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伴树花开 · 10.4万字 · 连载至51章 · 更新于昨天 23:19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上架时间:2024-03-27 18:49:49

第一章

深秋寂寥,庭院中梧桐树叶黄透飘落,韶光院里一如往日般冷冷清清,与前院时不时传过来的热闹声响格格不入的就像两个世界。

两名洒扫婢女停了动作,侧耳听了一听,其中一个撇嘴道:“前院这流水宴办了三天,听说昨日圣上都赐下厚礼,将一庶子捧的如此高,这是将咱们夫人置于何地。”

“噤声!”另外一个闻言,急忙瞪了同伴一眼,小声道:“休要议论外院之事,叫尔晴姐姐听见可是要挨板子的。”

心中却也叹道,世子夫人玉一般的人,当年也是名满京城的世家贵女,怎么就被这么个外室出身的鄙薄妾氏打压成这样。

谢晚凝立于窗前,一身素衣穿在身上空空荡荡,静静听着婢女们的对话,面色无波无澜。

直到尔晴领着大夫进来,见此情形,面色一变:“少夫人身子不爽利,怎么好吹风,快快去榻上歇着。”

谢晚凝回头,微微笑道:“忽然想起,好久没出门了。”

曾经心心念念要嫁进来的侯府,她好似终于待腻了。

尔晴鼻尖一酸,扶住她坐在软榻上,招呼从外头请来的大夫,客气道:“韦大夫,您瞧瞧我家少夫人的风寒两月有余了,怎么还不好。”

入秋后,谢晚凝在大夫人院中吹了场风回来就病了,府医说是受了风寒,药也按时服了,可向来康健的身子,却如何也不见好转。

不想让贴身婢女担心,谢晚凝伸出手,乖乖叫大夫把了脉。

刘曼柔进来的时候,恰好听见年老医者的最后一句:“郁结入腑,神伤不寿……”

她眸光微闪,抱着孩子跨门而入,口中笑道:“郁结入腑?郎君不过多去了妹妹那几次,姐姐何至于此,今夜我便同郎君说说,叫他这些日子多来陪陪姐姐你如何?”

“谁放人进来的!”乍闻主子伤了寿数,又见罪魁祸首登堂入室,尔晴手都在发抖,怒道:“都拿捏少夫人心善,一个个蹬鼻子上脸,少夫人能忍,我忍不得!”

“掌嘴!”刘曼柔笑意顿收,神情一戾:“姐姐身子不好,连婢女都无暇管教,那妹妹便代劳了。”

她素来受宠,出行跟随奴仆众多,话音一落,便有两名健妇上来。

谢晚凝挺身挡在尔晴前面,神色冰冷:“刘夫人不在前院受宾客贺喜,不请自来,旁人还说不得吗?”

刘曼柔瞥了她一眼,神情轻慢,再无方才假模假样的客套,手微微一扬,立即就有人扯开谢晚凝,扬手扇了尔晴几个嘴巴。

韶光院的几名婢女皆被制住,竟无一人能上前阻拦。

“你们住手。”谢晚凝苍白的面色因为怒意出现病态的红,冲过去将人推开,可她久病未愈,哪里有力气阻止这些健妇,反倒被推的跌倒在地。

“姑娘!”被压制的尔晴见主子被推倒,怒喊一声,竟挣开了几名仆妇的钳制,直挺挺朝抱着孩子的刘曼柔撞去。

你们推我主子,那我也推你们主子,完全抱着鱼死网破的悲愤在行事。

混乱中,谢晚凝见到刘曼柔站立不稳身子一晃就往地上栽,手里抱着的陆子宴才满周岁的长子,恰好一头磕在坚硬的青石砖上,头破血流。

一片惊呼声中,她看到陆子宴铁青着脸急匆匆赶来,抱起满身是血的长子,口中还在轻哄着哭的满脸是泪的刘曼柔,愠怒的眸子越自己,望向尔晴。

她看见他神情冰冷,口中一张一合,吩咐左右道:“将此等刁奴拖下去杖毙。”

“不!”谢晚凝焦急阻止:“是刘夫人底下的人冒犯我,尔晴忠心护主,何错之有!”

她想讲道理,可没人听她讲道理。

陆子宴垂眸望着坐于冰冷地面的女人,蹙眉道:“谢晚凝,你何时成了这样的恶妇,我说了,柔娘即便生下陆府长子,也不会影响你是我正妻的地位,你大可不必视她为眼中钉。”

一旁的刘曼柔哭道:“姐姐是您八抬大轿迎进府的正室夫人,妾身自知不如多矣,平日里她身边的婢女对妾身没有个好脸色妾身便也忍了,可她今日对培哥儿动了手,郎君若不给个交代,这府里哪里还有我娘俩儿的容身之处。”

她生的柔媚入骨,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陆子宴不过看了一眼,便狠了心,再次冷声道:“都愣着做什么,拖下去杖毙。”

谢晚凝尖叫着要上前,被仆妇扯到一边捂着嘴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尔晴被仆人拖到庭院长凳上,解开衣裙,剥了裤子施以杖刑。

她看着尔晴口中吐血朝她摇头,看着尔晴后臀皮开肉绽,看着尔晴慢慢断了气息。

等一切停止,仆妇松开捂住谢晚凝嘴的手时,众人才发现她不知何时也呕出鲜血。

陆子宴头也没回的吩咐奴仆:“念她伺候夫人一场,备副薄棺,将人收殓了。”

谢晚凝耳膜訇然作响,听不见任何声音,扑到尔晴身上,不许人将她拖走,泪流满面地给她提好裤子,系好衣裙,手抚向她肿胀的脸,从未有过的痛悔之意涌上心头。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尔晴!尔晴你醒醒,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一直背对着这边的陆子宴闻言倏然转身,目光落在她满是鲜血的脸上,放下手中幼子,疾步走过来。

谢晚凝抱着没有生机的尔晴,想喊大夫来救救她,可嗓子像是被棉絮堵住,已经发不出声音。

都是她,都是她不听劝告,冥顽不灵,非要嫁给陆子宴,自己陷入泥泞搭上终身不算,还叫尔晴跟着她受苦!

她曾信誓旦旦说过永不后悔,如今不到两年便后悔了。

都是她的错,为什么让尔晴去死!

她害死了尔晴!

恍惚间,谢晚凝目光看到刘曼柔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痛悔交加间,五脏六腑都似被挤压成一团,喉间再度喷出一口血,失去意识前只看见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到她面前。

作者还写过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伴树花开 · 1V1/架空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 双洁 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封心锁爱!重回2000当学霸
伴树花开 · 重生/一见钟情

【男主=疯批醋王+男德标杆+高岭之花+一见钟情】 【女主=小作精+水泥封心+热爱学习+冷静理智+人美且记仇】 被困周陌辰身边的第十年,许苏重生了 睁眼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初三暑假 这时的周陌辰还没有出现,唯一关心自己的外婆也活着,一切遗憾都来得及弥补 许苏掏出小本本上写好人生注意事项: 对可能遇见周陌辰的地方——躲着走 对前世重男轻女的父母——尽早逃脱原生家庭 对偏瘫十年后毫无体面死去的外婆——不让憾事重演,让外婆安享晚年 还有最最让她遗憾的学业——考上理想的大学。 这辈子她只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外室独宠?退婚另嫁世子爷请自重
伴树花开 · 宅斗/1V1

【追妻火葬场+加倍以牙还牙+铁石心肠绝不回头+1V1+男主洁+HE】 身为宣平侯府嫡长女,谢晚凝在父母兄长呵护下长大 自幼跟武原侯府世子定下婚事 两人青梅竹马,金玉良缘 人人都夸她命好,生在了福窝里,从来不用吃一丝半点的苦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未婚夫带回来一个外室 那位外室婢女出身,却生的一副花容月貌 他对那位外室爱若珍宝,不惜忤逆亲娘 他为了那名外室欲登门退亲,最后亲娘以死相逼才被迫娶她过门 他们柔情蜜意,生下了长子,而她只是一尊无权无宠供在后院的摆件,受尽羞辱 后来,她梦醒了……

同类热门书
娘娘又茶又媚,宅斗躺赢上位
随许 · 穿书/权臣

娇媚绝色的侯府大小姐岳秾华,突然变成话本里早死的恶毒假千金? 争宠?争个屁! 大小姐不干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却后悔了。 怼竹马:【你选真千金,我嫁人你哭什么?】 嘲兄长:【新妹妹好新妹妹妙,新妹妹抢你机缘吸你骨血上位,开心吗?】 就在她封心锁爱,准备避开这群倒霉催的主角时—— 【警告!受反派磁场影响,暂时无法吸取岳秾华气运!】 岳秾华大惊:她以为自己是反角所以活该惨死,结果真相是她也被穿越女吸了气运? 抬眸看向身边被系统称会在未来谋朝篡位,此刻却还是小白脸的纨绔夫君。 大小姐压下心头怒火,第一次主动依进他怀中,声甜似蜜:“夫君,抱~” 看着突然热情黏人的小妻子,萧厌挑挑眉,反扣住少女细软皓腕,单手将她禁锢在怀中,锋利桀骜的眉眼要笑不笑: “乖,别撒娇,就算你这样,我也绝不会放手让你离开的。” “哭也不行。” - 萧厌知道他的小妻子心底有别人,还总是异想天开要离开他。 可费尽心思才吃到嘴里的兔子,又岂能再让它跑了? 她是他的了,谁都别想抢。 本文又名: #惊!我的纨绔夫君竟是隐藏BOSS# #疯批反派盯上逃不掉#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夏染.CS · 日久生情/独宠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重回议亲前,扶草包夫婿直上青云
我不怕痒 · 重生/打脸

叶宛卿死后重生,回到少年之时。 议亲前夕,不顾父母反对,拒嫁才貌双全的定远侯世子,却偏偏相中了一无是处的敦亲王之子。 尽管身边人皆不看好,笑她傻,叹她痴,但她依然坚定不移地守候着别人眼中的“草包夫婿”。 只有她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辈子,叶宛卿别无所求,但求勇敢争取自己的幸福以及护佑楚安澜安然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