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等到青蝉坠落

等到青蝉坠落

丁墨 · 5.5万字 · 连载至22章 · 更新于今天11:50

七年前的一个深夜,刑警李谨诚在城中村神秘失踪。

陈浦是李谨诚最好的兄弟,为了找到他,七年来不谈恋爱,不享乐,不升职,打死不离开城中村。

后来,陈浦所在刑警队来了个新人,是李谨诚的妹妹。

——

有一天,当我再次目睹青蝉从枝头坠落,欣然走向那些螳螂身后。

我决定成为捕猎者。

上架时间:2024-06-01 11:55:39

第1章

张良伟起床后,一眼看到客厅正中的遗像。黑白照片上的少女在笑,张良伟看了这么多天,总觉得少女眉间藏着哀愁。可是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张良伟抱着遗像出门,妻子拉住他:“还去闹干什么?有意义吗?”

张良伟红着眼,把手臂从妻子手里抽出来:“怎么没有意义?别的孩子都活得好好的,只有我们的孩子死了!他们凭什么把她忘了?凭什么当她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妻子的眼泪长流,言语出口却是毒的:“你现在知道替女儿讨公道了?她还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她的?常年只知道工作出差,女儿都丢给我一个人!我又要上班又要管家里,怎么顾得过来!你回家了对她也只知道打骂。如果你当时多关心她一点,也许人就不会死了!你根本不配当爸爸!”

张良伟的脸涨得通红,只觉得胸口钻心的痛,扭头走了。

从外表看,张良伟和任何一个高中生的家长,没什么不同。四十出头年纪,中等身材,戴副眼镜,穿一件洗得起球的黑外套,浑身上下都是中年男人的沉闷平庸。他一直在工地做财务,经常跟着项目出差,他的身上有些许财务人的谨慎精明,更多的是建筑工人似的粗犷憨直。

只不过此时,他捧着遗像站在市二十九中门口,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正值中午放学,老师学生进进出出,唯有他身边成了真空地带。

没人靠近,没人安慰,只有隐约细碎的议论,随着风飘来。毕竟他的女儿死了已经有一年。

天空飘起小雨,行人们的步子更快了。雨点落在张良伟的头发上、眼镜上,他低头把遗像紧紧搂住,不让她淋湿,又感觉到那股剜心剖骨的痛贯穿全身。

一把伞支到张良伟的头顶,他恍惚抬头,望见一张年轻而悲悯的脸。

“张希钰爸爸。”对方喊道。

张良伟的眼泪滚滚而落,紧盯着对方。

对方叹了口气,不由分说把他拉到旁边保安亭屋檐下躲雨,两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后,年轻人叫了辆出租车,送他回家。

张良伟并不知道,在他进屋后,年轻人打伞站在雨中,望着他的家门,很久很久。

张良伟最后还是喝多了,毕竟今天是张希钰周年忌日。天色暗下来,他望着空洞洞的家,妻子早不知去哪儿了,离婚的事也只差最后的手续。很奇怪,孩子在的时候,这个家也不美满,两口子天天吵架,孩子也不听话,成天鬼混,经常挨打挨骂。可谁也没想过要散。孩子没了,日子却无论如何过不下去了,谁也不想再活在这个家里。

张良伟喝得晕乎乎的,只有这时候他才觉得轻松,脑子里空空一片。他摸出手机胡乱刷,忽然看到一条下午4点就发来的消息:

【如果想知道是谁害死了张希钰,今晚8点准时来我家。】

张良伟猛地坐直,因为动作太急,一屁股摔倒在地,他跌跌撞撞爬起来,又用力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把每个字看了一遍,一抬头,看到时钟还有一刻钟到8点。他冲到厕所用冷水狠狠搓了几把脸,冲出家门。

——

陈浦住在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背后的老小区,每天步行上班,不到5分钟,他那辆沃尔沃就扔小区楼下,有事出门才开。这天天气不错,天蓝云白,阳光清透,陈浦如往常般走到办公楼下,双手插裤兜,一步跨两层台阶,很快就蹿上楼。

一到办公室门口,就遇见大队长丁国强。

陈浦:“师父。”

丁国强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看样子是有话说。陈浦掏出火机替他点上,丁国强深吸一口,满是沟壑的脸露出深思,甩了甩手里的烟,才说:“队里来了个新人,到你的中队,现在正在人事那里办手续。”

陈浦点头,上个月,他手底下刚调走个兄弟,是该补充人手。

丁国强眯起眼,似笑非笑:“女的,24岁,省厅调来的。”

陈浦皱眉:“我要女的干什么,塞别人那儿去,给我换一个。”

丁国强指着他:“思想觉悟太低,你这就是、就是网络上说的……直男癌!”丁国强丝滑地把女儿骂他的词儿,安在徒弟身上。不过陈浦这话也没错,他说是中队长,其实相当于丁国强的副手,带的二中队,办的都是最恶劣的刑事案件,全是脏活累活,冲在危险第一线,前年还牺牲了一个。女孩子在他们局里都是稀罕的宝,丁国强一般也不舍得往二中队放。

丁国强又说:“她是李谨诚的妹妹。”

陈浦不吭声了。

他今年已经29了,多年风吹日晒,刚毕业时那白皙的肤色,深了一些,也粗粝了一些。他也不再像二十出头那会儿,成天穿着粉红的浅黄的天蓝的花俏衣裳来局里,惹得局领导和女警们频频瞩目。他的头发剪得更短了,短得紧贴头皮,一身黑色运动衣裤,却更显得身材高大、骨相清晰。他抬手摸了摸鼻子,说:“她不是想学数学吗?怎么当警察了?”

丁国强奇异地看他一眼:“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档案她当年考上了湘城大学数学系,读了不到一年退学重新高考,上了警校。她在警校的成绩非常优异,毕业考进省公安厅,这次是她个人强烈要求来一线。”

陈浦轻哼一声:“优异?有我优异吗?”

丁国强莫名:“陈浦你有病吧?人小姑娘还没来,你阴阳怪气什么?再说了,她可是李谨诚的妹妹,你不得当亲妹子一样?给我把人照顾好!”

陈浦双手插兜,低着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丁国强见惯了他这副死相,也不生气,他当师父的,亲眼看着李谨诚失踪后,七年时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的陈浦,怎么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变成这副沉郁古怪的模样。人放在陈浦那里,丁国强是放心的。

作者还写过
美人为馅
丁墨 · 1V1/HE

在外人面前,韩沉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英俊冷酷,生人勿近。他似皑皑霜雪般皎洁清冷,又似黑夜流水般沉静动人。是众人眼中难以企及的绝对男神。 只有在白锦曦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一级警司,才会暴露出隐藏很深的流氓本质。 “坐过来一点,我不会吃了你。至少不是现在吃。” “我没碰过别的女人。要验身吗?” “白锦曦,永远不要离开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个固执的老男人。经年累月、不知疲惫地深爱着她 丁墨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jjdingmo,或搜索“丁墨”。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独家占有》《慈悲城》等,当当有售。《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书11月上市

待我有罪时
丁墨 · 悬疑推理/正剧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晚8点前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半星
丁墨 · 1V1/HE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同类热门书
寂静江上
丁墨 · 生死大爱/正剧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 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 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 ——爱情、悬疑—— 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阿禅
丁墨 · 穿越/欢喜冤家

张静禅家道中落,年轻有为,英俊单身,是本市商界强势崛起的新贵。其父多年前破产欠债10亿,他执意替父背债,蛟龙困于泥潭。 有一天,失恋又失业的社畜李微意一觉醒来,成为8年前还是豪门阔少的张静禅。 张静禅:“如果你能替我挽回这10个亿,我愿意……” 李微意望着他的脸蛋身材,咽了咽口水。 张静禅:“分你1个亿。” 李微意:“!!!!” ———— 起初我以为那次穿越和往常一样,只是一瞬间的事。后来才知道,他等了整整8年。 时间循环+男女互穿。疫情期间存稿的练手中篇,20万字左右,主要目的是提高作者的细节设定和推进能力,小甜文。 每周六更,周日不更。

亲爱的请入剧
吉祥夜 · 1V1/豪门

亲爱的,如果,你的人生是一出精心编撰的剧,你,想如何书写你的结局? 孟氏集团孟·脸好看·不学无术·不务正业·不思进取·混世魔王·纨绔公子·坑哥狂魔·二少——孟豫霖又叒叕闯祸了,为了不被大哥揍,收拾收拾离家出走,却误闯一家剧本杀店。 一只胖乎乎的小团子大喊:宰稚!快出来,冤大头……不,生意来了! 没有反应。 小团子顿时中气十足:宰稚!你的外卖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