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萧萧羽霖 · 14.4万字 · 连载至60章 · 更新于昨天 17:01
标签:重生架空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上架时间:2024-05-26 18:27:35

第1章 魂飞魄散

东陵国,天顺二十八年,夏。

应天帝薨。三皇子楚云渊继承大统,尊号应乾。

新帝登基,本应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然而,新帝登基次日,静安侯谢景元便在朝堂上公然举报姜忠大将军勾结临渊,意图颠覆东陵江山,姜府内便藏有实证。

姜大将军乃谢景元岳父,其嫡女姜慕雪乃谢景元发妻。谢景元痛心疾首,国家大义在前,他迫不得已行此大义灭亲之举。

此言一出,满朝皆惊。

姜大将军通敌叛国?笑话!

在这盛京城,甚至整个东陵,谁不知道新帝是靠姜大将军才坐上龙椅?不然,非长非嫡之人有什么资格坐那个位置?

新帝震怒,誓要为姜大将军洗脱污名,派三千御林军前去查证。

哪知,御林军不仅在大将军府搜出一摞通敌信件,还有大量金银珠宝、刀枪剑戟。

证据确凿,兹事体大。新帝只得忍痛将姜大将军及其子孙全数下了昭狱,并命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司彻查。

仅半月余,三司查证:姜忠私通临渊情况属实,系为主犯;谢景元与姜慕雪之子谢廷煜,曾前往临渊牵线搭桥、传递消息,系主犯;其余姜氏子孙皆为同谋……

判:主犯姜忠、谢廷煜凌迟处死,其余姜府男丁皆斩首,三日后行刑;姜府女眷尽数贬入奴籍……

在举报那日,静安侯谢景元便一纸休书,将姜慕雪送回姜府;将谢廷煜族谱除名,逐出家门。

当今皇后谢清瑶,原为静安侯府嫡长女,亦为姜慕雪所生。但恰有家奴证实,当年姜慕雪生产时胎死腹中,为稳固她在侯府的荣华富贵,竟李代桃僵,偷来谢皇后抚养,致使谢皇后与亲生父母骨肉分离,心思歹毒,其心可诛。

谢皇后容貌倾城、贤良淑德。新帝念其受姜慕雪蒙蔽,反认仇人为母近二十载,惹人垂怜,姜府谋逆之罪并未殃及皇后。新帝对谢皇后愈发爱重,帝后琴瑟和鸣,被引为一段佳话。

……

姜府,大厦已倾,往日荣光不再。

抄没家产的御林军,驱赶着姜府的女眷,踽踽前行。人群中,悲伤的情绪蔓延,即将到来的命运令人绝望。

队伍中,姜慕雪素衣钗裙、不施粉黛,却难掩清丽之姿。

丈夫谢景元狠心背叛,儿子谢廷煜即将惨死,养育十几年的女儿果然是假的,亲生女儿生死不知,这一切令她心如死灰,行如枯木。

一个长相猥琐的御林军小头目,色眯眯的扫视着这群女眷,当看清姜慕雪的脸时,眼睛一亮。

他一把将姜慕雪扯出队伍,伸手在她脸上重重捏了一把。姜慕雪白皙的脸上霎时浮现红痕。

旁边一个獐头鼠目的小卒,涎着脸道:“还是咱李班头儿,眼光一等一地好!小的瞧着这群人里头,就数这娘们儿最勾人儿。”

李班头一脸坏笑:“这可是姜忠嫡嫡亲的闺女,正正经经的侯夫人,千娇万宠的养着,当然差不了。虽说年纪大了点,但胜在这张脸出众,肉皮儿细嫩。等爷玩够了,也赏给你们几个小子尝尝滋味儿。”周围的兵丁哄堂大笑,个个摩拳擦掌。

李班头得意地伸手去揽姜慕雪的腰肢,突然一阵剧痛传来,伸出的那只手臂竟被生生切断,鲜血四溅。断臂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停下。

原来是姜慕雪的一个婢女,武艺高强,唤作陆漓。她身形快如鬼魅,没人看清她是如何夺了身侧兵丁的佩刀,又如何手起刀落,斩断了李班头的手臂。

场面静了一瞬,继而传来李班头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众御林军终于回神,可盛京城这些养尊处优的御林军,哪曾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纷纷自乱了阵脚。

匆匆赶来主事的御林军副将怒喝:“大胆刁妇,竟敢谋杀朝廷命官,找死!”

那婢女举刀指了指李班头,轻蔑一笑:“呵,朝廷命官,这个狗样的朝廷命官?满嘴污言秽语,不配为人。”

前头那个獐头鼠目的小卒忍不住骂道:“姜老贼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当今圣上都定了罪。你们这些个罪妇,以后就是勾栏里的姐儿,不就是个玩意儿吗?还当自己是什么高门贵女呢?”

那婢女绝望地闭了闭眼:“狡兔死,良狗烹!狗皇帝诬陷忠良,奸佞当道,该死,通通都该死!这样的君臣,这样的东陵,可以亡了!”

言毕,她提刀上前,一刀砍下那个小卒獐头鼠目的头颅。继而与那些围上来的御林军缠斗在一起。

她的身形犹如燕子一样灵活,辗转腾挪间,刀光闪闪,御林军已一片片倒下。

但一个人再强大,也会双拳难敌四手,也会力有殆时,也抵不过万千的敌人。那婢女一袭白裙染成了红色,已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

不断喷洒的血液,不停发出的哀嚎,将犹在梦中的姜慕雪扯回现实。

望着被团团围住,身中数刀仍拼死厮杀的少女,此刻的她犹如一尊杀神,与平时满眼孺慕之情的乖巧模样判若两人。

姜慕雪眼眶微湿,是呀,这样颠倒黑白的世界,这样吃人的朝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痛痛快快杀一场。

姜慕雪捡起脚边的剑,朝那婢女的包围圈杀去。姜府其余女眷见状,纷纷寻找武器加入战斗。

晚霞满天,尸体累累,御林军死伤无数,姜府的女眷也只剩七八个有些武艺的。姗姗赶来的锦衣卫弓箭手,将她们团团围住。

浑身血红的婢女握着一把卷刃的刀,扫视着虎视眈眈的弓箭手,狗皇帝的走狗太多,根本杀不完!

她嘲弄一笑,她枉费了老天爷额外给的这次生命。她自以为努力学艺后已变得强大,却怯懦地不敢跟阿娘相认,不敢拿回本属于她的东西,不敢直面仇人。

如果还有来生,她定然不再这样小心翼翼,她要恣意地过活!

她眷恋地看了看身侧的姜慕雪,释然道:“阿娘,我是您的亲生女儿谢清漓。我被谢清瑶害死,借用陆漓这具身体还了魂。此生未能护得阿娘周全,是女儿不孝,来生我们再做母女。”

姜慕雪闻言,心神俱震。她苦苦寻找了二十年的女儿,竟然一直陪在她身边?虽然谢清漓的话玄乎其玄,但姜慕雪却相信是真的。

恰在此时,箭雨飞至。谢清漓强撑着飞身打落射向姜慕雪的羽箭,射在她自己身上的箭却越来越多,眨眼间便被射成了刺猬。

姜慕雪顾不得其他,急切挡在谢清漓身前。谢清漓已是强弩之末,姜慕雪回身抱住她,哀哀欲绝。

谢清漓低声呢喃:“阿娘,还能唤一声阿娘,真好!”姜慕雪爱怜地摸了摸谢清漓的脸颊。在飞射的箭雨中,两人都闭上了眼睛。

谢清漓的魂魄缓缓从陆漓身体飘出,看到姜慕雪等人的魂魄朝着一个旋转门飘去,急忙追了上去。可别人都顺利进入了那道门,她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拦住去路。

望着越走越远的姜慕雪,谢清漓急切地呼喊着阿娘。姜慕雪笑着朝谢清漓摆了摆手,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朝远处走去,那道门也慢慢消失。

谢清漓又一次变成孤魂野鬼,飘荡在繁华又空荡的盛京城。她没有知觉,没有触觉,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奸人们额手称庆。

她看见,渣爹谢景元春风满面,举报有功,加官进爵,大摆宴席,把宠爱的小妾抬成正妻,把小妾的庶子庶女记为嫡出。

她看见,渣女谢清瑶听人禀报姜府女眷全数被射杀,眼神阴鸷地说:“真是便宜了那帮贱人,不过斩草除根,甚好,赏!”

她看到,狗皇帝楚云渊轻抚着龙椅,得意一笑:“姜府倒了,没想到这么容易,从此这东陵的江山就真正握在朕手里了。哼,朕是真龙天子,坐上这龙椅跟姜老贼有什么关系。”

直到行刑这日。

她看到,姜府的男丁被一排排地推上行刑台,刽子手冷漠地砍下一颗颗头颅,甚至连幼小的孩童都不放过。

她看到,外祖父和大哥被千刀万剐、抽筋拔骨,却硬是没有吭出一声,直至咽气。

朗朗乾坤,本应天理昭昭,可却奸人当道,黑白颠倒。

谢清漓想疯狂地杀人,想毁掉这个世界。胸中的不甘和恨意在极速膨胀,再膨胀。最后,她的魂魄再也盛不住暴涨的恨意,像烟花一样,膨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星星点点,瞬间湮灭。

那一刻,谢清漓感到极致的痛!她想,这是一切的终点吧,六道轮回再无谢清漓!

可她是鬼呀?为什么会感觉到痛呢?

作者还写过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萧萧羽霖 · 重生/架空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同类热门书
重生另嫁小叔,夫妻联手虐渣
冬月暖 · 重生/HE

前世,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 再睁眼,她回到了出嫁这天。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会变成何种模样。 后来,渣夫丢了爵位,失了名声,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 谁料,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想跟我抢夫人?有几条命可以死?”

嫡妹非要换亲?我嫁战王你又哭啥
依依兰兮 · 先婚后爱/宅斗

嫡妹和林语岚一起重生了。这一世,嫡妹一心要嫁那后来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要当未来风光无限、人人尊崇的国公夫人,使坏算计她上了武威侯府的花轿。 上一世声名狼藉的武威侯在成亲后没多久便发生意外双腿残废,变得暴戾蛮横、后又死于大火之中,爵位自然也旁落二房。 嫡妹冷笑,“这长夜漫漫、青灯守寡、让人奚落践踏的滋味,该轮到你了!你一个庶女,凭什么过得比我好?” 殊不料,武威侯成了宠妻狂魔,夫妻恩爱,青云直上。而那位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却因为长在民间市井,毫无规矩体统、见识教养,粗鄙不堪,闹了无数笑话,让荣国公府也成了笑话,别说风光无限了,连继承爵位的资格都失去了! 嫡妹气疯了,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林语岚淡淡一笑,上一世为了让那不成器的丈夫不遭嫡母厌弃、成为合格的国公府继承人,天知道她费了多少心血,最后落得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表面风光罢了。那人,就是个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白眼狼!那荣国公府,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 这一世嫡妹既然稀罕,那就只管拿去好了。 对她来说,嫁给谁都比嫁给那位强! 没想到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送了她一个宠妻无度、年轻英俊、富贵无边的夫君!

嫡姐非要换亲?我嫁王爷她悔哭了
花暖倾 · 架空/HE

玄学大佬姜离穿进一本玄学文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身上。 原书中,嫡姐嫁王府世子,庶女姜离嫁穷书生,世人只知穷书生最后高中状元,登阁拜相,却无人知道穷书生之所以能登阁拜相,皆是靠原主的气运。 嫡姐重活一世,抢先选了穷书生。 姜离:竟然有人上赶着嫁渣男? 换亲前的嫡姐:重活一世,她要做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狠狠的将姜离踩在脚下。 成婚后的嫡姐:穷书生的状元郎呢?王府不仅没衰败怎么反而更昌盛?姜离不仅没被反噬反而成了王妃? 她悔到恨不得再回到换亲前! …… 玄学一脉,千年前曾有一位祖师爷。 姜离穿书后,为了逃离原主的命运,屡起袖子加油干,声名大噪、干倒了宠妾灭妻的姜家,一不小心干成了百年世家的掌权人口中的祖师爷。 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