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重生换亲后,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绝尘烟客 · 49.8万字 · 连载至224章 · 更新于今天00:59

【公婆宠+萌宝+男二上位+多重生+世家女撕白月光】

上辈子,傅归云被漓阳王府相中,却叫继母提前安排了伯爵府的亲事,大婚前夫君战死沙场。

她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年纪轻轻就做了望门寡。

而嫡妹代替她嫁入王府,成为了王府世子妃,一时间风光无两。

哪知最后,傅归云夫君不仅重返京都,还改朝换代做了皇帝,傅归云也从皇后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太后。

嫡妹因嫉妒心太重,逼死庶女,连府上的女使也被逼得没了活路,叫公婆彻底寒了心,纵着一群通房侍妾将她气得久病成疾,吐血而亡。

重来一世,傅归云同嫡妹双双重生回议亲之时,嫡妹拼了命的要替她去做伯爵府的望门寡。

傅归云哪里看不穿嫡妹这点小心思。

她这是想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呀。

做吧,做吧,古往今来能登顶太后的女人有哪个没得几把辛酸泪。

上一世她为小伯爷付出和失去了太多太多,那段经历傅归云真是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这辈子,她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行万里路,看万里河山,当个自由自在的鸟儿。

什么情呀,爱呀,都别来沾边。

上架时间:2024-03-25 20:21:09

第001章:姐妹重生

“女儿不嫁,女儿誓死不嫁漓阳王府。”

“那王世子尚未娶妻一双子女都已经会上树了,风评差到了极点,爹爹好狠的心啦。”

再次睁开眼,又是宣昭十一年春。

嫡妹跪在堂前哭得梨花带雨一般,傅归云便察出,她也重生了。

瞧她语声哽咽,一副楚楚可怜之貌,若不是知晓她前世有多痴心想嫁入漓阳王府,怕是连傅归云都觉得嫡妹受了天大的委屈。

而自己,才是那个一直被府上娇宠偏袒的大小姐。

上一世,傅归云被漓阳王夫妇相中,求做世子妃,却叫继母从中使了绊子,提前议定了昌平伯爵府的亲事,之后让傅沅淑顶替自己风风光光的嫁入了王府。

可那王府的主母娘子岂是一般人做得来的。

她们傅家不过区区五品礼部祠祭司郎中,无权无势,如果不是王世子豢养外室,未婚先育一双子女的丑闻传入市井,漓阳王夫妇就算挑花了眼也挑不到傅家头上来。

之所以落低瞧上傅家,不过是觉着傅家的女儿温顺贤良,又好拿捏。

再则,老王妃缠绵病榻已久,也想寻个聪慧能干的儿媳托付中馈。

偏偏傅沅淑是个不识趣的主,既想大权在握,又想独得恩宠。

嫁入王府后,连王世子身边那些个贴身女使都被逼得没有活路不说,稍有不顺还要打骂那双子女,常常拿他们过世的外室生母说事,致使世子幼女不堪其辱,投井溺亡。

因有皇帝赐婚,漓阳王夫妇虽未休弃这儿媳,却已失望透顶,纵着世子纳了一屋子妾室,整日里与她勾心斗角。

傅沅淑被那群通房侍妾气得日日吐血,最终一命呜呼,成为了王世子的早逝妻。

而反观傅归云,在出嫁前,昌平伯世子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入云都,抱着灵位嫁入伯爵府做了三年的望门寡,却意外迎回了伯爵府世子。

后来,小伯爷发动政变做了皇帝,傅归云也扶摇直上被册封为皇后,没两年又携幼帝登基,成为了权倾朝野的太后,真真的荣耀无双。

轻靠于檀木椅上,半眯着双眸,傅归云正沉浸于前尘往事之中,嫡妹的哭诉声愈发的汹涌了起来。

“爹爹,并非女儿悖逆不识大体,同为爹爹所出,为何爹爹如此偏心,处处向着姐姐?”

她越说越委屈,也越说越大胆。

“出征前,昌平伯世子与女儿早已私定终生,爹爹反将这门亲事许给了姐姐,女儿不愿辜负小伯爷一片痴心,今日宁为玉碎也要成全这贞烈的名声。”

“放肆。”

傅平正襟危坐于堂上,对次女这番话颇感恼怒。

只是他向来偏袒继室所生的女儿,恼怒之余,求助的目光还是不由得转向了侧方坐着的长女。

扪心自问,他对长女亏欠良多。

可如今傅家无端卷入党派之争的漩涡中,随时都有抄家灭族的风险,再得罪了漓阳王,傅家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瞧着父亲投来的眼神,傅归云淡淡的笑了笑。

她知父亲向来是个软性子,只要继母几句言语挑唆,必会对她言听计从。

“咳,咳。”

轻咳两声,傅归云并未挑破嫡妹的阴谋和谎言,缓缓起身行至她跟前。

“妹妹果真钟情于宋家小伯爷?”

傅沅淑抬眸,与她正眼相视。

思忖几秒后,她轻应一声,违心的咬牙答道:“此情矢志不渝。”

横竖有母亲在,这门亲事她是要定了。

傅归云面上装得难为情,心里却是一阵暗喜:“既然妹妹喜欢,那我便成全你。”

她想母仪天下,做那权倾朝野的太后,就让她做吧。

人这一生岂是靠抢个男人就能逆天改命的。

上辈子,宋唯昭战败陷入敌国,皇帝得知消息,不思营救,直接将伯爵府满门抄斩,傅归云虽幸免于难,却饱受冷眼,几经周折才与宋唯昭重逢。

是她陪着宋唯昭颠沛流离,处处委曲求全,为他呕心沥血,助他步步为营,才有了这不世的荣光。

可那一世的心酸,她如今做梦都不想再梦到。

无爱便无心呀。

这辈子,她傅归云只想做个偏安一隅的贵人妇。

王世子一双现成的儿女更是叫她连传宗接代的繁琐都给省了。

什么争宠、夺爱,都别来沾边。

不动声色的看向傅平,傅归云闭眼答道:“女儿愿意嫁入漓阳王府。”

听到这话,满堂众人都喜出望外的看了过来。

原本阴沉着脸的傅平也倍感震惊,难以置信的望向她:“归云,你……当真愿意嫁入漓阳王府?”

“嗯。”

傅归云浅浅的点了点头,回答得很干脆。

“陆家乃堂堂江左第一世家,享有八百年辉煌,漓阳王更是我朝唯一的异姓王,尊贵至极,他能折节下交,三顾我傅家提亲,足见对我傅家的器重,做女儿的怎好让父亲寒了漓阳王的心。”

眼眸微垂,傅归云重新看回傅平。

“再说,府上正逢大难,女儿岂能只顾个人荣辱,而置全族上下于险境之中。”

关键时刻,姐妹二人鲜明的对比,让满堂众人无不对傅沅淑的哭闹生出了浓浓的恨意,反而对这位平日里备受冷落的大小姐多了几分好感。

傅平更是声泪俱下,心潮澎湃的起身直接行至傅归云跟前。

回想着这些年的许多经历,继室蒲氏虽也是个贤惠明事理的,但难免偶尔有失偏颇,做到处处周到入微。

好在长女向来是个识得大体的,肯迁就退让。

激动的扶着长女肩膀,傅平又心疼又愧疚的大声说道:

“归云,你真是为父的好女儿,是你救了傅家,为父定会让你母亲好生置办,风风光光的将你嫁入漓阳王府,绝不让你再受半分委屈。”

“多谢父亲。”

傅归云淡然一笑,只当是听了句玩笑话。

在自家府上,做父亲的都不能保证女儿不受委屈,又何况是到了漓阳王府那等深宅大院。

命运,她早已只信握在自己手里的。

恰在这时,一位身形臃肿的中年婆子慌慌张张的奔了进来,急声禀道:

“老爷,夫人已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至今水米未进,老奴苦劝夫人许久,夫人只说是教女无方要跪死在祠堂里好向列祖列宗谢罪,怎么也不肯出来,老爷快去看看吧。”

傅平闻声,浓眉颤动着闭了闭眼,心里划过一丝不忍。

理了理思绪后,他轻拍着傅归云肩膀,柔声吩咐道:“让翠萝先扶你回房歇息,为父晚些时候同你母亲过去看你。”

话落,便领着人匆匆离去。

看着黑压压的一屋子人迅速消失在眼前,傅归云也正要挪步,一道阴阳怪气的语调忽的在背后响起:

“妹妹在此恭喜姐姐了,恭喜姐姐终于得偿所愿,嫁入高门。”

傅归云回眸,见傅沅淑正缓缓起身,皮笑肉不笑的紧盯着自己。

毫无真心的恭维,加之那深邃的眼眸中还夹杂着洞穿一切后对人生出的奚落感,叫人越看越生厌。

“那我也祝妹妹早日美梦成真,同宋家小伯爷一生一世一双人。”

傅归云装作不懂,语气淡淡的回了句,便带着翠萝扬长离去。

目送着她走远,傅沅淑嘴角经不住上扬着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意。

“这傻姐姐不会真以为得了门显耀无比的亲事吧?”

今日虽是在父亲面前落了个不识大体的名声,可只要一想到长姐将来会在王府被那群贱蹄子气得日日吐血,而自己终将成为权倾朝野的太后,方才的不痛快顿时烟消云散。

作者还写过
四岁小奶团:探案娘亲拽翻了
绝尘烟客 · 1V1/穿越

国际刑警楚南栀穿越到大禾帝国末年,成为十里八乡厌恶的恶妇和四个小不点的恶毒娘亲。 而穿越过来第一天就遇到灭门之灾,她利用前世所长帮助原主丈夫洗脱罪名,救了自己也救了四个小不点。 回到家中,林锦骁和四个小不点仍憎恶她,处处提防着她。 看着卧病在床的林锦骁和幼小的四个小不点,楚南栀不想落人口实,决定等到林锦骁伤好以后,与他和离,并承诺暂时照顾小不点们。 因得到县令和大户们的器重,楚南栀趁着这段时间成为了一名探案能手,以探案养家,协助县令破获了不少案件,渐渐改变了乡邻对她的态度。 后来楚南栀提出与林锦骁和离,四个小不点首先不答应。 她外出办案,四个小不点怕她一去不返,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追:“阿娘,我们要和你一起去,” 她入京见驾,县令郎君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你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 等到有一天,林锦骁做了皇帝,他搂着楚南栀说:“你审了这么多年的案,以后就留在宫里好好审审朕吧,朕有冤情!”

重生嫁反派我靠摆烂躺赢了
绝尘烟客 · 宅斗/宫斗

【宫斗宅斗+玄学+爽文】 一代天师曲云初出师未捷身先死。 重生归来,却遭鬼差戏弄,莫名成为了第一皇商陆家的少夫人。 此女穷奢极欲还乖张难驯,如过街老鼠人人厌弃,以至于遭人算计,背上了谋杀亲夫的恶名。 看着手拿卖身契约准备逼婶为妾的陆彦朝,曲云初直接反客为主逼着大侄子下跪叫了自己二婶,还顺带救活了他那同样不受人待见的疯批叔叔。 本以为能够就此离去,没曾想那疯批是个睚眦必报的,不仅当众撕毁休书,还誓要将她当作金丝鸟一样养在笼中。 “咸鱼的理想不就是得过且过。” 曲云初幽幽说道:“陆二爷,你撕我休书,就不怕我败光你陆家家业?” 那疯批阴邪浅笑:“我求之不得。” 曲云初心一横,就此踏上没羞没臊的败家日子。 挣功德,旺香火,不过都是银子就能解决的事。 后宅之事,与女无关。 庶妹难产,曲云初打着哈欠:“那绝逼是天意,不关我事。” 找他呀。 陆家陷于水火,曲云初抱着瓜啃:“自作孽不可活。” 那谁谁,管管你家那些个爱惹事的。 直到有一天,天雷滚滚加身,看着陆家人一双双惨兮兮的眼神,曲云初不得不出来被迫营业。 一个不小心,便把那病娇疯批扶上了皇帝宝座。

救命!首辅大人的娇娇是个黑寡妇
绝尘烟客 · 女强/1V1

【原书名:寒门女讼师】 21世纪金牌律师花如锦一朝猝死,穿越到了古代。 被迫卷了一辈子,这一世本想安安心心做只咸鱼,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刚穿越过来就因被诬陷克死了新婚夫君沦为了年轻的小寡妇,还要被逼着为夫殉节。 家中长辈要银子,县里知县要政绩,他们都说:“你去死吧,死了给你修座大大的贞节牌坊。” 讼棍说:“这女人啊,就如同狗一样,谁养你你就得对谁好,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要你死你就得死。” 花如锦一脸懵逼:我连那什么狗屁夫婿身高几何,模样如何都不清楚,就要与他做伉俪情深的泉下鸳鸯,凭什么? 她向来信奉一句话:没有天赐的平等,只有博出来的公平。 既然这世道不公,那就毁了这世道。 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她一路披星戴月的踏山河,破乾坤,上天入地,就算是鬼也被她扒了层皮。 (首辅养成➕探案)

同类热门书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墨七简 · 先婚后爱/重生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重生后高嫁:嫡女的躺赢日常
花隐掖 · 重生/爽文

何书兰重生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同父异母的嫡妹也重生了。 上一世何书珍抢了她的婚事,嫁给郡王,而她则被嫡母刻意毁掉名声,嫁给京城正七品小官。 让众人唏嘘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何书兰嫁的小官成了吏部尚书,掌管官员升迁,人人上门送礼物。 而嫡妹何书珍,用尽手段也没有抢到郡王贵妾手中的掌家权,反而遭到贵妾的诬陷,被郡王关在后院,抑郁而终。 何书兰确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次睁开眼,回到过去。 何书珍找到嫡母,把抢到手的婚事还给何书兰,让何书兰当郡王妃,这让众人不明白,每天嚷着要当郡王妃的何书珍,为什么要下嫁给正七品的小官。 只有何书兰了然的笑了笑,等何书珍嫁过去就会知道,柳辰之所以能成为吏部官员,是因为她救了太子太师的孙子,为表达谢意,太子太师向皇上举荐柳辰进吏部,没有她,柳辰什么都不是。 而这一世,何书兰成为郡王妃,依然过的风光无限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倾情一诺 · 重生/架空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