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为婢

为婢

三只鳄梨 · 16.3万字 · 连载至80章 · 更新于今天00:04

(一心向上的落魄孤女vs强取豪夺的假傀儡王爷、逢场作戏,互为囚牢)

苏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自请卖身入府为婢。

蒲柳之姿,放在王府后宅中的一众莺莺燕燕里头,连水花儿都溅不起来。

表面看,她谦逊温顺,暗地里却卯足了心劲儿的要接近这位临王殿下。

起初谁也没在意,可至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她早已成了府中最得怜爱的“苏娘子”。

众人才知她存了攀龙附凤的心思。

她倒是没有张口委屈,闭口解释的,反而是关起门来仔细养好身子,日日都在谋划着如何还能更进一步。

****

临王风流,这是大宣朝人人皆知的事情。

成亲七载,红颜知己数不胜数。

他初见苏在之时,本以为只是个性情纤柔温顺的小小奴婢,宠着就好。

日夜相处后,才发现自己于不经意间早已情根深种。

谁料世事无常,待其身世一朝得雪,那个曾经对他巧笑嫣然的女子,早已是人去楼空,连封书信也不曾留。

他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不知为何,这一夜却辗转难眠,尝透了被人抛弃的滋味……

上架时间:2024-03-13 16:10:58

第1章 入府为婢

春寒料峭的时节,闷雷裹着黑云,低低的压了过来。

临州城内,街上的小摊贩们开始撑伞的撑伞,收摊的收摊,百姓们紧了紧身上刚换的春衣,就快步的朝着家中赶。

一边赶还一边骂骂咧咧的说这倒春寒来的真是毫无征兆,明明昨儿还好端端的出着日头,今日就冷得直叫人牙根发颤。

这老天爷的脾气还真是捉摸不透!

风意凛然,吹得枝柳作响。

临州城北,临王府内此刻倒是噤若寒蝉。

富丽堂皇,金雕玉琢的后堂院子中,乌泱泱的站了三五十人,年纪都不大,模样也都清秀,个个站得规规矩矩,不敢有一丝逾越。

苏在也没想到,自己头一回入临州城,竟就是等候在此为奴为婢。

掌心的汗早已浸染开来,而过往的记忆也一点点的就从脑海中冒出。

六年前,宣王朝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动荡之事。

太子俊不满当朝局势,竟意图谋反,命心腹羽林军左将军苏盘携三千兵马,围困明德门,险些要重现当年太宗血洗古音阁之事。

所幸太尉钱训临危不惧,与之对抗。

可惜,最后却不慎力败而亡。

眼看着宣王朝当朝陛下真宗的位子不保,谁知皇后娘家卢氏一族却奋力厮杀,要力保河山。

尤其是卢皇后之侄卢锦山,阵前射杀了左将军苏盘后,乱了太子俊等人之心,一鼓作气的便拿下了这群乱臣贼子。

为首的太子俊自然是被真宗当场赐死,一向支持他的政党几大氏族也跟着遭到了血洗和清剿。

而苏在就是从那场纷乱中侥幸得以逃脱出来的。

六年前的八岁稚女,没几人还记得她。

若没有一年前的那份查证书信,她或许这辈子都会在钦州隐姓埋名的度日,可现在,她化了假名,改了户籍,便是一门心思的要往这临州城里头钻。

半年前更是自请卖身给了这临王府常用的牙婆,为的就是今日,所以无论如何,这临王府的婢女,她都是当定了!

头发梳得熨贴,一点垂丝都不敢有,粉绿色的束带箍了一个双丫发髻,再无旁的首饰钗环。

面容略用桃花粉整理了一下,显得还算白嫩。

小巧的鼻子,柔顺的眉眼,她倒不是什么沉鱼落雁的好样貌,唯占了一个乖巧罢了,因着从前被祖父压着读了不少圣贤书,所以,看上去颇有些舒展的书卷气。

只可惜,颠沛流离的日子中,那些“黄金屋”却用不上了。

昔日不沾阳春水的双手,如今却有着细细的薄茧,一看就是会做事的,料理汤水,缝缝补补,浆洗衣服,甚至是砍柴挑水也不在话下。

与一众等着卖身入府的奴婢们站在一起,倒也没觉着她有多打眼。

城外。

觉来寺之中的暮钟声悠远,隐隐约约的能听到些许。

这让她不禁想起儿时祖父常诵的一句话: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增,离地狱,出火坑,愿成佛,度众生。

只可惜,此刻的她既没有离了地狱,倒是又自请入了这火坑。

雷鸣电闪,眼看着大雨将至。

原本还规矩站着的众人,有些开始扭捏了起来,想着若是淋了雨,可不好受。

堂前廊下站着的四个嬷嬷,面似玄铁,眼如鹰勾,顷刻间就瞧出来了哪些人的心不定,于是赶在落雨下来之前,就撵走了一半。

临州城旱了好些日子,如今雨滴砸下来的时候,可丝毫不留情面。

原还只是滴滴答答,而后就成了噼里啪啦。

本就只着了单薄春衣的苏在,此刻也觉得彻骨寒冷,但心里也清楚,这是王府择婢的法子之一,自己想要入府,唯有咬牙挺着。

于是,站定原地,双手微贴在小腹前,颔首低眉,一动不动,任由那脆响砸在肩头,背上,很快就浸湿了衣裳。

落雨下了少顷,有那体弱的就撑不住了。

但凡倒下的,立刻就被膀大腰圆的婆子上前给拖走,至于留下的,则个个都愈发规矩,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撵走之人,那就再无机会入这富贵乡了。

苏在亦如此。

半晌后,眼看着脸上的雨珠顺着下颌直流,她也有些挺不住了,也不知道这王府的嬷嬷们还有多少细碎折磨人的法子等着呢。

就在她松劲前的那一刻,堂内倒是走出来一个面若银盘,看着颇为慈善的嬷嬷,朗着声音的就说道。

“行了,余下都送到后罩院去吧,挑着好的选,若有善舞识音的就送去月娘那里调教调教,半月后的家宴上总归是能用得到的。”

她说完这话,人就又折返回了堂内,来去自如,一看就知道身份不低。

廊下的四位嬷嬷刚刚瞧着还一个个严肃似泥塑木雕,可见着这位圆脸嬷嬷的时候,却是恭敬的很,对着放下了的帘门行了半礼后,转脸回看向雨中的七八人,便松口吩咐道。

“都去伙房旁的屋子里头喝碗热姜汤,擦干身子,换了府内的丫鬟衣裳,就随汉秋去后罩院吧。”

“是,嬷嬷。”

就这样,淋湿了衣裳的苏在,顺理成章的熬过了这第一关,入府成了这里的一名小小杂役奴婢。

伙房旁的屋子是个三开间的门,里头放着张不大的木桌,而后就是石垒的通铺上放着几套干净的帕子和衣裳。

苏在快步的朝着里头走去,拿起帕子就迅速的将发丝上的水迹擦干,她贴身的衣裳也已湿透,好在王府里头的嬷嬷备下衣裳的时候连这一步也想到了,所以肚兜里衣也换了一身。

水清色的婢女春装,料子用的是华绸,腰身处还细细密密的缝了些水波纹,以致走起来有些碧波荡漾之感。

这样的布料和绣工加起来大约要五百钱,足够外头的普通人家吃上三五个月的好酒好菜了。

想到这里,苏在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苦笑,果然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但这样的念头很快就消弭在了旁边大丫鬟汉秋的催促声中。

“换好衣裳,喝了姜汤,就随我去后罩院吧,管你们的嬷嬷还等着呢,别让她老人家着了急,那就有你们的苦头吃了。”

作者还写过
继室她娇软动人
三只鳄梨 · 宅斗/1V1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三只鳄梨 · 宫斗/HE

新书《为婢》已经上线更新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相府嫡女林晚意,容貌倾城,才情双绝,却为了安生立命,一直在后宅小心谨慎。 原以为会择一平顺人家,得一世顺遂,却在收到进宫圣旨的那年急转而下。 家中父兄不给力,入宫位份又只是区区末流的答应,而她除了投靠长姐贵妃似乎并无其他出路。 本想要关门闭户过自己的清净日子,谁料冷心冷面的九五至尊却来得比谁都勤快! 外人皆道林氏媚宠,却不知道强势而隐忍的少年皇帝只一眼就乱了方寸……

重生之清贵嫡女
三只鳄梨 · 宅斗/权谋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同类热门书
世家族女
夜纤雪 · 女强/穿越

南阳赵氏,簪缨世家,赵氏女无子封后,无限荣光。 天子虽值盛年,但皇子们羽翼渐满,夺位之争,迫在眉睫。 赵氏族长为家族的荣华富贵、长盛不衰,亦为皇后固宠,要从族中挑选容貌好的适龄女子,进行调教,以期联姻之用。 望舒倒霉催的,成了被选中的十人之一。 要如同勾栏女子般,周旋在众贵公子之间吗? 望舒表示,这差事她干不了。 她要撩的人,必是她所喜的人。 路过的那小子,对,没错,说得就是你! 注:众口难调,网站这么多文,可择喜欢的看,不必勉强自己,弃文的朋友请不要告知,作者玻璃心。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夏染.CS · 日久生情/独宠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纾春
神婆阿甘 · 重生/轻松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