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京港玫瑰

京港玫瑰

今见月 · 9.6万字 · 连载至47章 · 更新于昨天 23:28

梁招月,生于京圈顶端的大小姐,自幼受尽娇宠。离经叛道,去伦敦开了间夜不归宿的酒吧。

那天深夜,伦敦下着小雨,一位浑身散发着贵气,臂弯挽着黑西装的男人走进酒吧,他如皎皎明月般耀眼。

灯光打在他的头顶,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梁招月亲自为他调了两杯烈酒暖暖身。

烈酒下肚,男人的双眸逐渐迷离,黑长衫敞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嗓音沙哑性感:“BB,我真的好掛住你呀。”

伦敦的夜,风雪如晦,浴室里男人目光灼灼,在她锁骨处用瘦金体留下他的名字:周斯憫。

-

梁招月得知招惹男人是周斯悯,港区顶级豪门掌权人。立马逃回国内,却被人在机场抓住,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吃干抹净就想跑?”

港媒爆火新闻#港区太子爺周斯憫疑似与嫩模机场辣吻,聯姻太子妃何去何从#

梁招月和他情到浓时,京城落了雪,她低声问:“选我,还是选联姻对象。”

周斯悯不作回答,梁招月不告而别。

-

再见面,他出差内地京城,在京圈社会人士聚集的宴会上,他看见自己的BB,坐在一群三代中间谈笑风生。

他联姻的对象是她。

-

港区太子爷VS京圈大小姐|男暗恋|纯甜

上架时间:2024-05-16 13:08:15

第1章 借个火

九月刚过,凉爽的风吹散燥热的空气,伦敦的天气说变就变,连续几日飘雪,路面裹了一层雪白。

伴随着寒风,雪花落在梁招月那把岌岌可危的伞面上,脆弱的伞骨坏了一大半,伞面些许凹陷。

梁招月向来不喜欢下雪天。

只是,她雇佣的调酒师家里出了点状况,上不了班。只能由她顶上,没想到出门拿了把烂伞。

梁招月走在位于繁华红灯区的Soho,在这里她开了间让人魂牵梦萦,夜不归宿的酒吧。

‘Sober’是伦敦少有全天营业的酒吧。

走到酒吧门口,梁招月将伞收起扔在角落,推开大门走进去,寒风被隔绝在外,温热的暖风扑面而来。

梁招月脱掉风衣,露出一身黑色吊带长裙,乌黑长卷发散落在两侧,身材高挑,明艳娇贵。

她向店内看了一圈,没什么客人。

梁招月去到更衣室,将风衣收进置物柜里。她只替调酒师上两小时的班,身上的衣服不用换。

调酒台前座位顶上的柔光,看得梁招月有些昏昏欲睡。她刚从京城飞过来,时差还没来得及倒。

给自己调了一杯鸡尾酒。

刚喝完,她的手机响了,是发小虞清的来电,接通。

几句日常的寒暄,虞清进入主题,她疑惑地问:“招月,我刚从我妈那听说你明年要结婚?”

梁招月:???

她本人怎么不知道要结婚的事?

她疑惑地问:“阿姨这是从哪道听途说的消息,我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明年要结婚的消息。”

“我妈和你妈打麻将的时候说的。”

梁招月直接听愣住,刚才还昏昏欲睡瞬间被虞清的话给吓清醒了不少。

她和虞清出身京圈顶级豪门,两家在四九城的祖宅相邻,两家长辈之间如亲兄弟般亲近。

梁招月从小没少往虞家串门,麻将桌上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只是她这次回京城完全没听过家里人提起过。

仔细一想,难怪这次她能这么顺利回伦敦。连饭桌上爸妈也不念叨了,合着这是要用联姻绑住自己。

“那我结婚对象是谁?”梁招月问。

麻将桌上虞清没太听清联姻对象是谁,不过以京城四大家之一的梁家身份,未来女婿的身份不会低。

“没听清,反正不是京圈的。”

梁招月向虞清道了声谢。等挂完电话,赶紧给许久没联系的父亲,打个电话,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迟迟没接通,她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字:【爸,看见信息,速回,急!急!急!】

她故意不说什么事,就等着父亲的回电。

忽然间,梁招月的目光被门口的华人面孔吸引,黑色的西裤裹着欣长的腿,站着和门框近乎一样高。

他的上身搭了件黑色长衬衫,臂弯处搭了件黑西装,长衫上面能清晰看见雨渍留下的痕迹。

服务员将人带到卡座上,灯光打在男人的头上,那张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半干不湿的头发显得他有些许的落魄。

但男人身上处处透着沉稳和清贵,举手投足间是高位者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生畏,难以接近。

梁招月不停给服务员使眼色,让她撤回来,由自己亲自为他服务,服务员小姐姐心领神会。

梁招月拿着酒水单走到卡座前,由侧面望向男人。

只见他那棱角分明的侧脸和下颚线,鼻梁高挺,肤色白皙无暇,轻薄的丹凤眼,精致的五官宛若神明的恩赐。

梁招月眼尾微挑,将酒水单递给他:“先生,您看您需要喝点什么?”

男人冷白修长的手接过酒水单,上面有中英两版语言,还搭配着酒水的图案,看了一眼,问:“有咖啡吗?”

男人的嗓音低醇深沉。

梁招月听清他的话,有被无语住。

她开的是一间酒吧,不是咖啡馆,再说现在伦敦时间凌晨三点,Soho区哪还有卖咖啡的地方。

梁招月真想上手摸他的额头,看看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先生,我们这是酒吧。”

“那你看着上吧。”

梁招月回到吧台,她最烦这种没有主见的顾客。哪怕他长得再惊为天人,从他说出那句话开始。

变得索然无味。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是她父亲梁伯平的来电,她不紧不慢地接通,对方焦急的声音响起:

“招招,怎么啦,发生什么事?”

梁招月顿时心生愧疚,赶忙安抚父亲着急的心:“没什么大事,爸爸,我只是有点事想问你。”

“你要吓死你爹!”梁父听见没发生什么大事,心里松了口气,拿起手中的报纸,慢条斯理地说:“有什么事要问爸爸的啊。”

“你们是打算让我明年结婚吗?”梁招月问。

“嗯。”梁父不打算隐瞒,“结婚对象暂时还没定下来,不过我有几个心意人选,到时候见见?”

“不见!”

得到答案,梁招月果挂断电话。

她身为梁家嫡系的独生女,从小受尽娇宠,前几年离经叛道,放弃学业跑来伦敦开了间酒吧。

梁招月从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潇洒不了几年。父母年岁大了,她将来的丈夫,需要入赘梁家,成为梁家的顶梁柱。

只是,梁招月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梁招月心情郁闷着,服务员问道:“月姐,那桌客人你打算给他调什么酒?”

梁招月再次望向卡座上的男人,妖孽俊美的容颜,令她心尖微颤,萌生出一个叛逆且大胆的想法。

她亲自调了两杯烈酒,空闲之余补了个简妆,端着两杯烈酒走到男人对面的空位坐下,红唇轻勾,“先生,不如喝点烈酒,暖暖身。”

“能抽烟吗?”

“可以。”

男人从西服口袋摸出烟盒,里面只剩半包香烟,指尖从中夹了根烟放在唇边,又从西裤里拿出一盒火柴。

火柴划燃,点燃了香烟。

梁招月不客气地在他的香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含在嘴上,从座位上站起俯身,“借个火。”

说着,梁招月叼着烟,靠近他正在抽燃烧的尾端,近距离靠近,梁招月感受到属于男人的灼热的气息。

作者还写过
京港玫瑰
今见月 · 豪门/日久生情

梁招月,生于京圈顶端的大小姐,自幼受尽娇宠。离经叛道,去伦敦开了间夜不归宿的酒吧。 那天深夜,伦敦下着小雨,一位浑身散发着贵气,臂弯挽着黑西装的男人走进酒吧,他如皎皎明月般耀眼。 灯光打在他的头顶,清俊冷淡的脸上挂着湿漉的雨水,梁招月亲自为他调了两杯烈酒暖暖身。 烈酒下肚,男人的双眸逐渐迷离,黑长衫敞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嗓音沙哑性感:“BB,我真的好掛住你呀。” 伦敦的夜,风雪如晦,浴室里男人目光灼灼,在她锁骨处用瘦金体留下他的名字:周斯憫。 - 梁招月得知招惹男人是周斯悯,港区顶级豪门掌权人。立马逃回国内,却被人在机场抓住,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吃干抹净就想跑?” 港媒爆火新闻#港区太子爺周斯憫疑似与嫩模机场辣吻,聯姻太子妃何去何从# 梁招月和他情到浓时,京城落了雪,她低声问:“选我,还是选联姻对象。” 周斯悯不作回答,梁招月不告而别。 - 再见面,他出差内地京城,在京圈社会人士聚集的宴会上,他看见自己的BB,坐在一群三代中间谈笑风生。 他联姻的对象是她。 - 港区太子爷VS京圈大小姐|男暗恋|纯甜

同类热门书
港岛夜浓
漫西 · 豪门/甜宠

苏缇出身富贵,自小循规蹈矩。见惯了上流社会的虚情假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谈一场平凡的恋爱。 于是苏缇斥巨资找网站红娘介绍对象的假消息,在圈子里不胫而走。 关系好的,打趣看热闹。 关系差的,等着看笑话。 后来,交友网站内部员工爆料:“公司被某港商巨擘注资收购,连夜隐藏了某苏姓女会员的展示资料。” 外界纷纷猜测,某港商巨擘和苏姓女会员的身份。 - 再后来,一张误入镜头的街拍照意外出圈。 夜幕浓稠的港岛中環—— Benz车旁,英俊沉敛气度矜稳的男人,单手托抱起红裙张扬的美人,压在车门上,低首深吻。 微末光影中,女人荡飏的长发随风缠绕在男人戴了尾戒的指端。 像一帧风月的注脚,更像刻入时光轴里的复古胶片。 当即有人根据照片线索扒出男人身份。 港区荣家大公子,低调叵测,冷峻桀骜,亦是港圈位高权重的当代话事人。 而他身边风情摇曳的富贵花,恰是苏缇。 街拍照传到内地,众人激情开麦:“破案了,破案了——”

千金难驭
青梅果子 · 娱乐圈/豪门

【假正经权门大佬vs钓系作精大小姐】 念安是娱乐圈最娇艳的花瓶,出道一年,虽然黑料满天飞,却是资源不断,背景成谜。 作为家族中最叛逆的大小姐,家里一向由着她任性,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和圈里人谈恋爱。 直到和顶流的绯闻闹上热搜,长辈震怒,念安不得不去相亲,见了一圈所谓门当户对的公子哥,竟没一个看上眼。 忍无可忍的大小姐只能对家里说,除非有钟潇逸那般的姿色,不然她坚决不嫁! 消息传到钟潇逸耳中,男人问她:“我娶,你嫁吗?” 念安没想到当年拒绝过自己的人,多年后竟然主动说要娶她。 念安想的通透,本就是利益联姻,终归要嫁,不如嫁一个赏心悦目的! 或许为了报复当年男人对她的绝情,念安一次又一次试探钟潇逸的底线,每每还要补刀一句,“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终于有一次,被彻底招惹的男人强势将她扑倒,把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 “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拒绝我?”念安耿耿于怀。 餍足的男人在她耳边厮磨,“太小了,不好下口。” 后来,念安斩获国际影后的消息轰动全网,紧接着就爆出念安插足名导婚姻的黑料。 事件发酵之后,黑粉没等来正室厮杀小三的闹剧,却等来了权门贵子钟潇逸即将迎娶念安的爆炸消息。 黑粉又嘲笑念安没有实力显赫的娘家撑腰,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 随后,顶级豪门念家通过集团官博发布了一张全家福,念安的身影赫然在列,而配文是:恭贺董事长千金出嫁! 黑粉:…… 【双洁、老房着火、年龄差8】

明撩暗宠
特辣鸡肉米粉 · 豪门/青梅竹马

秦珅时是秦氏企业CEO,眼光独到,手段狠辣,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企业家,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梦中情人。 唯独顾鸢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从小哭到大的小软包,是一击就碎的小可怜。 也是她顾鸢放在心尖,暗恋多年的唯一。 她爱他的聪慧过人创造商界不灭神话,也怜惜他孑然一身眉间冷寂。 这一次回来,作为总秘的她狠狠的把身为总裁的他逼到墙角:“秦珅时,除了我,你别无选择。” * 被逼到墙角的秦珅时—— “顾鸢,你一直都是我的单项选择。” 除了你,从来没人走进过我心里。 * 双向暗恋/青梅竹马/破镜重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