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桑家静 · 11.4万字 · 连载至49章 · 更新于昨天 17:45

徐山山,天下第一神算的衣钵传人,天生短命相,师父在死前替她挑选了五位强大世家的子孙当夫婿续命。

然而在履行婚约前夕,五位未婚夫却不约而同前来退婚……

——

后来,灵魂互换到徐山山身上的大国师:原主是神棍、恋爱脑,关她无情算命机器什么事?

女主事业批,无敌流,杀回巅峰。

#乙女向权谋爽文#

上架时间:2024-04-20 20:32:00

第1章 退婚

“东陇卫家要退婚!”

“江陵棠家退婚。”

“十二连环寨池家退婚!”

“畲渊黎家退婚!”

“白鹭洲书院古月家欲请退婚。”

五位风格截然不同,却同样俊美耀眼的天之骄子来到“却邪山”,决心要撕毁掉天下第一神算与父辈们签下的荒唐婚契。

而徐山山此时的神色却很茫然、震惊、凝重,眉宇间的褶皱能夹死一只苍蝇。

她垂眸,盯着自己伸出的那一双孱弱、枯瘦的双手……谁家的鸡爪子?

这显然不是她原本那一具养尊处优的身体了。

这时一股强电流刹时在徐山脑中炸开,属于原身的记忆随之而来,她很快便不仅知晓了这具身体的一切,亦有了这五位未婚夫的相关资料了。

东陇、江陵、十二连环寨,畲渊,白鹭洲书院……

他们中随便一家拿出来都是当世人趋之若鹜的存在,更别说五家皆与她定下婚约,一女配五男的事,本就倒反天罡,可谁叫她有一个天下第一神算的师父呢。

他挟恩胁迫,五家长辈才无奈同意了这一件打破世俗伦理、挑战纲常的婚事。

而原身叫“徐山山”,虽是神算子唯一的入门弟子,但心性不正,什么本领都没学会,只会装神弄鬼骗人。

此时徐山山心下震惊之余,也终于了解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她莫名魂穿成为了女神棍徐山山,转念一想,那对方会不会则取代了她成为了——

她神色徒然一变,饶是她心性坚毅沉稳惯了,可遇上这等离奇、荒诞之事,也无法轻易做到冷静寻常。

“轰隆!”

天空此时瘴气弊天,雷鸣电闪,一道极亮的白光划破苍穹,天地仿佛一瞬间被利剑劈开成两半。

五人亦同时心惊抬头,上一刻分明还晴空万里,转瞬厚重铅云层内电龙游动,仿佛下一秒便要降下雷霆之威将这片天地夷为平地。

此时徐山山开口了。

“你们真以为与神算子签定下的婚契是这么轻易就能退?”

她不是真正的徐山山,自然也不在乎这五桩婚约,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她的声音不尖锐、不刻薄,平和嗟叹的口吻,竟险些叫他们错认为她在真切为他们而惋惜。

此时平静的徐山山莫名叫他们有了一种陌生感,但想到以往她为了达成目的,她也曾换了一副悔过自新面孔的事,但狗改不了吃屎,这一切不过就是她在耍心机恫疑虚喝罢了。

再者子不语怪力乱神,他们从来不信命。

五人不再迟疑,当着徐山山的面,同时掏出那一卷婚书,扬臂内力一震,婚纸碎红如烈火燃烧。

“徐山山,半年前江陵一带因你满嘴胡言预测,导致大堰决堤,你可知江陵多少百姓因你而家破人亡?你这般视民为草芥之人,何堪为我卫家主母?”俊美伟岸的男子目漆霸气。

“你与簟滟楼的琴妓抢男人,立誓非他不嫁,怎地,还要我等当龟公,为你伟大的爱情守护歌颂?”郎艳独绝男子盈笑嘲弄。

儒雅如玉山的男子清愠怒:“这一张销金窟的赌坊借据,一百金你便叫他们污了我古月家六世书香名号?”

“装神弄鬼,净敛不义之财,如你这般贪财奸滑之人,我疯了才会娶你?”英姿勃发的美少年抱剑鄙夷。

最后一位身着素纱僧袍,容颜却如佛前琉璃盏:“无量寿佛,贫僧已剃度出家,俗世之事就此了断。”

……为了跟徐山山退婚,都有一个出家了。

他们用着一张张颠倒众生的神颜,对徐山山流露出极尽失望、嫌弃、厌恶之色,口中的“她”更是罄竹难书,毅然决然退婚。

听着种种控诉,却令徐山山一时无言以对,虽知原身荒唐,却不知离谱到这种程度。

而五人亦不在意她的反应,没了神算子,她“徐山山”什么都不是了,至此再无人会为她闯下的祸事收拾烂摊子了。

在雷厉风行解决完退婚事宜,他们便率领部众与随行,践踏着一地婚书碎榍自“却邪山”离去。

徐山山看着飘散一地的“红花”,这五人闹这一出于她不过就是一件不足挂齿的插曲,但向来敏锐的第六感却令她心中莫名生出一种不安的念头。

晚霞落于徐山山孑然消瘦的肩上,她仰起头,望向遥远的天际——

原本那一双浑浊、邪恶贪婪的眼瞳,如拨雾见天,纷呈出一片深海的浩瀚无垠,展现出大自然的宏伟与壮丽。

她透过云层俯瞰到了苍茫大海中央的神秘祭坛上,飞湍走壑,雷电环绕,有人逆转了命数的轮盘,企图改天换地。

原本极强的帝王星云,如今却变得黯淡无光,这预示着……国运不昌,将灾祸四起。

这时,不知打哪飞来一只绿毛鹦鹉,它一屁股稳稳落在了徐山山的肩膀。

一声“山?”将徐山山从混沌的思绪拉过神来。

徐山山转过头,显然吃惊:“叼毛?”

“……你再叫这个名字,我就啄死你信不信?”它目露凶光道。

她愣了半晌后,笑:“信。”

“你还笑得出?咱们景国呼风唤雨的大国师,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神棍,而你原本的身份、命数、亲缘、情缘全都被人抢走了!”

是的,她原本乃景国高居庙堂之上、镇守景国兴衰存亡的大国师,拥有无可比拟的地位与名望,是景国嶽帝见到都得尊称一声“尊师”之人。

徐山山好似已经预料到了目前自己的处境,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待他至亲至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他做的吗?”

毛毛气鼓鼓:“别问了,你会气死的。”

徐山山没气,至少脸上一直在笑:“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他还剥夺了我的一切,将我流放到了这一具伥鬼之躯,想让我就此了却残生……气?不,用气这个词还太轻描淡写了。”

她自是不甘的,虽然她极力压制住内心的刀山血海、困惑愤恨,但毛毛却通晓她的内心。

毛毛蹭了蹭她的脸颊:“可你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了,若你以大国师的身份与旧部联络,定会被他察觉到,只会惹来杀生之祸。”

徐山山唇边讥诮的笑意:“我不会这么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

毛毛担心她抗不住此番变故,便转移话题:“方才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见天生异象?”

“也没干什么,就是一睁眼,就来了五个极品美男跟我退了个婚。”

作者还写过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桑家静 · 女强/穿越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桑家静 · 女强/穿越

陈白起携带国战模式策略系统穿越了。 千古风流名将谋臣云聚,一时多少豪杰谈笑间指点江山。 这是一个烽火战乱,抢地盘,抢主公,抢名气的时代。 群雄争霸,诸子百家,在这里有最妖娆的祸国妖姬,亦有最令人神往的霸主枭雄们。 来了,想活下去? 那就给我辅助出最贤明的主公,制霸战国!

朕家病夫很勾魂
桑家静 · 宫斗/权谋

◆◆◆◆ 当生性薄凉,淡雅似水的她穿越到生性残暴又好色的雪霓国的“三皇子”身上,一场凤唳天下的盛世就此开始! 雪镜风,全国上下闻名色变的“XX皇子”,纨绔残暴,目不识丁,戏弄朝臣,从小到大斑斑恶事罄竹难书。 据说其从不务正事,不入朝堂,每日不是在调戏美男,就是在调戏美男的路上,简直就一废物皇子。 从他意识以来三天两头就被朝臣皇子们批判,别说其最疼爱的父皇母后怒其不争,哀声连连,只怕天朝中连条狗都瞧不起他。 当她成为了“他”,这才知道,原来这吃喝嫖赌样样上手的纨绔色皇子竟是……女扮男装的她? 好吧……好色的对象所幸没搞错,只是性别模糊出了点差错,才落了个断袖皇子的“美誉”,所以她淡定,她无视,她尽力回复自己的正面形象,可是…… “三皇子,敢问今晚要唤哪位公子前来侍寝呢?” 闻言,她终于淡定不了了,吼道:这一院要侍寝的残夫病患是什么回事,有没有人能告诉她? ◆◆◆◆ 以下是院内的男主们: 大夫侍很美,很纯,是个只需一眼便能让人将他的心肝脾肺看明白,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忠犬型,此夫入得厨房,也揭得瓦房,本皇子很满意,只是:“我说本皇子就站在你面前你竟然彻底无视我,什么,瞎子?!不会吧,这么一双西雨朦胧的双眸竟然瞎了。”哀呼,本殿惜。 二夫侍很妖,很媚,是个只需一眼便能让男男女女热血贲张,顶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绝世尤物,此主本皇子很无奈,她情淡,心淡,色淡,浑身都淡,但此主很黄,眼色,心色,浑色都色,呃,总之此夫侍朕很黄很血腥,朕有点吃不消,但是放在院内,亦可美化环境,朕亦不多说什么,于是本皇子唯有动之以理,只是:“二夫侍,本皇子口水说干,为何你却双眼泛困,啥?!聋子,你竟然听不到,那竟这一壶的口气敢情白吐了。”气呼,本殿走。 三夫侍很仙,很正派,是个对着他背影便能想入非非,一见其脸便会反省自己为何会对他进行亵渎罪行的人,此仙朕觉得甚有趣,得知其常孤僻无语于一隅,不爱于人交谈,便自告愤勇前去探望,只是:“三夫侍,本皇子与你谈心,为何你只笑不语呢,哦,原来你是哑巴,这没什么,要知道本殿的院内就没个正常滴……”淡定,本皇子已然淡定鸟。 四夫侍待续…… 这一院子夫侍十人,男宠成堆,但个个部分零件缺失,压根儿就别指望能蹦出个完好滴,且个个对“三皇子”深恶痛觉,她无奈,真的很无奈,无奈的只好将他们一个个净身出户,让他们清清白白地走出她的世界。 君亦无心,我便休! 注:此文三皇子女扮男装,这是一篇正宗的女主文。其过程美男多多,择优上岗,劣者淘汰。

同类热门书
全门派打工
袖唐 · 女强/强强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世子的白月光又重生了
月下兰舟 · 权谋/女强

【搞笑腹黑的复仇女主】×【自我攻略的恋爱脑男主】 上一世,周庭芳为改换门庭,女扮男装代兄科举,成为大魏朝第一个六元及第的少年天才,简在帝心,风光无限—— 可惜她在回京路上被人打断双腿,草包兄长代替她娶了公主成为驸马,周家上下鸡犬升天,无不欢喜。 而她肢体残缺,只能草草嫁人,被困后院,与人分享丈夫,甚至死得悄无声息。 重生后,她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快意恩仇,一件是招猫逗狗。 仇要报,人要杀,饭也要吃。 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 都说世子爷沈知容色皎皎,多智近妖。 可惜有病。 其双目有盲症,雌雄亦不分! 同窗两载,却不知书院里和他相爱相杀的少年郎是个女子。 京都里谁人不知,沈世子和那位英才少年的风流韵事? 甚至有传言沈世子为了那少年退了婚事—— 而当他醒悟过来时,他心悦的女子已经嫁做人妇,双腿尽断,困于一隅,甚至死于非命…… 这辈子,沈知也只想做两件事:一件是为她报仇,一件是娶她回家。

修真界甩锅第一
柒耶 · 架空/修仙

当“情绪稳定”的女主身边出现一堆牛鬼蛇神那会是什么场面? 队友思德:日常阿弥陀佛,御剑也要绑“安全带”,主打一个安全第一。 队友林风眠:妖修,癖好:剪人头发(继承了本体的强大基因,改不了),律政佳人,夺魂摄魄美人体。 队友雷多发:想要在修真界推广杀马特造型,目标是成为修真界第一“托尼”。 队友墨榫:灵魔双体炼器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的法器、魔器。 队友颜午:长寿堂推出来的明星代言人,擅长抬棺跳舞,在美颜镜头的加持下美得摄人心魂。 …………………… 一次赛场前花絮: 雷多发指着林风眠瞪大眼睛:“哇!好大的朱砂痣!” 啪—— 雷多发脑门挨了一巴掌。 雷多发瘪嘴。 林风眠撩了撩耳边的卷发:“什么朱砂痣!这是拔火罐!懂不懂!” 全席:“你拔火罐干什么?” 林风眠灌下一杯水:“上火。” “我们都来修真界了,还需要拔火罐吗?”全席道。 林风眠:“……你们懂个屁,我这叫情怀。” “……可是你这样出去,不太好看吧?” 林风眠自信甩了甩头发。 主打一个在心不在形。 默默降低存在的拂柒不想被cue到。 思德正想来个收尾,张嘴就要阿弥陀佛就被提前预判的拂柒踩一脚。 思德屏气:嘶—— “……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