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京港往事

京港往事

楼问星 · 26万字 · 连载至123章 · 更新于昨天 20:41

梁微宁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为港区资本巨鳄陈先生身边的‘红人’,外界都说她凭美色上位,花瓶再好也难逃被主人厌倦丢弃的那天,于是,众人拭目以待,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梁微宁被辞退的消息。

就在整个上流圈皆以为梁微宁已成过去式时,无人知除夕前夜,有娱记拍到风月一幕,停靠在中港总部大厦楼下的黑色商务车里,后座车窗半降,向来温贵自持的陈先生竟破天荒失控,于斑驳暗影间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

照片曝光当晚,京城东郊落了一场大雪。

半山别墅内,壁炉烧旺,火光暖意中男人自身后握住女孩柔若无骨的手,在宣纸上教她写出:陳敬淵。

“什么时候公开。”他低声问。

话音刚落,手机屏幕亮起,港媒独家爆料的娱乐头条再次映入眼帘,梁微宁盯着新闻标题发愁,“再等等吧。”

陈敬渊嗓音微沉,“在顾虑什么?”

“我爸最近血压不稳。”

多年后,陈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当年追求陈太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陈先生默住几秒,淡笑:“岳父的血压。”

-

位高权重X女秘书|九分甜|年上8岁。

上架时间:2024-04-08 10:50:55

第001章:梁秘书

今晚,本港几位地产巨头在GLD会所邀请了位贵客,谈生意。

自下午五点起,底层通往二楼VIP宴会厅的电梯全部禁行,如此大费周折,到底是谁,能同时被一群远近闻名的商界大亨奉为座上宾?

有侍应生亲眼目睹,悄悄透露出三个字,“陈先生。”

包厢里声色清淡,似有似无的熏香流淌,与下方纸醉金迷的酒吧一层之隔,却恍若隔出另一片隐秘天地。

靠窗位置视野最佳,陈敬渊垂目不经意掠过,暗薄视线停滞在下层吧台前,目光静锁,一动不动。

与工作时的精致干练不同,女孩今晚换上了平日里的常服,身上仅着一件法式复古连衣裙,气质慵懒不失甜美,于一众光影浮华中显得格外疏离干净。

只是当下画面并不和谐。

几名富家子弟围住女孩,不让走,后者周旋无果,进退两难,柔和眉眼间染上丝冷意,耐心濒临告罄。

特助徐昼站在一旁,顺着老板的视线望去,很快便认出下方主角正是梁微宁,而那些富家子弟中,为首的却是陈家二少爷,也就是陈先生的弟弟。

暗自诧异,以梁秘书乖巧恬静的性格,竟会大晚上来这种地方,且还与二少发生了冲突?

思绪间,听陈敬渊淡声吩咐,让他带保镖下去处理。

底下人办事效率极高,很快,经过一阵躁乱后,下方吧台恢复如常。

电话里,徐昼将事情简单汇报,正想询问先生,二少喝多,是否直接送回老宅。

不料男人淡漠吐出句,“一起绑了,扔去警署。”

徐昼微讶。

为维护秘书,陈先生连自家亲弟都不姑息?

电话挂断后,包厢陷入安静,陈敬渊望着楼下某处,长时间沉默,不知在想什么。

静坐片刻,男人揿灭手中雪茄从深皮沙发上起身,老总们见状跟着站起来,“陈先生要走?”

“嗯,处理点事。”伸手接过侍应生递来的西服,挽在臂弯,半抬手示意众人勿送,面色清冷朝厅外贵宾电梯阔步而去。

-

几分钟前,位于九龙商业地带的GLD会所里,发生了令人咋舌的一幕。

向来肆意横行的陈家二少,竟然于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粗暴地拎出了酒吧舞池。

据说来者身材健硕,面容硬朗,看着有些眼熟,疑似某资本巨鳄身边的私人保镖......

众人揣测纷纭间,梁微宁捏着手里的玻璃酒杯,已不紧不慢喝去了大半。

片刻,Whatsapp里收到闺蜜发来的信息。

说临时要去接一个客户,暂时没办法赶过来。

后面的内容未细看,但她估计,自己多半要被那家伙放鸽子了。

夜色渐浓,梁微宁见时间已不早,便熄掉手机,拿起外套和包往酒吧外走。

晚间凉意阵阵,气温降至十几度。

霓虹闪烁的不远处,徐昼静静等候,看到女孩从里面出来,随即缓步上前,“十分钟后有个线上会议,陈先生让你随行。”

看到对方时,梁微宁略显意外:“老板刚刚也在会所?”

徐昼无奈笑说:“你就明知故问。”

保镖拎人离开的时候,眼前这位可还悠哉酌着酒一路目送。

当下故作惊讶,无非就是在抗拒加班。

共事至今,徐昼对梁微宁的性子也算摸透几分。

佛系打工者,能准时下班就不会多坐一秒钟。

可正是这样的梁秘书,却稳扎稳打通过了董事办整整三个月的试用期。

陈先生对秘书的要求有多严苛,没人比徐昼清楚。

梁微宁,绝非徒有其表的花瓶。

会所停车场出口左转,加长普尔曼静谧停靠于林荫底下,光影斑驳间,于尾灯映射下的明黄车牌,是港字打头的一串特殊连号。

两人一左一右分别从两边上车。

千万级豪车后座空间敞阔,除去老板专座,正副驾驶背后还预留了两个可折叠的临时位置,以方便助理或者秘书,在行程途中进行工作汇报。

十一月的港区并不算太冷,车内仅开了换气,浅棕色真皮座椅昂贵而舒适,若是忽略来自对面那位的隐形气压,整体而言,确不失为极致享受的办公环境。

“刚刚在会所,多谢陈先生解围。”这是梁微宁系好安全带后,对男人说的第一句话。

陈敬渊手里翻阅着平板财报,闻言未有多余表情,只在女孩平静的注视中,淡淡应了声“嗯”。

想到自己今晚言语冲动,愈发得罪了陈邵安,梁微宁顿住几秒,又轻声补充一句,“陈先生能否帮我约一下二少,我打算抽个时间,当面跟他道歉。”

“不必了。”

这次,男人温沉的低嗓清晰入耳,他说:“至少一年,陈邵安不会有机会再找你麻烦。”

梁微宁微怔。

一年?

陈邵安含金匙出生,那样纨绔的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畏惧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

惧怕到何种程度呢。

传言,陈家大佬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让二少气焰俱灭,噤若寒蝉。

思及刚刚发生在酒吧的小插曲,梁微宁不由自主地,心情微妙。

不知道大佬具体用了什么办法,帮她解除了这桩困境。

总之,经过三个月的相处,梁微宁觉得,作为下属能跟在陈先生身边,真的是安全感十足。

港区的夜晚繁华如昼,加长普尔曼匀速行驶在高楼起伏的商业大道上。

车内静谧无比,超出常规厚度的A级防爆车窗,能将夜风噪音严密地隔绝在外,此时除去轻微换气声,便只剩平板会议里,高管们有条不紊的工作汇报。

这场会议,其实用到梁微宁的地方不多。

她全程在软件里做着记录,偶尔纠正财务人员因‘口误’而造成的数据出入。

每当这时,陈敬渊会缓缓抬目,无波无澜地看她一眼。

那头的高管,则会冷汗淋漓,一边喟叹梁秘书的高情商纠错,一边暗暗记住梁秘书的好。

而只有特助徐昼知道,刚刚那些数据梁微宁只查阅过一次,且她这里并没有保留电子档。

也就是说,她把财务部上季度的报表全装进脑子里,记忆清晰到,可以随时找出每行每列的任意数据,甚至能够精准到小数点后几位。

梁微宁对数字的敏感程度,堪比一台行走的超容量存储器。

关于这点,徐昼真的是自叹不如。

作者还写过
京港往事
楼问星 · 职场商战/日久生情

梁微宁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为港区资本巨鳄陈先生身边的‘红人’,外界都说她凭美色上位,花瓶再好也难逃被主人厌倦丢弃的那天,于是,众人拭目以待,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梁微宁被辞退的消息。 就在整个上流圈皆以为梁微宁已成过去式时,无人知除夕前夜,有娱记拍到风月一幕,停靠在中港总部大厦楼下的黑色商务车里,后座车窗半降,向来温贵自持的陈先生竟破天荒失控,于斑驳暗影间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 照片曝光当晚,京城东郊落了一场大雪。 半山别墅内,壁炉烧旺,火光暖意中男人自身后握住女孩柔若无骨的手,在宣纸上教她写出:陳敬淵。 “什么时候公开。”他低声问。 话音刚落,手机屏幕亮起,港媒独家爆料的娱乐头条再次映入眼帘,梁微宁盯着新闻标题发愁,“再等等吧。” 陈敬渊嗓音微沉,“在顾虑什么?” “我爸最近血压不稳。” 多年后,陈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当年追求陈太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陈先生默住几秒,淡笑:“岳父的血压。” - 位高权重X女秘书|九分甜|年上8岁。

同类热门书
限时沉迷
时京京 · 豪门/世家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港岛雾散
木芊雪 · 女强/豪门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1V1/HE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