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师妹绝非战五渣

师妹绝非战五渣

盛唐无夜 · 17.1万字 · 连载至78章 · 更新于今天08:01

【女强+升级流+偏正统修仙】

许映真生在人间富贵家,在十二岁时因妖乱而被收入仙门。

她自小点灯熬夜,苦炫话本三千册,便联系起了自己身上的不寻常来。

生有异象,命里仙缘,资质卓绝,修行后又碰见那早不见踪迹的赘婿爹,冒出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不是那种一路打脸的天命主角的典型设定吗?

而当她做好光环加身,乘风破浪的准备后,结果练剑七年,比武台上历战一千余场,共胜八场,人送外号“天悬小犟种”。

可许映真从来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千锤百炼,煅我成钢。

她在万宗来潮的摘星斗上搏命力争,剑鸣之刻叫所有人都记住了许映真这个名字。

她是青云榜第一,亦是横贯古今,后世皆道无敌的万法三源剑君。

上架时间:2024-02-28 18:25:47

第一章:妖乱遭劫

寒风颇猛,本就破裂开的窗纸随着颤动,发出哗哗的响声。

许映真意识先前尚处混沌,此刻才渐渐苏醒过来,因被那寒冽大风吹得已久,只觉寒意浸透了全身,四肢被冻得僵直。

她眼睫微颤,意识归拢,睁开了点眼睑,动作很轻,幅度微不可见,直到确定只听见一阵阵的呼吸声,这才从余光中去观测周遭的环境。

壮汉,柴堆,碎砖,雕像。

许映真不由咽了口唾沫,身体也随之有了轻微的动作。但此时她双手被反绑,粗粝的麻绳捆得极紧,同肌肤摩擦带来的刺痛叫少女眉头微皱。

她朝一处看去,那围着火堆取暖的三个黝黑大汉,膀大腰圆,周围散落着碎骨食屑,油纸和酒瓶。

当是酒足饭饱,滋生睡意,此刻他们三人都合着眸子。许映真耳聪目明,还能听见颇为沉重的喘息声。

“有机会逃?”

许映真心中不由惊喜,也已对如今现况的起因有了些猜测,正要有所动作,耳畔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暗道不好,放缓意识,依旧闭眼,让身体表现得同昏迷时的状态一般无二。

那冲进破庙的汉子瞧着年岁约莫三四十岁,一入眼便看见了正中的城隍雕像,又侧眼看向地上瘫倒的少女,神色煞是阴寒,却极为复杂。

怒火,懊恼,贪婪,不得尽窥。

但此刻他紧紧抿双唇,压下心思,急忙喊醒了那三兄弟。

“老陈,老董,老齐,快醒醒!快醒醒!”

“我们绑错人,摊上大事了!”

那被唤作‘老董’的男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醒来,倦意被汉子言语中的焦灼驱赶干净,顿时一个激灵站起,问道。

“咋个了,出啥子事了哟?”

他们本就是做的砍头的买卖,彭二往日也不是这般沉不住气,只怕真出了什么大事。

彭二树皮一样粗糙的面上满是涨红,他大叹,又咬牙说道:“咱们绑错人了啊!”

他看向倒地不起的许映真,眼中满是懊恼。

“这是许家的那位女公子!”

许家?

许家!

老陈和老齐俱是如坠冰窖,再无先前的初醒疲倦,齐齐扯着彭二的衣裳追问:“许家?是,是,是那个许家?”

“这扬州还能有哪个许家!”

彭二摆脱两人的拉扯,不由得双手握紧,青筋直冒,额头上早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地上的少女瞧着尚处金钗之年,与粗粝脏污的麻绳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那白润的肌肤和素雅衣裳,此刻细细观察才发觉那青蓝衣裙上绣有暗纹,微光下如流云飘逸。且此女身上虽无华贵首饰点缀,却腰佩白玉环,如萦柔光,质地不俗。

这处处都彰显主人出身极不寻常,可惜他们先前被猪油蒙了心窍,只以为是个普通富户老爷家的闺女,趁着妖物引发的乱象,便将之迷昏绑来。

‘女公子’是对各家千金的一声敬称,但眼下此女却名副其实。

她的母亲近日于朝堂之上,正式封侯‘凤鸣’!

此乃本朝有史首例,其手中掌握权柄便是他们这等草莽都知晓何等厉害,稍加试想便有些胆战心惊。

四人此刻均面露懊恼,神色中尽是后悔。而瘫倒在地,佯装昏迷的许映真也基本理清局面,同先前猜测的吻合七八。

几人行事作风杂乱无章,背后应当无人明确指示。

许映真先前醒来时曾做出了多种假设,或是祖父行商上的对头悍不畏死?或是近日娘亲因封侯而在朝堂上引起的党派争锋?

她更倾向于后者。

但此时许映真已确定,竟是一番阴差阳错下,被贼人趁势而为。

都是那场混乱所引!

当时蛇妖突然现身,择人而噬,大开杀戒,叫明净寺中一片混乱,前来礼佛的各路人家都惊慌失措,摩肩接踵,她与身周的侍卫和女使也都因此失散。

“天杀的!”

“我真的会谢。”

许映真暗恨不已,却依旧控制着呼吸平稳,不露出半点异样来。

她有名师教导,虽年幼但也习得几分拳脚功夫,可眼下自己被麻绳紧绑,更面对四个身强体膘,正值壮年的男子。

敌强我弱,一动不如一静。

祖父早早教授过她人心难测,眼下四人知晓自己真实身份,事情看似有所转机,但依旧不可妄为。

那四人寂静无语一阵,而后那老董猛地抹了一把脸,呼气粗重,眼中涌出一缕逼到穷处的厉光,如野草乍烧,越燃越烈。

他自蜀地来,颠沛流离,无人指点故官话学得不好,时常和方言杂糅,有些不伦不类。

“格老子的,不如整它一票大的。”

“不然老子们咋个整蛮,反正都是绑人要钱,现在估计要遭,还不如接到干!”

老齐则阴沉着脸,三角眼中神情阴暗,沉声道:“我觉得现在都还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当时一片混乱,想来也没有太多人留意,不如直接宰了,早早逃走?”

他们此前早干过这般绑人换银两的买卖,本以为绑个富户老爷也就是被家丁追捕,或是报官后的府衙小卒追查。

彭二回过神来,稳住呼吸,这才说道:“你真有这个胆子?现在城中已经被封锁,围得密不透风,像是张蜘蛛网一样,那些士兵还穿着铠甲,拿着刀枪,正一家一户地搜查,老子当时看一眼就差点被吓破胆了,打听清楚后马上就跑回来。”

本就不是有目的地掳人,彭二此前外出正是打探哪家有无丢女消息,预备着肥鱼上钩,谁料原来他们钓到了条大鲸,现在谁敢拉杆扯线!

“我们估计是逃不出去的,这女娃儿还没醒,要是真杀了,我们又被查出来,那才是死得彻彻底底,没有半点余地!不能杀啊。”

而那一直沉默的老陈也沙哑着声音说道:“还做一票大的,真去拿命做?”

“那可是许家,更是凤鸣侯的独女!我们四个势单力薄,真的是前脚拿钱,后脚送命。”

没见过去死投胎还如此积极的。

“那你说啷个办嘛!”

四人议论纷纷,尚无定论,许映真知晓人的精力有限,如今他们专注于争论,自然对自己少了查看的心思。

庙宇破败,她看着地面上瓦片碎石散乱,这几人还没来得及整理,便悄悄摸过来一块握在掌中。

石块粗粝,刺得掌心发痛,许映真闭着眼,暗中以尖锐之处磨着身后的麻绳,心里祈祷不要被发现。

“佛祖保佑,菩萨保佑,信女刚捐了大笔的香油钱,平时也就浅浅地小炫了些酒肉,阿弥陀佛。”

片刻后,石块边缘由锋到钝,但麻绳也由粗至细。

许映真自小有几分气力,加上习了武艺,知晓如何发力最为有效,手指揉捏感受其粗细之后,她有八成把握将之挣断。

那四人还在争吵,正是好时机!

许映真心头大喜,正欲动作,却有一阵狂风席卷,冲入城隍庙中,其中竟杂沙砾,呈现黑黄之色。

许映真终究没有忍住,猛然睁大了眼睛看向风中若隐若现的粗壮蛇身,鼻中也嗅到一股叫人作呕的腥臭,正是先前那一场寺中作乱的祸首。

蛇妖!

“好好好,好好好!”

“大笔的香油钱投进去你是半点不保佑我是吧!终究是错付了!”

“那明净寺供的是什么佛祖,我是再也不会去了!这次要是平安回去,非要将那寺庙的地皮买下,扒了盖猪圈!”

许映真见那蛇妖张口将彭二半个身子咬断吞下,鲜血狂溅,叫她也染了一脸血污,顿时心跳如擂,通体发寒。

作者还写过
昭仙辞
盛唐无夜 · 女强/打脸

【正文完结】 【推荐一下新文《师妹绝非战五渣》,求收藏】 【女强+成长升级流+偏慢热】 裴夕禾起初觉得世事无常。 给她卑微出身,却得扭转命运的仙缘。 生她勃勃野心,偏缺青云直上的资质。 旁人眼中皆觉白玉有瑕,不堪大用。 但当她握紧手中刀,寻到心中那念天光时,裴夕禾终叫他人知晓。 此刀无瑕! 长刃之下,仙魔当俯首,神佛亦低眉。 【常有修文,不对盗版负责】 【关于感情线,详见评论区置顶,不喜直接跳过164到166三章,弃文勿告知,你好我也好】 【小说是为快乐放松,不合口味,及时止损,你好我也好】 【支持正版,随意置评,如是白嫖,安静闭麦,你好我也好】

修真大佬是朵黑心莲
盛唐无夜 · 女强/重生

【练笔之作,文笔非常非常非常拙劣,我自己当然是承认的,所以还请轻喷】 【正经版】梦醒荒唐世,自怀浩瀚心。一剑镇诸天,乘凰凌青云! 【正常版】(确实有那么一点狗血) 苏爽文! 盛云淮前世开局不顺,自小流落下界,拼了命的修炼回到了梵天界,却是早就有了所谓的“替身”代替了她。 亲生父母:“池儿心思纯净,你莫要一再欺辱了她?” 亲生哥哥:“别去总是想要抢池儿的东西,恶心。” 亲生弟弟:“你也配当我姐姐?我只有池姐姐一个,你怎么这么自私恶毒?” 她被家族按头拜的师尊强行献祭了她的青莲灵种为盛云池增强天赋 比剑取胜,爱慕盛云池的魔尊便是直接废了她的先天剑骨 被她救过命的好友,爱慕盛云池,干干脆脆的反目下黑手 盛云淮命途多舛,但天资卓绝,亘古绝世,注定飞升,惜最后以一战四,大乘斩玄仙,同归于尽。 有幸重开一局,盛云淮决定,什么所谓的家人亲情师尊朋友都是狗屁,她都不要了。 我欲乘凰,直上青云!

诸天凰策
盛唐无夜

中二之作,求勿骂勿喷。

同类热门书
修真界甩锅第一
柒耶 · 架空/修仙

当“情绪稳定”的女主身边出现一堆牛鬼蛇神那会是什么场面? 队友思德:日常阿弥陀佛,御剑也要绑“安全带”,主打一个安全第一。 队友林风眠:妖修,癖好:剪人头发(继承了本体的强大基因,改不了),律政佳人,夺魂摄魄美人体。 队友雷多发:想要在修真界推广杀马特造型,目标是成为修真界第一“托尼”。 队友墨榫:灵魔双体炼器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的法器、魔器。 队友颜午:长寿堂推出来的明星代言人,擅长抬棺跳舞,在美颜镜头的加持下美得摄人心魂。 …………………… 一次赛场前花絮: 雷多发指着林风眠瞪大眼睛:“哇!好大的朱砂痣!” 啪—— 雷多发脑门挨了一巴掌。 雷多发瘪嘴。 林风眠撩了撩耳边的卷发:“什么朱砂痣!这是拔火罐!懂不懂!” 全席:“你拔火罐干什么?” 林风眠灌下一杯水:“上火。” “我们都来修真界了,还需要拔火罐吗?”全席道。 林风眠:“……你们懂个屁,我这叫情怀。” “……可是你这样出去,不太好看吧?” 林风眠自信甩了甩头发。 主打一个在心不在形。 默默降低存在的拂柒不想被cue到。 思德正想来个收尾,张嘴就要阿弥陀佛就被提前预判的拂柒踩一脚。 思德屏气:嘶—— “……疼”

修仙请带闺蜜
江心一羽 · 女强/架空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破怨师
涂山满月 · 1V1/穿越

斩情绝爱破怨师,专司红尘事;千载故人旧相识 ,重逢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