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三月棠墨 · 3.7万字 · 连载至15章 · 更新于今天08:00

徐衍风一朋友在酒店碰见了熟人。

那熟人正是徐衍风大学时期交的女朋友,已成过去式。

两人打了个照面,朋友转头就跟徐衍风通风报信:“你猜我瞧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徐衍风只有一位前女友,且是初恋,那个叫夏熙的女人。

挂掉电话不到半小时,徐衍风现身熙庭酒店,旁若无人踏进宴会厅,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拽走那个穿着敬酒服、与人谈笑的女人,带她到避静无人处,将她狠狠掼到墙壁上,虎口卡着她的脖子。

“夏熙,你怎么敢……”

怎么敢跟别人结婚。

夏熙别过头:“先生,你认错人了。”

徐衍风冷笑,握着她肩膀将她翻过去,指腹在她后肩蹭几下,露出被遮瑕膏掩盖的清晰咬痕,那是当年情到浓时他弄出来的,不许她涂药。

徐衍风咬牙切齿:“还想狡辩?”

这时,不知打哪儿跑来一小孩:“不许欺负我妈妈!”

徐衍风低头,看着那孩子,忽然福至心灵:“你今年几岁了?”

夏熙抢先道:“四岁!”

小孩:“妈我五岁了,你是不是记错了?”

徐衍风瞳孔微缩,他和夏熙分手六年,这孩子五岁……

朋友抓一把瓜子过来看戏,以为徐衍风会弄死那个始乱终弃的女人,看到这里顿觉不妙,徐二好像又要栽了。

上架时间:2024-06-01 08:54:53

第1章 你前女友结婚了

回南城不到一个月,夏熙就听说了一桩传闻:徐家二公子放出话来,再见到夏熙那个女人,一定弄死她!

可见他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时隔多年仍不能忘怀。

夏熙想,她现在改名字还来得及吗?

肯定是来不及了……

其实仔细一想,徐家二公子放出这样的话也情有可原。谁让她当初费了老鼻子劲把人追到手,又弃若敝履呢。换作她是徐衍风,也恨不得将那个玩弄自己感情的人千刀万剐。

南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与徐二的圈子不重叠,应该不会那么倒霉碰见他吧。

夏熙承认,自己抱了一丝侥幸心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不能掉链子,站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她拍拍脸颊,摈除杂念。

然而下一秒,她又忍不住想起那个男人。

大抵是因为她此刻身处的熙庭酒店比较特殊,这里是她和徐衍风第一次同床共枕的地方,闭上眼,脑海里画面清晰,白色的大床、胡桃木色的地板,地板上散落着衣服,他的,和她的,暧昧地纠缠在一起,亦如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那时她费尽心思勾到那朵高岭之花,只想将他化为私有,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肖想,整个人又疯又上头,逮住机会就与他厮磨。

像个女妖精,对着进京赶考的书生围追堵截,诱他贪恋红尘。

可徐衍风不是书生,他是全校女生的男神,抛开学校的范围,他是天之骄子,是耀眼的太阳,遥不可及。

那一晚下大雨,她假装害怕打雷,不肯住在隔壁房间,敲开他的房门,跳到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不肯下来。

他是正人君子,主动要求睡沙发,把大床让给她。

她才没那么单纯,趁他不注意,挤到沙发上,躲进他怀里亲他。那股蛮劲儿,连她自己后来回想都会被吓到,感叹一句:你怎么能那么厚脸皮啊夏熙。

徐衍风那时也是喜欢她的,自然经不住她三番两次地撩拨,破了防线,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些,夏熙眸光黯了黯,既有对往事的怀念,也有对现状的无奈。

“叩叩——”

酒店套房的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酒店的服务生前来提醒她:“夏小姐,婚礼仪式要开始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

被打断思绪的夏熙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过身,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表情,踩着高跟鞋往出走。

*

唐亦洲的堂姐今天在熙庭酒店给孩子办满月宴,唐亦洲给徐二公子打去电话,问他来不来,徐二拒绝了,给他打了一笔礼金。

这在唐亦洲的意料之中。

要不是堂姐家办事,换了别的亲戚,他也不乐意来这种场合,不如跟自己的好哥们儿聚会自在,有长辈在的地方总是少不了被说教。

一想到一群长辈围着催婚,唐亦洲头都大了,继续游说徐衍风:“你今天很忙吗?不忙的话过来吃个席呗,我堂姐前两天还念叨你呢。对了,凌烟也会出席。”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嘟”的一声,唐亦洲抽了抽嘴角,拿下耳边的手机,看了眼通话结束的界面,摇头失笑。

还真是徐二的作风,说不来就不来,谁说也没用。

唐亦洲把手机揣裤兜里,哼着歌进了电梯,抬手按下28楼,蓝色的数字键不断跳跃,跳到数字26时,停了下来。

须臾,电梯门朝两边打开,一个穿着淡粉色吊带裙、盘着头发的女人走进来。

因为女人在低头看手机,唐亦洲看不清她的长相,以他撩妹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对方绝对是个美女无疑。

美女穿的裙子上错落有致地点缀着立体珠花,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亮光,纤细的天鹅颈上叠戴珍珠项链,共两条,一条是细细的米珠,一条是颗颗圆润的大珍珠。

如此有品位,使得唐亦洲越发好奇这位美女的长相。

他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对方似有所察觉,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两人同时愣住。

唐亦洲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这这……这不是徐衍风的前女友吗?

她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夏熙心跳“咚”的一声,犹如一记鼓槌敲下,哪会料到世界这么小!她刚还在想,她应该不会跟徐衍风重逢,没想到转眼就遇上了他的朋友。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夏熙匆匆看了眼楼层,确定是自己要去的那一层,快步出了电梯。

她的背影简直称得上落荒而逃。

已经过去了六年,她跟六年前相比,变化还是很大的,她希望唐亦洲没有认出她来……不不不,她不能自欺欺人,唐亦洲那副见到鬼的表情,怎么可能没认出她!

夏熙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整个人慌乱得不行,指尖都发麻了。

怎么会那么巧!

电梯门即将关上,唐亦洲终于如梦初醒,连忙按住开门键,追了出去,顺着夏熙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进了宴会厅,身影消失不见。

唐亦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就是夏熙。

走廊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唐亦洲鬼使神差朝宴会厅走去,停在门口,目光落在大门一侧的展架上,上面挂了一幅超大海报。海报上的女人是夏熙,穿着洁白的婚纱,男人他不认识,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

一男一女面露幸福的笑容。

唐亦洲参加过不少婚礼,对这种海报不陌生,这是新郎和新娘的迎宾照,相当于给前来的宾客一个指引,告诉大家新人在这个宴会厅里举办婚宴。

目光下移,果不其然,新郎新娘的照片下方用艺术字体写着“喜结连理、百年好合”八个字。

而新郎和新娘的名字用了英文字母缩写——CSB&XX

XX,那不就是夏熙?

徐衍风的前女友要结婚了?

一时间,唐亦洲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是替好兄弟感到悲哀,还是愤怒,或者两者都有。

他立刻掏出手机给徐衍风打电话。

对方没接。

这个该死的徐二,居然不接电话,他不会以为他还要劝说他来参加他堂姐小孩的满月宴吧。

唐亦洲不死心,待到“嘟”声停止,紧接着又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等了许久,对方总算不负所望地接通了,一上来就是回绝的话:“我说了我不去,跟骆驼在四季星海喝酒。”

“你大白天喝酒都不来参加满月宴,亏我堂姐还拿你当亲弟弟疼,你是人吗?”唐亦洲没忍住,先吐槽了一句,旋即想起来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掐了掐眉心,“等会儿,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你猜我看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许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听到了什么?

有生之年,他竟然还能听到“夏熙”两个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

唐亦洲还以为他掉线了,看了眼屏幕:“喂,徐二?徐二?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在酒店里看见夏熙了!”

他又一次提到了“夏熙”,徐衍风清醒了,这不是梦。他开口说话,嗓音些许干涩:“哪个酒店。”

“熙庭。”唐亦洲说完,反应过来熙庭是连锁酒店,南城开了很多家,连忙补上一句,“淮庆路这边的。”

顿了顿,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你……要过来吗?”

这人上个月在四季星海喝醉了,嘴里还念叨着要弄死夏熙那个女人。

现在机会来了。

作者还写过
都怪我入戏太深
三月棠墨 · 1V1/豪门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 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 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 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 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 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 * 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 …… 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 #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 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 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蔷薇庄园
三月棠墨 · 日久生情/总裁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三月棠墨 · 1V1/双向暗恋

同学聚会上,昔日同学得知当年风靡全校的校草江淮宁被陆竽拿下了,全都惊掉了下巴。 后来玩起真心话大冒险,陆竽输了,选了真心话,有同学问她:“你和江校草,谁先表白的?” 陆竽看了一眼身边相貌清俊、气质干净的男生,眉目稍稍低敛,红着脸腼腆一笑:“是我。” 同学们互相对视,心中了然,肯定是女追男啊! 另一个当事人神色一愣,笑着戳穿她的谎言:“陆同学,玩真心话怎么能撒谎呢?明明是我先向你表白的!” 众人“哇哦”了一声,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暗道有好戏看了。 陆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什么时候?” 江淮宁回忆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年的愚人节吗,我说‘我喜欢你’,你祝我愚人节快乐。” 陆竽:“?” 还有这回事? 虽然她完全不记得了,但不妨碍她反击:“照你这么说,我比你更先表白。” 众位同学快笑死了,他们俩这是杠上了吗? 江淮宁也问:“什么时候?” 陆竽:“学校运动会聚餐,玩游戏的时候!” 江淮宁想起来了,是玩“你说我猜”,他和陆竽被分到一组,他抽到的卡片是“我喜欢你”,要引导陆竽说出这句话。 * 年少时的喜欢充满小心翼翼地试探和克制,所幸,千帆过尽,回过头来发现我身边的人依然是你。 【双向暗恋,从校服到婚纱,学霸校草x元气少女】

同类热门书
私藏情深
沉梨花 · 1V1/豪门

【双洁/甜宠/暗恋成真】 (一) 那天去吃饭,池念被阿姨拉着介绍儿子。 长长的楼梯上,矜贵出尘的男人看过来的眼神淡而克制。 不多时,她就认出来这是公司传闻中高不可攀的掌权人邵总。 邵总冷若冰霜,一说话能让众多高管战战兢兢,却总喊她上楼汇报工作。 每次池念都丧着脸小心翼翼,直到有天加班,他趁她睡着偷亲了她。 (二) 所有人都以为邵衍最讨厌职场恋爱。 富家千金甘当秘书只为追求他,却遭无情开除。 但那一天,他挡在了池念的面前,冷着脸一字一句道:“是我死缠烂打。”

雾色归京
雾外酒 · 豪门/独宠

黎雾遇见周京淮那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得到一个人的偏宠和纵容。 ——他一手将她送到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够到你一点点了?” 彼时,已经拿了无数奖的黎雾正跪坐在周京淮怀中,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温言软语,满眼全是爱慕。 但她自知,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 周先生家世显赫。是那些豪门贵公子小心翼翼隐晦提及时,都要带上十分的尊敬。 黎雾从没想过自己和周京淮会有什么结果。 所以知道自己该离开时,她乖巧安静,不吵不闹,把自己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 周京淮却不肯。 他开始整晚整晚守在黎雾床前,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 黎雾离开那天,京市迎来冬雪。 漫天雪雾中。 周京淮站在那里,落了满身雪,也没有等到黎雾回头看他的那一眼。 …… 多年后。 黎雾回国,事业有成,身侧更有恋人相伴。周京淮亦是高高在上的贵不可言。 却不想。 黎雾白天刚接受男友的求婚。 晚上就被在公寓外等待已久的男人圈进怀里,动作强势又不失温柔,挣脱不了分毫,“跟他分手,好不好……” 黎雾听见他近乎低声下气的祈求。 从未有过的。

顶流cp满分甜
棉花糖掉了 · 娱乐圈/1V1

公布恋情的时候,正好是周寻澈重崭影帝那天。 铺天盖地的新闻瞬间淹没了所有头条,周寻澈颁奖过后接受采访,站在聚光灯前,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 “周先生,请问你是怎么和纪小姐在一起的?” “周先生,为什么选在今天曝光呢?” 追问声与闪光灯中,没有人发现当红一线,原本应该在b市拍戏的恋情女主角纪冉一身黑衣,此刻悄悄混入记者区。 拿着借来的话筒,踮脚,纪冉等周寻澈下班未果,于是索性努力凑在前面。 “周先生,有传言说是你先追的纪小姐,这是真的吗?” 闻言,似是一瞬冷寂,记者区一片哗然。 朝那发问的黑衣女子望去,谁人不知周影帝一向注重隐私,这次恋情曝光,就连头部狗仔也一无所知。 不知是该震惊年轻女子的消息是从哪得来的,还是该震惊她竟敢众目睽睽之下冒着被影帝封杀的风险问出。 在座记者无一不替年轻女子的职业生涯捏了把汗,只见一言未发的矜贵男子抬眉。 晗笑看着那个眼眸闪闪发光,俏皮挑眉的伪装记者,双目对视,流动着只有他知道的那些心动。 “是的,我对她,一见钟情。”