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民国,娇娇女开厂搞钱赢麻了

穿越民国,娇娇女开厂搞钱赢麻了

她是花花吖 · 14.5万字 · 连载至69章 · 更新于今天11:44

【穿书、架空民国、逆袭、经商、强强、斗极品】

一睁眼,唐宝珠发现自己穿书了,成了《民国大亨》男频文的炮灰女配。

原主是苏河镇织绸厂娇养的千金,典型的恋爱脑,被渣男和兄长联合设计,弄得家破人亡。

后被卖给日寇,培养成沪城百乐门鼎鼎有名的舞女。

也成了安插在名震沪城宁先生身边的间谍。

结局被宁先生发现身份,死无葬身之地。

唐宝珠穿书后,为了苟活,在经济萧条、秩序紊乱的时代,她脚踹渣男,守住家族产业,将织绸业推往沪城,乃至于全国,成为沪城闻名遐迩的唐小姐。

却没想到一向矜贵的宁先生却红了眼,

“铁业、面粉业、火油业、洋布业、轮渡海关业、影业、跑马场、百乐门生意全部给你,沪城总商会主席的位置也给你,你可以归我吗?”

上架时间:2024-06-11 16:49:17

001 她穿书了

“唐宝珠,你清醒一点,那个周易信就是个养蚕户,犯得着你跟伯父伯母闹死闹活的吗?”

耳边传来絮絮叨叨的声音,唐宝珠缓缓睁开眼睛,墨绿色的装修风格,木质的窗柩,彩色玻璃窗花,敞开的窗户,隐隐可见白墙黛瓦小青砖,

这么复古的房间,这是哪?

她明明上一秒还在跟闺蜜翟静讨论小说剧情,突然一道闪电,她就昏死过去了。

唐宝珠眨了眨酸涩的眼睛,脑海里排山倒海的陌生记忆涌入,她猛然坐了起来,她居然穿书了!

还是她跟闺蜜讨论的那本民国时期的男频书,此书是群像文,描述的都是那些旧沪城民国大亨的爱恨情仇。

当时她还在吐槽书中同名同姓的女配是个蠢货恋爱脑。

原主是苏河镇织绸厂娇养的千金,又蠢又笨,被渣男和兄长联合设计,弄得家破人亡。

后被卖给日寇,培养成沪城百乐门鼎鼎有名的舞女,成了安插在名震上海滩宁先生身边的间谍。

结局被宁先生发现她的身份,被剁成肉酱喂了狗,简直是凄惨无比。

视线慢慢聚焦,唐宝珠看了一眼说话的女子,

一身镶金边的水蓝色褂子,梳着两条麻花辫,辫子上绑着珠花,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可爱又灵动,这应该是原主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秦若容。

她环顾了四周,这是苏河镇的唐家,书中唐家织绸厂破产,欠下巨额债款,家破人亡,唐家宅院早被一把火烧的精光,还好,这些事情还没发生。

“若容,现在是哪一年?”

秦若容见她醒了,还没来得及惊喜,就听到唐宝珠傻乎乎的问题,

“民初十七年啊,你怎么了?你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唐宝珠慢慢抿上茭白的唇,她狭长眼眸微微轻阖,

民初十七年啊,正是原主十七岁的时候,还好,这个时候唐家还没家破人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切都来得及。

秦若容轻轻叹了一口气,

“宝珠啊,你可是咱们苏河镇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大美人,干嘛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我看那个周易信根本就不是良配,伯父伯母让我劝劝你,别跟他们置气了,现在身体都弄垮了。”

秦若容看了一眼唐宝珠,皮肤天然冷白色,淡扫蛾眉眼含春,一双眼眸如一汪碧海,澄净透明,素雅玲珑,顶顶的大美人,

想着就来气,周易信这个养蚕的穷小子,哪里配的上唐宝珠。

周易信太有心机了,前段时间唐宝珠去乡下视察桑蚕养殖情况,周易信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特意在村口堵她,把村口的桥给挖断了,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

然后时不时制造偶遇,

三天两头送一些乡下的新鲜玩意,这才让唐宝珠死心塌地的。

这段时间唐宝珠坦白了自己跟周易信的感情,惹得伯父伯母大发雷霆,唐宝珠又是个犟脾气,直接扬言非君不嫁,

唐宝珠把自己关了起来,闹脾气不吃不喝,这才发起高烧起来,不得已,伯父伯母接下了周易信的聘书。

秦若容恨铁不成钢,

“宝珠,我特意去乡下去问过了,那英雄救美都是周易信使得手段,他知道你是唐家大小姐,来视察桑蚕养殖的,所以故意挖断了桥,我特意问了附近的街坊邻居,他就是个贪财好色之徒,你要真嫁给他,一辈子就毁了。”

她瞥了一眼唐宝珠脸色,叹了一口气,

“不过周易信也下了血本,为了演英雄救美,不惜折了自己一条腿,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唐宝珠望着秦若容义愤填膺的脸,思想慢慢聚拢,她捋了捋原主的记忆,

这个时候,正是原主为了渣男跟爹娘闹矛盾的时候,

啧,最后天人相隔,原主跟爹娘都没有平心静气的说过一句话。

当初的原主一心扑在周易信的身上,还以为周易信是她的真命天子,信誓旦旦的告诉她爹娘,

“他不是什么穷小子,”

却被原主爹娘一顿训斥,关了起来,原主不吃不喝的闹腾,就想跟着周易信长相厮守,她爹娘最终不忍心,妥协了,接下了周易信的聘书,许下了她跟周易信的婚约。

实则周易信正如秦若容所说,就是个贪财好色之徒,他从小有一个青梅竹马,为了攀高枝,故意招惹原主,

一边跟原主花前月下,一边又安抚着小青梅。

甚至在唐家出事的时候,假心假意的陪着原主,趁着原主最虚弱不备的时候,卷走了所有钱财。

原主最后连葬爹娘的钱都拿不出来,当时土地划分非常严重,原主买不起地皮安葬,只能看着父母腐烂化成白骨,被蚊虫鼠蚁啃食。

为了体面的下葬,原主被兄长哄骗,卖给了沪城来的商户,哪知道那商户是潜藏在沪城的日寇,那是原主悲惨命运的开始。

唐宝珠慢慢坐直了背脊,当务之急,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容,你帮我办件事。”

秦若容一顿,面色有些发青,

“你不会是让我给你传信吧,我告诉你,打死都不让你跟周易信有关系。”

秦若容很生气,表情都要扭曲,唐宝珠心底微微一暖,

原主跟秦若容从小一起长大,又是邻居,原主认定了周易信,把秦若容当成了爹娘的说客,没给过秦若容好脸色,

还信誓旦旦的反驳秦若容,说周易信不是贪财好色的人,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秦若容气不过,说要证明给原主看,

秦若容用了秦家家具厂千金的身份,故意去勾搭周易信,周易信果然上钩了,直到秦若容带着周易信在原主面前撕破脸。

周易信识破了秦若容的心思,声泪齐下的给原主解释说,都是秦若容故意勾引他的,他的心里只有原主一个人,容不下她人,他再三拒绝,都说烈男怕缠女,他也是逼不得已,他们两清清白白,连嘴都没亲过,

周易信还对天发誓,如果骗原主,这辈子就得花柳病死。

原主却被愤怒冲昏了头,认为秦若容故意勾引自己的男友,自此跟秦若容生了间隙,老死不相往来。

当时她还在吐槽原主猪油蒙了心,咎由自取,为了渣男丢了这么好的玩伴,结局那么惨也是活该。

秦若容看她不说话,气的直冒青烟,

“宝珠,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一定能证明给你看,周易信就是这种人。”

唐宝珠拉住秦若容的手,眉梢泛起笑意,轻声道,

“不是让人传信,是让你去帮忙找个人。”

作者还写过
娇娇别躲了,疯批霍爷他蓄谋已久
她是花花吖 · 先婚后爱/甜宠

【先婚后爱+暗恋成真+蓄谋已久】 安若枳跟霍弋岑初次见面,惊鸿一瞥,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他说“跟我结婚,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外界都说霍弋岑是个疯子,有精神病,心狠手辣,是京市出了名的活阎王。 但只有安若枳知道,霍弋岑是个完美的老公。 他有钱、有才、有貌, 他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浪漫不已, 他对她嘘寒问暖,将她宠成小公主,在床上也能把她伺候的服服帖帖。 霍弋岑不光待她恩爱有加,还将他把所有财产归于她的名下。 当他的兄弟嘲笑她时,他说, “安若枳是我的人,是喜欢了十几年的女人,从来都是谁的替身,今天放话在这里,谁要让她难堪,我就让谁难堪,懂?” 后来,她看清楚霍弋岑的真面目,冷着脸离婚,他却将她禁锢在怀中,满眼癫狂, “我阴暗、腹黑、手段卑劣、性格偏执、患得患失、你认为这样的我,费劲千辛万苦策划了这场婚姻,会轻易同意离婚吗?” 原来她这个好老公,是个善于伪装的大尾巴狼,还真的就是个疯子,爱她入骨的疯子。 他蓄谋已久,策划了两人的婚姻,为了能让她爱上他,隐藏了自己疯批的性格,模仿着她的白月光,只期盼,有一天她的爱能转移到他身上。

穿越民国,娇娇女开厂搞钱赢麻了
她是花花吖 · 女强/穿越

【穿书、架空民国、逆袭、经商、强强、斗极品】 一睁眼,唐宝珠发现自己穿书了,成了《民国大亨》男频文的炮灰女配。 原主是苏河镇织绸厂娇养的千金,典型的恋爱脑,被渣男和兄长联合设计,弄得家破人亡。 后被卖给日寇,培养成沪城百乐门鼎鼎有名的舞女。 也成了安插在名震沪城宁先生身边的间谍。 结局被宁先生发现身份,死无葬身之地。 唐宝珠穿书后,为了苟活,在经济萧条、秩序紊乱的时代,她脚踹渣男,守住家族产业,将织绸业推往沪城,乃至于全国,成为沪城闻名遐迩的唐小姐。 却没想到一向矜贵的宁先生却红了眼, “铁业、面粉业、火油业、洋布业、轮渡海关业、影业、跑马场、百乐门生意全部给你,沪城总商会主席的位置也给你,你可以归我吗?”

同类热门书
换亲后成了嫡姐对照组
海盐话梅 · 先婚后爱/穿越

崔令鸢一朝胎穿成镇北侯府上庶女,小小年纪便见识了许多后宅阴私手段,发誓这辈子绝不当出头鸟,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好好躺平。 嫡母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就算嫡母给她指的那门婚事不大如意,她也愿意…等等! 她的未婚夫怎么变成嫡姐的啦?! 自幼被娇宠长大的嫡姐做了个噩梦后死活要与她换亲,最后如愿嫁给了沈祉。 徒留她不知所措地接受了与新科探花的亲事。 —— 在沈晏眼中,崔令鸢是“顶包攀高枝儿”的主,惯会搅弄风云。 新婚夜,沈晏冷脸与她约法三章,要她安分守礼。 一段时日后,沈晏却发现她最远大的志向便是研究明日吃什么,边絮絮叨叨与丫鬟讨论,新包的笋丁肉馅玉尖面很鲜香呢。 不慎听了墙角的沈晏:…… 从一开始的冷脸拒绝,到假装淡定地在她递过来问要不要带份走时一把捎上,最后正大光明地蹭饭…… 沈晏的节操只坚持了一个月。 —— 年底,崔令窈要求沈祉陪她回京探亲,沈祉全程淡淡,叫她很没面子,大吵一架。 余光却瞥见沈晏借着宽大的衣袖遮掩,轻轻握住了崔令鸢的手。 ?? 席间,沈晏自然地替崔令鸢擦嘴,动作轻柔,还体贴地替她夹来够不到的菜。 !! 崔令窈恨恨咬牙:上辈子可不是这样的!

社恐崽崽和顶流哥哥上综艺后爆火
黎予宁 · 娱乐圈/穿书

[团宠+直播+读心术+吃瓜+双洁] 孟言是在山里长大的小兽,由于社恐,最爱睡觉和磕cp吃瓜。 直到有一天,她穿成了众多言情文里的路人甲,被豪门父母接回家,意外得知书中剧情。 她的大哥是下场悲惨的反派,二哥是被人抢走机遇的炮灰,三哥是白白替人养孩子终生不娶的深情男二…… 被哥哥们团宠的孟言表示:我的哥哥,我来守护,却不知道家人们都在听她心声吃瓜。 - 十八线社恐小明星孟言被邀请参加一档直播综艺,很快网友发现,影帝和影后拉拉扯扯的时候她在旁边切西瓜,顶流亲哥被新晋小花拦在餐厅的时候她在客厅啃甜瓜,霸总晚上喝醉后痛哭,她看了看自己刚洗好的黄瓜,掰了一半递过去,然后霸总边吃边哭…… 网友:世界是一个巨大的草台班子,而你孟言,你是众瓜之王! 孟言不懂,她明明只是想磕影帝影后的CP,解决顶流亲哥恋爱脑接盘问题以及看看霸总是如何追妻火葬场的,怎么突然就爆火了呢? 对此,孟家人默默表示:八卦是人的天性! 可后来 [裴钰说他喜欢我……] 当天晚上,孟言就看见裴钰被三个哥哥包围,霸总大哥一双兽瞳冷漠,艺术家二哥头顶毛绒耳朵,脸色难看,顶流三哥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生气的甩来甩去,扬起拳头要揍人。

嫡姐逼我换亲?我靠吃瓜冠宠后宫
一脸的旺夫痣 · 宫斗/女强

前世的虞欢,是大西凉皇帝与白月光的遮羞布。 表面,她是风光无限的大西凉皇后,是虞家三姐妹最有出息的女儿。 大西凉皇帝对她言听计从,遣散后宫,独宠一世,让世间女人嫉妒的红了眼。 实际上,花倾落不过是拿她当挡箭牌,将所有的宠爱全给了那个他藏在暗处,见不得光的男人。 大姐二姐重生,嫉妒她前世的风光无限,这辈子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和她换夫君。 虞欢微微一笑,允了。 做大慕的皇后可比做大西凉的皇后有趣多了,最起码大慕的皇帝后宫美人如云,热闹极了。 美人受了委屈全来找她倾诉,请她主持公道。 坤宁宫收到的答谢礼一年到头堪比半个国库,富甲天下。 虞欢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当今这世道,女人得为自己谋一条出路,不能事事都依靠男人。要知道,信男人,这是女人走输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