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八零之辣妻有空间

重生八零之辣妻有空间

古欣 · 19.5万字 · 连载至85章 · 更新于今天06:57

【空间,神医,女强、励志,爽文】

这是一个女主虐渣斗极品,暗中韬光养晦,后强势翻盘,与男主联手绝地反击,对抗前世今生迫害她的幕后大BOSS的故事。

学霸神医VS神秘大佬!

PS:架空年代,一对一宠文,男女主双洁,放心入坑!

前世,乔澜因为血液的特殊,被研究所盯上。

她虽凭借‘熊猫体质’,又刻苦钻研打入研究导师队伍,在基地混得风生水起,但却眼瞎心盲,错把佛口蛇心的乔思思当亲人,最终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凤凰涅槃!

乔澜带着空间强势重生!

上架时间:2024-03-06 15:15:32

第1章 偏心

乔澜重生了,却差点儿又死了。

实验室爆炸,她闪进空间躲避的刹那,一道强光闪耀了整个空间,她被晃到大脑一片空白。

没想到,她刚从头昏脑涨中醒来,脑门就挨了重重一击,差点又给她送走。

“该死的贱赔货,我让你好吃懒做,我让你装病躲懒不干活……”

蓦地听到奶奶陈良娣的叫骂,乔澜懵了足足三秒。

“妈,不要,澜澜她都高烧昏迷了,不要再打她了啊,她的活,我都替她干……”

沈瑶没想到婆婆竟然会下死手,刚刚砸乔澜脑门那下,声音大的她心跳都停了,沈瑶慌忙去抢婆婆手里的笤帚。

陈良娣一把给她甩开,“沈瑶,你个丧门星!当年要不是老大拦着,我早做主把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给休了,还有乔澜那个贱赔货,就该卖到老虎沟……”

卖到老虎沟给人做共妻么?

乔澜心底一片寒凉。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奶奶从来都没拿她当亲孙女儿看待过,这么恶毒的话,张嘴就来,一点儿口德都不留。

沈瑶拦不住婆婆,又不敢下死手推人,情急之下猛地扑到乔澜身上,用身体替她挡下婆婆发狠的抽打。

听到妈妈隐忍的闷哼,乔澜急得不行。

“妈……”

乔澜虚弱低喃,嗓音粗砺而嘶哑,嗓子就像被砂纸磨过,让人听着都深感喉咙干涩又刺痛。

陈良娣停手,吊梢眼里阴云密布,“看吧,就说死丫头是装病躲懒,才抽两下就装不下去了,哼!”

沈瑶很替乔澜委屈,却也不敢跟婆婆呛声,心急火燎爬起来,直勾勾瞅着乔澜,眼泪止不住地流。

“澜澜,你可算醒了啊……呜呜……澜澜你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乔澜怔怔地看着妈妈,激动又紧张。

她竟真的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她十七岁那年暑假,她前一天夜里淋了雨,高烧昏迷一整天,奶奶非但不肯出钱救治,还又打又骂,冤枉她装病躲懒。

乔澜浑身酸痛,但却异常兴奋。

此时她还没被骗到医院,她也还没被迫卖血换钱,她血液的秘密尚未暴露。

前世,因为血液的特殊,她被那个诡异的研究所盯上,父母相继惨死,而奶奶为了给大孙子筹彩礼,转手就把她称斤论两给卖了,她沦为跟小白鼠似的试验品,最终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澜澜,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啊……”

感觉到摇晃她的手微微发着颤,乔澜从震惊中回神,许是她愣神太久,妈妈吓得脸都白了。

乔澜忙回握住妈妈满是老茧的手,虚弱低喃,“妈,你别担心,我感觉没那么烧了。”

“真的?你可别骗妈啊。”

沈瑶吓坏了,眼泪唰唰的流。

“老杜可说了你烧得太厉害,必须去县医院输液打针,如果控制不好,后果严重,不但可能会烧成傻子,还可能恶化成要命的肺炎。”

乔澜一怔,脸色泛黑,原来村医老杜竟是这么跟妈妈说的,难怪妈妈吓得要死。

乔澜脸色青白非常不好,沈瑶心里发慌,抬手抚上她的额头,触手传来烫热的温度,沈瑶心下一沉。

沈瑶红着眼睛看向婆婆,“妈,老杜再三警告,澜澜这回高烧来势汹汹很蹊跷,村里医疗条件有限,还是去趟县医院,让城里大夫给仔细瞧瞧才稳妥……妈您就先给我十块钱吧,就当我借您的……”

陈良娣脸黑得跟锅底似的,手里的笤帚胡乱地往俩人身上招呼。

“借什么借,你个挨千刀的!你的钱还不都是我的钱!你当家里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可怜我大孙子眼瞅都要二十了,还没结婚,还不都是没钱给闹的,现在家里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哪儿有钱给个贱赔货霍霍!”

老杜作为村医,出诊虽然不收钱,但请看病的人家多少会拿鸡蛋或者米面什么的意思一下。

老杜来家看乔澜的时候,陈良娣不想出那两个鸡蛋,索性躲房间做针线去了,以至于老杜说了什么,她还真不知道。

虽然沈瑶咋呼得怪吓人的,陈良娣却不以为然。

“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都是挺挺就过去了,也没见谁要死要活这么矫情的。”

“欠收拾的玩意儿!淋那么一点儿雨就躺尸一整天,都是惯的你们!还赖着干嘛,都给我滚起来干活去!”

陈良娣气急败坏,说话都是用吼的,震得人耳膜生疼。

沈瑶身子微晃,为了乔澜的安危才勉强撑起来的那点儿勇气一下子瓦解,低眉顺眼头都不敢抬。

乔澜唇角紧抿,老乔家这些人就像蚂蟥一样,不停地吸血,迟早啃得她们骨头渣儿都不剩,她必须设法尽快分家。

乔澜垂眸敛去眼底的冷厉,等下还有场硬仗要打,她得保持头脑清醒,理智应对,免得收不住手,给阎王送业绩。

乔澜暗自庆幸,还好空间跟着她回来了,空间里的灵泉水功效斐然,她偷渡了几口灵泉水喝下,身上几乎要命的高烧瞬间就退了。

乔澜神清气爽,脑子也很清明,眼角余光瞥见门口一抹身影闪过,同时一缕似有若无的香甜飘来。

乔澜眼睛微地眯紧,要不是喝了灵泉水五感提升了,她还真没发现她的‘好堂妹’乔思思竟躲门后偷窥。

陈良娣敲打了偷奸耍滑的母女俩,气儿顺了不少,却也没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一手叉腰,一手拿笤帚恶狠狠指着母女俩。

“老大家的去把门口那堆脏衣服洗了,回头帮着老二家的搭手做晚饭。”

“乔澜你个死丫头,不烧了就赶紧起来,去把猪和鸡都喂了。”

“还有你干活仔细,去把思思的脏衣服洗了,别太用力敲打啊,要是把衣服给锤坏了,看我不打死你!”

重生归来,乔澜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奶奶的偏心给气到了。

躺在床上平白矮人三分,输人不输阵,乔澜佯装虚弱地撑着坐起身,看向奶奶的目光沉冷且疏离。

“奶奶,我生病发烧都要死了,您舍不得花钱送我去医院,还反过来使唤我喂猪喂鸡,那些活明明都是分给乔思思的,凭什么要我替她去做?”

“还要我一个病人去替她洗脏衣服,奶奶你偏心乔思思,也不能可劲儿作践我吧,难道我就不是奶奶你的亲孙女了吗?”

“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整天吃我的喝我的,我还使唤不动你了……”

陈良娣脸色黑沉,笤帚说话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那架势恨不能抡死个人。

“小心!”沈瑶惊呼。

乔澜微地侧身,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任由笤帚擦过额头,咚的一声砸到床上。

空气仿佛有那么一瞬凝滞。

乔澜面色不改,眸里厉色沉沉。

慑于奶奶的淫威,她和妈妈一向都是逆来顺受,曾经的她还渴求爷爷奶奶的一丝怜爱与疼惜,然而,终究一颗真心喂了狗。

前世她所有的悲剧与苦难,都与乔家这些人脱不了干系,与研究所的仇,牵涉甚大,她需得谨慎行事,徐徐图之,然而,乔家这些人,她可不想再惯着。

“奶奶你看着我高烧昏迷去死都不肯出钱救治,还又打又骂冤枉我装病躲懒,既然奶奶你不拿我当亲孙女看,等爷爷和我爸他们从山上回来就分家吧。”

“分家?”陈良娣嗷的一嗓子,“反了,反了,反了天了啊!你个丧门星教出来的贱赔货,还妄想挑唆我儿子分家,今天看我不打死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陈良娣跳起来就冲乔澜大耳瓜子扇去。

沈瑶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生怕婆婆下死手弄死乔澜,连忙死死拽住婆婆的胳膊,“妈、妈您别生气,澜澜她、她只是烧糊涂,说的胡话……”

陈良娣狠地撞开喋喋不休的沈瑶。

乔澜冷声呵起,“奶奶你要再敢打我一下,我就到县里揭发你虐待亲孙女……”

陈良娣心口一冽,大手生生僵在乔澜眼跟前,脸色青白交错,又气又恼。

乔澜眸色淡淡,她有着前世记忆,知道此时委会那帮人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夹着尾巴做人都还来不及,生怕被打击报复,哪儿还敢再招摇过市,然而,青山村偏僻闭塞,乔澜笃定她奶奶压根不知道外面已经变了天。

陈良娣愤愤收回手,瞪着一脸豁出去的乔澜,恨不能给她生吞活剥了。

但凡被揭发到委会那里,不死也得脱层皮,陈良娣简直不敢想她都一把年纪了,还有没有命活。

眼瞅一向气焰嚣张的婆婆瞬间萎了,沈瑶瞠目结舌,简直惊呆了,这还是她那个懂事善良的闺女么?

震慑了奶奶,但显然妈妈也被她给惊着了,乔澜无奈,有些事终归得面对。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既然这些人不想让她们一家过安稳日子,那就索性谁都甭想好过好了。

作者还写过
重生八零之盛世枭宠
古欣 · 1V1/重生

前世,自以为是的柳云姝不识人心险恶,亲歹人远至亲,连累父兄惨死,继母病亡,被渣男贱女陷害受尽凌虐暴打昏迷数年。 弥留之际,白莲花堂姐字字珠玑。 她命中注定生来就是别人续命的祭品? 她当年决绝狠厉的退亲,揭开的是惊天阴谋的序幕? 拨开层层迷雾,害她家破人亡凄苦一生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她谜一样的身世? 形似枯槁心如死灰的柳云姝血泪盈襟。 她何其不幸!愚蠢,眼瞎,还心盲,作天作地还作死,终究负了他一世深情! 她又何其有幸!命运眷顾她重生一世。 浴火凤凰,涅槃而来。 前世的债,她今生讨! 黑心的姑姑,伪善的婶子,偏心的奶奶,渣男贱女,一个都甭想跑! 总之:这是一个打脸虐渣斗极品,发家致富奔小康,霸道硬汉极致枭宠的年代文。

嫡女有毒之邪王骄妃
古欣 · 女强/穿越

身为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唯一传人的她,坑货爷爷的重男轻女令她格外地奋发图强。 而她在医术上的天赋异禀令世人刮目相看时,反坑了爷爷一把,应征入伍销声匿迹。 然神出鬼没身手矫捷的王牌特工却终因一场空难殒命索马里。 魂穿异世为未知古代尚书府嫡女苏悦,她才发现人生没有最坑,只有更坑! 她帮他,不过是借刀杀人为求脱困。 她救他,不过是路见不平顺水人情。 她摸他,不过是好奇使然为求解惑。 但却是不想,这货竟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赖定了她! 赖就赖吧,反正他貌比潘安甚为养眼,他有权有势还不缺银子,放在身边‘稳赚不赔’! 只不过,为何她看那些奋不顾身向他扑的女人越发地不顺眼,直骂他招蜂引蝶臭男人!对于算计他的萧家人更是义愤填膺,手痒难耐直想揍人!而他的血为何能毒死毒蛇却至今成迷!  传闻他嗜血残暴喜怒无常,是令世人敬畏的冰山王爷。 传闻他足智多谋杀伐果决,是令敌军胆寒的沙场屠夫。 传闻他面若冠玉妖孽邪魅,却对女人避之犹如蛇蝎,令一众少女芳心尽碎。 然冷酷无情的他却唯独贪恋她的温柔,不惜飞蛾扑火,直至一往情深! 总之:这是一个王牌特工穿越携手冰山王爷,毒霸天下,叱咤朝堂,主宰沉浮,痴情霸宠的爱情故事! 【与人斗其乐无穷,与渣斗奇乐无穷!男强女强,双腹黑强势虐渣,欢迎入坑!】

盛世良缘之残王毒妃
古欣 · 女强/穿越

【重生女强,爽文,权谋,双处,一对一绝宠,双腹黑强势虐渣,欢迎入坑!】 前世,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传人穿越而来的柳逸云是被自己的良善给坑死的。 她为他暗解奇毒,为他筹谋储位,为他倾尽一切。 然奇毒得解大局已定,她迎来的却是恶毒罪妇游街示众的千古骂名!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朝堂内外! 揭继母的伪善面具,灭渣姐的恶毒嘴脸,废渣男的太子之位,步步为营! 然却是不知究竟拿前世偷她药今生偷她心的冷面残王该当如何? 轩辕睿驰骋沙场战功赫赫,被敌军视作嗜血战神,却在三年前身负重伤不良于行。  世人惋惜间却不知消声匿迹的他虽不能再策马弯刀,但始终运筹帷幄独掌乾坤! 他,妖孽邪魅,冷酷无情,实力深不可测,然却独对她一往情深霸宠无边!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男主冷酷,女主腹黑,强强联手虐渣男,斗奸臣,诛恶鬼,杀天下,辅佐两代君王成就大楚中兴盛世金戈铁马的一对一宠文。 片段一: “王爷,不好了,王妃将皇后给揍了!” 某王爷脸一黑,“王妃可有受伤?” 侍卫与手中棋子啪嗒一声滑落的某人齐齐汗颜,王爷您莫要颠倒黑白了好不? 而犹显不足的某王爷竟然还一本正经的接着道,“这等事怎么可以脏了云儿的手,要揍也该是本王来!” 某人顿时满头黑线,王爷您迟早会将王妃宠到无法无天! 一旁的暗卫熟视无睹的凉凉暗腹,这才哪跟哪,想想暗夜中那对助纣为虐,咳、是除暴安良的阴阳双煞杀很大的酣畅淋漓他都忍不住拍案叫绝! 片段二: “王爷,未免男人有钱就花心,府上的银两都归本妃如何?”某王妃眨着妩媚动人的水眸,灵动的小手柔情无限。 “可以。”某王爷毫不迟疑的点头。 “为了本妃能更好的祸害、呃、是更方便的扫除奸佞安邦定国,王爷将听风阁交给本妃执掌如何?”美眸眨啊眨的某王妃再接再厉的煽风点火。 “可以!”某王爷不置可否的同她微微颔首,“那些不过都是身外物,云儿想要尽管拿去便可。” “真的?”某王妃眸光一亮。 “为夫只要云儿你,一生一世一双人足矣!”某王爷邪魅的深眸瞬也不瞬的宠溺的眯着她。

同类热门书
年代对照组?学霸重生赢麻了
月土月土 · 架空/年代文

宋初雨和继妹姚静雪双双重生。 上一世,宋初雨下乡当知青嫁糙汉,继妹留城里嫁厂长儿子,都说继妹嫁的比她好,会过得比她强百倍。 可谁知到最后,宋初雨嫁的男人成了嘉城首富,姚静雪嫁的男人心有所属,她斗不过小三,守了一辈子活寡。 宋初雨成了人人羡慕的首富太太,都说她命好,嫁的好,可这背后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再一睁眼,宋初雨重新回到了下乡前刚议亲的时候。 这一次,继妹要换亲,抢着下乡当知青嫁糙汉,幻想着当首富太太。 对此,宋初雨欣然同意。 抢吧抢吧,前世任锋能成为首富,是她呕心沥血地一路扶持,才有了泼天富贵。 没有她,任锋顶多也就是个包工头。 姚静雪想当首富太太是做梦。 这一世宋初雨不要爱情,只想不受苦不受罪,舒舒服服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某男人一天三遍求婚,想把她娶回家供起来,当小祖宗一样宠着。

被家暴致死后,重生八零虐渣鉴宝
路锦有鲤 · 打脸/金手指

【重生八零+虐渣+鉴宝+女强+爽文】 上一世,婚前被亲妈奴役,压榨,婚后被婆家压榨奴役,丈夫出轨,怀有私生子,最后自己孩子胎死腹中。 老公:“姜清你就不能大度点,现在她怀了我的孩子,她嫁给我你们也是一家人了啊。” 妈妈:“姜清,你就不能让让她吗?” 弟弟:“姐,你在闹什么,你平常吃姐夫的用姐夫的,你还有什么不满。” 她爱的人满心满眼都是姜瑜,丈夫资金困难她一边顾家一边赚钱,爸妈要多少给多少,弟弟读书的钱,买房的钱都是她出的。 重来一世,她发光发亮,靠金手指风生水起,新婚当天将婆婆送进医院,第二天老公闹着要离婚,这怎么行! 她:好啊,正好一起收拾了,还省事。 弟弟要钱,没有。 想打她,她只会发疯打回去。 这一世谁也别想再道德绑架她。

我在七零种蘑菇
夜雨微岚 · 女强/重生

李芳草养母在产房里恶意调换了她和亲生女儿,像当牲口一样对待她,而养母的亲生女儿在她父母家里过着被宠爱成掌上明珠的幸福日子。 即便真相大白,她真正的亲人依旧宠爱着假千金,怕假千金难过,连认亲都不许,还骂她不孝养父母,忘恩负义,嫌贫爱富。 未婚夫也被假千金的魅力折服,跟假千金睡到了一起。 被这群人恶心透顶的李芳草走了,在大山里种了一辈子蘑菇,成了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 再睁开眼,她回到了十六岁,那年恩人生病,她想卖了工作给恩人治病,而未婚夫正花言巧语的哄骗她把工作让给假千金。 李芳草捋着袖子冷笑:好啊,收拾人渣就从你开始吧! 人生重启的李芳草有两个心愿,一是愿恩人长命百岁,二是她不做野草,她要做一棵风吹不倒,雨打不倒的参天大树。 重生回来的李芳草越活越耀眼,成了新时代最闪亮的那颗星,上辈子对不起她的亲人和未婚夫后悔不迭来拉关系的时候,李芳草冷漠三连拒绝:“不认识,没关系,勿扰。” 善良温柔的甜妹VS专一体贴的硬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