别不理人,跟我处处行吗?”

孟书兰诧异,“你?怎么不早说!”

上一世,顾寒松以为给了她最好的。等抱着她冰冷的尸体才知道,除了自己,别人都是狗屁。

PS:男女主双重生(女主先,男主后)

上架时间:2024-05-14 19:00:54

第001章 痛苦源于悔恨

中年男人的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

韩宁是那男人,而孟书兰则是那个被渣至死的老婆。

当检查出癌症的那一年,孟书兰就注定活不长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是病死,而是被韩宁用枕头捂死。

那男人到最后还在说:“书兰,我错了,咱们不离婚啊,死都不离……”

孟书兰就搞不懂了,他出轨那么多年,还带着小三儿在自己病床隔壁厮混,她就是离个婚而已,他怎么就起了杀人的心思了呢?

有什么东西在孟书兰脑海里闪烁,她感觉自己应该是上当受骗了。

过往的种种像泛着雪花的老旧幻灯片,孟书兰想拨开这层迷雾探寻命运的真相。

只是太难了,溺水般的窒息感像潮水一样将她的思绪卷袭,身体的痛,半生无奈,回忆像刀片,割扯着她的神经,钻心的痛。

有人曾经对她说,痛苦源于悔恨。

孟书兰想,她这是后悔了啊!

其实当年她打心底喜欢的人并不是他,只是韩宁会来事,满嘴的虚情假意,懂得拿捏人,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拿捏住了。

那个年代,姑娘家思想保守,谈对象都是奔着结婚去的,两家看着合适,没什么原则上的问题,也就这样了。

结婚那天,姐姐私底下问她,“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不高兴?”

孟书兰不知道怎么说,总感觉心里有点不对劲。

姐姐就劝她,“感情是需要回应的,韩宁人不错,对你多好啊,笑笑吧,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差。”

孟书兰听了劝,反正婚都结了,好好过日子吧。

那些年,她将自己该做的都做了,日久生情,正当她觉得韩宁这人也算不错的时候,就被现实狠狠地扇进了地狱之门。

原来,感情是可以骗的,命运也是会玩弄人的。

韩宁,他在跟自己结婚之时,在外面就有人了。

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啊!

孟书兰搞不明白,也不想去纠结,她的眼里没有了光,瞳孔焕散,脑中一片空白。

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当所有的一切归于尘埃,孟书兰没有像预想中那样上天堂或是下地狱,而是感觉到了一丝暖意以及饺子的香气。

“饺子?”

“是啊,还是猪肉馅的。书兰,快尝一个吧。”

有什么东西递到了她的嘴边。

这一刻,孟书兰原本散去的思绪像光束一般瞬间又聚拢起来了,那道光划过她的眼睛,周围的一切便逐渐开始变得清晰,她看到了那张虚伪的脸,让人恶心的脸。

只是,这张脸怎么变得年轻了?

俊朗的,青涩的,鼻梁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不长不短的细碎发型,这不是三十四岁时的韩宁,这是十八九岁时的韩宁。

孟书兰拧眉,内心震动。

这特么的是见鬼了么!

可当调笑跟哄笑声传来,她茫然地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坐在一间老旧的教室里。

这是五六十年代建成的仿苏式建筑,二层小楼,青砖混泥土,外面用一层白石灰抹墙。

看着墙面上挂着的那些伟人像,以及专属于那个年代的标语,一些诡异荒谬的想法在孟书兰心中冒出。

她回来了吗?

这儿是她当年复读的教室,此时是一九八零年的深秋。

得到这个结论,孟书兰猛地站了起来。

她的动作太大了,身后的凳子被带倒哐当一声砸在地面,后腰也被桌角撞到,钻心地痛。

可越痛孟书兰越高兴。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原来死亡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新生。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书兰,你怎么了?”

孟书兰抬头看过去。

旁边,韩宁正担心地看着她,而原本热闹的教室此时也安静下来了,满教室的人,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都用戏谑跟不解的眼神看着这边。

孟书兰心头一动,翻开尘封已久的记忆,终于将此时的情况弄明白了。

就是这天,韩宁从食堂里给她带回了一盒饺子,无形中确认了两人的恋爱关系。

其实,就是一盒饺子而已,事后她也是塞了钱的,怎么到最后就成自己答应他了呢?

说来说去都是韩宁这个渣男太会算计了,他事先散布好了关于两人的谣言,所以刚开始大家才会围着看戏,才会起哄。

而上一世的自己脸皮薄,又不懂得如何解释那些弯弯绕绕,在外人眼里倒成了一种默认。

如今想来,上辈子自己会落得那样一个下场,也不能全怪命不好,最初的愚蠢才是关键。

孟书兰细细整理着那些已经远去的记忆,她的沉默也让整个教室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韩宁见不少男生的眼神从最初的羡慕变成了看笑话,心一横,伸手就去拽孟书兰的胳膊。

只不过孟书兰眼疾手快,直接拿起桌面上的书,将他的手挥开了。

“恶心,脏!韩宁,不要碰我!!!”

孟书兰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咬得极重,她的眼神冷得像冰,每吐完一个词,牙关都能死死咬紧,这是她极力压抑愤怒的状态。

死亡与新生,两分钟前,这人拿着枕头才捂死了自己呢,试问谁能不恨不怒。

若不是和平年代,法制社会,孟书兰很难说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的眼神太冷冽了,隐隐还显露出了一丝杀意。

韩宁怔住了,愣愣地站在那里有些无措。

整个教室落针可闻,众人连呼吸都放轻了,总感觉空气中绷着一根无形的弦,一碰就会断。

这会,一个桃红色的身影站起来了,指着孟书兰,语气不满。

“书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韩宁,你知道为了这份饺子他给食堂的师傅说了多少好话吗?你要是看不上,直接给我就是了,干嘛要让韩宁这么难堪?”

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声音故意掐过,狐狸精般的嗓音,娇滴滴软绵绵,听着就让人厌烦。

孟书兰皱眉,侧头看去,目光一顿。

刚刚只顾着渣男,一时间倒把这个小三儿给忘了。

孟书兰轻笑,看着她眼中全是轻蔑跟看小丑般的可怜,“叶苒,你当然想要了,毕竟这些饺子是你哥专程买来送给你的,只是你转送给了韩宁,而韩宁,又捧到了我的面前。”

作者还写过
八零:离婚后我重生了
箫九六 · 重生/甜宠

新书《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已发布 意识到自己重生回到过去的时候,苏婉正准备去周家吃见面饭。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她跟周子明年底就要结婚了。 二十年的婚姻,二十年的骗局,大杂院里的姑娘嫁进人人羡慕的中心家属院,她尝遍了婚姻里的辛酸、苦辣、被人欺骗的无助与愤怒。 重新来过,苏婉对周子明说:“我俩的家世相差太大了,不太合适。” 周子明说:“没关系,我们家不看重这个。” 苏婉笑,然后就将这个男人甩了,转头嫁给了住她家楼下的叶蓁。 院里的人都说,这不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 苏婉:“你们不懂。” 上辈子,吃了二十年的苦,是叶蓁帮她走出了泥潭。 难得重生一回,她怎么可能再走上一世的老路呢? 而且人家叶蓁不是混,是有眼光,有想法,会来事,能逗人开心,还特别会疼人。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箫九六 · 重生/种田

新书《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已发布。 顾谨谣死了。 这辈子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以为是自己活该,直到临死时才发现,她的锦绣前程,她的幸福人生,本属于她的女主光环都被人夺了去。 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文里,还被穿书者置换了人生。 重生在命运的拐点,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一切,已经变成恶毒女配的自己。 顾谨谣摆脱了剧情的支配:“神持么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见鬼去吧。” …… 抢了原女主的光环之后,顾柳莺靠着自己的金手指渐渐活成了女主角的样子。 只不过…… 当她要赚大钱的时候,顾谨谣总会赶在她前头。 当她要跟书中男主结婚的时候,顾谨谣已经被大佬宠成了别人羡慕妒忌的对象。 顾柳莺想不通,按照设置好的剧情,顾谨谣不是应该跟人私奔,客死他乡吗? 为什么她还在? 活得还好过自己! 为什么?

八零:糙汉反派的漂亮媳妇重生了
箫九六 · 穿越/重生

新书《八零:被渣至死后我重生了》已开。 杜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也是让人摇头叹息脑子总会比别人慢上一拍的傻子。 上一世她先是被人算计,后又被卖,落得一个被逼跳下悬崖的下场。 死后才知道,原来她活在一本年代小说里。 小说中,穿越而来的女主靠着已知剧情的能力发家致富,嫁给未来大佬,人生幸福完美。 而她,是反派他儿子那没名没分,早死的路人甲亲妈。 见到儿子作天作地,迷恋女主,处处与男主作对,最后害人害己作死自己…… 杜娟心梗都差点犯了,她揪住孩子他爸的耳朵,又气又急,“你是怎么教儿子的?起开,让我来!”

同类热门书
都重生了,带全家逆袭不过分吧?
毓莳 · 重生/逆袭

幸运重生,虞婉盈自己不当对照组炮灰,也不让后妈当对照组炮灰。 手撕对照组剧本,虞婉盈带着全家逆袭,日子越过越幸福美满,也不忘带着村民一起发家致富。

穿书后,她在八十年代发家致富
渐进淡出 · 先婚后爱/女强

江夏熬夜看完了一本年代文,再睁眼她就成了那本年代文里面男主的炮灰前妻。 开局就是跟别的男人私奔不成,被男主发现,两人闹离婚。 一家人都被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四私奔五跳海六撞墙折腾怕了,只希望她和男主赶紧离婚,赶紧收拾包袱走人。 离就离,走就走! 江夏兴奋地收拾包袱,磨刀霍霍,打算在这个猪都会飞的黄金年代大展猪蹄。 男主却藏起了户口本,将她压在身上:“可不可以不离婚?” 江夏看了看他敞开的衬衣领口…… 行吧! 这是他求她的! 绝对不是因为她想被首富老公夜夜宠(*////▽////*) 重生女指着江夏破口大骂:“不要脸!你一定是知道他是未来首富才不愿离婚!” 江夏笑了:富豪榜了解一下,姐的排名才是首位!

重生七零:手握系统的我却在种田
沐可啊 · 重生/种田

重生前,险些被傻子欺负,本以为下乡后日子会过得好一点。谁料被同为知青的方蓉欺负,排挤,陷害她偷汉子。为此她要以死证明清白,幸好被人所救,才捡回一条命。之后历经重重困难,临死前只希望自己下辈子不要再如此艰难了。 再睁眼,回到下乡前,这一世景曼决心改变上一世所有的不幸,谁料,中途她绑定了一个系统。“少女,我见你天赋异禀,一起来种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