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梵缺 · 10.6万字 · 连载至50章 · 更新于昨天 23:57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上架时间:2024-05-20 08:25:45

第1章 姊妹双重生

徽州府,歙县。

入夜时分,街头巷尾静悄悄的,偶尔可闻几声犬吠。

宋家突然闯入一队官差,为首官员宣称宋家卖给西北军的药材以次充好,闹出人命,奉命来此抄家问罪。

“不好了!后院走水!”

“快去灭火!大小姐和二小姐还在屋里!”

“救人!”

宋家一阵兵荒马乱,哭声四起。

有一辆普通的马车,从宋宅旁边的巷子出来,匆匆奔向城门的方向。

车厢内。

宋锦搂着庶妹宋绣,即便内心极为惶恐不安,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驾车的秦老头道:“大姑娘,等到了秦家沟,对外就说你们是隔壁县人氏,父母双亡。”

“好的。”宋锦应道。

“我和宋老爷商量过了,同大姑娘订亲的是我儿子秦明松,今年一十八,已有秀才功名,在府城进学……”

宋锦掀开车窗帘子一角,远远尚能望见宋宅上空的火光。

依照大夏朝的律法,罪不祸及外嫁女,故而父亲眼见宋家出事,恰逢旧识秦老头今晚借住宋家,便将二人许配给了秦家儿郎。

秦家仅有两名适婚男儿。

一个是秦老头的幺儿秦明松,另一个是大房长孙秦驰。

宋锦被宋父许配给了秦明松。

庶妹宋绣年仅十四,定给了秦驰。

经此一劫,富庶一方的宋家,算是彻底倒台了。

宋锦捏紧了衣角,她虽是重生了,重生的这时间却晚了一步,未能解决宋家的死局。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

马车从歙县到达秦家沟,路程长达八十余里,持续赶路也要次日到达秦家。

再经由秦老头的安排,宋锦和宋绣住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

一张八成新的床榻,半旧的衣柜和四方矮桌,角落处有一个六足面盆架,架子上还放着个人洗漱等日常用品。

此外墙边立着一个大书架,上面放满了书籍,从三字经弟子规到大学论语中庸诗经八股文章等等,多数是与科举相关的。

书籍文章摆放整齐,不见一丝折损,由此可见主人对它们的爱惜。

按照她前世的记忆,此处应是秦驰的屋子。

想必是秦驰尚未归来,秦老头才让她姊妹居住于此。

“姐,要住这屋吗?”

宋绣一见到这狭小简陋的房间就万分嫌弃,“我长这么大,还没住过这么差的。”

“农户孩子通常都要挤一个屋睡,能够腾出一个单间就不错了。”宋锦对庶妹的任性习以为常。

更何况如今情势凶险,姊妹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哪有资格去挑剔居住的环境。

宋绣不再说话,但暗中窥视宋锦之时,那一双眼底满怀恶意。

前世她嫁给秦驰,早早就守寡;宋锦嫁人第二年,却当上了举人娘子。

十七岁那年,她再嫁给一个穷秀才,天天吃糠咽菜,备受恶婆婆磋磨;宋锦倒是命好,秦明松没两年竟然高中进士,风光无限。

后来……她被人骗去外地当了暗娼!每天过得猪狗不如,暗无天日,到死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凭什么姐姐可以嫁给清风朗月的秦明松?还当了官夫人,过上了人人艳羡的好日子。

而她只能嫁给一个病秧子,早早就当了寡妇?

凭什么?!

就凭姐姐比她早生几年吗,又是嫡女吗?

宋绣死前怨气冲天,深恨天道不公。

没想到人死后,不是下地狱,而是重新回到了家里刚出事,她们初次去秦家的路上!

宋绣喜极而泣,觉得这是上天在补偿她,才会让她重活一次。

这一次,她不要再嫁给那个病秧子。

她要嫁给姐夫!

这辈子的官夫人由她来当,风光是她的,好日子也是她的。

“妹妹,身体好些了吗?”

宋锦一边铺开床榻上的被褥,一边关心地问。

宋绣用往日娇纵的口吻说道:“好多了,姐姐,真要嫁给泥腿子吗?爹他为什么不给我们找个城里的?”

“妹妹,慎言!”

宋锦理解父亲的做法,“现今由不得你我挑三拣四,想要活命就听从爹的安排。”

“我说不过你。”宋绣不高兴翘嘴,忽然眼珠子一转,起身捂住肚子,“我去方便一下。”

不等宋锦说话,宋绣就跑出去了。

从家里出事到现在,宋锦就没有合过眼,实在没精力去管妹妹,反正人在秦家,应该出不了大事。

她坐在床沿,想先休息。然而,脑子不受控制想起生死未卜的父亲,想起他匆匆塞给自己的鲁班盒。

宋锦起身捡过包袱,找出那个鲁班盒。盒子的机关小时候就会了。

所以,她轻松打开了。

盒内有十个银锭子,一叠银票,户籍文书和少数珠宝首饰。

宋锦熟练打开底层机关,里面果然藏着东西,赫然是一封信和一本《宋氏药典》。

这本《宋氏药典》是宋家几代人安身立命的根本,记载着上百种药材的炮炙技法。

凭此宋家在府城立足百年,每每出售的药材,都比市面上其他药材要好上两三分,且价格又公道,因此备受医者追捧。

宋锦又拆开了信。

信中交待了一些事情,让她熟记药典内容再烧毁,切记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当中还提及宋家遭难,疑似有京中贵人窥觑药典。

末了,叮嘱她要努力活着,莫要让人算计了去……

字里行间拳拳父爱,殷殷教导,让宋锦难过得眼眶泛红。

上辈子最快乐美好的时光,就是有父亲庇护的时候。只是那时的她年纪小不懂事,老是抱怨父亲太过严肃。

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但子欲养而亲不在……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宋锦一抹脸上的泪水,匆忙将信和书塞进怀里。

房门被人推开。

宋绣小心端了碗鸡蛋红糖水进来,殷勤道:“姐,饿了么,厨房煮了鸡蛋糖水,还热乎着呢,我立马给你端来一碗,你先来垫垫肚子。”

宋锦确定有点饿,就斯文的把糖水吃了。

好半晌,宋锦脸色一变,心里暗叫不好,“妹妹,你——”

一句话没说完,人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还写过
咸鱼小炮灰被世子爷盯上了
梵缺 · 女强/穿越

杜婉穿书了,开局被男主骗走矿山,被女主偷走金手指,连身边人也被男配杀害。 当遇到大反派求救,杜婉幽幽道:“这位公子,人固有一死,你就安心地去吧。” 裴大反派:“……” 于是,她被盯上了!

仙骄
梵缺 · 女强/重生

兢兢业业修炼两百年,谢九娘成功结丹,当晚却被双修道侣林忘尘杀死。 然而,谢九娘重生了……又意外得知了一个大秘密。 原来她前世是机缘深厚的天道宠儿,被某些顶尖势力盯上,暗中夺走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机缘,养肥了修仙界一众天骄,渣男仅是其中之一。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谢九娘,决定先当一个老六,偷偷卷走所有的机缘。 于是…… 各路天骄傻眼了:“我的机缘哪去了?” 前世的渣夫委屈了:“ ……她不喜欢我。” 天灵根的堂姐震惊:“说好的天赋渣呢,怎么修炼比我还快?” 幕后大佬们也开始骂娘了,天道之子的飞升大机缘呢?不对劲! 机缘吗? 我要了,都要了! 他的,你的,全都是我谢九娘的! 一不小心,脚踏一众天骄,剑挑诸位大佬,威名赫赫,卷成了修仙界第一人! 原书名:《仙骄》

双世宠妃
梵缺 · 宫斗/穿越

【原书名《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 某爷挑眉说:“本王说一,你就不能答二。” “是。”那她答三便是了,也不麻烦。 “本王要你向东,你不能向西。” “是。”她再温顺点头,不能向东和向西,那向南北也不错,问题不大。 “本王不准你去找别的男人。” “是!”她更加肯定点头。从不找男人,一般只有找上门……

同类热门书
和嫡姐换亲后我一手烂牌赢麻了
酥酪儿 · 宫斗/架空

沈意欢重生了,还有点懵懂的时候,嫡姐提出要跟她换亲。 她这才知道,嫡姐也重生了。 上辈子,她嫁给身份卑微的十皇子,婚后去了封地吃苦,谁都没想到几年之后她咸鱼翻身。 十皇子做了皇帝,她跟着沾光做了皇后。人人都羡慕她,嫡姐更是恨得咬碎了牙。 因为当初嫡姐嫁给了太子,以为将来风光无限,结果太子是一个不中用的。 不但丢了皇位,还花心,整天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这次让她重生了,她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换亲,必须换亲! 沈意欢表示,无所谓,你要就拿去。 真以为十皇子是一个能人?那就是一个变态。 沈意欢想远离都来不及,嫡姐愿意凑上来,乐见其成。 至于嫁给太子,她都已经打算好了,这辈子做一条咸鱼,远离是非。 但是呢,世事往往无常,这一世没有了嫡姐的掺和,太子的心上人疯癫的很,癫着癫着,就把太子的心癫跑了。 她好端端在‘冷宫’里种花养花,听曲赏舞的,为何太子会过来。 来就来吧,为何这家伙粘过来了,表现出了对她万分的兴趣。 好吧,既然逃不过,那就接受。 宫斗啥的,在前世经历了那些更加复杂的权谋,那都是小菜一碟。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一团丸丸 · 宅斗/重生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换亲后,夫家听我心声逆风翻盘
寒寒寒心 · 先婚后爱/1V1

尚听礼重生后,发现夫君换了人。 原来她那眼高于顶的表姐余兰兮也重生了。 前世,她嫁给六品武将,最后夫荣妻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 而表姐嫁给荣贵的亲王世子,最后却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难怪表姐重生回来后要换掉亲事。只是表姐不知道,没有她的助力,哪来后来威名赫赫的大将军? 重活一世,既然表姐原意跟着六品武将吃苦落得没命,那就让她去吧。 只不过尚听礼今生的处境也算不上好,但是不怕,她能救! 于是,尚听礼煞费苦心制定拯救夫家的计划,做好了任重道远的准备,结果—— 只要她开口,全家都听话? ! 尚听礼自我怀疑:说好的全家叛逆反贼呢? …… 新婚夜,看着面前的新夫君,尚听礼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到他那凄惨的前世下场。 【这瞧着也不像傻大个儿啊,怎就眼瞎效忠了个狗东西,害死了全家呢?】 新夫君怒斥:“你咒我?” 尚听礼:“?” —— ps:架空!!!主打朝代大乱炖,什么形制的衣服好看我就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